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28章 武当风云

作者:秋梦痕

梅清华和罗素芙尚懵然不觉,反显得神态自若,惟知意中人能击败天下无敌的魔头,心中敬爱莫名。

伍灵珠向两女笑笑,顺手拉过岳承天,见他目露惧意,倏然知他是为了什么。

三老四少都含笑看着他师徒两人。

岳承天抬头见师傅词色肃穆,笑道;”问心无愧.尽力而为,辨清是非,纵横宇内。承儿都记得。”

伍灵珠点头笑道:“你昨夜杀的是什么人?”

岳承天展颜笑道:“开始杀的是万物教,后杀的是天竺派。”

伍灵珠微沉道:“万物教杀得太少,天竺派杀得过多,下次要分出轻重,但天竺派不听我警告,杀他一批也是应该,快随姑姑们换衣去。”

岳承天高兴地道:“师傅,我还没参见那老公公哩。”他指须弥神君。

须弥神君呵呵笑道:“小杀星,算了,快随姑姑们去拜你师傅的尊长是真,老公公不拜也罢。”

岳承天唱个大喏,笑嘻嘻地随着梅清华、罗素芙而去。

群芳神婆笑道:“神僧和神君慢慢走,我去向两姐儿招呼一声,不要见了伍家尊长闹笑话,新媳妇的礼节不能失。”她说着又向伍灵珠呵呵逗笑一声。

伍灵珠面红红拱手相送,继而随着两老前行。

天山神见伍灵珠还是二十不到的书生,竟能同时打败两个老魔头,心中敬佩莫名。他和金超并排走着,眼睛始终未离伍灵珠。

金超看在眼里,轻声道:“大哥,你在想什么?”

天山神用大拇指朝伍灵珠背后一指。

伍灵珠似长了后眼,回头笑道:“大哥过奖了。”

天山神惊张大口,不知所措。

金超哈哈大笑道:“大哥怎么了?”

天山神这才回过神来,叹口气道:“灵珠弟真是奇人,我太阴神功里有种最高原理,叫做‘鉴气映物法’,能于日光照射下的蒸气里,看出目力不及的身后之物,只弟无疑己练到这一层了!”

二老闻言,都讶异地注定伍灵珠,停步不动。

伍灵珠向二老笑道:“二老有何指教?”

普陀神僧沉吟道:“伍哥儿,老钠知你所练武学特殊,刚才闻天山大个子之言,相信不是那种功夫,你能说是另一种什么名称?”

伍灵珠近来渐将磁精元气的原理逐次悟彻,见问敬答道:“二老下问,晚辈自惭未明至理,但知武学原则相同,作用各别,因此也就有质量之差。

“刚闻天山大哥之言,大同小异而已,太阴功要仗日光的反射,方能察出身后事物,惟晚辈所练的磁精元气,可由本身放射电磁之气,收视周围事物,阴天亦可施用,这叫做‘磁电传视法’,不须仰仗外力。”

二老闻言,弄不清何谓磁精元气,更不知磁电传视为何,惟怀着惊奇的心情点着头,继续前行。

伍灵珠见二老不再询问,便将已往经过以及磁精元气作用,和练功条件之难遇,尽情陈述一遍。

普陀神僧和须弥神君越听越奇,莫不认为是史无前例的绝学。

金超早经伍灵珠说过,略知梗概,惟对“磁精真火”尚未见过,疑问道:“灵哥,听神憎说,你用什么七彩光华将两个老魔的玄冰障烧啦,那是什么功夫?”

伍灵珠见二老和天山神也在注意,笑道:“佛用‘心光慧剑’,道有‘三昧真火”,我练的是‘磁精真火’,这磁精真火与玄门真火不同之点在于强弱不一,合心物一体,且有七彩光华,当时因见老前辈们被困心急所致,冒昧一用,不料竟能收到奇效。”

道德殿已到,五人鱼贯入内。

伍灵珠见宇宙四奇,及各派掌门人也在立候,即将天山神和金超一一引见,并领天山神晋见家人尊长。

时当中午,武当派有专人送来数桌荤席,专替非出家人所备。

偏殿上分两列入座;普陀神僧酒进数巡时,起立沉声道:“在座各位,请听老钠声言几句,明天就是大会之期,想各位都在盼望这一天的到临。”

“现在事有转变,除魔卫道,重点己不在驱逐人寰三尊及罗刹幽灵了!”

在座的都面现惊讶之色!

老和尚微沉又道:“刚得辽东苍龙施主传言,己发现一赤红异装之老妇,在‘豫’境风陵渡现身,以老钠和群芳菩萨判断,辽东苍龙如没有正确预料和严重发现,以他绝世武功,绝不致慎重传言。”

武当浮云子起立问道:“前辈佛法无边,请问那赤红异装老妇是谁?宇内除了人寰三尊外,还有更厉害之邪魔头存在吗?”

