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22章 收徒授艺

作者:秋梦痕

第二日一早,多克卢将留下的十个特级卫士,内中负伤两个也已痊愈,一并遣返北京,自己则陪伍灵珠和尧老人尽情地赏玩溺陵风光。

溺桥,总称灞上,为古之名地,“秦”翦王伐荆,秦始皇亲送至灞上,就是该地。

伍灵珠经多克卢陪同,畅游数日,兴尽而罢。尧明老人慾回霍霍西里探望蒙老人,多克卢由咸阳府借银五千两,做为伍灵珠寄给蒙老人作养老之费,并由站派专车相送尧明老人起程。

诸事妥当,伍灵珠与多克卢向湖北进发。

二人沿途无事,虽看到万物教和天丝派人,也未与理会,是以第三日即到达终南山区。

伍灵珠久闻终南山,起源于‘‘岳武穆王”之岳家‘‘散手”,后经“松溪真人”将岳家散手发扬光大,创绵拳,绵掌.—以及改“丽泉剑法”为“擒龙剑法”,使终南派元明两朝震惊江湖。今日路过斯境,不禁陡起沧桑之感。

多克卢闻伍灵珠轻叹之声,讶然问道:“伍大侠有何感触?”

伍灵珠戚然于色,半晌叹道:“我是想起终南派没落得可惜,岳武穆王在武功上,可说是一代奇人,少年得‘周彤’三套武功,竞青出于蓝,创下不世功业,而今日的终南派反搞得默默无闻,岂不令人兴叹。”

多克卢也有所感触,继而叹道:“终南派人材没落,起因在百十年前,那时的掌门人,为江湖有数高人之—,传闻在明纪中叶,遭白莲教围攻,伤亡殆尽,自是以后,终南派从未有子弟在江湖扬名立业,不过,近几十年来,传说终南派还有个人材,名叫‘岳思源’的,年龄不到五十岁,号‘逸林樵子’,隐居终南.尚能刻苦自励。”

伍灵珠沉吟道:“多总管,伍某思念先贤,想上终南一行,你对此地是否熟识!”

多克卢点头道:“伍大快只管走,终南派所在地,我曾去过,不过,那是经过罢了,现在还有点模糊印象。”

伍灵珠领先登山,见终南林泉幽雅,景物引人入胜;二人脚力何等高妙,不片刻,已登顶峰。

忽然,伍灵珠看到一个小孩,蹦蹦跳跳的;在追逐一只山獐。那山獐被小孩追得走投无路,惊叫连天。伍灵珠见小孩长得漂亮而又天真,不禁和多克卢驻足观赏。

小孩轻功不弱,每纵就是一二丈,那山獐怎么也逃走不脱。小孩边追边叫,道:“好家伙,今天你走得了嘛!我说哩,每次我种的白兰花,过不得三天就没有啦,原来是你偷吃了。”

伍灵珠武功天下无双,然童性一点也未退,闻言哈哈大笑.乐不可言。

多克卢也宏声大笑,道:“小把戏,捉住呀,送它到衙门去打屁股。”

小孩突闻两声大笑,在一怔之间疏于防范,那山狰一个蚱蜢跳,逃得无影无踪。小孩见山獐跑丢了,这个气可大了,大眼睛一瞪,两手叉腰,哼哼两声道:“好呀,你们存心捣蛋来着,快赔我瘴子,不然,我可不客气了。”

多克卢上前笑道:“小把戏,你自己拦不住,怎么着倒怪起我们来了,我到底讲不讲理?”

小孩气呼呼地也上前两步,大声道:“淮说我不讲理,刚才是你们发笑,使我一回头,才让獐子跑丢的,还说我不讲理啦,没得讲的,只有赔偿一条路。”

伍灵珠越看他越可爱,只含笑不语。多克卢忍着笑故作正容道:“这是什么话呀?小把戏,你回头看我们,又不是我们要你回头的。”

“哼。”

小孩冷哼一声,道:“当然是我自己回头,这几天常有坏人到我山上来,我不回头看清楚,就让你们乱跑嘛,叫你赔獐子还是好的哩、像昨天那批坏人,我还要揍人哩!”

“哈哈哈。”

“有意思,有意思,看你不出哩,你倒还识得好人和坏人,那真不错呀,小把戏,你看我们两个、是坏人不?”多克卢越运越有劲。

小孩沉吟半晌,又向伍灵珠和多克卢偏着头眯两眼道:“声清而朗,眼明而正,你们不是坏人,哼,我的一定正确,你们到这儿干什么?”

伍灵珠忍不住了,上前笑道:“小弟弟,你的相人之法,非常正确,眼为,心之苗,声为气之表,凡人心不正,则眼神多暗视,身不修,则衷气虚,你真高明,贵姓呀?”

小孩被伍灵珠两句高帽子说得气也消了,两手无由自然放下,满脸喜色地答道:“我叫岳承天,你们哩?”

