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凤凰神》

第09章 两次救驾

作者:秋梦痕

  龙老一听是金甲王子救了他,不由叹声道:“他没有想到老朽醒不过来呢!”

  龙老人话音还没有落,突听有人发生恨恨的声音道:“老狗,你还没死!”

  铁二郎反应如电,提棍循声,大喝扑出道:“你是土狗子!”

  铁奇上阻止不及,叱声道:“二郎,当心他会土遁法!”

  远处那声音又冷然笑道:“你是什么人,竟深悉大爷的底细!”

  高式接口道:“土灵剑,何不出面见见人,藏着干什么?”

  白大妹已跟着铁二郎冲过去,可是他们怎么也看不到敌人的影子,只听那声音又换

了一个地方地冷笑道:“今晚饶了你们,大爷要找金甲王子贺元!下次再要你们的命不

迟!”

  声音一停,再无动静,铁二郎和白大妹立刻乱找了一阵,不得踪迹,跑了回去向铁

奇士道:“二哥哥,这家伙不好斗,看不到他的影子!”

  铁奇士笑道:“谁叫你扑去,当心他暗算你!”

  铁二郎哼声道:“我已不怕刀剑!他暗算个屁!”

  高式笑道:“他虽然杀你不死,但他在暗处下手,不打得你团团转才怪哩!”

  铁奇士惊问高式道:“二郎真不怕刀剑了?”

  高式点头笑道:“连白大妹也不怕了,师傅已教他成金刚体神功!”

  铁奇士哈哈笑道:“难怪他们胆大包天!”

  龙老人道:“我们回去罢,这土遁法确实不好应付!”

  铁奇士道:“家师说土遁法有一物可破,但不知落在什么地方?”

  龙老人道:“二侠指的是日月镜!”

  铁奇士点头道:“此物为上古宝镜之一其名有三,亦曰“显形镜”,俗名照妖镜,

日月镜才是它的本名!”

  龙老人道:“二侠可以请求皇上准许入宝库,传言皇库宝藏第一室内有此镜存在!”

  铁奇士道:“皇上自己可知道?”

  龙老人道:“皇上有部宝藏名册,他自己恐怕也记不清哩,但一翻名册就会查出

来!”

  铁奇士道:“这是国宝,皇上面前怎好提出来!”

  龙老人道:“是的,这事连五殿下也不好口!”

  回转北海已是三更,龙老人被铁奇士催促着去休息,他们则由宫娥服侍吃了宵夜才

再到后宫各处去巡查了一遍。

  当他们兄弟提着轻功接近太殿顶时,忽见一盏琉璃灯下有道黑影一闪!

  铁奇士一见大惊,示意高式,叫他领着两个巨童向殿后抄过去,自己则仍立殿顶监

视。

  当高式带着两童闪开时,铁奇士又见那黑影回到原来的琉璃灯下了!注目了一看,

他几乎叫出声来!原来那竟是个全身通红的老人!

  铁奇士知他是“雷火神”,不顾危险,探手取出他不敢轻用的短剑,那就是凤凰剑!

同时怕高式等冒失,急忙朗声道:“下面可是雷火神前辈!”

  全红老人闻声,也显出十分愕然、抬头沉声道:“什么小辈竟叫出老夫的字号?”

  铁奇士飘然到声檐下,只距他不到五丈之远,举目一扫,不由又是大吃一惊,原来

地面上,殿廓里,谁料竟倒下一群卫士和武士,他震动的忖道:“我说呢,这魔头于明

亮的琉璃灯下,竟没有一个武士和卫士发现,原来都被这魔头事先点倒了!”

  雷火神看到面前立着一个仗剑的少年人,似亦出奇的问道:“小子,你也是武士?”

  铁奇士既知他是与恩师同辈人物,不管怎么样,他不能失礼,连忙拱手道:“晚辈

仍为当今皇上的客人!请问前辈此来为了什么?”

  雷火神沉沉的发声道:“老夫要找皇帝!”

  铁奇士道:“这是三更过了,皇上写已入寝,你老明天再来如何?”

  雷火神叱道:“老夫每一举动,那比皇帝临朝还隆重,你小子去喊他来!”

  铁奇士朗声笑道:“除非有危及本国之事,否则皇上不会半夜三更起床的!”

  雷火神大怒道:“你小子敢不从命,那就看看你附近躺下这一群!”

  铁奇士笑道:“这批被你老所点倒的武士和卫士,晚辈早已看见了!”

