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02章 人海孤雏

作者:秋梦痕

  朝阳初升,金鸡三唱,昨夜的黑暗又告过去了,灵珠伸头向沟外一看,见四周一片

静寂,他轻轻地溜出阴沟,顺岩石爬上平地,偷偷地钻进森林,再候半晌,不见什么异

动,便知敌人确实离去,即怀着悲戚的心情,走到庄前探视,见房屋片瓦无存,余烟未

尽,颓垣废墟,满目凄凉,不忍卒睹,大门外血迹斑斑、白爷爷的尸体已不知去向。

  灵珠泪流满面的,又走往妈妈痛叫处查看一番,见到的也是数块血迹,他痴痴的呆

视苍穹,无言暗泣,人海孤雏,今后何托,他己不知己身之存在。

  灵珠痴呆了半天,声嘶力竭,泪己流尽,亲人被杀。家已成烬,看天色又近黄昏,

他拖着无力的脚步,茫然地向乱山行进,直到日落西山,牧野苍冥之时,一阵饥渴之感,

才将他由迷惘中带回现实。

  他抬头向四野了望,见莽林荆途,奇峰怪石,不明身立何地,不禁又起悲声。

  蓦然!闻到人语之声,从山的转用处,慢慢向自己接近,暗忖道:“这又是敌人不

成?”

  他迅速擦去面上的泪痕,藏好电鳗宝匕,装着迷途的孩子,高声大喊大叫。

  未几,来人已到灵珠面前,在前的是四十多岁的壮年,其貌不扬,满面姦狡相,穿

着倒还整齐。

  后跟的一人,原来是个女的,二十出头,脂粉盈面,徐娘虽老,风騒更见诱人。

  二人见了灵珠,似乎一怔,女的赶上两步讶然道:“小哥儿,怎么了?你的大人

呢?”

  灵珠装着不在乎地道:“哥哥和叔叔都在山边。”

  男的眼睛一转道:“唉……你怎弄得一身脏,快跟我走,这里猛兽太多,被狼子咬

去了才吓人呢!”

  女的一看男的,会心地一笑,接道:“是呀!小哥儿,我带你去找哥哥叔叔去,你

说好嘛?”

  灵珠明知这两人不是善意,但自己今后无处安身,老待在山里也不是办法,不如随

这两人,看他如何将自己处置,便点头道:“我掉在沟里,衣服弄脏了,我怕哥哥骂,

你们带我回家罢。”

  女的格格笑道:“小哥儿,你家在哪儿?我们好走啦。”

  灵珠假装忖道:“我不知道呀!”

  男的微沉,向女的道:“桂妹,这‘羔子’有点‘刺儿’,我们防着点,不要‘倒

绑’了!”

  女的哼声道:“没出息的,‘羔子’还没换毛,有啥‘刺’,纵然长了‘触’,到

了老娘手里,又能怎样?”

  灵珠听不懂他们的黑话,也就不管这么多,大声道:“你们不带我走就算了,我自

己在这里等哥哥和叔叔,他们来了,顶多骂两句,你们快走罢。”

  女的假意和声道:“走,我们马上走。”

  她说着一拉灵珠,回头对男的道:“杀才,你还不背他一程,小哥儿怎么走得动。”

  她口中说着,眼睛眉毛一阵翻动。

  男的心虽有疑,但见女的递眼色,只好把灵珠往背上一背,翻山越岭而走。

  男的一面走一面问道:“小兄弟,你哥哥和叔叔是干啥的?为何走到这深山僻地

来?”

  灵珠一怔道:“我们是采葯的呀,采葯不到深山里,难道还在平地可采吗?”

  男的接着追问道:“采葯是大人们做的事,你是个小孩子,懂得采什么葯?而且翻

山越岭的,怎么走得动啊?”

  灵珠又是一怔,马上道:“我放羊牧牛走惯了,怕什么!哼,每次采葯草,我比他

们更会找,不信我们试试!”

  女的见自己的男人,被小孩几句话给堵住了,不禁格格笑道:“笨牛,叫你少管闲

事,你偏多嘴多舌,我们把他送回去不就得了?”

  男的见问不出真相,一赌气,放腿急奔,快如野马。

  女的在后紧追,一夜之间,不知走了多少路?前途略见开朗,不远处,灯光隐约尚

存,大概有了人家。

  灵珠一天一晚,水米未进,肚子实在受不住了,头也有点发晕,在无可忍耐的时候,

心中主意又起!即大声叫道:“怎么了,我的家还没找到嘛?我肚子饿啦,快放我下来,

我不愿走啦。”

  男的嘿嘿阴笑道:“要吃东西有干粮,放你下来可别作梦,老子累了一整夜,妈的,

你还耍少爷脾气哩。”

  女的横了男人一眼,意思是怪男的不够忍耐,便假意和声向灵珠道:“小宝贝,你

家快到了,只要出了山,随便一打听,保你找得到,不要急,下来吃点干粮,休息一会

儿我们再走。”

  男的没办法,只好将灵珠放下,打开包袱,取出干粮,内有牛肉干、米糕。顺手交

一份给灵珠。

  女的找来一皮囊泉水,三人就地大吃一顿。

  男的眼睛一转向女的道:“桂妹,再前进,人家便多了,‘羔子’要不要‘薰’?”

