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27章 小小杀魔王

作者:秋梦痕

昨晚岳承天突出奇兵:把万物教和天竺派两方,搞得焦头烂额。

万物教和天竺派对这次武当大会,抱定必胜信念.待组联合指挥部。昨晚连接数次告急通报,硬把他们震惊通宵,都认为是武当山上发动突袭!结果查出仅一幼童而已,无不气得发晕。

他们自己的计划未实现,反被幼童杀得人仰马翻!可想心里是何等难过。

五更一过,“人寰三尊”大发雷霆,责成两位副教主和寒冰公子,务必将所报幼童活捉投案。

天竺魔僧曾有经验,虽痛心手下死亡惨重,却心有所惧,不似“人寰三尊”那般急躁,仅暗嘱天竺王子看势行事而已。

九泉赤魃和血食阴煞是第一批出动,不料在此与天山神相遇。

血食阴煞装着一肚子气无处发泄.今见天山神有讽讥之意,接口嘿嘿阴笑两声道:“天山神,传言你拒绝本教邀请,反与中原武林为伍,难道你不怕杀身之祸?”

“哈哈,我天山神有生以来,不知怕是什么东西,相拒相睦,我有自主,万物教其奈我何。”

九泉赤魃阴笑道:“无知蠢才,死到临头还口气猖狂。”

“老丑鬼,你敢骂我大伯……”岳承天拔剑就要动手。

天山神伸手一拦道:“承儿休息,有大伯收拾他。”岳承天气愤愤地退了下去。

血食阴煞惊“噫”一声,对九泉赤魃道:“费兄,这小孩一身血污,一定是那话儿!”

岳承天闻言,嘿嘿笑道:“什么话儿不话儿,少爷今晚再杀个通宵,怎么样?”

金超见两魔神色大变,知他们就要有所举动,即挺身立于岳承天面前。

他心知承儿功力未复,是以提劲防御。

九泉赤魃和血食阴煞只知天山神不易敌,哪把金超放在眼里,双双猛扑而上。

天山神厉吼一声,接住九泉赤魃。

“轰轰”两声大震,四掌一接即分,功力相等,一震两退。

金超见大哥接下一人,自己更不待缓,硬迎而上,又是“轰隆”一声,各退两步。

血食阴煞心中一颤,不料面前大个子犹胜天山神一筹,即全神应战,一退又上,双方即刻展开大战。

这两个老魔头,人也魁梧,和两大巨人相差有限,四人一接再接,纯以硬碰,顷刻问,原野上一片雷鸣,声闻遐迩,道旁林木,被震波摧残无遗!沙飞石走,尘土弥天高扬!

岳承天吃了一瓶天山雪莲子,不惟疲劳早消,而且精神抖擞,他暗运磁精元气,静立一旁,两只大眼睛,紧紧瞪住敌人,耽耽监视。

突然,他发现由四面八方,如浪如期地涌来不少江湖人物,一个个惊讶地散布周围,有黑衣人,也有野和尚。最多的,而不群集的要算另一批人,他们都三五成群,各立一地,无疑都是看热闹的。

岳承天环视一眼,又将目光注定斗场。这时战斗已进入gāo cháo。

九泉赤魃和天山神,早拔出兵刃相拼,双方势均力敌,吼声如雷,“鬼剑”拼撞“降魔杵”,金蛇绿焰飞舞,在朝阳晨雾里,蒙蒙奇幻缤纷,给人以既惊又奇之感。

金超接下血食阴煞,他初遇大敌,一开始即谨慎从事,百招拼后,知敌人掌法,除了奇寒之外,不似想像的那么厉害,便逐次放开手脚,“三尊禅功”运到八成,继续硬拼到底。

血食阴煞心中恐惧至极,目睹敌人不惟不怕自己的奇寒掌力,相反,自己总感敌人掌风内,藏有氤氲香气受不了,不得已只有拔出“残血剑”,想在招式上取胜。

金超见老魔拔剑,不禁哈哈笑道:“血老魔,你是自寻死路,超大爷的‘降魔杵’,今天要开张了。”他说着推出双掌,将血食阴煞震退之顷,“降魔杵”已在手中。

血食阴煞见敌人器械奇伟,也和天山神所用的一模一样,知自己打算错误,单剑岂能与重兵器相持,将棋已走错,骑虎难下,只好硬着头皮顶了,一声不响,展剑就攻。

金超见他采取的招式走偏锋,知道他要用快攻取胜,不禁暗地冷笑一声,即展开初学成的“九龙腾”步法,以降魔杵硬找他残血剑上撞。

血食阴煞突见敌人比己身更快,骇得面色大变。

岳承天这时见大伯和超叔立于不败之地,哈哈笑道:“大伯,加把劲呀,超叔要拔头彩啦!”

