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13章 喜逢亲人

作者:秋梦痕

“啊呀!”

罗海峰不高兴地道:“妹子大惊小怪,啊呀什么?”

罗素芜嘲起小嘴,撇两下道:“谁说是大惊小怪,我们坐船走了,华姐姐还在山上。”

伍灵珠微笑道:“罗姑娘不必担心,她和你老祖宗,在我们上船的时候,即动身走了,此时恐在百里以外哩!”

“啊!我祖爷爷真在这儿,那为什么不见我?”

“妹子真是,我们偷着赶来,回去不骂才怪哩,你还想见他老人家?”

“咭咭,谁叫他不带我来,嗯……那两个什么王子,公子的,今晚例霉透了。喂,伍哥哥,你真不怕晶毒神蛟和地火神螭吗?”

“谁说不怕,我是硬着头皮充好汉呀!”伍灵珠装模作样地逗她。

“真危险,幸喜那两个坏蛋被你吓糊涂了,如真放出来怎么办哟?”

罗海峰到底经验老到,哈哈笑道:“危险什么?小孩子玩蚯蚓,不是说过了弄脏了双手吗?”

“哈哈,傻瓜,就是这句话才把那两个大汉吓得不敢放出来的呀,咯咯,今后我也学着吹大气,吹大气也有好处啊!”

伍灵珠忍住笑,从怀里拿出天罗网,慎重地道:“罗姑娘,今晚你无意中得罪天竺王子和寒冰公子,这种人气度狭小,终必报复,论真才实学,你不会怕他,最怕他放出毒物来暗算,现将天罗网送给你,带在身边以防不测。”

罗素芙接过天罗网,眼睛有点潮湿,小嘴chún抽动两下,终没说出话来,心中情感交织,那是灵的交流,爱的升华,她低头轻抚宝网,如触到眼前人儿的面颊。

罗海峰也感动地拉着他的手道:“伍兄弟,谢谢你,只怕芙妹保不住啊!”

灵珠沉吟有顷道:“罗大哥,请把船窗关起来。”

罗海峰不知何故,依言照办。

灵珠从身上摸出一垒皮纸,摊在舱板上道:“这是武林中最玄妙的一种步法,如果罡气练到五层以上的人,即可由步法演练成身法,我顾虑令妹,将来为保安全起见,惟有学成这门功夫,纵或功力不敌,也可立于不败之地,现在你兄妹静静记住口诀。”

他一字一字地将口诀传熟、再讲解步法运用之机。

罗素英心中甜甜的,挤在灵珠身前,口念手比,她灵巧聪慧,一点便透,船未靠岸时,早就熟记于胸。

罗海峰学得满头大汗,咬牙切齿似的,死记下三个图示,叹口气道:“我的天.这玩意真不简单,我自学武以来,从没有这样动过脑筋,算了,我也只有这大的命.记下三个够受用了。”

罗素芙咯咯笑道:“这时不用功,将来要我教可办不到哟!”

伍灵珠收起秘图道:“上岸以后,你们一面走一面练,这步法越是练得熟,用处越大。”

船已靠岸,三人道别铁骑帮相送之人,即刻上道。

罗素芙这时的心情快慰极了,有说有笑的,时而走在前面,时而落在后面,像蝴蝶飘飘,似黄莺穿柳。

罗海峰则走走停停,如痴如呆。

原来他兄妹正依照灵珠指点,沿途演练九龙腾步法。

金鸡三唱,晨曦渐露,三人已过“沙柳河”,来到“察汗乌苏”镇。

灵珠提议在察汗乌苏镇打尖,罗氏兄妹自然同意,三人找了一家馆子,叫了几样点心,围桌大吃。

灵珠找小二一问路程,说要到霍霍西里,必须经过“那木山口”走“玉树土司”,有快马还要两天半。

罗素芙道:“伍哥哥,管他走几天,闯江湖怕远吗?”

灵珠看她那股劲,心中一乐,道:“罗姑娘,我还有人等着哩,约定三日后相见的,去迟了老人家会着急的。”

“啊,我知道啦,你说的是牧民姓蒙的了,那我们快赶路罢。”

“站住!”罗海峰大喊一声,追出门外。

伍灵珠背面朝外,不知发生何事,转身走门口一看,见罗海蜂拦住四人,其中有两人认出是在霍霍西里街上,被自己摔了一次,便上前道:“你们还认得我吗?”

