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14章 独斗禅功

作者:秋梦痕

灵珠偶一回头,发现背后第三桌,坐了五个人,都是半老的中年大汉,其中一人他认出是勾漏大怪蔡伦,这时正气愤懑面地大灌“黄汤”,右手拿杯,酒到杯干。其他四人,更糟糕!气愤不用说,身上还挂了“彩”,不是面青,就是鼻肿。左侧一人,似是有气无处发泄,猛一拳头,“啪”击得酒菜四溢,竟将满店食客吓得大跳。

灵珠差点笑得把酒喷出来,赶紧低头吐到桌下。

白老人闻声注目,讶然一怔,他久闻江湖,阅人甚广,认出该桌五人是谁,轻声告诉孩子们道:“你们别招是非,那是清廷‘殿卫士’,巴氏四虎,和勾漏大怪蔡伦,一定在哪里打了败仗。”

罗海峰为表现见闻广博,道:“老前辈说的正是,刚才订桌的是老大‘毒爪虎”巴山,从他下首起是老二‘午夜虎’巴海,老三‘无声虎”巴林,最末一位是,‘长尾虎’巴泉,不知被谁打得这样狼狈不堪?你们看,蔡伦的衣服也撕破了。”

罗素芙轻声咭咭笑道:“哥哥错啦,应该叫他们为青面虎,赤眼虎,肿鼻虎,歪嘴虎才对。”

老少四人闻言猛省,都不禁掩口出声。

原来巴氏四虎确有面青,眼赤,鼻肿,嘴歪的可笑现象。

四虎一怪的桌上,被那一拳头搞得一塌糊涂,这时酒保正苦着脸,诚惶诚恐地在重新布席。

勾漏大怪横眼一扫,见满堂食客低头私议,心中大不耐烦,眼睛一瞪“毒爪虎”巴山,沉声道:“巴老大,你这是算哪本账?背后打桌子骂大街管什么用?事情都坏在你的身上,那傻小子走得好好的,你要去逗他玩,连我也跟着栽跟头,事情还没完哩,巴老二扯撒他一袋米,现在怕追来了,我们吃饱快走吧,这叫做乐极生悲,自找罪受。”

“毒爪虎”巴山越想越难过,一咬牙又想拍桌子,举手一一又收回去了,他似忆起刚才那一下子搞错了,口里还是恨恨地道:“这是从那里说起,我不过见他憨态可爱,想逗他玩玩罢了,谁又知他傻气冲天,不分好坏就动手,咱们闯了半辈子,今天如倒在行家手下那也无所谓,不算丢什么人,却被一个名不见经传的rǔ臭小子揍一顿,这口气如何出法?”

“一个不行去两个,结果合我燕山四虎加上鼎鼎大名的勾漏大怪,不到一百招硬被他揍得狼狈而逃,这件事传出江湖,叫我们哪有地缝可钻。”

“算了算了,我的天,你少说两句行不行,简直是越扮越像猪八戒!”

勾漏大怪蔡伦气得吹胡子瞪眼睛,大声阻止他说下去。

这时午夜虎“巴海”也暗骂他大哥说话不择地点,忍着气轻声劝道:“大哥,快喝吧怎,么在这种大庭广众之中发牢騒,说泄气话呢,这不是自作宣传吗?”

三虎与四虎垂头丧气,不说半语。

这边桌上的老少五人,只差点把肠子都笑断了,也惊疑所谓傻小子的武功,居然能将这批响当当的江湖高手.硬给揍得不敢再战,甚至于逃避犹恐来不及,岂不是奇闻一件。”

正当罗素芙想开口问哥哥的时候,店门口突然大吼一声,猛地冲进一人。

勾漏大怪和燕山四虎闻声色变,不约而同地齐向店后逃,劈劈啪啪,将桌椅等撞得满堂飞,急急如丧家之犬,忙忙似漏网之鱼,眨眼逃个无影无踪。只害得一般食客损钱遭殃,避之一角。

伍灵珠等幸有气功在身,护人护物,未遭波及,一齐向来人一看,见是一个身高体巨青年,貌相英武不群,长得四肢均匀,确是个罕见的奇材。

他倚立进门处,这时张大嘴哈哈宏笑,音量之大,声震屋瓦。

他笑罢大叫道:“老头子,不要走,快赔我的米来。”

罗素芙哪曾见过这种巨人,只看得目瞪口呆。罗海峰生性顽皮滑稽,三十来岁了还童心未泯,他见这大小子别有一番风趣,不禁上前笑道:“大个子,人家被你吓走了,现在还叫个什么劲,袋把米算什么,我购你们好不好?”

