《凤凰神》

第07章 上九门执皇法,下九门吃油渣

作者:秋梦痕

铁奇士看到那两个异窜仍旧未采取行动,所以没有出现,当他看到康熙皇帝那种毫无恐惧之态,不由暗暗敬佩,心想这一代之君,到底与常人不同,这时只见康熙皇上大怒道:“你敢对寡人下手!”

那人沉声道:“草民闯进皇宫,已经是死罪!与其一不作,二不休,今晚请坐皇上不准,那只有走为上策了!”

皇上大喝道:“滚出去,你们敢杀君!”

那老人冷笑道:“皇上放明白一点,你这种大喝叱,不但吓不了草民,相反,假如惊动护卫人员,走进殿来,那就迫使草民与皇上同归于尽了。”

皇帝沉声道:“你门退出去,寡人原谅你们冒犯之罪!”

那两个异客似知毫无希望,同时拔剑冷笑道:“皇上可以大声唤人了,草民下手之后还可脱身呢!”

在这千钧一发之际,铁奇士一闪而出,朗声叱道:“何方匪类!竟敢口出狂言,你们有多大技能。”

两个异客眼睛一花,一个貌如冠玉的少年书生已站在面前!他们莫不恍愕缓退,亦知情形不对,同声喝道:“你是什么人?”

铁奇士朗声道:“不要问,你们要想活命,那就弃剑待擒!如有不愿,不妨逃走看看,少爷如叫你们逃出殿外,今后就不再追究你们的胡行。”

那右面异客冷笑道:“阁下大概也是武林人物,如是卫士,那就不会有这种口气,即是武林人,就该念点武林道义,若不然当有点免死狐悲之心。”

铁奇士哈哈笑道:“你们是什么东西,徒弟残杀无辜,不责自己管教失当尚可,居然还要救他出去,可见你们为人不正了,少爷不错,确是武林人,但非你们这种下流之辈!”

康熙皇帝一见突然出现个美少年,心中又惊又喜,可是既不发问,也不退离,他竟把危险当作有趣了!

那两个异客突然喝道:“朋友,你既要管这笔帐,那就到外面见个高低!”

铁奇士摇头笑道:“你们不要耍花招,借故离开不可能,不要说少爷不放你们离开殿门,就算我上了当,殿外早被金殿武士给堵塞了!”

殿外真的堵住了一群带剑的武士,那是被铁奇士刚才那声朗笑给惊动的,不过他自己被赶回来的五王子给制住止人殿,五王子全然不着急,他知这奇士挡在皇上面前,安如泰山矣!

两个异客回头一看,刹时进退维谷,其一突势吼道:“师弟,我们和这小子拚了。”

左面异客沉声道:“师兄,你拚这小子,我去擒皇帝!”

铁奇士哈哈笑道:“你们是不到黄河心不死,动手吧!”

突闻外面响起个老者的声音大叫道:“铁大侠!能让老朽进来吗?”

铁奇士听到是护驾三老之一的老儒,立即哈哈笑道:“前辈!可以,你老可知道是两个是什么人?”

老儒一闪进了殿门,急接道:“铁大侠他们是有名的‘血手双魔’,其大弟‘血龙’牛化,次弟子现在天牢里!”

铁奇士哼声道:“原来他们是牛化的师傅和师叔,那真是我所要查的人物!”

老儒已绕到皇上身边,先向皇上请过罪,又向铁奇士道:“铁大侠!他们的血手功非常毒辣!”

铁奇士道:“本来叫他动几手,使其死而无怨,现在我没有闲工夫施舍了,不过要擒下来问他们的口供。”

老儒道:“铁大侠要问些什么?”

铁奇士道:“问他们在几年前参加凤凰台的打斗没有。”

两个异客突向老儒冷笑道:“龙胡子,你有种就自己来!”

老儒大笑道:“血手双魔,你们住在血碑洞不出来多好,今晚你们认为北京没有你们兄弟的对手,所以大摇大摆的闯进宫来冒犯皇上,可是你们阳寿该尽了,竟撞上铁大侠,哈哈,难道你们还不知他就是横扫古墓门的铁凤凰!”

皇上一听这少年就是铁凤凰,竟也开口了,只见他向老儒道:“龙护驾!他就是铁凤凰,这样年轻!”

老儒欠身道:“陛下,英雄出少年,这句话一点不假!”

皇上笑了,问道:“刚才这两个匪徒气势凶凶,现在为何只持剑而不出手?”

