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神》

第08章 上当上当

作者:秋梦痕

铁奇士道:“师哥既认得那后面两人,为何不停下来问问。”

高式道:“我认得他,可是他们都不认识我。”

铁奇士只好放慢脚步,等两个酒鬼过去后,随即与师兄再盯上,而且紧紧跟着。

两个醉汉也是往安定门的,但到了鼓楼前却被一个中年人拦住喝道:“你们两个该死的东西,头儿找了半天,原来你们去喝黄汤!”

那个中年人不让两醉汉分说,立即将其带向一条小巷口去了。

高式向铁奇士道:“那中年人就是当博士的心腹人,这条小巷内就有这地头蛇的大院子。”

铁奇士道:“两醉汉即为当博士的爪牙了,我们进去看看。”

高式道:“你要找麻烦,我们就去,不然暂勿打草惊蛇。”

铁奇士道:“要找麻烦只有找他当铺去,找他院子有点不方便。”

高式笑道,“普通物品去当铺,贵重东西就找他本宅!”

铁奇士道:“那是为何?”

高式道:“这是他的规定,凡有特殊贵重的东西,必须经过他本人过目议价,当铺里只是他的助手,不能作主!”

铁奇士道:“好,我们去当东西。”

高式道:“你当什么?”

铁奇士道:“我自然有,师兄呢?”

高式道:“我拿我的钜阙剑作幌子看他如何应付。”

铁奇士笑道:“他如识相,必定拒当,不然叫他好看。”

高式道:“他如敢当呢。”

铁奇士道:“那就看我的了。”

刚进小巷,迎面一个中年人趋前行礼道:“铁大侠,小老儿这次不走眼!”

铁奇士一见是九门提督的总步头,不由一怔,问道:“总步头,你识出在下了?”

总步头轻声笑道:“其实小老儿那有这般眼力,实不相瞒大侠贤昆仲一出别墅时,小老儿就留了心,这是绕道相迎的。”

铁奇士微笑道:“总头定有什么指教?”

总步头摇头道:“小老儿只看出大侠此行必有原因?”

铁奇士点点头,轻声道:“当博士与总头有何关系?”

总步头叹道:“表面上声气相通,实际上各不相容,小老儿站在公门的立场,论理早应除去这些城虎社鼠,可是我门的势力太弱。恐妨牵一发而动全身,所以一直忍耐至今。”

铁奇士道:“点头来得正好,在下有事想请总头作个见证。”

总步头郑重道:“大侠要探行动了?”

铁奇士道:“我们探的是软手段,不过会把总头拖进去!”

总步头急问道:“什么软手段,小老儿绝对听命?”

高式道:“我们去当东西,有总头作证,日后他不敢不承认。”

总步头大惊道:“二位大侠准备明当暗取,但不知是什么?”

铁奇大笑道:“阁下确是精明,东西是家师兄一把古剑,不过这恐不够,我还想以六十万庄票银子要寄押在他的当铺里。”

总头骇异道:“只怕他不答应吧?”

铁奇士道:“他既然是个势力人物,那他就不知天外有天人外有人,何况家师兄的‘钜阙’剑又是武林人梦寐以求的东西,再加上我六十万两庄票,试问他还有不动心的道理。”

总步头道:“好,我陪二位去试试。”

铁奇士道:“这样不行,同去会使他起疑心!我们先去,你总头装作有事去见他。”

总步头道:“我们之间,要不要装作不认识呢?”

铁奇士道:“装作有数面之缘也可,这使其更放心,总之事后他会派人动我的脑筋。”

总步头急急道:“那我们即刻就分开。”

铁奇士道:“慢点,阁下不要忘了我姓金,承师兄姓尚,同时我兄弟两个也不一道进去,老总去时,要恰好是在我们兄弟两的中间。”

总步头笑道:“好细心的安排,小老儿明白了。”

总步头离开后,高式笑问道:“老二,我们那个先去?”

铁奇士道:“师哥先去,我不认识门户。”

高式笑道:“他的大门最容易认,此去不到七十家,大门口有两只石狮子。”

高式说完直朝前走,不一会到了一座朱漆大门前,门是开着的,但有两个大汉立在里面,显然是看守之人。

高式举步就向门里走,但被两大汉挡住了去路,其一人问道:“贵客有何贵干?”