天山神老愁着和超弟无法比较强弱,今天有两个同等功力的老魔作较量标准,乐得暗笑了好几次。这时岳承天一叫,心里一紧,偷眼一看金超,见他把“降魔杆”耍得金光缭绕,将血食阴煞打得只有招架之功,少有还手之力,不禁暗叫:“完了!”

他哪还管什么防守不防守,本来就不懂什么叫招式,大吼一声,一阵排山倒海的杵影,如疯如狂地向九泉赤魃罩落。

九泉赤魃早有力乏之感,现又遭天山神无尽的内力迫攻,只搞得满头大汗,手忙脚乱。

岳承天见大伯猛不可挡,高兴得哈哈大笑,喊道:“大伯,你手中是什么兵器呀?”

天山神见敌人节节后退,心中也乐开了,宏声答道:“承儿,大伯的兵器叫降魔杵呀,和你超叔手中是一样的。”

岳承天哈哈笑道:“哎呀!承儿以为是赶狗捧哩,嘻嘻……”

金超听了只暗笑,心中想:“这小子刁得很呢!”

天山神闻言宏声笑道:“小子,赶狗棒,没这样粗呀。”

“咭咭,那是赶老狗的哟。”

天山神“嗨”一声,又将九泉赤魃震退两步,接道:“小子,别只顾讲笑话,要防着背后一点,万物教有个无影无踪的妖妇呀。”

岳承天哈哈笑道:“大伯,你放心哟,我有磁精元气护体,不伯暗袭哩。”

天山神闻言,顾虑尽释,“呼呼呼”,一连三杵横扫。九泉赤魃也冒了火,鬼剑不避反迎,‘锵锵锵”,硬接三下。

突然两声劲啸,从遥远传来,血食阴煞和九泉赤魃闻声,精神一展,猛攻两招,也引吭齐声啸和。

天山神警告叫道:“超弟和承儿注意,敌人增援到了。”

金超闻言道:“大哥请自己留心,小弟知道啦。”

岳承天哈哈笑道:“大伯,现在是承儿的生意到了,你不能管啦……”.他话未说完,斗场降落两个青年。

天山神似都识得,神情紧张至极,手中降魔杵稍一迟缓,被九泉赤魃趁隙进袭,被迫退数步,但还不忘警告承儿,叫道:“承儿,防备寒冰公子和天竺王子,他们身上藏有洪荒毒物,切切注意。”

金超也紧张起来了,一面罩住血食阴煞,不时目注刚到两人,见寒冰公子和天竺王子都在向承儿移动。

岳承天噘着嘴,手持电鳗宝匕,不屑地道:“来罢,小爷全接住。”

寒冰公子和天竺王子一到场就发现岳承天全身染血,突然明白这小童是谁。

天竺王子嘿嘿笑道:“哈,原来昨夜杀人的就是你这小子,今天走不了吧!”

寒冰公子没见过电鳗宝匕,肆无忌惮地阴阴笑道:“小子,你害我们找得好苦,原来你靠着两个大块头作靠山。”说着步步前进。

岳承天正待出手……

蓦闻一声喝道:“承儿站开,让姑姑收拾他。”人随声落,如急风电闪地飘降两人。

岳承天闻音知人,欢叫道:“梅姑姑……哈哈!罗姑姑也来啦,我师傅哩?”

梅清华面对寒冰公子和天竺王子,忿容不语。

罗素芙见天竺王子和寒冰公子面色惊楞怔住,即爱怜地拉住岳承天道:“承儿,你受伤啦!你师傅还没找着,我们正追踪这两人而来的。”

她见岳承天一身是血,固有此问。岳承天摇头道:“罗姑姑,承儿没受伤,这身血是喷上的。”

罗素芙将他拉到身边想问详情,突闻梅清华忿怒地叱道:“寒冰公子,本姑娘只问你一句,秘密大侠现在哪里?”

她硬认定伍灵珠酒醉被害:心痛不己。

寒冰公子冷笑道:“梅姑娘,你这是什么话,秘密客是我万物教的死对头!难道我们还请他去作客不成,真是笑话。”

梅清华见他面无诡诈之形,心中一阵嘀咕。

天竺王子静立不久,这时上前道:“梅女侠,你好!我们又见面了,你问秘密客有何事情?”

梅清华看都不看他一眼,哼声又向寒冰公子道:“那我承儿何事犯你?这点大的年龄,你凭什么要欺侮他?这是我亲眼得见的。”她见问不出伍灵珠,即刻掉转话头。

寒冰公子闻言,哈哈怒笑道:“原来这小子是你群芳岛的!哼,欺悔他?我万物教一夜之间,被他杀了七十余人,伤者在外,天竺派伤亡不下五十人,这是年龄小嘛,年龄大又该怎样?”