老儒道:“回禀皇上的话,他们己知遇上了强敌,现在暗运内功,不出手则已,出手必如雷厉风行!”

皇上诧然道:“那得提醒这位铁壮士呀,他似乎毫不在意?”

老儒轻笑道:“如是老臣,那就早作全力拚了,眼前这位少年就不同,他愈是轻松,愈显已掌握敌势!”

忽听铁奇士冷笑道:“血手双魔,你们准备好了没有?”

血手双魔突然转身,居然想冲出殿去!

铁奇士冷笑一声,举掌待发,但突闻殿外响起一声朗笑道:“老二,他们逃不了!”

殿门外忽然闪进了高式!

铁奇士一见笑道:“师哥!他们是我仇人之师。”

高式笑道:“我早在外面听到了,你护住皇上,他们的血手功有毒!”

铁奇士一听双魔有毒!突然双掌一吐,喝声道:“那就不能生擒了!”

他的掌一发,四脚离地,竟是身不由主,如被什么无形的东西给吊起来一般!

接着听铁奇士喝道:“殿外之人闪开!”

高式一见急急回身,连忙摇手向卫士分指两旁,刹时让出一条路来!

五王子闪开后问道:“他要怎样!”

高式喝道:“双魔已被老二的无形真力给困住了,他要将双魔的尸体送到郊外去!”

五王子道:“双魔已死?”

高式道:“尚未,但师弟功力一收,双魔必粉身碎骨,功力一收,势难散下一蓬血雨,血中有毒,留在宫中岂不危害。”

这时铁奇士早已推出不见了,他自己也是脚不踏地,竟是御气腾空!

高比轻声向五王子道:“请恕草民没有朝见皇上了!五爷,明天在别墅见!”

五王子连声道:“请便,请便!”

高式见他说完就走进殿内去了。于是拔身追赶铁奇士,及至效外,只见铁奇士迎上道:“师哥,你怎么知道宫中有了事情。”

高式道:“那是王子去叫的,他们来的贼人太多,担心你应接不下。”

铁奇士道:“皇帝非常沉着,不过很危险,我如下去,血手双魔非杀他不可。”

高式笑道:“宫中禁卫虽说禁严,但只有防普通武林人而已,凡功力如双魔的,连出了事情之后尚不知道,皇帝有了此次教训,今后自会小心了。”

他门师兄弟回到别墅后,天大亮了,第二天就听到了法场上斩决了一名钦犯。

双魔进宫行刺的消息,在京中是密而未泄,不料在都京外的江湖不出半月全传开了,原来双魔竟还有手下人藏在京城里面,双魔进宫未回之后,那几名手下就逃到京外传开了。

在北京城的另外一条消息也传开了,那就是外国人要来中国观摩武术,江湖上一得这个消息,凡是有几下的武林人物,都争先恐后的涌向皇都,所以在一个月之内,来的武林人不下十万之众,他们比外国人到的还早,生怕看不到热闹,当然有多数是想借机会成事的。

这天一清早铁奇士等刚刚吃过早饭,适蓬五王子带来一大批贝子和公子,真是衣冠云集,车马盈庭,后面是随着一班金殿武士。

五王子一见铁奇士兄弟大笑道:“两个观魔团已到丰台城了,明天就会进京!”

高式问道:“一切准备如何?”

五王子道:“早在五日前全部完成,今天请你去看宾馆!”

铁奇士道:“宾馆设在那里?”

五王子道:“设在外城永定门附近,分成四起!”

铁奇士道:“宾馆门是不必去看,因为我们不打算在夜晚摸他们的底子,可是王子们要暗地里派出大批人员去摸清来参加比赛的江湖武林,这些人之中,我估计有不少想浑水摸鱼的江湖败类在内!”

五王子道:“派出的人员已经增加五倍,明的巡查共有二十四队,暗的密报到五千人,凡来参加的必须登记来历,此外在各茶楼酒店,客栈都派有侦察之人!”

高式笑道:“不存好心眼的人物,他们不会住在城里,纵算住在城里,那也不敢落店,偌大的皇城他们何处不可存身,想查是无法查出来,不要查的那些人何必查,不过日夜巡逻到是非常重要的。”

五王子道:“你们不打算出去?”

铁奇士道:“出是要出去,不过不依本来面目出去就是!”

五王子急口道:“那会被自己人起误会,我给你们一件东西带去,拿在手里不会出事。”

铁奇士道:“什么样的东西。”

“我的扇子。”五王子说着便待拿出!

