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21章 剑气合一

作者:秋梦痕

伍灵珠出了望河楼,向行人一打听,便向灞桥方面前进,走不到两条街,刚好发现送信人姓谷的,即大声叫道:“谷兄,请与伍某同行。”

姓谷的闻唤,回头见是伍灵珠,高兴道:“伍公子这样快,怎不饮罢酒再来呢?”

伍灵珠赶上道:“恐贵主人有要事,是以早到为是,现请谷兄领路是幸。”

二人谈谈走走,已出了咸阳城。伍灵珠见前后无人,即道:“谷兄,此去灞桥,路程不近,我们要早点赶到最好,现请你指点方向,伍某人要先行一步。”

姓谷的微沉道:“伍公子请先行,此去向正北;不须问路,一到便知,如走小道,则东北一点就可。”

伍灵珠不等他话落,即放步东北小道,刚一转过弯,见四处无人时,随即两脚一蹬,升空而去。时当午初,伍灵珠已身在灞桥驿站门前,恰逢多克卢由驿站步出,一眼看到伍灵珠,如获至宝地欢声大叫道:“伍大侠,你真的到了咸阳!哈哈,我多克卢成了诸葛亮了,昨天派出十个人,各拿一封信,叫他们分别在关中一带寻找,没想到真找着啦,快请进。”

伍灵珠含笑道:“多总管不送王子回京,怎么倒找起我来了,王子恐还未到北京吧?”二人携手进入驿站特备的客厅坐下,多克卢接道:“我老多哪敢不送殿下之理,只因自你大侠留石寄信,殿下知大侠追的是什么厉害魔头,放心不下,自己带了王妃,留下两个特级卫士伴送回京,叫我老多和老孟两人率领所有卫士们,一直向关中追寻。

“我们在甘肃庆阳得着消息,听闻中原各大门派在武当召开大会,是以相信你大侠也会去武当,这才向咸阳追寻,昨日孟老总撞着一批和尚,双方各存探查之心,结果一言不合,大干一场,我这面还伤了两个一级殿卫士,现已往府衙就医。”

他一面说话,一面替伍灵殊送上一杯香茗。

伍灵珠接茶在手,见多克卢气色不佳,问道:“多总管遇的是什么人物?好像身中蛊毒似的!”

多克卢闻言,咳然一怔,道:“伍大侠看出多某中毒了.我自己没有感觉呀?”

伍灵珠拿出一粒磁晶精果道:“不惟中毒,而且很重,赶快吞下这粒果实,再迟恐无救了!”

多克卢骇得直冒冷汗,接过磁晶精果,连看的时间都放弃了,马上送入口内吞下。伍灵珠怕葯性太慢,伸手按在多克卢神庭穴上,以内力助其葯性早散。多克卢感激莫名,突觉一股微妙暖流,迅速散发全身。

伍灵珠收回手掌道:“好了,你今后再也不怕中毒啦。”多克卢正想道谢相救之恩……突感心中一呕,张口吐出—摊黄水。

伍灵珠一指地上道:“多总管请看,你所中的乃是‘白蚯蚓’蛊,这种蚯蚓只有后藏一带及瘴毒最盛之地才能产生,无疑,你是被天竺派人所暗算,我今天也见了一个野和尚,大概是天竺派的人,已向中原一带推进了。”

多克卢低头一看,见地上那摊黄水里,确有无数针鼻大小的白色之物,形似蚯蚓,抬头作揖道:“多克卢屡蒙大侠拯救,此生何以为报,惟有没齿不忘大恩,我们遇的确是天竺派人物,他们都是向武当方面前进。”

伍灵珠摇头笑道:“多总管何必把我举手之劳的事常放心头,干万别谈‘报答’两字,你信内说有要事面谈,请教关于哪方面的?”

多克卢正容道:“伍大侠不问,我差点给忘了,这次武当大会,可能遭遇莫大危机,传言万物教和天竺教暂时妥协,只等把中原武林消灭后,双方再争霸主,成者为正,败者为副。“且‘人寰三尊’现有一人进入中原、如果这一消息是确,那武当大会定遭两面攻击,就是世外三神同时出手,恐也难敌对方势力。”

伍灵珠沉吟有顷,道:“消息不管真实如何,总之大战难免,以多兄之意,对目前局势有何打算?”