那两人抬头一看,恭敬地道:“少侠昨晚在敝海心山大显神威,小的们自然认得。刚在门口,见少侠等正在进餐,是以不便进来,我们是奉了大王之命,特来替少侠等送座骑,却被这位少侠误会,尚乞原谅。”

灵珠忽然想起自己未曾复容,不禁暗道:“难怪他们认不出了。”接道:“既是误会,说明就是了,谢谢你们大王的关怀,请代为问好,马匹交与店家,就请回罢。”

四个铁骑帮徒应声是,转身而去。

罗海峰想起好笑道:“这些家伙鬼鬼祟祟的,我当是踏盘子开扒的。”

罗素芙站在门口咯咯笑道:“四海通了不得呀,硬是料事如神嘛!”

罗海峰尴尬地骂道:“鬼丫头专找我的碴,回家告诉妈揍你个没大没小的。”

灵珠忍俊不禁,随后跟进店里。

三人坐下,叫店家重新换套点心。

店家应声送上,道:“汉客,门外有人送来马匹,说是莫大王相送三位的。”

灵珠见店家对莫大王三字敬畏有加,便知红天罗在边疆一带,确实威风不小,即点点头道:“请店家多加草料,我们就要上路。”

店家应声去后,罗素芜道:“伍哥哥,快改变相貌罢。”

罗海峰正因这事不明究竟,接口道:“伍兄弟,你的易容太奇啦,快当面试试!”

灵珠一笑散去面上元气,马上回复本来面目,倏忽之间,由平凡转变为清秀绝伦之姿。

罗海峰惊奇莫名,傻怔怔地瞪眼张口。

罗素芙咭咭笑道:“伍哥哥,你到底哪个相是真的?”

灵珠逗她道:“罗姑娘,你说哪个好?”

她话一说出口,便知太露骨了,马上羞得娇厣嫣红似醉,低头只弄衣角。

罗海峰看在眼里,乐在心里,道:“刁妹子眼高于顶,看样子难逃这一关了。”他藉故溜开,直向店外走。

灵珠见罗海峰不在,用手轻轻摸摸她的辫子道:“别害羞啦,来,跟我到店后去。”

罗素芙知哥哥不在,抬头嫣然一笑道:“你坏死了,到店后去干嘛?”

灵珠神秘一笑道:“事关机密,暂不宣布。”

罗素笑站起来道:“去就去,我还怕你。”

灵珠拉着她的手,迅速转至店后,店后是一片树林。

二人进入林中,找了一块绿油油的草地。灵珠笑着一指草地道:“素芙,躺下呀!”

罗素芙羞得要死,骂道:“坏东西,干嘛要躺下呀!”继而想到灵珠叫她的名字,心中好受极了。

她虽然口中在骂,可就如中催眠术般依言侧身躺下了,暗忖道:“他不是坏人嘛……就是坏人我也心甘情愿。”

灵珠蹲在她身旁:“素芙,不要胡思乱想,赶快静心清慾,我要替你打通生死玄关,灌输功力,免以后吃别人的亏,但我练的是前古未有的奇功,必须上自天灵,下自涌泉,使上下内劲会合,可收事半功倍之效。”

罗素芙高兴得不可言状,也感动得情泪交流,道:“伍哥哥,这一下子能办得到吗?”

灵珠不待她再说下去,迅速右手按在她天灵,左手紧贴脚底涌泉,磁精元气随心发动。

罗素芙马上感到有股暖流,瞬息散布全身,跟着任督两脉的生死玄关上一声轻响天地之桥一通,灵珠稍一停留收回双掌道:“好了,起来罢,若遇到寒冰公子和四极八魔等功力之人,足有抵抗之力了。”

罗素芙翻身站起,一头倒在伍哥哥的怀里,道:“伍哥哥,你对我太好了,我……”

伍灵珠岔开话题道:“我们回店去罢,你哥哥定在找我们了。”

罗素笑赂整衣裳,道:“我真的能和寒冰公子作战啦?”

灵珠拉着她的手,边行边道:“只要多做坐功,再过年,两个也不是你的对手,你还不相信吗?”

罗素芙甜甜地一笑道:“谁说我不相信,我是太高兴啦,问问好玩嘛!”

灵珠报以微笑道:“你暂时不要告诉任何人,将来一举成名,使你曾祖爷吓一跳,你说可以吗?”

罗素芙童性未退,格格笑道:“我正有这个意思呐,你和我想的一样。”

二人回到店里,一看罗海峰不在,问店家说没有回来。

伍灵珠算还店钱道:“素芙,我们骑马去找吧!”