在座的都是宇内望重之人,见浮云子提出请示,都正襟恭聆。

须弥神君严肃地道:“禅师,难道‘唐赛儿’还在人世?”

一言惊四座,老辈人物都面呈惶然之色!

普陀神僧叹口气道:“这是个武林之谜,那妖妇自‘明’永乐年间作乱,被‘柳升’大侠击败后,一隐无踪,当时老衲传言,说妖妇已有两百余岁,妖法高深,喜着红装,这次再出世,不知又要为害多少生灵。”

群芳神婆沉吟道:“禅师之意,大会是否暂停?”

普陀神僧也感困难重重,微沉道:“大会召开与否,也不过是一种形式而已,今各派首脑都在座,以老衲之意,就此决定步骤,未尝不可,总之敌人主脑不去,专扫荡其小丑于事无补。”

众人都起身赞成,请示调派。

神僧摆手叫众人坐下道:“各位既不注重形式,老钠自然同意,那就请须弥施主指示一切罢。”

须弥神君知无可推让,起立向群芳神婆略示致歉,道:“既承神僧推重,及各位不弃,老朽只好勉为其难了。”

回头一看伍灵珠又道:“目前最严重的是当面五大敌人,人寰三魔除却‘玄冰障’厉害外,有我和神僧、神婆负责对付,伍哥儿从现在起,希严密注意那尚未证实的老妖妇‘唐赛儿’,还有罗刹幽灵是一最不易防备的棘手对象,这人选很难找出。”

岳承天坐在谭夫人身旁。闻言看看师傅,似想开口说话。

群芳神婆看在眼里,向伍灵珠道:“伍哥儿,小刹星怎么样,得了你多少东西?”

伍灵珠微笑道:“前辈如放心的话,承儿倒不怕妖妇暗算,惟不易发现形迹罢了。”

各派掌门人闻言,都惊讶地一致注意小把戏。

伍氏一家见说,都庆幸又出一个能人。

岳承天见师傅同意了,高兴地尖声道:“师傅,看不见她没关系,将在谋而不在勇哩,我自有方法对付她啊!”

须弥神君呵呵笑道:“小顽皮,那就把妖扫交给你了。”接着又向各掌门人道:“现在除天竺魔僧一人外.那就是对方两个青年对手和乾坤二绝了,寒冰公子和天竺王子请伍哥儿指定适当人选,四奇则除对付二绝外,还须指挥各派扫荡群丑……”

伍灵珠向众人告过罪接道:“宇宙四老专请凋派整个局势,二绝交由天山大哥和我超弟应付无妨,寒冰公子和天竺王子则由华妹、芙妹对付,天竺魔僧我已想到人选了,请大家放心吧。”

梅清华初次听意中人叫出华妹两个字,心中甜蜜蜜的,比什么都舒服。

罗素芙娇笑道:“灵哥,你想把天竺魔僧交给‘四极八魔’呀?”’众人闻言,齐感一震。

伍灵珠笑着点头道:“现在还不知能否办到,总之我想想办法就是,八魔为人并不太坏。”

“伍哥儿,四极八魔不可能吧?摘不好将他们闹翻了,又是一大祸害。”须弥神君试探地说。

连普陀神僧也有同感。

伍灵珠当然没有把握,正待解释自己的判断……

突然,一个中年道人急急进来报道:“报告,现在守山弟子发现有一高大老人闯上玄真观,声称要会伍大侠,请定夺。”

伍灵珠眉头一皱,想不起何人找来,起身道:“前辈们请坐,让晚辈去看看。”

须弥神君正待摆手叫可……

蓦闻殿脊飘落一人,宇宙四奇之一的木令僧即闪身上了殿脊,喝道:“什么人?”

来人哈哈笑道:“木令,你还认得我吗?”

木令僧一震道:“原来是包大魔,请下来会会几位前辈如何?”

伍灵珠闻声,即知来的是八魔之首包罗乾,笑着向众人道:“大魔前来必有要事。”说完步出殿外,高声叫道:“是包前辈吗?晚辈伍灵珠候见。”

“哈哈,兄弟,我老包正是找你。”

包罗乾不理木令僧,如大鹏展翅似的,落在伍灵珠身前。

木令僧知八魔天生傲骨,也不以为忤,静立不动。

伍灵珠微笑问道:“前辈找后学有何指教?”

包罗乾正色道:“别后学前辈的,叫我大哥就得了,喂,兄弟,伍良渊老头儿是你什么人?”

