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24章 群英会武当

作者:秋梦痕

三月初三,为武当武林大会之期,前二日也不是初一日这天,武当山附近的几个镇市如沉家镇、草店、石花街、青峰、房县城,都挤满了三山五狱的武林人,而且都是江

湖上有名人物。他们有的是参加开会,有些想起大好机会到此扬名闯关的,另一部分则身份不明,不知干什么来的,总之是非

常复杂,有交情的或闻名而未见面的都各找对象,或寒喧,或叙旧,成群结队地互有往来.这其中也有唱单调的,他对谁也不相认,独自闲游,悠然自得,这类单身客不在少数。

“人上一百,各种各色!这句俗语一点也不错,尤其是武林人,花样更多,老的几百岁,小的十来岁!三教九流,种族复杂,更不待言。

时在晓雾未收,晨鸡三唱的时候,房县城的西门口,挤满了赶早市的乡下人,手提肩挑,都在等开城门、在这些人中,还挤挟着两个不是作买卖的。

那是一个满面书卷气,身着竹青儒衫,腰间挂着一把当时读书人摆样子的防身配剑,不过,那把剑鞘稍嫌长了一点,他右手还携着个像弟弟而又似书童的十来岁幼童。

两个人站在城门口,正抬头在观看城门上贴着的启事。

幼童似见他身边青年人好久没说话而问道:“师傅,这是武当山贴出来的启事,、怎么,上山还要先考功夫?通不过的要打‘退堂鼓!我们也得被考?他吸着小嘴似不乐意地说。

原来他们是师徒两人。

那年轻的师傅哈哈笑道:“承儿,怎么着,怯场哪?要闯关就要多战斗,第一炮要打响啊!这叫做开张鸿发。一帆风顺啦。”

承儿一挺胸脯道“笑话;我分不怕哩”他说着摸摸腰间的东西!原来他也有把尺多长的短剑。这小子大概被他师傅惯骄了,谈话没大没小的。

“好家伙,你敢用剑闯关!武当山有个规矩,解剑池的名字你听说过吗?到了那里不管是谁,先要犯宝剑留下,然后才准上山,否则请转回!”

这个做师博的也不知自尊,难怪徒弟说话放肆。

承儿哼声道:“我才不怕哩,谁要我解下‘电鳗宝匕’谁就先和我拼一千招,恩,“除了师傅你!

“哈哈,到’时要看你的了,我的‘赤朱铁“是准备给他们留下的。”

“不不。”承儿急了,连声反对,脸都争红了。

做师傅的乐开了,又是一声哈哈道:“这是人家定的规矩,不留也得留,否则就别想上山。”

“嘻嘻,我们从空中偷进去,管他三关两关的。”

承儿想通偷渡的办法,乐得嘻嘻笑。做师傅的专挑毛病,接口道:“世外三神和宇宙四奇都是空中来空中去的人,你能飞得进?别作梦了。”

承儿闻言,诧然一呆,抬手搔着头发,似想不出再好的办法,急得团团转:忽然呵呵笑道:“有哪!师傅,我相信那些守关拦道的,大不了是各派掌门人,或者还是各派

自认为高手的人物,这些人的武功,嗨嗨……我一开始就用‘九龙腾’步法,给他们防而不备,叫他们连影子也摸不着,还拦个什么劲!考我个屁。”

做师傅的见徒弟机变过人,满脸微笑不止,故意嗨嗨两声道:“小子,你的办法倒是真多,我可不像你,必须要光明正大地上山。”

承儿动尽脑筋,都给师傅挡回来了,真是“和尚的脑袋”——没法(没发)。尴尬地耸耸肩,道:“师傅;现在讲多了没有用,到时临机应变算了,总之,我们的宝剑不

会让他们留下,讲翻了,大不了干;你老说对么?”

师傅哈哈道:“小子,这句话还算中听。”

“师傅,多大侠到现在还没来,时辰快过了,城门也不开,我们越城而过罢?”

师傅抬头看看天时,道:“多大侠约定在此见面,不会不来的,你性急干吗?反正没有急事、久等一会有什么要紧、你不懂非常人做平常事,是一种享受密;我好久没有

这样清闲过了,今天要好好玩一下。”

承儿似懂非懂地点点头,接道:“师傅,什么叫做非常人作平常事呀?”

