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12章 一举解纠纷

作者:秋梦痕

远远的树林里,也有两个盖世奇人疑思满腹。那是须弥神君和群芳神婆。他二老明明看到麦非和金胜是被都包罗震罡气闭穴摔出的,如无同等功力之人去解,那是绝对救不回的。但麦金二人所摔之地,四周空旷无遮,又是谁去解穴的呢?

莫铁年大声问道:“麦非,你们没事吧?”

麦非既迷糊而又愧恨地道:“届下无能,有失大王神威,恳请处罚!”

莫铁年闻言无事,摆手回头,面对八魔道:“莫某手下无能,不能接高手一招,只有亲身领教了,不知哪位出来赐教?还是贤昆伸一齐出马?”

大魔包罗乾冷哼一声,举步前进。

“大哥且慢,让我老三接这一阵,看八十年未见面的红天罗长进多少。”三魔包罗艮抢先一步跨出。

莫铁年论功力顶多能敌八魔一人,但因有天罗网壮胆,并未对三魔放在心上,嘿嘿两声笑道:“包老三还记得山海关当年之事吗,大概又要尝尝我天罗网的滋味了。”

包罗良之所以抢先出阵,也因为耻未雪之故,他回亿当年被红天罗戏耍之耻,数十年耿耿于怀,不禁咬牙根道:“莫铁年,今晚我包老三如再被你天罗网所擒,从此不出江湖,你要小心我的‘极限’之气!”

双方剑拔弩张,各运神功,势在一举克敌。

铁骑帮众素对帮主视为神人,这时一个个紧张万分地瞪目拧拳,大有群起之势,其中为帮内运筹帐幅之古先生,突然发现包罗艮在运功之际,双手变成铁青色,不禁惊骇至极,大叫道:“大王快取天罗网,敌人己练成‘极限之气神功’!”

莫铁年反应如电,将手一抖,从右袖内霎时抖出一粉红网形之物,迅速张开。

灵珠一看,原来是渔家罩网一具,惟质料特异,细如发丝,网脚为无数七彩宝珠串成,光华耀眼,绚烂缤纷。大火炬反射之前,奇幻而美妙,确是好看,忖道:“可惜该物落入一猛厉老头之手,大不相称,如被一美丽少女使用,那才是相得益彰。”他心中如是念着,无由想起罗老人须弥神君的重孙女儿来。

他的潜意识里,老是有罗素芙那天真活泼,纯洁无邪的情影。

“轰隆”一声,将伍灵珠的非非之想惊回现实,他不由脸上一热,低头注目,原来是莫铁年和包罗艮已接上掌脚,猛碰了一招。包罗艮运起“极限神功’,双掌猛推,硬往莫铁年天罗网上攻击。莫铁年手持网纲,劲贯全网,使天罗网怒张如伞,抖手一掷。

两劲相拼,声震地动,猛烈无俦,最奇的是天罗网,以一柔软之物,能抗拒开山裂石的劲力,不惟不被震退,相反连丝毫劲风都未从网孔冲过,实在玄之又玄了。

包罗良见一招无功,连续猛劈十余掌,广场上劲风四溢,隆隆之声不绝。

莫铁年接下十余掌,虽被震得手酸骨痛,却也愤怒如狂,一见有隙,马上反攻,左掌右网,拼命猛扑。

若论两人功力,包罗良显然略胜一筹,却因天罗网的玄妙无伦,反而节节受制,双方越战越猛,舍死忘生地各争先机,场地尘土飞扬,火光被气劲所压,显得暗淡无光,绿烟晃动人影如幻,乎添这深夜阴森之感。

灵珠回望罗老人等藏身处,见老少三人正在用传音入密交谈,无疑是在讨论敌对双方武功。二老身旁那明艳少女正一言不发地在注意斗场。

铁骑帮众见大王无功,大有群情激奋,蠢蠢慾动之势,都因对方尚有七人,虽然其中一入负伤,不能参加战斗,但是只要对方再出二人,己够铁骑帮冰消瓦解的了,是以虽怒而不敢动手,免引起大祸临头。

大魔见老三功力强过莫铁年,竟轻松地席地而坐,根本不把这场战斗放在心上。其中一老太婆,无疑是八魔之中的老七一一包罗坤,貌相非常慈祥,谁见了也会兴起几分尊敬之心。但又有谁知道那是四极八魔里杀人不眨眼的老魔头呢?

她见三哥打了这么久,还没有占上风,不禁慈眉一挑,沉声向大魔道:“老大,我们来此,不是印证武学或是欣赏夜景来的,如此拖拖拉拉的,不到天明不会罢休,老六的伤势急待抓住寒冰那小子找解葯,眼见天罗网在望,我们不去夺来,放着急事找耍子,倒是什么意思?”