  女的微沉,摇头道:“不到时候,前途见机而行罢,‘薰’早了怕遇着‘照子’亮

的,横来架梁,那反而麻烦。”

  灵珠口中吃着,耳朵听着,这时有点明白了,心想:“这两个男女,好像曾听白爷

爷所说的,‘人贩’一类人物,‘薰’大概是要用*葯了。”

  他一想到*葯,便更加警觉,暗打对付之策。

  三人吃罢干粮。

  男的向灵珠道:“小子,还要不要老子背啦?前途有人家,天也快要亮了,你该自

己走一段路了。”

  灵珠暗笑这家伙原形渐露,语气大变了;满不在乎地道:“你们走得快,请在前面

走,我走得慢,在后跟好了,如跟不上,你们前途等我好啦。”

  男的嘿嘿冷笑道:“小子,你人只一丁点,鬼心眼可不少!别打歪主意,老于可不

上这个当。”

  女的见自己的男人完全暴露原形,心中气得要死,便大声吼道:“天杀的,你疯啦?

妈的,老娘的事情,每次都是你搞糟的,你给我滚。”

  灵珠翻翻眼装迷糊,劝道:“大哥,你不愿在前途等我算了,何必生气啊?大嫂不

要吵架呀,大家慢慢走就得啦,不过,我这身衣服太难看了,单独走路,怕人家笑话,

还是大哥背着走好些。”

  女的横了男人一眼,转面对灵珠道:“小弟弟乖,我们到前途有市镇的地方,给你

买套好衣服,还要吃顿好饭,不过……要找到你家,恐怕一两天真还找不到啊!怎么

办?”

  灵珠爬到男的背上,暗中将短剑别开避免给男的发现,口中答道:“那不行呀,一

定要找到,多找几天不要紧,吃了你们的饭,回家叫我大人送你很多钱就是了。”

  男的一面走,心中一面想,总想到达孩子不平常,而且有点恐惧之感!偏着脑袋向

灵珠道:“小子,我们走了一夜的路,还不知道你的名字哩?你到底住在哪里?”

  灵珠似是恍然道:“是呀!我也不知你们的姓名哩?我姓……周啊,人家都叫我周

游,家里的人,叫我游儿,你们也叫我游儿好啦,我的家……嗯……是在乡下,距城里

很远啊,我从来没进过城。”

  女的接言道:“啊……名字真好听嘛,你大哥……姓麻人家都叫他作麻谋新、我叫

廖桂香,你真乖。”

  三人说着话,不觉来到一处修竹掩蔽的禅林,在星光下,仰望重宇高耸,殿角熬翘,

在林梢竹隙中,时隐时现,约计规模不小。

  三人穿过竹径,顺石道来到寺前,灵珠仰头一看,山门上横书“少门副院”四字,

寺旁一培,高耸入云、山门半掩,内有多深?无法看见,一座这大的禅林,全无半点声

音。

  麻谋新放下灵珠,回头对女人道:“我们今天就在这寺里暂住一宿,等天明后再赶

路如何?”

  廖桂香一皱眉头道:“和尚住的地方,能许我妇女住嘛,不如再起一程,另找人家

借宿罢。”

  麻谋新正想反对时,不意“呼喇”一声,山门大开,从门内走出一个中年和尚来,

似乎早见三人,口宣佛号道:“阿弥陀佛,施主们尽管请进,小刹有的是空房间,出家

人方便为门,从无男女之分,何况前程路遥,距天亮还远哩,定赶不到宿头了。”

  灵珠藉星月之光,见和尚光头发亮,身体魁梧,眼露凶光,便知又不是个好家伙。

  麻谋新一见和尚,心中直打哆嗦,暗喊:“苦也。”

  廖桂香不知麻谋新已有异样,见和尚答应住宿,反而格格笑道:“大师傅,多谢啦,

请领我们进去罢,有吃的,干脆方便到底。”

  和尚哈哈笑道:“女菩萨请,贫僧一定替你办到就是。不过,你也要慈悲贫僧,结

点善缘,哈哈……”

  和尚说完话,转身领路。

  麻谋新放下灵珠,拧着一把冷汗,用手拉拉廖桂香的衣角,意在阻止进寺。

  廖桂香不予理会,一手拉着灵珠,便朝里走,她见和尚身体像条蛮牛,壮健极了,

心中另有所慾。

  众人走过韦护殿,转偏殿文殊院,过走廊,就是一排西厢僧舍。

  和尚领到一问静室道:“这一排都是空房,各位如何住法,请随便,贫憎‘大空’,

有事招呼便到,现在替各位施主备点吃的,暂且告退了。”

  麻谋新见和尚去后、叫灵珠在房中休息,便拉廖桂香到另一房内道:“桂妹,今天

我们找错地方了!你知这和尚是谁?他就是江湖上有名的金色和尚啊,他不认识我,我

可认识他,两午前在‘巴东’,一夜之间,姦杀十五个少女,盗走十几万银两,没想到

他住在这里面,你要小心点,千万别给绿帽子与我顶啊。”

  廖桂香格格笑遁:“怕什么?我们又无多少金钱,我也不是少女,哼……你管得老

娘真紧。”

  她说罢一甩头,三脚两步走入灵珠房小。

  灵珠将二人的谈话听在耳里,暗笑不止,心道:“这些家伙真下流,我只要到得人

多的地方,一开溜他们就找不到了。”

  未几,麻谋新进来道:“这些房中全无被褥,今晚如何睡法?”