“那师傅见乡下人都没有注意他师徒。便拉着徒弟退远一点.立于道旁垂杨之下,眺望麦浪轻雾荣黄草绿,随口道:“承儿,我有几个问题,你如答得对,师傅赏你十粒晶果”

“师傅,问罢,可不能问得太深啊。”承儿闻有珍贵的晶果吃,高兴地催着。

“第一,有钱的人,在城里高楼大厦不住、反而每年都要到乡下住段时期,为什么?“

承儿似突有灵感,道:师傅。我在终南山生长到现在,见的都是树林山石,流泉鸟兽,这两天随你下山,通州过县的,心中另有一番新奇之感,和城里人住乡下,似

有异曲同工之心,你说对么

“哈哈!答的虽不尽然,总算是不离谱,再问你,前‘明”正德皇帝,他吃的是珍饯美味:住的是皇宫内苑。有三宫六院,上朝有百官跪拜,开口则一呼百应,他为什么

愉偷地走出京城,扮成普通人的样子?和一些俗人来往,有时候还饿肚子受惊骇呢?

承儿偏着头,想呀想的、大眼睛圆圆转,”突然一拍大胆哈哈笑道:。“师傅,你看。那油菜花上的小鸟儿,多清闲自由呀,如果被人家捉着关起来,虽然有得保护有得吃.哪

有这样自在呀。”

师傅见徒弟确是聪明灵巧,哈哈笑道:“承儿、西游记里的孙悟空,他原先多自由,反而不安分,结果被唐憎加上一顶花帽子,反而乖乖的,那又是什么道理?”

“谁叫他不安分;非要有人管着,那才真叫做奴隶性.师傅,你老放心,我不会像那猴子,我都明白哪,你老在启发我,一个有本领的人,要自重自爱,是不是?”

“承儿乖,你能明白这道理,今后师傅放心了;还有这是——像我们可日行几千里,但也要学平常人一天走百里,去体验常人的辛劳,才能养成仁慈之德,体谅他人.途中

间还有一份快乐在内,举一反三,事事推理,你将来就知道了。

“哈!师傅我知道了!这快乐当然是多方面的,就以‘封神榜’上的‘姜太公’来说,我从前听…个樵夫说;什么直钩钓鱼哪,算定‘周文王’要去访他哪,简直是胡说八道。

“现在我可明白了i他就是非常人做平常事;纯粹是在修身养性,他如想鱼吃,那不是举手之劳的事,何必要去钓呢?

师傅闻言;哈哈笑道!,承儿真聪明.这就是举一反三了,不过,这中间还有很多微妙的心情,只可意会,不能言传,每逢一事,都要自己去体验!

承儿点点头,突然指道:“师傅,城门开了,呶,多大侠也出来了。”

从城门口,的确定出多克卢,他欢然高叫道:“伍大侠,你久等了,哈、小把戏也出道了。”原来这师徒二入,就是伍灵珠和徒弟岳承天。

伍灵珠含笑道:“多兄也不迟,现住哪里1”

多克卢上前笑迈:“好地方,请随我来,”说完转身领路。

岳承天蹦跳地赶上道,“多叔叔!进城以后,别大侠大侠的喊叫,我和师傅要秘密行动啊。”

“哈,怎么着,又出个秘密小侠啦;”多克卢口中在逗他…心中可暗喊惭愧。

岳承天嘲着嘴道:“多叔叔别开玩笑,我暗敌明,行动方便呀!

“阿呵……小把戏‘士别三日,当刮目相看’,你真的变了。”

伍灵珠随行微笑不语。

岳承天笑道:“多叔叔夸奖了。”三人进了城。

多克卢领路绕了几条街,来至一兽环朱漆大门前道:“伍大侠,我知道你不愿与别人住一块,特地找了这一家深院给你临时休息,主人都让出去了,只替你留两个下人作

饭及使唤之用。”

伍灵珠拉着岳承天,相随推门而入,道:“多兄太费事了,这样怎敢当得起。”

多克卢让进内院,叫来下人吩咐一切,让座道:“伍大侠别见外,这家人是本县现任内戚,他要巴结我,我就借花献佛了,伍大侠清高脱俗,不会笑我吧?”

“多兄言重,小弟不敢。”

多克卢起立道:“贤师徒暂且休息;我要去分派带来的人员,暂且告退,如有呼唤,随时告诉本宅姓张的下人就可。”伍灵珠率岳承天起身相送道:。多兄请便,有事定当奉

请。,’

多克卢阻止相送,说声再见,飘然出门。

岳承天道:“师傅,多叔叔他们上不上武当?”

伍灵珠摇头道:“他们只在暗中打击万物教和天堂派人,不会明战的。微沉道“承儿你爸这次不参加大会。我也不置可否,你知道有原因吗?