  雷火神大吼道:“你小子竟有这大的狗胆,居然敢在老夫面前冒犯!好,老夫先杀

你,然后把这些宫殿给烧掉,到时不怕康熙老儿不出来!”

  就在这时,忽听殿内有人叱道:“何方贼子,竟敢在内宫放肆,寡人在此!”

  殿门一开,立见一个身着便服的老人行了出来!

  铁奇士看真是皇帝,不由大吃一惊,闪过身,靠近轻声道:“皇上,他是武林最老

一辈的魔头!”

  康熙皇帝向他含笑道:“壮士,寡人有你在面前,那怕千军万马啊!”

  铁奇士大惊道:“皇上,这与千军万马之势完全不同呀!”

  那雷火神亦看也是皇上到了,只见他居然也拱手道:“皇帝,你不要怕,散人要你

借件东西!”

  皇上沉声道:“什么东西,说得有理,寡人赐你!”

  雷火神大笑道:“作皇帝的人,到底与众不同,老官,散人要库之内借面小小的镜

子呀!”

  皇上叱道:“宝库之内,堆积如山,寡人怎知一面小小的镜子放在何处?”

  雷火神豪笑道:“老官,这不难,你把库房机关指出在那里,散人自己去寻!”

  皇上摇头道:“寡人不允!”

  雷火神大怒道:“老官,小不忍则乱大局,散人一旦动了杀机!这北京城势必面目

全非哩!”

  铁奇士看出难免一场不愿发生的生死决斗,立向皇帝道:“皇上,请进殿内去!”

  皇帝摇头道:“壮士,寡人要在这里看你动手!”

  铁奇士闻言,又惊又气,忖道:“这糊涂老官真不懂事!”

  他突然大叫道:“师兄在那里?”

  高式竟也在殿内出声道:“老二,放心,护驾由我们!”

  他带着两巨童如风闪出,成三角形将皇帝护住!

  铁奇士稍放宽心,暗吁一口气,忖道:“我不在北京,那怕整个清庭捣翻了我也毫

无关系,现在不同,我是凤凰神的弟子,我不能替师傅丢面!”

  他运足全身真气,这才缓缓向雷火神行去道:“前辈,宝库之秘,除了皇上,那就

是晚辈,那面镜子对不起!晚辈已冒欺君之罪,早将它取为之用了!”

  雷火神哇哇大笑道:“小子,你想把老夫引开不成,哇哈哈……小免子竟想在老山

精面前逞道行,那还早呢!”

  铁奇士朗声道:“日月镜、显形镜、照妖镜,三名一物,那正是对付土行神师徒的

东西,晚辈知道的比你老多,否则晚辈也不会监守自盗了!”

  雷火神闻言,陡然一震,大吼道:“小子,拿出来!”

  铁奇士朗声大笑道:“对不起,晚辈得而复失了!”

  雷火神暴跳大叫,哇哇怒吼道:“小子,不拿出来,老夫先要你的小命!”

  铁奇士作势一摊双手道:“前辈如要,那就去找凤凰神!”

  提起凤凰神,雷火神又跳了起来,但却惊问道:“你小子的年纪不大,怎知道凤凰

神那老滑头,既然知道了,嘿嘿,难道是真的?”

  铁奇士哈哈大笑道:“前辈,事不宜迟啊,连土行神本人在内,莫不想得日月镜!

迟了恐怕赴个空呢!”

  雷火神大叫道:“谁知道?”

  铁奇士道:“海神,海后夫妇,飓风神,金甲神等师徒,当然还有我这失而慾再夺

回的一个在内,人数不少罢!”

  雷火神吼声道:“小子,你知道的太多了,可是你这次不能骗老夫,如有不实,老

夫非把你寸寸撕烂不可!”

  铁奇士大笑道:“为什么要骗你,老头子,说真的,你如得了手,我还是要夺取

呢?”

  雷火神突的一拔身,真如平地飞升,霎时冲天而去。

  皇帝一见,居然哈哈大笑道:“铁壮士,你勇如项羽,谋胜诸葛,寡人佩服极了!”

  铁奇士吁口气,向皇上长揖道:“皇上,今晚好险!”

  皇帝大笑道:“寡人不以为然,寡人真想看你遇到真正对手啊!”

  铁奇士郑重道:“皇上,草民决难胜敌,一旦动上手,他的奇功足可毁坏整个宫殿,

如在外面,草民也就不致这般紧张了!”