大魔沉声道:“七妹不要性急,今晚情况不同,对面那树林里藏有非常人物,我们如不讲江湖道义,全凭意气用事,以强压弱,可能引起不平。”

他真算得宇内绝顶高手,竞看出事有蹊跷,不愧为八魔之首。

七魔包罗坤闻言不由一震,这时才注意到对面树林虽未看出异样,但她江湖经验百余年,越是察不出的事儿,越觉得老大之言不假,如无卓越人物藏干其中,以他们视夜如昼的目力,哪有看不出动静之理。

她微忖问道:“老大有何发现?”

五魔包罗异为人最冷静沉着,他自从登上海心山,一言不出,这时接口道:“七妹只留心丛林左侧定有所觉。”

二魔包罗坎,四魔包罗震同时轻“啊”一声。

六魔包罗离虽遭晶毒神蛟之伤,却因兄弟们以莫大内功合逼的结果,将寒毒驱于空穴,虽不能运气打斗,但能察知有异,说道:“方圆数十丈外,树叶震摇不停,惟左侧一域,静如止水,显然有超绝武功之人在内,为防被人经过打扰,自然地放出罡气笼罩,将所在地布成罡墙所致。”

大魔点头微笑道:“老六也懂得用脑筋了,可喜可贺。”

这时场上战斗更形激烈,天罗网满天飞舞,时收时放,珠光网影,蔚为奇观。

包罗艮越战越厉,掌掌以十成劲力发出,发张目突,吼声如雷。

灵珠虽功深莫测,连他自己尚有不明之处甚多,如说阅历,这是他初次所见最精彩的一幕,敌对双方招式奇诡,猛烈中满含轻灵,时快时慢,巧妙无方。他将双方招式去劣存精地默记于胸,正当看得起劲之时,耳中偶闻异声传来,心中暗道:“又有何方高手到达了?”

他便举目四察,竟发现东南两方,有两股清淡黑灰色的身影如狂飙怒卷而来,运用的是驭气之术,便知来了两个绝顶高手。

他稍微将身体略隐枝叶之后,随又发现海面之上,有两上黑点,以登峰造极的一苇渡江之术,飘飘而来。

三方面共是四人,俄顷即至,驭气飞行之人早到战场上空,大模大样地同时降落广场边缘,一言不发地静观战斗。

灵珠看出是一黄一白的两个儒巾儒服的青年人,咨容俊美,英气外露,黄服青年降落广场右侧,面无表情,背手而立。

白服青年落于黄服青年十丈之距离,两眼寒光射人,也袖手不吭。

这时从海边渡上两人,一男一女,灵珠心中微震,原来是罗氏兄妹。罗素芙在前面,她哥哥紧随其后,进得广场,罗素芙那一对灵活的眼睛,向四周转呀转的,大概是在找人。

这四人一到斗场,老一辈的当然都看到了,继而铁犄帮众也发现了,可是大家如有默契,无一开口动问。

从林子里,这时轻飘飘地走出一个人,似银铃,似莺声地叫道:“英妹子,快到这里来呀,姐姐在这啦。”

罗素芙闻声,喜得跳起来道:“华姐姐,你真在这儿?”说着像蝴蝶似的,也不向哥哥打招呼、一个劲地飞去。二女一见面,马上就叽叽喳喳地讲个没完,罗海峰也飘身聚于一处,须弥神君和群芳神婆还没有现身。

刚到的两个俊美青年,似双方都未见过面,各不相理,但一闻梅清华的声音,都惊喜莫名,场上的战斗也不看了,不约而同地都向一个方向飞。

梅清华嫣然含笑欢迎,曼妙地抬手一挑云鬓,道:“寒冰公子和天竺王子相信还未见过面吧!”

她妙目向双方一瞬,见双方都在点头,遂大方地道:“今晚盛会,不期而遇了。”说着替三方面莺声燕语地一一介绍。

罗素芙闻说是心中讨厌的天竺王子和寒冰公子,她可不管人家受得了受不了,小嘴一撇向哥哥道:“哥啊,伍哥哥为什么不在这里,我们去找去。”

罗海峰怕妹妹惹事,忙答道:“好的,那就走罢。”

梅清华明眉一皱道:“芙妹妹,有热闹不看,为什么就走?”