岳承五想想迫::“我留听爸和妈说过*他说中原各派一方面瞧不起我终南派,另方面爸也对各派不满,大概就是这原因,另外还有就是二十年前我有个师叔;为了

替两个朋友打抱不平!得罪了少林和武林两派“从那年起,我师权和他两个朋友失踪了,我爸暗查很多次‘没有查出线索,这恐怕也是原因之一

“你师叔叫什么名字,你没听你爸说过。”伍灵珠有种预感,是以迫问。

岳承天道:“我师叔江湖上人称‘擒龙手’.名叫关至和,现在讲起来恐也没有人知道了。”

伍灵珠似将这件事记在心里,点点头,道:‘‘将来为师一定要查出线索,现在暂时不管他,你去向那姓张的说,我们出去有事,不回来吃饭了。”

岳承天去后,伍灵珠独自踱步;考虑这次对武当大会所来之立场。突然,他听到一声闷哼!声音起自前院。接着一阵脚步声

突听岳承天叫道:“师傅,快来,我捉住一个坏人啦。”

伍灵珠闻言;飘身而出,见前院天井中躺下一个黑衣人,一看就知是万物教的便问道:“承儿,这人从哪里来?”

岳承天笑道:“这家伙刚到,他躲在厨房门背后,我早就看到啦,先还以为是这里的人,待我向张大哥问的时候,这家伙就想跳房逃走,被我用电导传劲一掌就把他打的不能动了,师傅他大概是装死的,你老弄醒来问问伍灵珠见黑衣人早已气绝身死,闻言又好气又好笑,骂“小家伙,还问个什么?早被称打死啦。

岳承天吓得连连倒退,傻兮兮的

伍灵珠见他那傻样,忍不住笑道:“怕什么,死就死啦;快叫张大哥拖去埋掉。”

岳承天见师傅没有问罪,胆子又大了,笑道:我又没有用力,这家伙太脓包

张大哥闻声走来,闻言哈哈笑道:。岳小侠,你是第一次动手吧?真了不得罗,你那一下子少说也有五六丈远哩。”

伍灵珠微笑道:“张老哥委屈哪,你是特级卫土吧?”

姓张的闻言一震,心中直冒冷气!恭敬地接道:“伍大侠神目如电,张宜自知瞒不住.这是总管交代的.他曾说,伍大侠性喜清静不适常人侍候。”

伍灵珠含笑道:“多总管处处照顾,真使伍某难安,又蒙张兄屈身招待,这怎么说得过去。”

张宜正容道:“太快不嫌张宜庸俗;己感荣幸,何况殿下有令,更谈不到委屈两字。”他说着拖走尸身。

伍灵珠拉着岳承天往外走,低头道:“承儿,磁精元气不可乱用呀,你不知轻重,动手就会杀人的。”

岳承天默然点着头,沉吟问道:“师傅;你说还有罗姑“姑和超叔叙也要来,不知他们到了没有?”

伍灵珠见他突然提出这个问题,不禁一怔道:“承儿问他们干什么?”

“师傅,他们也学过‘两极磁精元气’吗?”

伍灵珠哈哈笑道:“原来你问这个!傻东西,这种功夫容易么,要是人人可学,那就不稀奇了。就凭你的天资,也只能练到五成,还要我先灌以既成的元气哩,如要你从头学起,最低限度也要练四十年才有此成就,你是‘鼻涕流到口里’(捡着吃),不费力呀。”

岳承天感激地回头看看师傅。伍灵珠怜爱地拍拍小脑袋道:“只要你好好作人,师傅无须你感激。”师徒走着谈着!渐渐进入闹区。

岳承天看见不少背刀挂剑的,也有不少黑衣人及和尚,轻声道:“师傅,“那些黑衣人,可能和被我打死的那个是一路的。”

伍灵珠点头道:“承儿判断是对的,那就是万物教的人。”

岳承天讶然接道“师傅,万物教都穿黑衣吗?”

“不一定,他们可能分等级着颜色;不过黑衣人居多数罢了。”伍灵珠判断地相告。

“师傅,我们今天就到武当山探探怎样”

伍灵珠沉吟道:“承儿,最好晚上去,白天人太多了不方。——岳承天不语,抬头到处张望。

师徒走到一处广场,见广场上人山人海;热闹非常。岳承天一指人丛中道:“师傅,多叔叔也在那儿。”

伍灵珠嘴chún微动。多克卢突闻传音,故作淡然地走来打招呼,暗暗一递眼色,转身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4章 群英会武当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