多克卢叹口气道:“当伍大侠之面,多克卢无话不说.本朝和贵汉族人民,都有偏见存在,武当大会,我本想领两卫之众参加,但绝不能得到中原武林谅解。因此,我只有干着急,不然,多克卢回京求王子,把王子的尊师‘辽东苍龙’请出,以四大奇人御敌,虽不敢说全胜,总之不会全无把握,现世外三神仅现其二,普沱神僧不知肯否出山还是个大问题。”

伍灵珠微笑道:“多大侠放心,神僧我已遇着了,武当大会不知何时召开,到时他老人家必定到达的。”

多克卢欣然道:“那就好了,武当大会是三月初,距现在还有十余天,因此我要孟总管率领两卫人士回京去了,我只带了十个人专寻大侠踪迹,现大侠己到,今后行动要大侠来指点了。”

伍灵珠哈哈大笑道:“多总管太客气了,伍某怎敢承当得起,今天不走,明日我们结伴向湖北前进罢。”

“咸阳城的万物教和天竺派人不少,我先还认为有场架打,现经你一说,原来他们已有妥协,我们趁这半日闲暇,欣赏一番灞陵风光如何?”

多克卢欣然道:“溺陵风景不错,是我旧游之地,桥跨灞水,两岸柳荫蔽道,那‘汉文帝’陵,就在左近不远,伍大侠要游,多克卢愿当向导。”

伍灵珠道:“说走就走,灞陵我还是第一次前来哩。”

多克卢笑着起身,领先前行。

二人来到灞桥中央,见灞水急湍,滚滚飞泻,两岸杨柳成行,绿叶蔽日,细条如丝,随风起舞。多克卢慨然有感,道:“伍大侠,昔日折枝赠行,把袂唏嘘,大概就是这里吧?”

伍灵珠亦慨然道:“王维所作阳关曲,虽然不是此地,但仍援柳为词,的确是灞陵故事。”

多克卢点头道:“李白乐府曰:‘年年柳色,灞桥伤别。’当时之人,送友远行,折柳为别,今日思之,还有余凄之感,这灞桥更因此名闻全国,不知王维所作,伍大侠可还记得否?”

伍灵珠哈哈笑道:“渭城朝雨邑轻尘,客舍青青柳色新,劝君更尽一杯酒,西出阳关无故人。”

他吟声清越,根据阳关曲三叠之法,音绕晴空、既壮又悲。多克卢听得如痴如呆,眼泪无由顺腮而流。桥上的过往行人大都不懂词意,却被伍灵珠音调所感染,无不驻足低头,如着催眠。伍灵珠自己也怔怔半晌,才举目环顾,见沿河两岸,在这一曲之时,竟到了这多男女老幼,不禁一怔,接着一拉多克卢轻声道:“多总管,我们走罢,你看哪来这些人!”

多克卢泪水未干,轻叹一声道:“伍大侠,你吟得太好了,真是感人至极,我想,随便换哪个来再吟一篇,都无法有此声调,你的内功竟到达这种神化程度了:多克卢真荣幸结识你大侠。”

伍灵珠拉着他边走边道:“多总管夸奖了,伍某并无高深成就,刚才一曲,完全是词意感人所致。”多克卢正等开口接话……突然被一声大叫给插断了

。原来人群中有个三十余岁的青年,刚才被伍灵珠吟声感染,这时才回过神来,看到伍灵珠要走,不自禁地拦在桥头,大叫再来一次。

多克卢哈哈笑道:“朋友,再吟一次未尝不可,不过……我们还要到别的地方去哩,时间不许可了。”那青年知自己太过冒失,尴尬地让开道路。蓦然一个破锣嗓子的大骂道:“懂得几句臭文,有什么了不起,老子也懂,你不唱等我来了。”又有一个尖嗓子哈哈笑道:“和尚,你只懂念经敲木鱼,怎么?也懂得唱歌,……哈……那真是难得嘛!”

伍灵珠闻言,忍俊不禁,笑出声来。多克卢本待叱喝那和尚,闻有人在调英他,也就忍下了,见那和尚正在找发笑之人,似有寻是生非之势。那和尚找不出发话之人,嘿嘿两声骂道:“是哪个不长眼的在开佛爷的玩笑,走出来,佛爷非打断你两条狗腿不可。”

“哈,老秃奴,口气不小,你‘尧’老子在这里等哩,你看看那根打狗棍还在不?”

和尚闻言一怔,转头到处乱找。伍灵珠一见自称姓尧的,不禁欢笑叫道:“尧明伯伯,快到这里来,你老还记得我周游吗?”

从人丛中大步走出一个老头子,疑惑地行到伍灵珠面前道:“小哥怎么认得我老头,周游之名,我没听说过呀?”

伍灵珠上前见礼道:“老伯大概记得蒙伯伯的话吧?”

