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26章 夜袭惊敌

作者:秋梦痕

且说小东西岳承天,他自随两个姑姑到达花园散步,刚到假山石后,便听到园外远远地传来一声女人的尖叫声,他已得伍灵珠六成真传,在短短的时日里,由平凡而变成神童,听觉力何等高强!他来不及通知两个姑姑,即御气随声查看。

突然,他发现在一栋高楼上,于灯光照射下,有三个大男人,正围住一个姑姑,那姑姑被男人们脱得一丝不挂,脸色惨白如纸,骇得颤声哭叫!

岳承天不懂事,只以为那三个人是贼罢了,认为是在抢东西。他不管三七二十一,飞身扑进,“拍拍”每人打了两个大耳光。

三个大汉哪能防得及,被打得眼冒金星,都认为来了正派前辈高人,骇得没命地就往外逃。

岳承天也不追赶,由床上拿起衣服往那不认识的姑姑身上一丢道:“姑姑,快穿衣服,查查被抢去什么没有?”

原来被贼所欺的确是个少女,这时闻声,她那三魂七魄才被一声姑姑叫回来,流着眼泪,一边穿衣一边抽泣,其状凄楚堪怜。

岳承天急道:“别哭泣,快查丢了什么,我要走啦。”

少女再次闻言,猛一抬头,这才看情搭救自己的是个小孩子,怔怔地道:“刚才是你救我吗?”

“喂,你怎么了,这么久还糊涂,真是吓晕啦,我问你丢东西没有啊?”

少女见他急得那个样子,加上感到玉体无恙,不禁“卟哧”笑了。

“喂,你这个人原来有点傻气,被贼偷了东西不着急,除了哭就是笑,怎么了啊!”

少女见他一点不懂事,笑着道:“傻子,那三个坏人不是抢东西啊。”

“噫,怪了,我明明见他抢你身上的衣服,还说不是抢东西啊。”

少女又感激而怜爱地道:“小弟弟,你不懂啊,坏人要向我……强……姦啊….。”

她知不说明白是不行的,含羞吞吐相告。

“啊!非姦即盗,姦是什么?我真不懂,总之比盗更坏,好家伙,我可不能放过他,你早不说,我去追他们。”他说走就走,闪身下楼,不问方向,御气乱追一通。

事有凑巧,他追出不过百丈,忽见那三个坏人,正和两个黑衣人在谈话。岳承天运起九龙步,急绕接近,暗伏一旁窥听。

见一黑衣大汉沉声道:“你们三个到哪去了,刚才本组护法传下话来,奉少教主命令,今晚所有本教弟子,从四更起,要在本城及武当山附近地区,大事烧杀姦抢,尽量破坏,慾将武当山之人引诱下山,现在分组准备行动了。”

三大汉之一一面脱衣翻穿,一面接通:“各鲁加,我们刚才撞着个厉害人物,栽了跟头,今晚要小心行事。”

岳承天一见那家伙的衣服翻转过来也是黑色,暗道:“嗨,原来他们穿着不同色的两面衣。”

那姓各的见同党翻衣改穿,马上制止道:“衣服随便都可以,只在臂上扎一条赤色带子为记就可,现在走罢。”

岳承天沉吟暗道:“他们要扰乱,我先给他个下马威再说。”一拔“电鳗宝匕”!叫道:“站住。”

五个大汉闻言回头,见是个小孩,齐声哈哈大笑。

那名叫各鲁加的“嘿嘿”笑道:“小子,大爷们没有注意防备,刚才说的话,你都听到了?”

“哼,听到了怎么样?难道我怕你!大坏蛋,想扰乱杀人放火呀,少爷先收拾你们五个再说,动手呀!”

五大汉见小家伙手持亮晶品的短剑,倒是满威风的。另一个上前骂道:“小兔崽子,可不能怪大爷我心狠,为了怕消息走漏,只有将你灭口了。”

岳承天听他骂自己为兔崽子,火可就大了,短剑一振,突然银光打闪,飘身上前,运起承天剑术的第一招“代天行诛”,迎头一扫!

