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16章 邪道结盟

作者:秋梦痕

三人步行,直向霍西里镇出发,因无急事,故一面观赏一面缓行。

蒙特律见来往人员不断,或骑或步,尽都是背刀挂剑的江湖人。

高仁奇突然一指前方林缘道:“弟弟和蒙大哥快看,那老道和老和尚在做什么?”

伍灵珠一听道:“我们在这里坐下听听,他们在讲什么似的,行近了不方便。”

蒙特律讶然笑道:“相距百几十丈,我们听也听不清呀?”

高仁奇哈哈轻笑道:“我俩是聋子、弟弟不是聋子!”

蒙特律一拍脑袋道:“嗨,我把弟弟给忘了,好罢.快到那树下坐去。”

三入坐下后,伍灵珠慾听得清楚一点,马上发出磁精元气,逼成一线,向僧道两人处放去,即运电导传音法,静静收听。

顿饭之时,灵珠仰首望天,似在整理思路,站起来道:“我们走罢。”

高仁奇问道:“你听到了什么没有?”

灵珠向左右前后观察一番,见无特别人物方道:“事情复杂极了,他们也搞不清,那老道是青城‘鉴古’道长,老和尚是莆田少林的‘大悲’方丈。”

高仁奇骇然道:“鉴古道长’青城派掌门人,这是为了什么大事,竞将这些一派之尊的人都惊动了。”

蒙特律高兴大笑道:“管他哩,越热闹越够刺激。”

伍灵珠沉吟道:“刚才听到他们谈的是嵩山少林的事,有个什么罗汉堂主持,自夺得掌门之后不久,就闻听消息说嵩山少林派仅存的长辈‘本令僧’重现江湖。

“那伪掌门自得消息后骇得寝食难安、竞不顾少林数百年声誉,暗地派人向万物教勾结,找寻靠山、结果被莆田方面的暗探知道,由莆田派人于半途擒拿。

“事被嵩山知道,知明攻莆田,又怕引起公愤,只有暗地动手一途,等出发的高手还未到达长江渡河,高山的党羽快马来报,说木令僧已回,正大发雷霆.追问叛徒了。

“那伪掌门(罗汉堂主持)‘罡气’和尚,闻悉吓得走投无路,竟率领其党羽——十八罗汉、四大金刚及同辈多入,逃之不知去向。”

高仁奇讶然道:“木令僧正是宇宙四奇之一的人物,幸喜他回去,不然少林就完了!”

伍灵珠笑道:“现在的少林和完了也差不了多少,宇宙四奇的木令僧,一木不能撑大厦,如要复原,起码也得二十年了。”

蒙特律问道:“刚才两人还说些什么?”

“以前可能说过什么的,我听到的只是这些。”

高仁奇正想开口说话,但话到口边,突然一震。

伍灵珠发现来路上有三个黑衣大汉,轻声道:“高大哥,你认识他们吧?”

高仁奇恨声道:“这是我的仇人,当年差点送命,就是这三个人为首。”

灵珠笑道:“这两天大哥将学会的三套步法,正好派上用场,那就动手罢,先问清对方是何来头,然后再下杀手。”

高仁奇激动地道:“谢谢弟弟,我不会瞎撞的。”

蒙特律轻声问道:“高大弟,我也算一个如何?”

灵珠接口道:“蒙大哥看势行事,首先不必上场。”

对面三人才刚一接近,就发现了高仁奇,前行的嘿嘿笑道:“哈,那不是高慧生吗?哈哈……人生何处不相逢,今天恐没有那无名家伙撑腰了吧?”

高一摆手止住伍灵珠和蒙特律,飘身前进丈余,沉声问道:“马氏三毒自当年和在下一会,不知这几年在哪里得意?想不到还认得区区。”

前行的又嘿嘿冷笑道:“马氏三义,闯南到北,何处不是得意之事,大丈夫要想出人头地,扬名四海,必须择主而侍,我兄弟现身为万物教香主之职,奉命接纳人才,如高朋友愿加人本教,前仇一笔勾销,并保举香主之位,否则…嘿嘿,再想漏网,势比登天还难。”

高仁奇哈哈大笑道:“万物教确实有一手,竞能将天下一些鸡杂狗碎的都收为犬马了,真是万物皆可利用,我高某虽然无才,倒也耻与为伍,就凭着你报出这个后台,高某杀人也问心无愧了,你们三块废物一齐上罢,免高老爷多费手脚。”

高仁奇有了响当当的靠山,说出话来铿锵有声。

马三毒闻言气得面呈铁青色,大毒马常一拔配剑,左手屈指一弹“嗡”声不绝道:“嘿嘿,高慧生,想当年如不是那家伙相救于你,今天骨头己打得鼓了,竟敢在太爷面前耍威,我倒要看看你这几年学了些什么了不起的三脚猫功夫。”