罗素芙冷眼一瞟天竺王子和寒冰公子道:“富贵气味太浓啦,我受不了。”

寒冰公子等听不出话中含义,都以眼光祈望梅清华。

梅清华当然知道是什么,心中有点儿不高兴,但因罗素芙天真逗人,不便说她,即微笑道:“只怕你那伍哥哥无船不能渡海啊,还是到树林里去吸点清高之气罢。”她接着以传音入密告知罗素芙,叫素芙去见罗老人。

罗素芙闻言,连招呼也不打,转身向林中就走。

寒冰公子冷哼一声,慾言不止。

天竺王子待罗海峰摆手去后,以卑视的口气道:“这兄妹二人初具武学,就如此倨傲,将来那还得了,今晚不是看梅姑娘份上,非给她两耳光不可。”他话音刚落,不知何时在身前数尺远,悄悄地立定一个其貌不扬,面色在星光下泛出青白之色的少年来,鼻中冷哼一声道:“谁敢打她?她武功初具,你又高到何种程度?”

天竺王子一怔,即哈哈笑道:“看不出马贼群里,还有胆比天大的人物,居然在我天竺王子面前充好汉,打抱不平哩!”

他将面前之人认作海心山人物,有意在梅清华面前故作大度豪放之姿,暗地里对寒冰王子加以声撼,可说是三管齐下。

他可把人家如何来的给忘了。

其貌不扬之人,乃是伍灵珠运用玄妙内功所变,他能够将全身各部骨肉,随心所慾地变更,任谁也看不出。

刚才闻罗素芙在背地里叫几声伍哥哥,心中甜滋滋的,本想出面一见,又防有碍计划,是以忍住一时,一闻天竺王子吹大气,背后摆威风,不禁大怒,易容现身。

寒冰公子见天竺王子大摆威风,暗哼一声,也杀鸡给猴看似的,借题发挥向灵珠道:“丑东西,你有多少斤两,快给我滚开点。这里哪有你耍威风的余地。”

伍灵珠何等聪明,知道两人都在少女梅清华面前耍弄姿态,便哼一声,两眼望天冷笑道:“丑东西滚不滚倒无所渭,俊美的可能要滚走一人,否则难于共处。”

天竺王子被灵珠一语指谜,阴沉地一瞟寒冰公子,刚好逢寒冰公子也朝他看来.四目相对,半斤八两,各存毒念。

梅清华见势不妙,即大声对伍灵珠道:“你这人也怪,又不关你的事,要出头作甚,还不走开。”

伍灵珠本对她有几分好感,这一来连那点好感也冲淡了,闻言淡然道:“姑娘好意,区区心领,此地为红天罗所管,各位能在,区区也能停留于此,只要人不犯我,我不会妨碍他人。”他说完两句,将身一转,面朝斗场。

斗场上两个卓绝高手,己相拼千余招,还是难分高下。

大魔包罗乾早就发现寒冰公子来到,他因天罗网未到手,不便首先发作,反尽力压制其余五魔。

寒冰公子到此何事?企图不明,刚到一见八魔,似事先早已知道,并不有何畏惧,如有所恃,再加梅清华一现身,只顾一亲芳泽为荣,甚至把原来目的都放弃似的,这时与天竺王子已展开冷战。只看得伍灵珠暗地偷笑。

罗素芙进入林中,并未找到她老祖宗,和哥哥转了几个圈,又回到林前,她抬头发现华姐姐那里多出一个人来,不禁一楞,轻声对哥哥道:“那是谁呀,怎的与……”

罗海峰插言道:“管他是谁,快看,战斗已到紧要关头了。”

罗素芙瞄了战场一眼又向伍灵珠看来,口中讽刺道:“你这个四海通呀,原来也有不通之处,那人既能到达这里,无疑武功不错了,而且和寒冰公子等并立一处,更是有名人物,你连有名人物都认不出,今后四海通的招牌要摔哪!”

罗海峰被妹妹一激,想反chún相斗。他话还未出口,被一声冷笑打断了。

那是天竺王子的声音:“寒冰公子前来海心山意慾何为呀?”

接着听寒冰公子道:“彼此彼此,你来海心为了什么,还不是和我一样,都为了天罗网!”

天竺王子冷冷又哼一声道:“四极八魔势在必得,我要不要无关紧要,你寒冰公子得不到,利害如何,你心中很清楚!”

梅清华左右为难,劝又无法劝,离开也不好,只有在旁干着急,她真希望师傅这时传音喊一声,因她出来是师傅的安排。

伍灵珠见罗素芙在看他,以为被她看出了什么破绽,便用他空前之技“电导传音”法,向罗素芙道:“罗姑娘,千万别说出我是假面目啊!”

罗素芙闻声一震,见灵珠正在向她点头,忽然明白是谁了,高兴得想跳起来,暗道:“我说哩,身材衣着完全相同,就是面貌不对,原来是易容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2章 一举解纠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