  皇上招手道:“壮士,寡人有话问你,快到殿内来!”

  铁奇士跟到殿内,举目一看,他又愕然了!原来殿内全是女人,其中只有一个男子,

那就是五王子!

  五王子迎上大笑道:“铁贤弟,今晚是小狐狸戏耍老妖精了!”

  铁奇士听他当着皇上称贤弟,不由一惊,轻声道:“五爷,皇上在此,称呼……”

  他的话还未说完,居然被身有武功的康熙皇帝给听到了,且急急打断话锋笑哈哈道:

“五朗能结交你这位奇士,总算他有双能识英雄的眼睛了,寡人老了,寡人假设转出三

十年,今天必定与你结为金兰兄弟!”

  铁奇士急急道:“草民不敢!”

  皇上忽向一位被宫娥拥护的谈雅中年贵妇招手道:“御妻,你不是念念不忘铁凤凰

神,这个青年壮士就是呀!”

  原来那淡雅中年贵妇就是正宫娘娘,只见她含笑上前道:“陛下,这位壮士长得如

此美,怎么号铁凤凰呢?臣妾以为他是如张飞一样的人物啊!”

  皇上开心大笑道:“不错,事实常与想象的相反,大概他姓铁之故吧,但在你认为

他号什么恰当?”

  娘娘道:“他应该号玉凤凰才如其人!”

  铁奇士急见礼道:“谨谢娘娘赐号!”

  皇上大笑道:“玉凤凰,哈哈,真是一个玉凤凰。”

  他立叫五王子道:“五郎,快命太监传旨满朝文武,明天寡人特许停朝,旨为祝贺

玉凤凰!”

  五王子恭身道:“臣儿遵旨!”

  皇上这才坐下向铁奇士道:“壮士!不!玉凤凰,刚才你问那老魔说的什么日月

镜?”

  铁奇士恭身道:“皇上,那是一面小小的镜子!听说江湖传言落在宝库内,那是武

林人慾得之物!”

  皇帝想了一下,立命五王子道:“他懂宝库之秘,火速带玉凤凰去查,如真在内,

就送给玉凤凰!”

  五王子连声道:“臣儿遵旨!”

  他让成群的宫妃尽情欣赏这位青年奇士一番之后,这才和铁奇士告退出殿!且立即

带他去进入宝库。

  铁奇士谢恩出殿时,只见高式带着两童迎上道:“老二,被老魔所点的武士都解醒

了!”

  铁奇士点头道:“师哥,皇上赐我日月镜,现在要随五爷去查,你带二郎等先回去

罢。”

  高式笑道:“那快点回来,我还有事告诉你?”

  铁奇士闻言一惊道:“什么事?”

  高式道:“不要急,回来再说!”

  他说着不让铁奇士再问,立即带着两巨童向北海!

  在路上,铁二郎向大师哥道:“为何不告诉他,当心几个贝子有生命之危啊!”

  高式道:“宝库查东西,那要安心细察,假使他知道出了事情,其心必乱,查就费

事了!这只是一次机会,没有第二次再去查的,日月镜何等重要!非得到手不可啊!”

  白大妹道:“刚才那送信的是什么人?”

  高式道:“是武士领班!他不敢惊动皇上。”

  铁奇士道:“听说连齐格勒贝子也被捉去了!”

  高式道:“他只说捉了五个去,这事不能张扬出去,否则必震惊满朝文武!”

  铁二郎道:“是什么人下手呢?”

  高式道:“那要等老二回来才去查,现在只知是四个女子,但不知是何来路。”

  他们到北海,忽见九门提督的总步头在座,只见他面急焦急,满头大汗!

  高式一见问道:“总头,也是为贝子失踪的事而来。”

  总步头连声道:“正是,正是,千万恳乞贵师弟帮忙,这事一旦传出,小老儿性命

都难保,提督大人也会犯大罪!”

  高式道:“老二马上会回来,总头放心,不过我得先问问,事情是如何发生的。”

  总头道:“几个贝子自己逞能,他们逼着小老儿带路出阜城门查案而去!”

  高式道:“查什么案?”

  总头道:“这只怪小老儿该死,不应把探得消息告诉了他们!”

  高式见他说话上气不接下气,忙安慰道:“总头,慢慢说,事情既已出了,急也没

用!你是如何遇到这些贝子的?”

  总步头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9章 两次救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凤凰神》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