高仁奇心虽有所恃.但也不敢大意,顺手抽出长剑道:“废话少说,今天高太爷不收拾你们,从此不入江湖。”说罢一抖长剑,“鸿崖排云”,斜扫而出,幻成波形剑影,连肩带臂就劈。

大毒马常剑诀上指,右手长剑一夫当关,硬往高仁奇剑上力挡,“砰”声大响,二人都震退数步。

高仁奇在一退刹那,知硬拼不是三人的对手,非以快打慢不可,即迅速展开“九龙腾”前三套步法,绕行而上。

大毒马常一见对手所踩步法玄妙绝伦,心头大感震惊,手中长剑平伸,移动不定.剑尖紧紧指定对方,严加戒备。

高仁奇初次使用绝艺,自然不太熟习,但就这样,也使敌人节节后退,不禁信心大增,大喝一声,剑随步走,步助剑威,咳咳……一连劈出五剑,剑剑直指马常要穴,他五剑一出,步法倒转,又是五剑接上,寒光点点,气浪波涌。

大毒马常接下前五剑,已是手忙脚乱,心头直冒寒气,哪能再接得下后五剑,自知千钧一发,大喝一声:“二弟齐上。”

二毒三毒早见情势不佳,闻声一齐出手,成犄角围住高仁奇,全力抢攻。

高仁奇初遇上强两倍之敌,心中难免慌乱,步法时有踩错之处,剑势亦跟着减弱三分。

灵珠见蒙特律大有出手相助之意;即制止道:“蒙大哥别动,这正是练习功夫的大好机会,必要时,弟自会出手。”

蒙特律移动的脚步,闻言又收回来道,“弟弟,老高有点慌强失措,不要遭遇危险。”

灵珠向他微微一笑,转头又注视战场,口中念道:“龙腾雾起,螭伏瘴迷。”

高仁奇一闻灵珠话音,朗然于胸,暗道:“该死:我怎么只知死守成规,不借变化。”

他忖着,手随意动,剑势一变为“举案齐眉”,横扫上三路,双足一错,腾身而起,跃高七尺。

三毒三把长剑也紧跟着上击,不料高仁奇在一跃之刹那,迅速下落,跟着俯身一旋,其快无比。长剑银光打闪,攻为下二路急扫而出。

马氏三毒收剑回救不及,都在大腿上遭了一剑,被削得裤破肉裂,血如泉涌,只痛得惨叫连声。

高仁奇见一剑连伤三个大敌.自己也莫名其妙,一时呆立当场。

马氏三毒虽负重创.并不退逃,反因高仁奇神思痴呆之际,齐起杀心,闷声不响地忍痛偷袭,三把长剑力攻面上,双方近在咫尺.真是危险已极!

伍灵珠本不想要马毒之命,只想让高仁奇出一口怨气就算,没想到这三个家伙竟这样心毒,无耻偷袭。他口中冷哼一声,也不动手,就是双眼紧紧瞪着敌人,好像在欣赏马氏三毒动手分尸之趣。这一下可把蒙特律吓得冷汗淋漓,不禁猛吼一声,拼命前冲。

这声吼叫,刚好将高仁奇惊觉,举目见三把长剑临头只差数寸,闷声末响,顺手长剑一卷,来个三百六十度圆圈,硬将马氏三毒腰斩六段!“砰砰”连声倒地,死亡之声,惨厉难闻。

他自己也被敌创倒下之顷,将衣划破一条长口子,还算他低窜得快,否则非挂彩不可。

蒙特律也适时冲到高仁奇面前,一把扶住道:“老高,没受伤吧!”

高仁奇脸上还在冒汗,气喘嘘嘘地道:“还好,幸喜你一声大吼,否则真不堪想象。”

灵珠见这两个宝贝一唱一和的,忍不住哈哈大笑。

蒙高二人闻笑回顾,不知他笑从何来,只怔怔地傻望不语。

伍灵珠笑罢道:“二位大哥别出神啦,赶快清理现场吧,等会被人见了不便哩。”二人心中只嘀咕,依言埋了死尸。

蒙特律想到灵珠对他和高仁奇情义深重,怎的在这般危机之时,为什么不出手救援?似有蹊跷,问道:“小顽皮,刚才你又在弄鬼吧!”他又把在哈拉湖的口吻叫出来了。

高仁奇正在回忆刚才情景,被蒙特律一语启谜,不禁哈哈大笑,道:“蒙老大,哈哈……我们被小顽皮耍了猴子啦!”