那大汉见了,双掌才扬,未获出手,即惨叫一声。被岳承天从中腰斩。

其他四人一见大惊失色,呆得一呆……

岳承天哪还等对方动手,猛冲而上。趁机连续劈削!又是四声惨嚎,全数归天。

岳承天见杀得容易,不禁一怔,突想到刚才所听消息,必须告诉师傅,即转身飞纵。

蓦然:见西北方向一道火光冲起,暗叫一声:“不好,敌人提前发动了!”

一想来不及转告师傅,侧身就往火光飞去!其实,那火光乃是人家失火所致,并非万物教提前发动捣乱,他却误会驰援。

待他飞临起火之区,正巧撞上有不少黑衣人混挤在人群中。

岳承天暗道:“好家伙,你们捣了乱还在旁边看热闹呀,小爷可不由你们逍遥自在!”

他也不问情由,大叫一声姦贼子,“看剑!”扑下就劈!

接着惨叫之声频传!人们不知出了什么事,马上騒动混乱,四处奔逃。

岳承天杀红了眼,只要是黑衣人.或者臂上系有红色带子的人,见了就杀,使对方全无还手机会。

黑衣人简直骇得拼命窜逃,联想认认是什么人的机会都没有,想像慌到何种程度,真是风声鹤唳,草木皆兵。

岳承天到处追杀,通街过巷,其速如风!本来那些万物教徒,其中高手甚众,如果团结反抗,未尝不可抵敌,惟心虚到了极点,都认为是武当山上的特等高手全部出动了。加上岳承天磁精元气一发动,再配以“九龙腾”步法,黑衣人连影子都见不到,更无法查清敌人是谁了。

城中的其他三山五岳的江湖奇客,自然到处都是,他们只见到一团银光飞舞,而所到之处,被杀的都是万物教人,乐得高声助威,喊叫连天,这样一来,更使万物教徒确认是中原武林团结动员了!

惟有天竺派人,提心吊胆地空担心戒备,都在暗中直嘀咕。但是,他们的祸也来临了!

岳承天满城飞绕,看着黑衣人不是躲藏,就是被自己杀光了,最后走了一条街,见没找着人,却发现有几十个古怪的和尚,提棍执杖的,立在一个客栈的门前,头上都扎有金色带子,暗道:“哈,好家伙,你们把记号换了部位啦,幸好小爷细心一点!不然被你们混过去了,等小爷回去时,你们就好发动捣乱了。”

他也不考虑自己想的对不对,又发一声喊.猛朝和尚群就扑!十几个和尚闻声有异,继见银光滚滚而来,即一致舞动手中器械,迅速展开围攻。

岳承天连扑两次末攻进去,暗道:“他们大概是万物教高级人物了?”想着深吸一口气,右手短剑继续冲击,左掌凝注磁精元气,大叫一声,连连猛劈:和尚们哪能挡得这种奇学,一遇掌风,“砰砰砰”,如遭雷击,闷哼之声,接二连三地发出,碰着就倒地气绝。

哪须一刻,十几个和尚全部报废。

岳承天一见完全解决了,再次绕城两周,见着扎系金带的和尚就动手,他一直杀到房县城的南关外,见没有了对象,暗道:“那各鲁加说过,武当附近地区,都在被捣之内,我不如再找几处看看。”他思考既定,飞身就行。

刚好!岳承天走还未半晌时刻,由城内闪电追出两人。两人一到南关口,既迅速分道绕飞近街一带,复落足原地。

其中一人沉声道:“天竺王兄,敌人不在此处,不知向哪里去了,我看还是回去报告四位老人家好?”

“寒冰兄,我们连敌人的影子都没见着,拿什么话回去报告?”

无疑,被称寒冰兄的,就是寒冰公子,他沉声道:“王兄有所未如,这敌人据小弟的判断,一定是秘密客那小子无疑,凭你我二人功力,就是追着了,又能对付得了吗?”

天竺王子默然不语,他也自知不是对手。

二人沉默无言久之,接见西南方一条黑影,在星光下直线飞来。

寒冰公子一见就十分紧张。

天竺王子摇手道:“寒冰兄无须戒备,那是敝派之人。”

寒冰公子闻言,自知失措示怯,赦然不语。

来人一见天竺王子,急急报告道:“少主不好了!”