伍灵珠闻问惊道:“是家祖,老……大哥有何不对?”

包罗乾闻言骇然道:“不好!那伍仁奇和伍义稀是你兄长了。”

伍灵珠突闻兄长之名,心中激动地道:“正是,老大哥如何得知家兄等名字?”

“嗨嗨,这就怪不得我要插手了,令兄等和一终南派人一共是三个,已被天竺派的人捉去了,请放心,有包老二等七人现在追踪前去了,哈哈,这步棋是我包老大下的,兄弟,你看可好?”

伍灵珠激动地道:“老大哥爱我太深,小弟铭感不忘,请大哥下来坐坐罢。”

包罗乾哈哈笑道:“不坐了,我知你在开会哩,怎么着,兄弟,有差事吗?交大哥办一件吧?”

伍灵珠一把拉住道:“老大哥不提,小弟也要奉请,既然出之于老大哥自愿,那就请注意天竺老魔吧。”

“哈,这差事很难嘛!哈哈,一言为定,斗斗那老秃驴倒有意思。”

沉吟又惊问道:“兄弟,你知不知道唐赛儿出世了,她现为万物教最高领导人,是奉有罗刹王秘令,除监视人寰三尊外,并想统一中原武林,你要特别注意啊!”

伍灵珠点头道:“小弟刚闻不久,大哥知她现在何地?”

包罗乾摇头不知,沉吟道:“久闻那老妖妇武功邪术两绝,罗刹幽灵就是向她请教才练成‘幽灵遁’的,我现在要走了,三神在座,我不愿见他们,兄弟,再见。”

伍灵珠见他如风而去,怔怔有顷、才回转席间。

木令僧已将刚才之事,向众道明,是以须弥神君一见伍灵珠进来,即高竖拇指道:“哥儿,有你的,八魔回头向善,全是你一人之功,善莫大焉。”

伍灵珠苦笑一声,转面向祖父和父母恭禀八魔所见经过。伍良渊点头道:“灵儿自作主张,祖父我没有话说,只要你两个兄长生命无险就好。”

伍灵珠恭声答应,又恭请父母指示。

伍天锡朗声道:“生死有命,你爷爷尚且不问,要你自作主张,为父手无缚鸡之力,管啥用,你去办吧。”

各武林元老见他豁达如是,莫不暗赞在心。

伍灵珠恭答转身.道:“各位长辈,小子在此无事须先走一步了。”他说罢又现犹豫之态。

群芳神婆非常细心,见了笑道:“哥儿走吧,家庭大人们自有妥善安排,不必挂心。”

伍灵珠闻言面露喜色,道:“全仗前辈照顾。”转面又对梅清华道:“华妹和芙妹两人请携着承儿一道,你有碧天绫,芙妹也有天罗网都不怕故人的洪荒毒物咬伤,加上磁精晶果,相信对敌有余,承儿心最灵巧,敌人有何诡谋暗计,有他在身旁,愚兄敢说万无一失,我现在就要出发了,一切祈慎重去做,以免我心悬念。”

伍灵珠交代后,再向祖父及父母等叩别,并举手向全体告辞,飘然而去。

梅清华眼红红的,痴立久之,才携着罗素芙,带了岳承天相继下山。

武当山上一切由须弥神君布置,自不待言,天山神和金超暂留山上未动……

伍灵珠自离山后,即发动磁精元气。向河南风陵渡前进,一连三天,查遍千里范围内。没有什么发现,也没遇着四极八魔。

第四日,他又催动元气飞行,速度之快,简直无法形容,顷刻之间,又飞出数百里地,偶一低头,发现一座高山之上,有两个女人在慢步下坡,其中一个竟认出是青儿模样,不禁放缓飞行速度暗道:“那一个可能是罗刹幽灵吧?”

一想到罗刹幽灵,无由便起杀心,神不知鬼不觉地飘降山头,远远地尾随跟进,将磁精元气逼成一线,以纳须弥芥子之法,窃听谈话内容。

耳内只闻一个少女的声音道:“妈,老妖妇到现在还没有来找我,可能是被秘密大侠收拾了,你老不必担心啦,唐老妖又不认识你,还躲着干啥?”

“孩子,老妖心计太诡了,在灞陵用‘李代桃僵’之计骗过秘密大侠,可能到现在还无人知道哩,可怜胡媚竟作了替死鬼,连天竺魔僧也被蒙在鼓里,最近不现身的原因,说不定又向唐老妖学妖法去了。”

少女又接道:“老妖妇的迷心术真个厉害,孩儿当初差点作出违心之事了,幸喜秘密大侠神功莫测,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8章 武当风云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