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01章 风尘隐士

作者:秋梦痕

        朝辞白帝彩云间,

      千里江陵一日还。

      两岸猿声啼不住,

      轻舟已过万重山。

这首白帝城之作,是形容三峡之险,水流之急,有一泻千里之概。

白帝城在西蜀奉节县之西北,今为一镇,旧址依稀,聊可凭悼,沧海桑田,使人有今昔之感。

城之东北,有巫山十二峰,西南则森林千里,下临巫峡,悬岩削壁,奇险天成;约距城十余里,有一所简朴古雅的小庄院,其名日“翠庐”;主人伍天锡现年五十余岁,饱读诗书,博学多闻,十五年前迁隐于此;夫人谭氏,生有三子,长子仁奇,次子义稀,未迁居前,随侍其祖外出,至今音信全无,去向不明,伍氏夫妇无时不念念于怀。

三子灵珠现年还只十三岁,是伍天锡夫人晚年所生,爱如生命,取名灵珠,其含义显然可知,诚有老蚌生珠之谓!

伍天锡于十五年前从一父执名白洪涛者,促其迁隐时,自己还不知何故,但因这父执在当时不容分说,也就遵命而行,由湖南洞庭湖,绕道西北,几经长途跋涉,方抵于此。

伍天锡为一手无缚鸡之力的读书人,然其夫人谭氏,则为名武师“太极手”谭新吾之爱女,一身武功尽得伊父真传!虽未行道江湖,但实际功候,绝不在江湖高手之下!

这次迁隐,事先早与白洪涛默契,唯恐惊扰乃夫耳,是以一直隐瞒至今未与明言。

连日阴雨,山风怒吼,在这崇山奇峰之间,时虽促夏,气候亦显得有点凄凉,三峡之水,素有急胜天下之称,加上近日山洪暴发,更形天翻地覆之势!

“妈妈,今日是五月初几哪?”

在“翠庐”庄院的上房门口,走出一个十二三岁的清秀幼童,一蹦一跳的在向妈妈问日期。

由厨房里响起一声慈和的轻笑道:“灵儿问日期,你是想吃粽子了吧?”

那灵儿暗暗一伸舌头,大声道:“妈妈这次又猜错啦!再看爸爸猜的如何了?”

同时由厨房里走出两个中年男女来,男的有五十多岁,三缕长须,全无半根白色,相貌长的五官端正,满脸书卷气;女的看外貌,顶多只有四十出头,这就是伍天锡夫妇二人。

伍天锡哈哈笑着向夫人道:“灵儿的妈,你又猜错啦!灵儿是在问他白爷爷的归期。”

灵儿咭咭笑道:“爸猜对了!”

伍天锡以手梳须,微微笑问道:“灵儿,爸猜对了,看你奖些什么?妈妈错了,又罚点什么?”

灵儿道:“爸,这很容易,妈在端阳节多做点粽子就是,等会儿打两只山鸡,捉条大鲁鱼,给爸爸下酒不就行了。”

谭夫人装着生气道:“小顽皮,你每次都是帮爸爸,真是岂有此理。”

灵儿笑着道:“妈会武功,爸是读书人,帮助弱者抱不平呀1说着一溜烟走了。

武天锡乐得呵呵大笑道:“灵儿言之有理,这才是你常说的江湖道碍…呵呵……”

谭夫人见灵儿走了,也跟着笑不可抑,她笑着对丈夫道:“天锡,灵儿这孩子比他两个哥哥聪明多了,就是太诡了点,像今天,分明是问的端阳节吃粽子,他不直接向我讲,绕大圈子,嗯……结果罚啦……你说他多厉害!”

伍天锡大笑道:“绮华,这才是有其母必有其子,呵呵……讲句实在的,自仁儿、义儿随着爸爸他老人家去后,我俩总感非常寂寞,加上住在这里,亲朋全无,乡邻又不通闻问,如无这孩子在身边吵吵闹闹的,那真是度日如年。”

谭夫人微沉叹道:“唉……公公自带走两个孩子,迄今毫无音信,公公如果在家,看到灵儿这种姿质,不知如何高兴哩!说不定,凭公公那出类拔萃的武学,将灵儿教个三年五载的……。”

伍天锡皱着眉头阻止道:“得了,得了……三年五年,灵儿有非常成就是不是,哼!爸爸他老人家,不是有非常武功,也不致终年劳碌奔波,凶险频频。大儿二儿,不是学成爸爸的武功,也不致今未见到面,嗨嗨……岳父他老人家又何至于几乎丧命,你也差点跟着完了!这都是武功之过。”

谭夫人见丈夫,一提习武就生这大的气,即温柔地笑道:“天锡,我知道你不喜武学,我不应该提及,灵儿不是没学嘛?哪一天不是跟你念书,何必生这么大的气呢?”

伍天锡见太太陪小心,气也就没有了。

沉忖一下道:“我不是恨武功,绮华,学武太凶险哪!像灵儿吧?这七八年来,跟着我读书填词,学诗学书,清静逍遥多好……”

微沉又道:“我告诉你惊奇的消息!这孩子的文学成就,现在超出我的成就多哪。唉……可惜住在这山窝里,假如住在大都名城的话,灵儿的文名,怕不早就轰传一时了!神童之誉还跑得了嘛。”

谭夫人笑着打趣道:“天锡,读书多了干啥,现在是满清夷帝的天下。咱们又不愿做满人的官,不然,叫灵儿去考个把状元?现在空读一肚子书,文章不能当饭吃,管哈用嘛?”