他边说边接近,两个一比衬,一高一矮,非常滑稽。

“你这是什么话,难道你与他们是一伙的?”

大个子瞪眼注视罗海峰,面现怒容。

罗悔峰吓得倒退二步,一伸舌头道:“朋友怎不识好歹,我堂堂男子汉,怎比那批没勇气的顽童。”

大个子长眉一挑,道:“那你是存心侮辱我了,我有本领找他们赔偿,谁要你用施舍性的口气,不是自找难堪吗?”

罗海峰见大个子谈吐清晰,暗道:“我上了五个名家伙的当啦,这大块头根本就不憨!”

他耸耸肩又上前一步道:“大个子,我是番好意,你不领情,那就去找他们赔偿吧!”

他说着一转就想回座。

大个子一脚踢出,伸手一抓,将罗海峰肩头抓住道:“你耽误了我的时间,现在还讲风凉话,赔偿由你负责了。”

罗海峰何曾想到对方要动手,一感背后风声有异,避哪还来得及,肩上如着铁钳,痛得呲牙咧嘴,大叫道:“放手。”

白老人站起来想劝解。伍灵珠用于一拉道:“白爷爷别动手。这大个子出手有异,让灵儿看清楚再说。”

白老人坐下道:“灵儿看出什么不对?”

罗素芙心中有了大靠山,一点也不着急,见哥哥被那人抓小鸭子似的,反而看着好笑。

伍灵珠事情未弄清楚,不便回答,只摇手噤声。

大个子抓住罗海峰,扭转过来道:“放手?我一见你走出来就知道存心不正,也与那五个老头子是一般心思,都把我看成又憨又傻的东西,我最恨这种偏见,人长得高大一定就是傻瓜不成。”

罗海峰暗地里一运内劲.想突然挣扎出去。大个子反应灵敏之极,顺手一提,将罗海峰提离地面道:“凭你那点内功,想在我金超手中弄鬼,简直是作梦,刚才那五个老头子是我手下留情,轻轻揍一顿赶走了事,现在只问你一句话——以后对人,再存玩弄之心吗?”

罗海峰被提离地面,内劲先就减低三成,知挣脱无望,这时才希望伍灵珠解危,但要他当面悔过,打死他也办不到。

伍灵珠胸有成算,起身上前道:“大兄弟,请放手,有理慢慢讲,说我这朋友虽有不是之心,但未表现出来,凭臆测不成理由吧?”

大个子金超早就看见灵珠等在座,这时见他出来说话,讲得很有道理,但自己话已出口,无法收回,微微摇头道:“我从来说了算数,不答应只好揍他两下了。”

灵珠暗笑这大个子也太固执,笑道:“大兄弟,这就是你的不是了,凡事要讲个理,假使有人说你横蛮无理而要揍你,你又怎么办呢?”

大个子金超哈哈笑道:“揍我?嗯……说不定也有个把人吧,到时再说好了。”

灵珠微笑道:“现在就是时候。”

“你要揍我,哈哈……那就动手罢。”

罗海峰大叫道:“你们要打架,先把我放下来,别把我挟在中间挨拳头。”

他话音一落,引起满堂哄笑。

灵珠向大个子笑道:“看你的功夫定不会差,这样罢,我们来文打如何?”

大个子长得虽像个金刚,然头脑可敏感已极,闻言放声大笑道:“美男子,双手互推,谁动谁输是不是,这样能使这小予脱离我的掌握,不错吧,你曾想过自己输了的话,这小子还是走不了吗?”

灵珠暗赞一声:“聪明!接道:“大兄弟确是聪明,我的意思不是互推,而是互吸,我们相距多远?凭你择定,把谁吸到身边,以不能移动分毫认输为止,这样你同意吗?”

金超闻言惊得一震,暗道:“虚空吸物不难,我也办得到,若要吸动一个练有佛门禅功的我,量他也办不到,漂亮的小子恐怕不知道我的底细吧——不对呀,刚才那个老头子,论功力,也是江湖成各高手,他明知是败在的手下,难道……”

大个子金超沉吟有顷,道:“好罢,我们到外面去,不要将这店里的东西搞坏了!”

