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19章 高手无形

作者:秋梦痕

且说伍灵珠,自从看完“天竺派”和“万物教”双方因自己导演相斗决裂后,即与须弥神君分别,到处找寻高仁奇和蒙特律二人,未几在霍霍西里镇大街上发现二人与万物教爪牙相打,其中还有清廷卫土总管多克卢协助混战,因敌方有万物教副教主“九泉赤魃”参加,三人都在千钧一发之时,正好赶上。”

伍灵珠因救人要紧,三掌就将九泉赤魃打得负伤而逃。其他万物教徒见势不佳,骇得一窝蜂似的,星散无遗。

自是,伍灵珠即与多克卢道别,率领高仁奇和蒙特律二人,赶回牧场,牧场早由红天罗手下第一总队长颜真如派人将栅栏建筑完成,马群也点交无误。

伍灵珠见事俱办妥,当即叫高仁奇和蒙特律留在牧场,协助蒙老人发展牧场事业,自己休息一晚,另行他往。

翌日凌晨,正准备动身离去是时,突见神驴白链跑来:他不以为怪,知道这匹与自己共过患难的伙伴,早已通灵,暗道:“这家伙送回爷爷后,一定在家待不住,又找我来了。”

伍灵珠本想无累一身轻,但驴儿既来了,要赶走已不可能,使上驴往霍霍西里镇上观察一番。他发现有万物教人鬼鬼祟祟地向一座大楼房侦望,便知道这楼房里一定住有与万物教不和的人在内。他马上找个僻静处,将人和驴都化了妆,找了家小客栈住下来,三更过后,他向那楼房一侦察,刚好遇上觉罗王子宴请梅清华,正商讨到应付武林危机一事。

在会的各人谈话,当然他都知道了,为防觉罗王子对万物教的松懈,即用电导传音法,告知他,血食阴煞负伤不重,不日即愈等话,又在梅清华房中留条赠果,防其遭寒冰公子等暗算。

伍灵珠心胸阔达,又看在同道份上,他对梅清华并无成见,日前,他在远处见梅清华对寒冰公子和天竺王子的态度,知她已认清敌我,而并非是只重情感盲目无知之辈,加上他以前对碧天仙子字号的好感,是以责无旁贷地加以照顾。他这种留条赠果的主动,不料竞引起梅清华的第一次错觉,认为伍灵珠对她有某种好感存在。

第二次再在致觉罗王子的石块留字上,因将梅清华的名字,和罗素芙同等为上,而更启发梅清华的情窦。

伍灵珠留条赠果,离开那座大楼后,即回到客栈。第二天本想单人独骑,向中原地带迸发,慾找寻两位兄长,顺便向太湖帮出口气,不料觉罗王子也在这天起程北上,他念在清廷已放弃残害中原武林的举措,即起暗地卫护之心。

伍灵珠在打败血食阴煞和九泉赤魃之时,在觉罗王子等心目中,自然存有疑问。这疑问虽未当梅清华和罗素芙等说出,然最后何尝没有讨论的,那就是,为什么伍灵珠不把两个恶魔就地消灭,反纵其逃生而留后患。

然谁又知道五灵珠的心理,他是慾擒故纵,留得这两个即时可以消灭的老魔,将作对付天竺派的牵制。如果一旦把这二人杀了,反而引出违天尊者那魔头早期出征,其害莫大焉。且天竺派可能趁一时之机,发动大战,于是,中原武林定道措手不及之危,沦为鱼肉,听人宰割了;当伍灵珠一见罗素芜和金超现身之时,突闻有极轻破空之声,发自数里之外,不禁心中一震,知有最厉害之人物在此经过,他无暇会面罗素芙和金超,即匆匆刻石留言,接着随声追去。