伍天锡摆摆手道:“去休去休,真是妇人之见,何其俗也,圣贤之学,其在教人以四维八德,修身明义,那曾提做官吃饭来着?这且不谈,就以文章一道而言,如韩、柳、欧、苏之文,钟、王之字,李、杜之诗,你说哪一个不是以文成名,留传千古!”

谭氏夫人见丈夫那股子酸劲,忍着笑,故装着不懂地道:“太公六韬,黄石三略,大概都是诗词,那关、岳之流,也是书呆子了。”

伍天锡一翻白眼,尴尬地道:“这个……”

谭夫人打趣道:“什么这个那个的,当然都是文人。”

伍天锡耸耸肩膀道:“不讲了,不讲了,我到平台上乘凉去。”

谭夫人轻啐一声,往前面就走。

夫妇二人走出大门,来至一天然平台上,平台石质坚硬,呈青紫色,俗传为“张子房”曾垂钓于此。

台外即是错关峡之上段,平台外侧,有人工所修之木栏,可凭栏远眺,烟霞回峰,江底行船,尽收眼底。

台之左侧,有石级如梯,底伸入江,可作上下船之用,但很少有人在此乘船。

伍天锡扶栏俯视,见江流澎湃!疾如飞瀑,洪涛击岩,激起巨浪翻天,轰隆之声,撼山震耳,行船放流江心,其势如矢离弦,其险惊心动魄!

伍天锡看得头晕目眩!谭夫人见丈夫那种怯懦样儿,不禁笑道:“天锡,读书人,在此奇景当前,应该灵感多、文思敏锐才对;为何见景色变啦!”

伍天锡摇头道:“老了,不中用了,心悸还来不及,哪还来谈什么灵感?”

谭夫人笑道:“公公较你老多了,现在还生龙活虎地闯荡江湖哩!你能称老吗?这是文人最大的弱点,知道吗?”

伍天锡被夫人抓住弱点,无法辩驳,于是岔言道:“嗯……灵珠这孩子到哪去了?江涛如此之急,可不能玩水啊!”

谭夫人神秘地笑道:“找奖品去了。”

“嗯!这小子可比爸爸能干多了!渔猎全行——啊!对了,我倒忘了问你,绮华,孩子常常弄来那些鲜鲤鱼,到底是从哪里捉来的?”

谭夫人啐声道:“人还未老先糊涂!吃了几年的鱼,还不知道从何来的?真是。”

“呵呵……天锡,白叔我告诉你哪!”

笑语未歇,从奇岩怪石间,纵出一个苍鬓白髯的老人来;笑容满面地走向伍天锡夫妇。

伍天锡夫妇一见,惊喜道:“白叔回来了!”

白老人笑道:“想念灵儿,因此提前两天赶回。”

伍天锡请白老人坐下道:“白叔辛苦了,你老这段时日里,不知打听爸他老人家消息如何?”

白老人本来一团高兴,但一提起盟兄伍良渊时,不禁神色黯然,有不胜嗟吁之感,无力地坐下道:“天锡,为叔的这次出门,自然是为了你爸而奔波,可是,嗨!说来也惭愧,又是白跑半年多,依然没有打听出半点消息,带着两个孩子到哪去了?”

伍天锡夫妇黯然神伤。

白老人续道:“我是因挂念灵儿,才提前回来,要不然,嗯……我还想到边疆一带去寻寻看。”

三人正在伤感的当中……

突然由江中发出一声哈哈道:“啊呀!白爷爷,你回来啦!后天才是端阳节嘛?怎么?早回两天?大概也是想吃粽子吧?好极了!灵儿正在望穿秋水哩,哈哈……”

三人闻声,向江中一看,只见小灵儿,正在惊涛骇浪中!露出半节光身体,双手高举一对金鳞闪闪的大鲤鱼!足踏巨浪!身似游龙!逆水破涛而游,蜿蜒向码头疾进;他口中说着,脸上笑着,其状轻松已极,哪把这惊险的洪流放在眼里。

三位大人一见,把刚才的伤感,丢到九天云外去了!这个惊险的场面!看的三个大人,怕的是伍天锡!奇的是谭夫人!

白老头喜得哈哈大笑!道:“灵儿,哈……真了不起哪!快上来,你这身水功比我白爷爷出色多哪!呵呵……”

伍天锡摇摇头道:“原来鲤鱼是从这里来的!以后不吃也罢,多危险啊!”

谭夫人只知儿子跟他白爷爷学过水功,但也未料到有此惊人的成就,怎不叫她惊奇出神。

她脸上笑着口中嚷着,道:“灵儿,浪涛太大哪,可要小心点,你爸爸快吓的直打哆嗦了。”

灵珠边走边道:“妈,这种浪涛算什么,我可不在乎!听白爷爷说过,海里的浪涛才真大哩,将来,非到大海里游他个痛快才过瘾哩,白爷爷,你老说,对么?”

伍天锡听得直摇头。

白老头大笑道:“对对……哈哈……到那时,白爷爷的‘七海神龙’宝座,恐怕要让位了!你快穿衣服罢。”

伍天锡向夫人道:“绮华,你先回去,弄几样下酒菜,我好好陪白叔喝一杯,大概老人家还没吃饭哩。”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