灵珠知他虽具佛门禅功,但还未到空明内视,天人合一的程度,大概只到九层阶段,笑着道:“我同意到外面去,现在请放下我朋友,大家一道走罢。”

大个子金超放下罗海峰道:“‘萝卜头’,你别单独开溜,再抓住有你受的。”

罗海峰满不在乎地挺胸膛道:“笑话,大丈夫一言既出,驷马难追,等会还要和你过两招。”

白老人叫来店家,算过酒钱,另加一锭银子道:“店家,你们损失不轻,这锭银子赏你罢。”

店家谢赏后恭送众人上道。

其他食客,以及街上行人,都一哄随后看热闹。

春光明媚,丽日高挂中天,山花似锦,绿草如茵,清香依着和风,送来一袭扣人心弦的醉意。古树垂萝,嫩枝添艳。上有莺飞,下有兔走,驼群缓缓于途,白驴急急旋转,这是青康古道的速写。

那木山,是昆仑山脉中部,也是至柴达木盆地的出口,这时正有百余人围成一个大圈.都紧张地注意圈内两个青年人,一个巨大威猛,一个是俊美绝伦。

那就是伍灵珠和大个子金超,两人选定这块平地作为斗场。

大个子金超宏声问道:“美男子,准备好了没有?”

伍灵珠朗声笑道:“让你先动手罢。”

金超早将禅功运起,闻言双手缓缓提至胸前,一掌向外,停住问道:“如果你输了怎么办?”

灵珠笑道:“凭你处置。”

“好,我输了……回去告别义父母,此生听你使唤。”

他说完发出禅功,暗道:“我用‘弥陀大挪移’法,试试看。”

灵珠突感身外吸力巨大无比,暗道:“这大个子竞出我意料之外,禅功成就竞如此惊人哩!”

他身外已发出三成“两极磁精元气”,尚且有了感应,心中自是惊讶。

大个子金超见自己用尽全力,连续三吸尚不能吸动对方分毫,暗喊:“完了”,马上收回禅功,以图自保,迅速用佛门绝学稳定身体。

灵珠看在眼里,心头一震,问道:“大兄弟,你那‘雷音心光’身法是向什么人学来的呢?”

大个子心中又惊又喜,疑惑地问道:“你也懂吗?”

灵珠知有蹊跷,进一步道:“我本待用无上气功将你吸来,这时改变初衷了,我如用‘弥勒船若’大法吸你,恐还不能达到预想,现在我用“如来一粟”大法,虽不能困住你难动分毫,总之你逃不了就是,你相信吗?”

“你是……好罢,我准备在此。”

灵珠知他想说什么,而又突起怀疑,没有说出口来,但已料定一半,心中感情汹涌,尽力忍住不发,克制有顷,回头看看白爷爷正低头沉思,知也有所觉,收回目光时见大个子正等得不耐烦,即左掌立胸,食指微曲,右掌向前一招手。

大个子金超突然被一股莫名其妙的力量将身体拉动,暗道:“是了,这正是义母所说的—-我弥陀禅功已练成,除了更高的禅功外,自保足足有余,而更高的禅功,除了三哥伍灵珠曾练过,目今江湖尚未发现,今日是碰着更高的禅功了,难道这就是灵哥哥吗?”

大个子金超被灵珠拉移两丈地,突然身体一松,脱了束缚。

伍灵珠不愿使他难堪,适可而止,上前道:“大兄弟,你有何感想?”

金超欢容满面,轻声道:“你是灵哥吧?”

灵珠见问,惊喜道:“你是跟我爷爷学的?”

金超确知遇到要我的人了,一把将灵珠搂到怀里道:“灵哥,不,我是跟义母学的!”

灵珠更喜得眼泪双流,颤声问道:“我妈妈!我妈妈还在世上。”

金超也喜得陪着流泪,他比灵珠高出三分之一,巨大的身体将灵珠搂得像个婴孩:“灵哥,义父也在一起,二老都很好!”

白老人带领罗氏兄妹兴奋地蜂拥而上。

四周观众可听得满头迷雾,不知所以。

义兄弟二人相抱悲喜交集,有顷,灵珠才放开手,抬头问道:“爸爸妈妈现在哪里?”

金超替灵珠一面擦拭眼泪一面回道:“秘密地方,我去买袋米来再走。”

罗素芙微微一笑地接道:“大块头,不用去啦,我早托店家买好送来了,看,那儿不是吗?”

她指着刚才所立之地。

大个子金超一看,适见店家扛着个大麻袋,气喘嘘嘘地走来,即哈哈笑道:“小姑娘,你是先知先觉啦,怎知这一架打出自己人呢?”

众人跟着愁容大解,白老人也佩服罗姑娘不已。

罗素芙一嘟小嘴道:“不害羞,你块头大嘛,自己年龄不想想!既喊伍哥哥为兄,敢喊我小姑娘。”

伍灵珠既闻父母无恙,心中感到从未有过的兴奋,哈哈朗笑道:“大兄弟,你今年多大啦?”

金超偏头一想,道:“灵哥今年到现在为止,是十八零四十天,我小一年零十天。”

灵珠想不到他如此好记性,无疑是妈妈曾经告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4章 独斗禅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