蒙特律眼睁得像灯笼,还是不明白。

高仁奇想到妙处!又是一声哈哈道:“你还呆什么?他的玩意多着哩,刚才一定是他用那古怪的‘磁精元气’适时将敌人定住了,不然,我动手再快也赶不上人家剑下三寸距离呀?”

蒙特律一想:“对呀!”也跟着大笑不止道:“弟弟,你是一石两鸟,可把咱们给吓惨了。”

灵珠轻笑道:“蒙大哥,你可不能怪我,小弟事先早通知过了,叫你不要动,到时我自会出手的,谁叫你沉不住气,高大哥也不应该,与敌作战,生死只在一发之间。谁叫他站着发呆,让别人三把剑往头上落呢,讲慷慨也不是这个讲法呀!”

高仁奇和蒙特律被说得啼笑皆非,相视一眼,复又哈哈大笑不止。

三人笑着,再往前行。前面不远,就是霍霍西里,灵珠提出警告道:“二位大哥,刚才那场战斗.幸喜无人经过,不会走漏消息,现在距镇不远,我们说话要留心一点,到了街上时,我们只装普通江湖人。”

蒙特律和高仁奇哪还有什么不同意的,都点头记住。

高仁奇提出问题道:“我们如何探听法,是不是分开来好!”

灵珠沉吟有顷道:“不要分开的好,天下武林都齐集于此,正邪难分,弟不放心二位大哥的安全,必要时二位大哥先回去,老伯也要人保护。”

二人虽不甘愿,但知道自己武功有限,一旦有事,难免不使灵珠碍手碍脚的,也就答应了。

霍霍西里镇街道并不多,商业倒是很发达.土产皮货骡马店为当地主要交易,酒馆饭店为数也不少。时当午初之际,来往的人们莫不想找个馆子大吃一顿,沿河楼是这镇上最大的一家,位置正当“楚玛河”边,这时正车水马龙,此进彼出,门庭若市。

伍灵珠随在高仁奇和蒙特律身后走进沿河楼。举目只见座无虚设,酒保无暇顾及接客,正忙得满头大汗,一个个奔东走西,略向三人一打招呼,便又走开。

高仁奇将手一招,首先登楼,楼上满是客人拥挤。好在临河窗口还有一个不甚起眼的座位,将就坐下三人。

蒙特律声音洪亮,大声叫来酒保,指名几样菜式和三斤四川大曲酒。

这是最简单的客餐,酒保答应马上就送上来。

伍灵珠边吃边向全楼观察,见在座的无一普通客商,一个个都精神饱满,目吐寒光,有男有女,老少不一,或密谈轻语,或高叫大嚷,将一座酒楼闹得乌烟瘴气。

高仁奇轻声道:“灵弟快看,左角上面一点,和最北面中间一点,座上的人多奇怪。”

灵珠早已看在眼内,以目示意禁止高仁奇说话,自己则静听不语。

酒菜未尽,灵珠起身道:“我们走罢。”

蒙特律饕餮未竟,一闻要走,正想阻止,被高仁奇一拉衣角,便不开口。

三人结账出门,再找一家酒楼,如是一连吃了四家大酒店,蒙特律这才清楚是为了什么回事,哈哈笑道:“弟弟,我把你的‘顺风子’(耳朵)给忘啦,你听出什么苗头吗?”

灵珠微笑道:“大概是弄清楚了,我们找僻静的地方谈谈。”

高仁奇接道:“干脆回去再说吧。”

灵珠摇头道:“马上要走了,没有时间回去了。”

蒙特律沉吟道:“靠南面有个破庙,我们到庙里吧,除此恐没有再好的地方了。”

他在前头引路,由一条巷子里穿过去,尽头是一片矮房,矮房后面现出林稍,转过矮房之际,高仁奇偶—回头,发现有三个青年,其中一个少女刚好在后面跟来,便顺手一捉灵珠衣角。

伍灵珠侧面一扫目光,若无其事地转过面来道:“我们不要管他们。”

未几,后面三人以迅速的步法,超越而过,转瞬隐入丛林。

灵珠一带高仁奇和蒙特律道:“我们蹑踪跟上去,定是天竺王子和寒冰公子,女的我也见过一面,但不知是何名。”三人提气轻身,向左侧绕道而进,通过丛林,眼前是山丘,山丘上,远远看到有一座古刹。

蒙特律一指道:“我说的就是这个破庙,刚才三人可能也到庙里去了。”

伍灵珠向右侧指道:“不,他们在那边,我们往庙里去,居高临下,可能看见他们的位置。”

高仁奇说声“走”领先前纵。

三人刚刚到达庙前,灵珠马上停步道:“庙内也有人,我们往庙后去。”

走到庙后,只见一片荒芜,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16章 邪道结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