罗素芙正想答应,蓦见罗海蜂急急进来,一见灵珠就叫道:“快,我们去看热闹去,刚才有黄河帮的人,追赶一老一少,大概在前面有一场大架打。”

伍灵珠一听黄河帮三个字,两目神光大盛,道:“罗兄请与令妹骑马追赶,我要先走一步了。”他说完不等罗海峰回答,一步四五丈.早已跨出店门,只看得旁人瞪目吐舌。

罗素芙知有蹊跷,马上催哥哥骑马就追。

伍灵珠一出店门,也不顾惊世骇俗,“嘘”的一声,冲上高空,朝前进方向逐电奔雷地急飞。

他心中暗道:“不管黄河帮追的是什么人,我都要阻他们行动,哼,说不定追的是我爷爷和哥哥”继而一想:“要真是遇着爷爷利哥可怎么办,我一点也不认识。”

突然,闻到下方兵器交鸣,人声吼叫,便低头一看,这一下可把他急坏了,他看到有两群人围一老一少在拼斗。

这两人他都认得,尤其是那个老头子,正是他的白爷爷,年轻的是在哈拉湖边被自己相救的白龙飞大哥。他长啸一声,急降战场,猛喝“住手!”

他这声大喝,是急得忘形,竟用三成内劲,无异是一声晴天霹雷,将在场的人震得耳鼓雷鸣,个个骇得倒退十余步。

灵珠哪管这些,一个饿鹰扑食之式,双手抱住白老人,眼泪如黄河决堤,放声大哭,恨不得这下子,将数年来的悲伤痛苦都倾泻出来。

白老人耳朵余痛犹存,本就骇呆了,这时又被一个大孩子抱头痛哭,真把他弄得似丈二和尚,模不着头脑。白龙飞这时依稀认出痛哭的人,就是哈拉湖边搭救自己的那童子,豁然明白一切,不禁大叫一声,飞扑上前,一把拉住喊道:“灵珠弟弟,真是你啊!”

灵珠闻声,哽咽地抬起头,道:“白……大……哥,你怎么知道我的名字?”

白老人也会过意来,双手捧住灵珠脑袋,喜得老泪纵横,张口叫不出声来。

灵珠一阵嚎哭,气也消了,跟着童性又起,他见白爷爷这种惊喜的祥儿,不禁破涕一笑,:“白爷爷,我是灵儿呀!”

白老人啊啊连声,这才呵呵道:“孩子,我认出啦,大使我高兴了,你的名字虽无人知道,可是你的人已轰动天下了,昨天一夜,你更不得了啦,传言如似星飞电闪,说有个姓伍的少年奇人,服八魔,逐王子,压寒冰.镇红罗,简真是天上放下来的金童星,哈……多啦,我因适从这方经过,也是为了找你,才被黄河帮徒寻仇包围。”

灵珠倏然一转身,不禁一呆,四周哪还有半个敌人,都走得一干二净了。

白老人和白龙飞想起还有几十个敌人,怎的全无声息,三人明白是刚才悲喜忘形,被敌人偷偷开溜了。

伍灵珠恨声道:“我非抓一个来问问不可!”

白老人笑道:“孩子,现在追也追不着了,刚才定是其中有人认出你的形态,完全给吓走了,呵呵,你真威风啊!”

灵珠微忖问道:“白爷爷,刚才这批家伙是黄河帮的什么脚色,有没有高手在内?”

白龙飞接口道:“有一个堂主,这批人是他带领的,我认识他叫‘河马’成宾。”

白老人呵呵道:“孩子,告诉你也好,将来遇着了不要放过他,这人阴险得很,相貌最好认,光头大脑袋,一见便识。”

灵珠哼道:“将来,我现在就要抓他,白爷爷,请你老和白大哥在此不要走,我马上就回来。”

他不等白老阻止,蹬足一冲,“嘘”地去个无影无踪,只把白氏祖孙惊得张口结舌。

白龙飞一怔后,跳脚大叫道:“爷爷,灵弟成了飞仙剑侠啦!”

白老人怔怔的道:“飞仙倒不是,飞剑客是无问题了,唉……可怜的孩子,孤单单的,不知吃了多少苦,硬被他练成出类拔萃的功夫,我老眼还真管用,早知他不是池中物。”

白龙飞回忆当初在哈拉湖边,曾听灵珠说,他有一冒险计划,如果一旦成功,他要横扫黄河帮之语,遂将当时情形,详细地再述一遍,道:“爷爷,灵弟大概已达到他所说的目标了,将来要问问是怎么一回事。”

白老人点头道:“你灵弟从小就神秘莫测,他能考虑过的事,自然要实现的。”

祖孙谈话正浓的时候,突闻空中叫道:“白爷爷,你老看看是不是这家伙?”音落人降,飘然落地无声。

这一下,伍灵珠有意让白爷爷看清他的身形,是以发声后降落,白老人这下可看得清清楚楚的。

白龙飞跳脚叫道:“灵弟,你这是什么功夫,难怪能打败江湖顶尖高手!”

白老人高兴大笑道:“孩子,你的成就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3章 喜逢亲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