不料追出数百里后,竞失去线索.但他判断那神秘的破空之声绝对是人为的。

伍灵珠正在查无着落,踌躇难决心际,突闻一声尖叫,发自脚下的山腰里,暗道:“这是哪个善良的人儿,又遭到魔鬼蹂躏了?”他心中暗念着,身体已向山林急降,触目发现两个女人被五个男人围住,正在一面调笑,一面打斗不休。女的衣服破碎,肌肤外露.伤痕斑斑,其中一个少女,伍灵珠见面即识,那是在青藏边境,曾因她追赶白驴,而与雷电坚错过相认的那万物教少女。当时虽面蒙黑纱,但也看得清楚,不禁暗道:“这个男的,不知是哪路人物,观其武功确实很高强,我先在暗中观察一会儿再说。”

突见其中一个七十余岁老者嘿嘿笑道:“余婆子,我看还是束手就捕的好,不然的话,老夫们不客气了,谁叫你徒弟投身我万物教。

“万物教的规矩,只准终身效命到死为止,如像你这徒弟,这样半途叛教,嘿嘿,除了抓回去百人轮姦后再开肠剖肚,别无他途,你想用生命拼出逃走,那是做梦。”

伍灵珠闻言一震,心想:“原来是这回事、”

所谓余婆子的女人,看上去三十不到,美艳更胜过那少女,闻言气喘嘘嘘地骂道:“刘威虎;你这丧尽天良的禽兽,我与你还是至亲,你将我徒弟骗入万物教,今天又是你来追杀,我和你拼了。”

伍灵珠一听到刘威虎之名,不禁火冒千丈.再也忍不住在暗中偷看了,大喝一声住手。人也跟着扑出,将手一挥,把刘威虎等五人逐退丈余,两眼神光如剑,沉声道:“刘威虎,你还记得四年前在白帝城夜袭伍氏庄院之事吗?”

刘威虎两眼一翻,似在回忆什么,沉吟半晌大喝道:“小子,你在说什么?太爷记不清了。”

伍灵珠闻言,冷笑一声道:“不认账就算了不成,今日你又作得好事。”

他回头向余婆子道:“这位大娘如何称呼,请在一旁休息,这批万物教的爪牙由我来收拾。”

余婆子感激莫名地道:“少侠,老身余婆子幼龄,乐山人氏,闻少侠口气,这五个魔头大概与少侠有仇吧!”

“不错,请问其他四人叫什么名字。”他一面留心正面敌人。

刘威虎不待余幼龄说话,抢着大笑道:“哈哈,老夫代你称答好了。”

他指着身后一语不发的四人,嘿嘿续道:“小子,记清楚,让你把我们名字,带到阎老者那里去报到吧、免你死了还不知是谁人动的手,第一位是‘烈火星君’申开山,其次是‘太湖三鳌’,也是刘爷我的子弟,不会忘了吧!”

伍灵珠冷笑一声五指叉开,向前一推,接着是五声闷哼。对面五人,连一招未动,就此与世长辞;了却作恶的一生。

余氏师徒看得震惊不已。

伍灵珠恨这些人,可说恨之入骨,连尸体也不去埋,回转身来向余幼龄师徒道:“余大娘意慾何往,是否需要伍某伴送—程?”

余幼龄叹口气道:“伍少侠武功出神入化.老身敬佩莫名,可惜你放走一个最厉害的人物,今后我师徒将死无葬身之地了。

“老身在少侠看起来,定不超三十岁,实际已有五十余岁了,死也不算为夭,只可怜青儿,正当日出东山之时,死了其心何忍。”

青儿流泪哭道:“师傅,我们死也要死在一块,今后再也不离开你老人家了。”

伍灵珠惊问道:“余大娘,你说我放走了谁?”

余幼龄叹道:“少侠要问此人,可说大大有名,她就是万物教第三副教主,江湖闻名胆战的‘罗刹幽灵’,论功力比血食阴煞及九泉赤魃差不多。

“这倒无所谓,伯就怕在她的‘幽灵魔遁’,行远如风,临近无影,可说是干变万化,她那种邪功,就连她师傅‘翻天尊者’也未练成,而被她练得出神入化了。”

“今日她没有向少侠下手的原因,可能惧于少侠的内功强大无比,怕一旦出手未成,反遭少侠重创,你杀害她万物教得力人员,而隐身不出之故原因在此,这是老身的判断;今后少侠要慎加提防为是。”

伍灵珠闻言心中起了从未有过的震惊,沉吟有顷道:“余大娘怎知她在暗中监视呢?”