梅清华和罗素芙闻言骇然一震,都转面看着岳承天。

岳承天嘿嘿笑道:“油头粉面的家伙,怎么样?小爷昨夜还嫌杀少哩,谁叫你们暗起黑心,想在武当附近‘烧杀姦抢’,哼,小爷不过是先得消息,早下手为强哩。

“否则不知要被你们害死多少好人啦,不服气吗?你们两个都上好了,看小爷能不能砍下你们的狗头。”

寒冰公子闻言气得要死,然因对方有三人,自知不能冒失动手,可说气在心头怒在面上。

天竺王子对梅清华心犹未死,明知当面小孩就是残杀派中弟子之人,仇恨与色情矛盾于心,犹豫不决。

岳承天眼睛乱瞟,突见天山神一连数杵,将九泉赤魃迫于一池塘边缘,不禁大叫道:“大伯,再来一家伙。”

天山神宏声道:“得令!”呼声:“下去!”

“卟通!”

九泉赤魃连剑带人,被迫震入池塘。同时,血食阴煞的“残血剑”脱手被震飞!寒冰公子哪还能忍得了,厉喝一声扑前援救。

梅清华娇叱一声:“站住!”人也跟着扑上,太阿剑“龙吟”出鞘,横身一拦道:“想两打一么?”

寒冰公子见天山神与金超未曾趁势加害,即嘿嘿笑道:“好好好!原来你们都是同一道的。”他气得全身发抖,进退两难。

蓦然破空之声尖啸而来,黑影一闪,落地现出一个“无常厉鬼”似的老魔,眼陷如坑,鼻高似瘤,见了九泉赤魃和血食阴煞的狼狈样子,不禁哇哇怪叫,不明他在说些什么。

天山神一见,面呈惊恐之色,一拉金超,齐集梅清华身旁。

罗素芙也把岳承天拉到一块,轻声问道:“大哥,那怪物难看死了,是谁呀?”

天山神见寒冰公子和天竺王子都走到怪物面前去了,颤声道:“那是‘掀天尊者’,我们一致堤防!老魔定会出手。”

“大个子,不要怕,有老身在此。”五人紧张过度,不知何时群芳神婆已立在身后。

天山神还是紧张地道:“老前辈,不是晚辈不敬,你老要提防他‘玄冰障’!论功力你老是无妨,‘玄冰障’非内功可敌的。”

群芳神婆闻言,面色突变,顺手朝天掷出一颗弹丸。弹丸被她这一掷,如破空神箭似的,“嗤”的一声,高达百丈,方止,“波”声震散,一朵七彩气球.其大如伞,随风飘浮,历久不散,蔚成奇观。

这时掀天老魔正在厉叱血食阴煞和九泉赤魃两人,一闻空中有声,抬头微睹,扭身向群芳神婆,用生硬的汉语嘿嘿怪笑道:“群芳神老婆子,知道本尊者已练成奇学了吧?你发‘七彩奇光球’求救有屁用,须弥老鬼和那老秃子来也白送命,何况……”

群芳神婆闻言,由梅清华手中拿过“太阿剑”道:“掀天魔,你不要洋洋得意,我老婆子自信还能接得住,你过来试试看。”

“嘿嘿,本尊者就干脆等你们都到齐了再动手,免得上武当山多费手脚。”

群芳神婆见他骄傲自大,目中无人,谁都未放在心上,观老魔如此态度,更证实天山神的话不错,“玄冰障”对方已练成。

岳承天好奇地问道:“老人家,‘玄冰障’是什么东西?”

群芳神婆见他一身都被紫血染满,无一不是血垢糊涂,见问又好气又好笑。她曾经过一番调查,证实这小子一夜之间杀了百几十人,哪得不惊、即嘟嘴睇眼道:“小怪物,你还问啦,差点被你闯出大祸哩。”

继而微笑又道:“玄冰障是极寒之地所产的一种玄冰蛛丝而织成,奇毒无比,这还无所谓,但经过老魔们用玄冰功锻炼之后,发出来使人肉眼难见,既不怕水火,又不惧宝刀,而且可消灭敌人内功。”

岳承天初闻有毒无所畏惧,继听可消灭内功就恐惧了。

群芳神婆暗暗着急,她见信号发出时间不短,所盼的须弥神君和普陀神僧尚未来到,定知也遭遇了强敌,否则见到从不轻用的信号,岂有不赶来之理。

斜眼一窥“掀天尊者”,见他也似在等什么?正在以严厉的词令训示血食阴煞等,没有采取对付这方的行动,即轻声告诫道:“清儿和芙儿尽量避免战斗,必要时才与小怪物连手出击。天山神和超儿只监视血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7章 小小杀魔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