“混账!什么事少主不好了?”

来人知言语失检,骇然一震,颤声道:“禀少主,指挥部刚接急报,沉家镇内,本派和万物教双方之人,被一十余岁幼童扫荡,死伤无数,特派属下找少主定夺。”

天竺王子闻报,又惊又疑,回首对寒冰公子道:“寒冰兄,这样看来,并非秘密客那小子了,我们快去罢。”

“王兄有所不知,秘密客善于易容缩骨,可能是他故作神秘啊,但不去是不行了,我们追吧。”

于是,天竺王子和寒冰公子两人齐展御气之术,共赴沉家镇。

不料,两人在沉家镇内拼命追了两个大圈子,敌人没有找着,见着的都是自己派内的死人,横七竖八的到处都是,断肢去头的惨不忍睹。

就这样追到哪里,哪里就是死尸狼藉,每次都落后一步。草店镇、石花街、青峰镇,无一不遭异童杀遍过!

天竺王子见事情严重至极,自己率来的人马,在一夜未到,竟十去其八,他哪还沉得住气,骇得不能不向师傅天竺魔僧报告了。

寒冰公子同样胆战心惊,两人再也不去追赶敌人,略一商量,双双共赴老魔窝藏地报丧去了。

且说岳承天,连扫五大地区,只杀得满身是血,变成一个血糊的小妖怪似的,这时己筋疲力尽,敌人再也见不着一个。

自己也感心有余而力不足了,便收回电鳗宝匕,拖着沉重的脚步,也不知哪是房县城,只顺着野外较宽的道路就走。

晨鸡初唱,东方天际己现出鱼肚白色的朝曦。岳承天仅仅是十二三岁的小孩子,哪能经得起整夜拼搏,如不是他身怀异学,早就脱力断气了!

他走着走着,实在无力支持下去,眼皮也睁不起来,拖拖移移地走到一株大树下,再也走不动了,便将身体依靠树干,垂头睡着啦。

这时,在西方面的大道上,像一阵神风似的,奔来两个巨人。

前面走的哈哈大笑道:“超弟,大哥真想不到你轻功也是这样棒,硬是给追个首尾相连啦!”说着渐渐放慢脚步。

后追的巨人就是金超,闻言追上道:“大哥,人哪来的尾巴?应该说追个前后脚才对,超弟真佩服大哥。居然从天山赶回来了,你一天走多少路?”

二人说着并排而行。无疑这前面巨人就是天山神,见问宏声哈哈笑道:“这算什么?走山路一天只走得一千五百余里,走平地快三分之一,大哥我是为了想早见你,多走了几夜夜路。”

金超突然发现前面有一团红东西,急指道:大哥,那是什么?”

“噫!那是个死娃娃。”

天山神自以为是地说。“大哥,哪有死人还坐着的,八成还活着哩。”金超唱反调。

天山神硬不信,大步上前,举脚轻轻一蹴。

岳承天睡了一阵觉,体力恢复五成,经天山神这一脚,蹴得惊跳而起,睁眼蓦见两大巨人,吓得倒退了数步,继而杀气又发,哼哼地道:“好哇,杀不尽的万物教,又有人现身来送死、”

金超见他口骂万物教,知道定有蹊跷,大声问道:“喂,小朋友,你怎么一身是血!”

岳承天嗨嗨道:“要问么,我身上染架的都是狗血。”

天山神哈哈笑道:“娃子是杀狗的外行,否则不会染上一身血。”

岳承天也哈哈笑道:“对了,我昨夜才开张哩。”

金超和天山神上前两步,想问个原因。

岳承天会错意,认为对方要动手,猛提恢复三成的内劲,贯注于两掌之上,严加提防。

天山神见了大笑道:“超弟,你看小娃子想打架似的。”

他话还没完!岳承天大叫一声:“接招!”

金超见势不妙,急喊天山神注意。

天山神也有所觉,一齐提气预防。

“呼呼!”岳承天两掌劲力推出,全告中的!把天山神和金超震退十余步。

这还是岳承天功力未复,加上两巨人有了警觉.否则非受重伤不可。

就是这样,天山神和金超也震得“发晕”。

天山神稳住桩后,暗吞一口冷气,怔怔地向金超道:“超弟,这是怎么一回事呀?”