  蓦然——

  大空和尚在外接言道:“被褥有的,施主们请放心,马上就有人送来,观在请吃点

东西,时间已不早了,待会恐有很多人来,最好各位不要外出,以免麻烦。”

  他说着进房放下手中食篮、转面又向廖桂香一笑,色眼眯成一条缝,打个哈哈,然

后离开宿舍。

  廖桂香也报以一个媚眼。

  麻谋新看看不是味道,只好低头搬出食品。

  灵珠不管这么多,不客气,选好的只管吃。

  未几有一小和尚送来两套被褥,廖桂香接下分作两房;对灵珠道:“小哥儿,今晚

你睡隔壁房间去罢,不要内外走动,明早我们要赶路。”

  灵珠用袖擦擦chún,依言去睡了。

  麻谋新见灵珠去后,向廖桂香道:“桂妹,我们去睡罢。看情形,今晚这寺里有是

非发生,不然,刚才金色和尚不会警告我们。”

  廖桂香一面收拾碗盘,一面不在乎地说道:“怕什么?顶多是一些江湖朋友在此集

会罢了,我还想去看看哩,要睡你先睡罢,这里真有点闷人,我要到外面走走。”

  麻谋新着急道:“那怎么可以、你不要忘了我们是干什么的?这件生意未脱手,你

少找麻烦,说不定今晚还有正派人物到来,如发现我们的漏洞,连以前的事都得抖露出

采,那就危险了。”

  廖桂香微忖道:“这寺里不会有白道人物来,你别噜嗦,况且,这孩子我还不想出

手哩,你不见他有多乖。”

  麻谋新拗她不过,一负气倒床自睡。

  灵珠轻轻把房门关上,偷听二人谈话,证实这男女二人确为拐卖孩童的江湖下流,

但并不放在心上,摸摸胁下的短剑,暗道:“我并不怕你们,只要你们将我带出山区,

哼,我要走就走,凭你们还拦得住嘛?”

  他衣不解带地躺到床上,心中计划今后的去向,但是,他年龄太小,过去又未经历

生活上的痛苦,他哪能想得出什么好办法。

  一阵人语声,打断了灵珠的渺茫思维,把他从迷蒙中惊得跳下床来!不禁侧耳一听,

然又听不出所以然,便轻轻的打开后窗,悄悄跳出面外,像夜猫子般的转了几处屋角,

他摸进了后殿。

  后殿左侧,是一排静室,这时静室灯烛辉煌,人声喧哗。灵珠不敢接近,只好在暗

中偷听,一阵格格的浪笑声,使灵珠听出是廖桂香所发,暗道:“既有这个坏女人在场,

我也不必偷听冒险了,等她回房时,一定会将众人的谈话告诉麻谋新。”

  他摸原路又回到房里。三更约过,果然,隔壁房门响了,只听廖桂香娇软无力地打

个叼欠,口中还嗯嗯的,灵珠想在墙壁上找个窟窿看看,但一点空隙也没有。

  蓦然拍的一声,接着是廖桂香的叫骂声道:“死鬼,真的像条猪,怎的推了这多下

还不醒来。”

  大概这一下打得不轻,麻谋新暖哟两声,滚得床板咯咯连声。

  灵珠差点笑出声来,忽听麻谋新问:“是什么时候了?”

  廖桂香的声音冷冷地道:“你倒睡得满舒适的,老娘被他们,这个抱一下,那个搂

一把的,得来消息告诉你,还问时间哩,还不与我按摩一阵,唉……真要命。”

  又听麻谋新口中在问道:“什么消息?”

  大概手在替廖桂香按摩。

  廖桂香嗯嗯哼哼的,过了半晌道:“今夜来的江湖人物不少,几间房子都挤满了,

我也记不清是哪些来路,更无暇问他们的姓名,那些死鬼只知吃老娘的豆腐,使老娘应

接不暇。

  “但知他们是因一件事情由此经过,并且开会选出总负责人,明早即向甘肃进发,

目的地是在甘肃、新疆交界的哈拉湖,听说是要争夺什么宝贝似的?”

  “我想,我们武功不高,争夺是没有希望,但去看看热闹也是好的,因此回房问问

你,我们跟不跟他们一道去?”

  只闻麻谋新反对道:“不去不去!既然是武林争夺异宝,到那时不知有多少白道人

物参加,我们避还来不及,怎好送上门去。”

  灵珠听到这里,知道明早脱身不易,即不待廖桂香如何答话,赶急地跳出后窗,顺

着山势,放腿便跑,也不管东西南北,一口气走出十余里,山势渐渐低平。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