多克卢哈哈笑着接口道:“好铅字,好名字.‘承天命者,言上以圣德践位,道化至盛也’。真正取得好.小把戏,我小老头叫多克卢,你所叫的大哥哥嘛!嗨嗨,他的名声可大哩,将来再告诉你,他叫伍灵珠,你听说过吗?”

“暖呀!大哥哥你就是秘密大侠呀,哈哈…。;我想你好久啦,今天可被我见着了他高兴得一阵蹦跳起来。

多克卢惊叹一声,向伍灵珠道:“伍大侠,你的大名真正是轰传江湖了[连这个深山里的小孩子都慕名思见如渴,其他就不用问了i”

伍灵珠微笑道:“多兄何必过誉哩,虚名终归是虚名,小弟对此从无期望。”

小孩岳承天高兴地上前拉着伍灵珠道:“秘密大侠哥哥,请你们到我家里喝杯茶好吗?我有很多话要和你说呀。”

伍灵珠笑着点头道:“当然要去拜访,如我猜得不错的话,你爸爸名叫岳思源,号‘逸林樵子’,是吧!而且是终南派的。”

“呵呵…。’而且是终南派的掌门人。”岳承天插言补上半句。

“哈哈。”

多克卢哈哈大笑两声道:“乖乖,伶牙利嘴,像个大人嘛1”

“当然啦:人逢喜事精神爽,我今天遇着大人物啦,话也会说了。”小小孩确实有两套,把多克卢堵塞得直瞪眼伍灵珠打趣道:“承天,你要不要赔獐子啦?”

“哈哈……算了,只要你大哥哥教我‘一招半式的,够我一辈子受用了,个把小獐儿算什么。”哈哈,开门见山,霸王请酒硬上弓啦,真有一套。

多克卢越逗越来劲,专挑毛病斗。“嗨嗨…、小老头,你别打烂锣破鼓的,像你呀,想教我两手,我都不要哩!

“承儿、别没大没小的,还不快请客人到家里待茶。”

岳承天闻声欢叫道:“爸,快来呀,秘密大侠哥哥到哪!今天被我见着了,你老常道我白日做梦!怎么样,我的梦实现啦。”

伍灵珠早知有人来到,即含笑转身一拱道:“长者是岳大侠吧,晚辈特地拜访,多请指教。”多克卢也跟着上前问好。

来人确是终南掌门人岳思源,闻言哈哈笑道:“伍大侠好说,终南山得你光临,真是增辉不少,拜访二字不敢当,这位大侠大概是名震河北的多总管大人,二位请到寒舍洗

“嗳呀,爸,你们哪来这些客套,我先走一步准备茶点去,你快来呀。”三人互视一眼,哈哈大笑。

多克卢笑答道:“岳大侠过奖,晚辈正是,今冒昧登临宝山,多请见谅。”

岳思源一面客气谦让,一面指引道:“二位请,舍下离此不远,举足即到。”三人推让一番,还是岳思源领导前行。

未几,伍灵珠看到岳承天正在一峰环林秀的草庐前举头了望,使知岳家已到。

岳承天见了高叫道:“才来呀,茶都快冷了,我妈在烧饭哩。”

多克卢哈哈笑道:“小把戏,你还招待酒饭啦!”

“当然啦,将来我到北京城去,难道你不还我一顿好吃的,这叫做抛砖引玉呀!”三个大人闻言,笑得前俯后仰、开心极了。

多克卢向伍灵珠道:“伍大侠,我相信你小时候一定也是这个劲,今天你有了影子啦,怎么着,有意思没有,收个继承人罢2”

伍灵珠闻言一怔,继而尴尬地道:“多兄不要乱说,当岳前辈之面,可要规矩点。”

岳思源打蛇随棍转,哈哈笑道:“伍大使,你千万不要叫我前辈后辈的,我对你是神交已久;岳思源虚掌祖师遗位,可说是一事无成,承天根骨虽佳,可凭我这做父亲的无技可传也,你大侠不嫌他愚劣,那真是他前世修来的福气了。”

多克卢知伍灵珠喜爱这孩子,在旁加油加酱的:“伍大侠,你就答应罢,岳大挟既然愿割爱,加以承天又恭敬你,凭你的超人武功,何不替江湖多造就一个出类拔萃的人才。”

伍灵珠被逼得没法推辞,红着脸,尴尬道:“我自己还是大孩子,怎好就收起徒弟哩,传言江湖去,不笑掉大牙才怪哩。”

“谁取笑你,学武功又不是学年龄,定局哪。”多克卢紧紧逼着不放。

小东西岳承天静静地听到这里,三不管上前“咚咚咚……”就叩头。

伍灵珠被搞得手忙脚乱,避也不是,扶也不对,硬怔怔地受了九个响头。

岳承天叩罢头,翻身立起叫道:“‘师傅定啦,没得说的,快请进屋喝茶罢。”岳思源含笑揖让,心中庆幸莫名。

多克卢哈哈笑着,替双方恭喜一番道:“请罢,岳老哥,伍大侠,我今天要多喝两杯才行。”

他由前辈改称老哥,变得多快;岳思源哈哈笑道:“当然当然,只怕有酒无看,多多怠慢了,快请进。

伍灵珠见事已确定,也就无话可说,只好随着进入草庐。

伍灵珠、多克卢、岳思源等,三人分宾主人座。岳承天高兴地奉上香茗。岳夫人闻得消息,慈和地走出厨房,向客人含笑为礼。

岳承天紧拉着伍灵珠,亲热地叫道:“师傅,你要不要看我现有的功夫?”