余幼龄叹口气道:“老身刚和刘威虎等拼到中途时,突闻有破空之声降临这林缘附近,这是老身多次经验不误的。”

伍灵珠闻言点头道:“如此说来,一点不错,伍某正是追这破空之声而来的,不意虽救了贤师徒,倒将她漏掉了。”

山风怒号,乌云弥空,真有山雨慾来之势,森林里的一老二少,默然不语,空气显得非常紧张。余幼龄叹口气,首先打破沉闷道:“少侠,老身刚想起你这般年少,就有如此莫测的武功,莫不是江湖传言的秘密大侠伍灵珠么?”

伍灵珠微笑道:“大娘过奖,我确是伍灵珠,不过,大侠二字顶当不起。”

余幼龄展颜笑道:“啊,那就好办了,老身有一不情之请,希少侠念在萍水相逢之缘,望少侠将我小徒留在身边作一使女,如或不可,恳乞安置一妥善之地,免其死于非命是荷,老身实无能保其可怜生命了。”她说着面显凄苦之色,使人见了不忍拒绝。

伍灵珠想拒绝实不忍,如接纳更不能,弄得他左右为难,沉忖半晌道:“余大娘,这样好啦,我们同行几天,慢慢想办法,我相信总有两便之法,你看如何?”

余幼龄微沉道:“老身慾往东北一行,只要找到老身的一个故人,青儿或许不要麻烦少侠,目前请少侠将青儿携带保护一段时间,老身如有所遇,定当赶紧来接青儿,这样总算多出一条路线”

伍灵珠本不应如此为难,有意将青儿送与妈作伴,但想到万物教能人如云,一旦风声透露,反而害及家人,那懊悔之莫及。他考虑再三,只好答应余幼龄所请。

余幼龄见伍灵珠点头答应,即对徒弟道:“青儿.为师去后,你随伍少侠要小心地服侍,为师不久来接你,伍少侠是正人君子,你也不必避嫌,江湖儿女,只要光明磊落就是了。”她说完道别,飘然而去。

青儿怔怔地静立久之,才轻声道:“伍少侠,你还记得我吗?”

伍灵珠微笑道:“你还要不要我的白驴了?”一语破沉闷,青儿轻笑一声道:“伍少侠,我自己现在吾身难保,哪还敢抢人家东西,当初无礼之处,尚请少供见谅。”

伍灵珠朗声道:“姑娘好说,我这人一辈子轻松惯了,是不高兴板起面孔,现在我们走吧,天快下雨了。”

青儿随在伍灵珠身后,向山下飞纵,边走边道:“伍少位,我们向哪里去?我是一个少女,跟在你身边,你觉不方便吗?”

伍灵珠哈哈笑道:“姑娘,我的为人只要天知道,以及父母尊长谅解,自己问心无愧,谁敢说我的闲话,现在我要到两湖、江浙一带有事。”

青儿沉吟道:“伍少侠来去无踪,现有我在你身边,拖累你无法加速行程,青儿实感惭愧,少侠如将我送到府上,让我侍奉你家尊长,不强似这样不便。”

伍灵珠微沉即道:“姑娘好意,区区心领,惟我有苦衷,不便出之于口,尚希见谅。”

“啊,我知道啦,少侠家有娇妻,如见你领着一个青年少女进门,难免醋海风波是吧,那不要紧,只要你告我府上地址,我会藉故投效呀!”