高式笑道:“还不是李大爷的住院吗?”

那大汉点头道:“贵客有要事?”

高式朗声笑道:“有件东西要向李大爷求当。”

那大汉一听是常有的事儿,立即闪开道:“请进客厅,李大爷正好在座。”

高式行进大门,举目一看,只见厅内正面的太师椅上坐着三个神完气足的人物,那是两个老人和一个青年,二老之一有六十余岁,看样子就是当博士,也是闻名北京的定门内之首领,另一人则是五十五六的人物,以装束来看,显然是李首领的首席助手!可是那青年又是谁呢?高式无从猜测,但看出他是一个武功莫测的角色。

他行到李博士的之前约十步之距,立住拱手道:“那位是李大爷?”

当中老人问道:“贵客有何见教,老朽即李不裳。”

高式再拱手道:“原来老先生就是李大爷。在下此来,想求求李大爷看件东西。”

老人点头道:“壮士有何贵品?”

高式道:“在下由西疆来,为的是参观武术观摩大会,可是囊内钱空,无法度日,因此不惜将随身佩剑押当,但不知李大爷可肯通融。”

说完取下佩剑,双手递了过去。

老人接过手中,立即惊讶道:“好剑!”随说随即拔剑出鞘,立又大叫道:“钜阙宝剑!”

高式笑道:“李大爷真是名不虚传,在下钦佩之至,请问可当银五百两?”

老人注目高式,突然哈哈笑道:“壮士莫非存心开老朽的玩笑,这种神剑谁也不愿当押的。”

高式道:“李大爷是老江湖了,在江湖上有句老话,那就是文钱逼死英雄汉!”

老人摇头道:“贵客上姓?”

高式道:“在下尚忠!不知李大爷摇头之意何在?”

老人笑道:“老朽不敢当收贵客的神物!”

高式装作大急道:“在下不过是暂时押下,等到有钱时来取回,难道李大爷认为在下有什么别情不成,或者疑为在下出于虚伪?”

忽见那青年冷声接道:“你肯当给区区否?”

高式摇头道:“阁下又非作当铺生意,而且又不知阁下住在地里,甚至连阁下的姓名都不知道,日后叫在下向那里去赎?”

青年冷声道:“你向李大爷这里取回就是了。”

高式道:“李大爷可肯出具收据?”

就在这时,忽听厅外有人大声道:“大爷,总头儿拜访!”

老人闻声,立向右手老人道:“二弟,总步头来,快去迎接!”

‘接’字未完,忽听厅门口响起一声大笑道:“李大爷,来的是不速之客,何必迎接!”老人起身拱手道:“总爷,快请坐,好久不见了。”

总步头忽然一见高式,装出偶然相见之情,啊声道:“尚壮士,你也在这里,什么时候进京的?”

高式顺身拱手道:“老总,在下真惭愧,几次想去拜见,但因细故未成,抱歉,抱歉。”

总步头又噫声道:“尚壮士由西疆来吗?莫非亦因参观武术比赛?”

高式道:“是的,远程入京,至今已身无分文,所以今天厚颜求见李大爷!”

李老人啊声道:“老总认识这位壮士?”

总步头大笑道:“尚壮士乃西疆白道侠士,区区当然认识,怎么着,李大爷倒不相识了。”

李老人道:“惭愧,近年来未曾在外走动,武林后起之秀,大都失于相见了!”

总步头向高式问道:“尚壮士,你怎么着,缺少什么了。”

高式笑道:“在下愿意向李大爷当点东西,可惜李大爷见疑。”

总步头急向李老人道:“博士,尽管放心!尚壮士乃白道人物,他说多少,尽可给予。”

李老人哈哈笑道:“有老总一句话,莫说五百两,就是五千两也不打紧,老二,快去取银子给尚壮士!”

那老人起身道:“大哥,东西存于第……”

李老人立将宝剑交与他,急急打断他的话道:“老二,这是宝,当然是第一总库内!”

那老人拿了宝剑去后,李老人又向总步头道:“老总,你会过这位英雄否?”

总步头见他指着左首座上青年,连忙拱手道:“英雄贵姓,小老儿幸会了!”

那青年仍是冷漠冷样的坐着,要理不理的道:“区区巴洪!”

李老人接口笑道:“老总,这位巴大侠就是轰动江湖的‘雷火神剑手’呀,你也太不出门了!”