原来这老头子是“换日手”尧明;闻言震,继而颤声道:“啊……孩子,是你呀!唉……这几年可把我老头子急坏了;自从那晚离别后,不到一个月,我又赶回牧场,那也是夜晚,正想去见你蒙伯伯,突然听闻你失踪了,吓得我不敢见你蒙伯伯,只有偷偷开溜,自是以后,我没找着你就不敢回去,幸好今日遇着你。”

伍灵珠感动不已,道:“尧伯伯关怀之情,小侄铭感不忘。”说着替多克卢介绍一番,又把复兴牧场经过,择要略述一遍。多克卢不认识尧明,而尧明可认得多克卢。”

正当三人叙旧之时,那和尚因找不到东西而大发雷霆,他一眼看到“换日手”尧明,即猛喝一声,遁:“老偷儿,原来有你在场,快将佛爷的宝棍拿来,否则要你老命。”

“换日手”尧明停止和多克卢谈话,哈哈笑道:“野秃奴,你那打狗棍到河里去了,可不是我动的手。”

多克卢久闻“换日手”之名,从来没会过,今日一见,才知是个瘦老头,哈哈笑道:“尧老何必与他多说,我们到汉文帝陵玩去。”

尧明轻声道:“多大侠要注意,这秃奴是天竺派的。”

“尧伯伯,管他哩,我们走。”伍灵珠不耐烦地催。

三人刚起步,那和尚猛扑过来道:“别动,佛爷的宝棍没找着,留下脑袋再说。”

多克卢火气甚大,闻言叱声滚开,随声一掌横推。和尚似有准备,也是单掌横接。

“轰”的一声,双方未动分毫。多克卢见和尚内功深厚,猛加两成力,左手虚势一晃,右掌力劈华山,迎面攻进。和尚更不稍让,随声相迎。二人双掌再接,响声更厉,气劲四溢,猛烈无比。多克卢见两招无功,连敌人脚步都未移动,不禁一动,知和尚不是等闲之辈,陡提八成内劲,双掌连环,一阵快攻。野僧亦知道遇着硬对手了,当即两脚一错,掌腿齐出,迅速回击。

伍灵殊一拉尧老人道:“尧伯伯,我们在桥上坐着看热闹罢,多总管在五十招内恐打不败和尚。”

尧明着急道:“孩子,天竺派在此地高手不少,闻息可能都会赶到,拖久了麻烦多。”

伍灵珠笑道:“尧伯伯放心,小侄正想看天竺派还有些什么能人?多总管还有十个特级卫士在此地,不会有问题。”

尧明忽然想起伍灵珠相告之言,暗道:“嗨,我老糊涂了,孩子既能威震寒冰公子和天竺王子,连四极八魔都自槐不如,我还有什么担心的。”

这时多克卢占尽上风,打得有声有色。野僧防多于攻,自知不敌,即边战边发出狞厉的啸声,似在向同党救援。多克卢哈哈笑道:“贼秃奴,鬼叫什么?多大爷今大又不要你归西。”

“嘿嘿……姓多的,你也不须亮字号,凭你这套‘舒兰掌法’,佛爷便知你叫多克卢,却并不算得高明。”

多克卢猛劈两掌,又哈哈笑道:“好说好说,多大爷久闻天竺派的‘百魔炼魂掌’如何了得,今日一见,徒负虚名。”

野僧闻言,凶眼愤突,厉声吼道:“姓多的,你敢轻视我们活佛独创的绝学。将来叫你死无葬身之地,佛爷我还只初学入门,已够你受的了,如果你遇着练成的、恐早使你骨化形销了。”

多克卢何尝不知“百魔炼魂掌”的厉害,刚才之言,不过是信口讽刺而已,闻言这家伙还是初入门,不禁一震。

伍灵珠一面观看打斗,一面告诉尧老人自己过去的经历,突然发现一个少女的背影,似在哪里见过,正想起身查看时,却被人群一阵騒动,给失去了目标。尧明老人轻声一指人群中道:“孩子,天住竺派人马来了不少,万物教也混杂在内,快叫多大侠停手。”

伍灵珠举目一扫人群中,见无一特殊人物在内,摇头道:“尧伯伯放心,里面没有高手在内。”尧明闻言,心中有数,知孩子定有把握,也就不管了。

野僧无暇旁观,累得满头大汗,见帮手还未出场,心中一急,脚步不由错踏,被多克卢趁隙进攻,左手一招“逆转秋风”,将野僧打出数尺。突然由人群发出两声怪啸,人影一晃,接着黄光连闪。多克卢猛感劲风袭背,即横跨一步,双掌翻转齐推,全力施为,硬把偷袭之敌震退。回头一看,又是两个野僧,每人手横铜棍,正虎视眈眈。多克卢反手拔剑……

突由侧方纵出两个卫士,一言不发,猛往野僧急扑。多克卢也不阻止,即退至伍灵珠身旁道:“伍大侠,今日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1章 剑气合一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