伍灵珠哈哈大笑道:“关关雎鸠,在河之洲,窈窕淑女,君子“不”逑。区区现为“孤家寡人”一个,何惧“河东狮吼”哉,姑娘猜错了。

“如使姑娘独行,区区放心不下,加以寒舍地址,自家遭横祸后,现连区区也不知迁往何方哩,将来如果找到,定请姑娘玉趾光临舍下。”

二人说着说着,不知不觉地己出山区,前面就是大道。伍灵珠向路人一打听,说是这条大道进通甘肃“南古城”。

青儿微求似地道:“伍少侠,我们到南古城吃饭住宿如何。”

伍灵珠一看天时不早,雨虽没有落下来,纵然赶路,也走不多远,便点头答应。

青儿突然一惊,上前一把拉住伍灵珠颤声道:“伍少侠留神,我闻到有股香气味啦!”

伍灵珠茫然不解,但见她面色不对,问道:“什么香味?如此惊恐,路旁野花盈送,香味当然是有罗。”

青儿紧伴着伍灵珠,余悸未息,惶然道:“少侠不知,我是女人,对女人的感觉最易分别,刚才我感到有股女人香味,但此地只我一个人,香味从何而来?”

伍灵珠突有所觉,惊问道:“青儿,你想到罗刹幽灵是吧!”

青儿额声道:“公子说得对,罗刹幽灵来去无影,一定想暗算我们!”他俩在惊恐中,无形接近一步,都把对方改了称呼。

伍灵珠沉吟不语,心中暗道:“我遇到真正对手了,.这样无影无形的对手,实在防不胜防。”继而安慰地忖道:“幸喜我有磁精元气,能自生反应,否则真不堪设想。”

二人进了南古城,伍灵珠为了防止青儿被害,轻声道:“青儿,你靠着我走,不要离得太远了。”

青儿感激地婿然一笑,也轻声道:“公子,这样靠得近,别人看见时,会认为我们是一双……”她面泛桃红,说不下去了。

伍灵珠眉头一皱,继而轻笑道:“逢场作戏,亦乐也,无伤大雅,青儿你有同感吗?”

青儿婿然笑道:“只怕有损公子清誉,青儿是一无用之女,无足轻重。”

伍灵珠不与致答,惟含笑前行,转过几条街,遥见一块朱红布帘迎风高挑,上书“高福客栈”;两旁小字为“包办筵席,经济小吃,兼备雅洁宿室。”

青儿指着笑道:“公子,我们就在那广家落店吧,食住都在一店,很方便哩:“伍灵珠点头答应。

二人进店,小二恭迎入内,道:“公子和小姐吃酒还是住店?”

伍灵珠向四周微一环视道:“如有清静上房开两间,酒菜开进房来。”

小二领先带路道:“公子.请随小的来,如要住院落,小号尚有空着,较上房更好。”

伍灵珠回头望望青儿,口中答道:“那就住小院吧!”

小二陪着两人经过上房,来到后面,伍灵珠见后面确是清静。

小二走到一个天井里,顺手一指道:“公子,这院落分两面,每边两间,请随意挑选、里面一切俱全,小的马上就将茶水送来!”

青儿推开东面房门,见里面明窗净几,纤尘不染,即领先进入。

伍灵珠略一打量,转面进入第二间,见布置大同小异,伸个懒腰,往床上一躺。

青儿在隔壁叫道:“公子我们明天往哪里走?”

伍灵珠随意答道:“往北上!”

小二送来茶水,伍灵珠听出叫道:“店家,将茶水送这边来。”

青儿闻声,在房里稍一停留,也转过伍灵珠房中。

小二退出后,青儿替伍灵珠送上面巾道:“公子先洗脸吧!”

伍灵珠接过面巾,随便一擦,交还青儿,即就桌倒茶。

青儿见他端茶便要饮,突叫道:“且慢!”

伍灵珠住手问道:“什么事?”

青儿慎重地道:“先看茶里有名堂没有,我们处处要谨慎一点!”

伍灵珠哈哈笑道:“店家刚刚送来,谁能趁此放毒,就是有,我也不在乎!”

青儿抢过茶杯,顺手在发上拔根银钗;向茶里一点,“嗤”一声轻响,霎时间冒出青烟。

伍灵珠虽不怕毒,却也骇然一震,暗道:“真是江湖险恶,防不胜防,竟是处处都有暗害!”