金超不理他,微沉向岳承天道:“小子,你是谁的徒弟?”

岳承天也被刚才两掌惊得一呆,他想不到两个巨人竟能挨上两掌而不受伤,岂不骇人听闻,见问提高警觉.顺手从衣底拔出电鳗宝匕,准备大打一场。

金超一见电鳗宝匕,心中更惊得一抖,沉声又问道:“小子,快说,这把短剑是哪里得来的?”

岳承天哼道:“怎么样?是我师傅给的,想抢吗?来吧?”

“师傅给的?”金超怀疑地重复一句。

“哈哈,小玩意,真想干呀?”天山神只知逗着玩,全没注意金超面色。

岳承天面对两大巨人,十分紧张地严阵以待,闻天山神骂他小玩意,即摆手中短剑,就要出手。金超大叫:“且慢!”

继而正容道:“你师傅是谁?”

岳承天很不耐烦,大声哈哈笑道:“哈哈!你要问我师傅,讲出来我恐怕你吓坏了,就是四海闻名的秘密大侠,怎么样,要打就快打,别婆婆妈妈的。”

金超闻言,更加怀疑莫释。

天山神哈哈笑道:“乖乖,超弟,大水冲倒龙王庙啦,侄儿打叔叔,岂有此理,快打他两下屁股。”

金超摇手道:“大哥别开玩笑,我灵哥还没有徒弟,这小子是假冒的。”

“啊!”

岳承天惊叫一声,继而一收电鳗宝匕,欢声叫道:“超叔叔,是你呀,哈哈,师傅到达房县正想见你哩!”

金超讶然一呆,怔怔地道:“小子,你真是我灵哥的徒弟?”

“咭咭,那还有假,承儿拜师还不到一个月哩,当然你不知道。”

天山神闻言惊道:“好家伙!小子学艺一个月不到,竟有这大成就!再过三五年那还得了!”

金超心中高兴极了,问道:“你这一身血,是怎么搞的?”

“超叔,是敌人身上喷出来的呀,我本待要赶回师傅身边去,因昨夜太用力啦,刚才走到这里走不动了。”

金超骇然道:“你师傅他们昨夜和敌人大干哪?”

岳承天摇头道:“没有哇,是我一个人动手的,师傅他们还不知道哟。”

微顿便把昨夜经过详细说了一遍。只听得天山神和金超谅骇至极!。

金超沉声道:“承儿,你的杀心太重了,怎么不问好歹乱杀一气,如杀错了怎办?”

“超叔,不会的,我认识他们暗记哩,昨夜我如不早动手呀,今天要死好多善良的人呢。”

金超一想也是,道:“现在走吧,恐你师博正在找寻了。”

天山神见孩子精神未复,随在身边摸出个小玉瓶道:“承儿,这是我珍藏二十多年的天山雪莲子,你拿去罢。”

岳承天一面问一面接过来。

金超叫道:“承儿,快谢谢大伯伯,雪莲子是武林奇珍,用处多哩。”

岳承天向天山神唱大喏,低头一看,哈哈笑道:“大伯伯,这是花生米吗?”

拔开玉瓶就往口中倒,咀嚼有声。他真如吃花生米似的。

天山神一见,惊道:“承儿,一粒就够,怎么统统吃光了!”

岳承天舐舐嘴,赞道:“大伯,这玩意比花生米强多了,又香又甜,不过没那么脆,我是肚子饿了,不吃干啥。”

天山神叹口气道:“小子,你是‘猪八戒吃神仙果’(不知珍贵),我大伯一颗也舍不得吃,被你当花生来吃了!”

金超见他苦着脸,忍笑道:“大哥,这小子还不错,赞不绝口哩。”

岳承天突然叫道:“有人来了!”

天山神和金超没有感觉,正想动问……

岳承天侧耳细听道:“两个。”

一阵破空之声,突然降落两人。

天山神一见,哈哈大笑道:“我当是谁来了,原来是你们这两个老怪物,我说,九泉老鬼,听说你万物教要想踏平武当山,怎么现在还不动手?”

来人是九泉赤魃和血食阴煞。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