当此之际,忽听大门口又有一声大叫道:“李大爷,有位贵客求见!”

李老闻声,大笑道:“近数日来,老朽真是生意兴隆了。”

总步头接口大笑道:“天下豪杰尽会北京,连李大爷也发财了。”

李老人正待起身,忽见他的老二已取来银子,他一面吩咐把银子交与高式,一面又道,“老二,有客人到来,你去接进来,不知又有什么贵重物品来当了。”

高式接过银子装作向总步头道:“老总,在下失陪了,改天到府拜访。”

总步头伸手一拦道:“尚壮士,何必性急,快坐下来,等小老儿与李大爷说几句话,咱请你进馆子喝一杯。”

他将高式拉到厅侧椅上坐下后,恰好看到铁奇土被领了进来,接着即啊声道:“今天真巧呀,不是金壮士吗?”

铁奇士一见朗笑道:“老总,你真是忙人,在下去过贵府上三次了,岂知三次都见不到你老!”

总步头拱手道:“老弟,你是那天进京的。怎不早通知一声!”

铁奇士道:“在下是昨天到的,现在西山,等会我们出去谈谈,我要向老总打听武术观摩的详细情形!”

总步头连声道:“好好好,前年南疆一别,以后就不见你师徒了!哦,金少侠,令师好吗?”

铁奇士道:“托福,托福!”

总步头道:“金少侠怎会到李大爷这里来,难道你也缺钱用?”

铁奇士大笑道:“在下不但不缺钱用,相反太多了一点,带在身边不便,因此想存放在李大爷这里来,听说李大爷不但是开当铺,而且是最好的存寄处!”

李老人接口道:“金少侠既然是总头儿的相识,那就请说要寄什么?”

铁奇士拱手道:“晚生有六十万两庄票,本来想存到钱庄里去,可是不放心,同时钱庄一看数目太多,全存也不接受,那是近来北京城里江湖人云集之故,连钱庄也起了惶恐,所以在下经朋友指点,才知有李大爷这条最安全之路。”

李老人一听这位客人要存庄票六十万两,感到大吃一惊,但他一因有总步头认识客人,再则心中另有打算,随即起身笑道:“金少侠难道真放心存吗?”

铁奇士认真道:“久仰李大爷之名,莫说是六十万银票,就是六十万黄金又有何不放心。”

说着,他当着总步头之面,拿出十二大张庄票,顺手交与总步头道:“老总,你请先过目,再请转父李大爷!”

总步头接过一查,点头道:“大庄票,老字号!老弟你是卖掉那批珠宝了,不然不会有这多呀!”

铁奇土哈哈笑道:“在下的家当,那就瞒不过老总了!”

总步头立将庄票送到李博士面前道:“李大爷,你就开据吧,我这位金老弟不愿存钱庄生利息,反而花钱存在你这里,那是怕不安全啊!

李老人接过一点数目,立即哈哈笑道:“当然,当然!”回头又向他义弟笑道:“老二,快开收据!莫耽贵客的时间。”

在他左面的青年面露诡笑,但不开口,不知他心中在想些什么。

不一会,铁奇土拿到了收据,随即向总步头笑道:“老总,我先走一步了!”

总步头急道:“慢点,我们一道走!”他急向李老人道:“李大爷,这里都不是外人,我有一件事情想拜托你!”

李老人郑重道:“老总,有什么事?”

总步头道:“据报京中来了一批非常高的黑道人物,他们想在京城里趁武术观摩会大下其手,你知道一点消息没有?”

李老人忽然起立道:“有这种事,老朽竟一点不知呀!”

总步头道:“今天特别为了这事来见你,希望留点意,务请通个消息。”

李老人道:“那还要老问来问,这事你我都有关系呀,现请回府,老朽立刻派人出去。”

总步头连声道:“多谢,多谢,那就告辞了。”

他又向铁奇士引见高式认识,好客气一番之后,这才三人同时告辞同去。

到了大街上,他们会心一笑,真个走进一家酒楼而去,铁奇士已有发现,他向总步头轻声道:“有人盯上我们了!”

总步头冷笑道:“那是李博士一贯作风,大侠作何处置?”

铁奇士道:“我装作邀师哥去西山一行,总头就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8章 上当上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凰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