伍灵珠笑道:“看倒是不要看,你说出就行了,今年几岁了?”

岳夫人依着丈夫陷坐接言道:“伍先生,他今年十二岁岳承天接口道:“妈,您老还说掉了四个月啦。”

他转面又道:“师傅,我对本派的功夫只学得两套,那就是‘擒龙掌’‘屠龙剑法’,可惜我内功太差劲,不能发挥威力。”

多克卢讶然向岳恩源道:“岳老哥;贵派武学只闻有‘绵掌’为江湖一绝,这‘擒龙掌’是……”

岳思源见他说不下去了,接道:“多总管问的对,敝派绵掌源出散手,擒龙掌是敌派三世祖师之研创。”

多克卢点头释疑。

伍灵珠将岳承天拉到怀里,若无其事地右掌按在他天灵穴上,左手端茶慢饮。在座的谁也未发现他有何异动。

岳承天口不能言,心中可就有了感应,只觉得有股巨大的暖流,如黄河决堤似地直往全身灌人,而且,自己的一双脚,不知什么时候,竞踏在师傅的脚背上,也有两股暖流直往上钻。

仅仅一杯茶久,伍灵珠收回右掌,道:“好了,承天,你出去选个最大的古树,试推一下,看有什么反应。”

岳承天也不向父母解释,闻言两脚一点地面,头一低,这是他已往有急事的习惯动作.不料,这一次大出意外,脚刚用力,小身体简直像闪电而去。

这下可把不明内情的在座三人,惊得啊啊连声。多克卢近来看过伍灵珠神奇莫测的功夫多了,反应自然快,惊问道:“伍大侠,你已开始第一课啦!”

岳氏夫妇是内行,一点即破疑。喜得睁眼听下文。

伍灵珠正容道:“我念及武穆王‘精忠报国’,不愿使他留下的终南派没落江湖,是以不惜用本身‘磁晶精英之火’,也就是‘磁精真火’,给承儿灌以磁猜元气,使他速成,今后我只教他我所创的一套剑法和步法就够了,这套剑法从此定名为‘承天神剑’,做为承儿发扬之始。”

岳思源夫妇起身要行大礼,被伍灵珠诚恳阻止。

岳思源感动至极,颤声道:“伍大侠对先祖如此关怀,使岳思源铭刻于心,永远不忘,惟承儿既传伍大侠衣钵,岂可归宗终南?”

伍灵珠正色道:“我大胆称你一声岳兄,岳兄太把江湖习俗看重了,我伍灵珠既无派别,又无师承,自己也不愿标榜虚名,承天归宗终南,难道就不是我的徒弟?

“今当多大侠之面,不是伍某自夸,初意登临贵山,本拟将武学传与岳兄,使你振兴终南,发扬武穆遗业,今有承天顶替,免却我碍难启口而己。”

岳思源感激涕零,道:“贤弟,你我无需俗套,从此我俩结为异姓兄弟,大哥我谨遵台命了。”

伍灵珠欢然起身,以大礼拜见义兄嫂。岳氏夫妇也诚恳回礼。

多克卢向双方道贺,感动地道:“伍大侠,你真是我心目中的伟大人物,多克卢恨不能执鞭随银终生!

伍灵珠执手道:“多兄言重了,你我心交就是。”

“哈哈哈……师傅!我变啦,变成大力士了,哈,这么大的一棵古树,被我距离三文远,双手运功i‘嘿’声推出,怎么着,哈哈,连根拔啦,师傅,你传我的是什么内功?”小家伙边说边比手势,搞得一团糟。

岳夫人叫道:“承儿,快拜谢师傅成全之恩。”

她说完起身向伍灵珠道:“叔叔和多大侠稍坐,我去做饭啦。”伍灵珠和多克卢微微起身点头。

岳思源叫道:“承儿的妈,你把我埋藏已久的汾酒找出来,我今天要陪兄弟和多大侠喝个不醉不休。…”

“哎呀,思源,你十几年禁酒不喝,千万别喝醉了。”岳夫人一路说着下厨房。

岳思源笑着不语。

伍灵珠对多克卢道:“多兄,小弟想在此多留两天,起空教承儿功夫,你就先回北京一趟,免王子盼望,我们决定在武当大会期前赶到相会罢。”

多克卢自无异议,答应照办。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