青儿哼声道:“这定是‘罗刹幽灵’所为,我早就防到她这一手了!”

伍灵珠摸出一粒晶果道:“青儿,快将这粒避毒果吃了,今后免担心中毒,罗刹幽灵如想用这种手法对我,哼,那是白费劲,我倒要看她还有什么手段?”青儿不明果子何名,接过就吞下。

伍灵珠拿起茶壶,往面盆里洗净,他是怕遗害别人。

青儿怔怔地看着他,惊讶不已,微沉道:“公子,你虽不伯毒葯,但她不会用各种厉害方法暗算吗!”

伍灵珠神秘地笑道:“这有什么法子,我不能不睡觉,难道月夜瞪着眼防守?”

青儿似也想不出办法,稍坐半晌,店家又送来酒饭。

二人食罢,伍灵珠背手在天并石地上来回踱步,心中只想着如何安置青儿。正在沉想无策之时,突闻一声浪笑发出道:“姓伍的小子,从今后你别想过安定的日子了,毒你不死。你姑奶奶还有厉害的在后面。我看你如何防备,谁叫你和我万物教作对。”

伍灵珠闻声不语,听出怪声是从四面八方传来。无法确定其位置。

“好小子,你倒满沉得住气,现在我告诉你几种要你命的办法,你听着,第一,我可用锐利的宝剑,在你任何不留心注意的时候,要你的狗命。”

声音一停,大概见伍灵珠没有反应,又道:“第二……我可慢慢访着你的亲人,一个个杀得精光。”

伍灵珠听得心中直冒冷汗,但还是忍住不言。

声音又起道:“小子,这是初步折磨你的手段,第三,凡是不属于我万物教的各派武林入士,我要一一杀绝;到那时,你这个小于不死也得气死。”

伍灵珠听得心寒胆战,禁不住大喝一声叱道:“罗刹幽灵,你如真敢言到作到,我伍灵珠如不以百倍杀戮报复于你,永不为人,我们各显手段吧,你如有点人性,我无须他人的相助,凭个人力量,约斗你万物教全帮人马。”

“格格,姑奶奶可不怕你吓,万物教的教徒可说遍布字内,你杀得光嘛,就以你中原来说…格格…也够你杀上数年,你想姑奶奶能心痛嘛,你明天向北方一带去走走,看那些被姑奶奶宰了的有多少,不过,只要你投效万物教,姑奶奶马上就放下屠刀。”

伍灵珠暗暗一咬牙,磁精元气已提到十成;只要察出敌人位置,想一举击毙这可伯的敌人,他口中故作淡然地道:“罗刹幽灵,你这样喊喊叫叫有什么用,既有条件,那好办,只要你下来,我们当面谈判,说什么我都答应。”

“格格,小白脸,你的功夫我清楚,海心山败天竺王子,本教两位副教主也败在你的手中,我可不上你的当,你放心,一日不将你收服或消灭,姑奶奶暂停屠杀,不过,那些不长眼的东西,如阻止我万物教的行动时,姑奶奶免不了还是要动手的。你如诚意投效,限你一月为期,过期你等着瞧吧!”

伍灵珠虽有一身本领,这时遇着个只闻其声,不见其形的对头,简直英雄无用武之地。

青儿俏俏地接近伍灵珠,轻声道:“公子,假使你见着她时,你能一下将她杀了吗?”

伍灵珠眼睛一转,摇头道:“我没有把握。”

青儿没有看出伍灵珠的表情,又道:“公子,她说的第一点,如果真被她到你身边,你怎办?”

“我会提防的,只怕…她真有宝剑?”伍灵珠心中像风车似飞转,讲话的声音也放大了点。

青儿沉吟道:“她走了吧,今夜会不会再来?”

伍灵珠愁怀难释,皱眉道:“管她,你回房罢!”

青儿苦着脸道:“我怕。”

伍员珠真拿她没办法,心想:“你怕,总不能跟我睡一床呀!”

青儿虽说怕,但也独自回房。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