铁奇士道:“那不行,自己人纵算都认得五爷的扇子,但他们一见扇子必露出不同的表情。”

五王子笑道:“我的扇子就是我平时易服微行的东西,凡是各衙门上上下下都认识,而且早有规定,见了不许露出破绽!”

铁奇士啊声道:“那就可以。”

五王子交出扇子之后,随即又带着贝子,公子,武士等告别而去。

铁奇士一看扇子毫无奇处,名贵亦如普通纸扇,所不同的是扇坠子,那是一只玛瑙雕成的狮子,狮子座底是颗印,上刻一个五字,铁奇士竟与师兄笑道:“秘密就是‘五’字了。这是代表他五王子之意,师哥,你是我们出去的首领,你拿着吧,我们大家都得易容一番!”

高式接过笑道:“有了这把扇子,也许不必带一文钱在身边呢!”

白慈轻笑道:“你真是守财奴!”

高式笑道:“人为财死,乌为食亡,不过我的财宝是取之有道罢了。”

文蒂蒂妖笑道:“师哥一定存了不少金银珠宝?”

高式道:“在未遇到老滑头之前,我是一个贪财鬼,虽不能说富可敌国,但存下的财宝已不知其数,你们将来要用钱时,只管向我开口要!”

铁奇士道:“在什么地方?”

“这是师哥我的私人秘密,暂时不能说出!”

白慈笑道:“人不为已,天诛地灭,你连我们面前都不肯说出,这证实此言不假了。”

高式道:“不管你怎么激,我仍旧不上当。”

他们易容时,黎大娘向铁二郎道:“二郎,你和大妹就免了吧,这个块头已够特别了,再易容也没有用!”

铁二郎道:“我和大妹不出去行嘛?”

铁奇士道:“想出去也不许你们出去,免得走在路上被别人看热闹!”

白大妹一伸舌头道:“我早说过,假如和二哥在一块,我们就不自由了!”

白慈哈哈笑道:“你也怕他,我以为你无管头呢?”

白大妹哼声道:“不是怕他,而是打不过他!”

四个青年男女化作两双普通江湖男女,因高式熟悉北京所以他领着大家到处跑,上至每个衙门和府第,下至茶楼酒馆与三教九流的落足之地,真是了如指掌。

白慈暗向大家轻笑道:“未来之前,我当他是吹牛的,现在确是北京通啊!”

铁奇士道:“有师哥带路,我们用两天两夜的时间,尽量摸清到底到来了多少武林人物,其中又有多少值得我们注意的货色!”

高式道:“北京城中有九大物出人物,师弟可听说过?”

铁奇士道:“那九大特殊人物?是不是武林人?”

高式道:“江湖上有句话是:下九门执皇法,上九门吃“油渣”,这油渣是指三教九流的人而言,凡是九流的人物若是想在北京城里找油水,那就非向他们拜拜门不可,否则你就行不通,由此可知这些人是多么厉害!”

文蒂蒂道:“先说上九门是什么人?”

高式道:“上九门是指九提督而言,可是九门提督衙门的马步班头都得向这九人卖点帐,因为要查案件非他们帮忙不可,但这九人每逢过年过节也得向马步班头送点孝敬银子,这就是上下其手了。

铁奇士笑道:“这是各府州县的通病,毫不为奇!”

白慈道:“到底是那九个人物?”

高式道:“道九人各占一门,各有各的地盘,他们划得非常清楚,第一个是午门头子里‘衙门通’第二是永定门头‘赌王’三为朝阳门头子‘探马王’,定门头子‘当博士’阜城门头子‘车马店主’,广安门头子‘茶博士’,西直门头子‘豆腐婆’,东直门头子‘客栈公’,广渠门头子‘九尾鱼’,这些人一听字就知他如何为招牌了!其实他们不全靠这些招牌吃饭。”

铁奇士道:“师哥,这些人都不是好东西,我们何不去捣乱一番。”

高式道:“那又何必呢?得罪他们有坏处无好处!”

铁奇士道:“我怕什么?”

高式笑道:“但有些地方白姑娘不能去呀!”

白慈道:“有什么不能去?”

高式叹声道:“你不懂!”

白慈道:“我懂,广渠门头子‘九尾鱼’是开妓楼的,我可化装男子去,也许能救出几个逼良为娼的好女子!”

文蒂蒂道:“对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7章 上九门执皇法,下九门吃油渣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凰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