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29章 名师高徒

作者:秋梦痕

罗海峰拉着岳承天,一直追出镇市,见疯子是向武当方面走。

岳承天一直往前追,竟把罗海峰丢下不管。罗海峰大叫道:“承儿,我们为啥走回头路呀?”

岳承天将手往后一招,道:“罗叔叔回去啦。”

三人鱼贯追逐,看看已离镇市好几里路了,伍灵珠停下步子,回头道:“小子,紧追干吗?”

“咭咭,师傅,你别装啦,承儿刚才看出破绽啦!”

伍灵珠一怔,接着沉吟道:“承儿,你是看我走路带有九龙腾步法是不是?”

“哈哈,师傅如不装醉,我真被瞒住了,九龙腾的第四图‘蟠离于渊’,本来就像吃醉酒似的,别人绝对看不出。”

师徒两人会心一笑,罗海峰已赶了上来,道:“承儿,干嘛走得这样急?疯老兄的酒醒啦!”

岳承天见师傅没有表示,笑道:“我怕疯叔叔跌倒呀!”

罗海峰点头道:“原来是这样,那我们走吧!”

伍灵珠倏然感应到有十几个飞行人物,在半里地外迅速地向武当方面前进中,禁不住暗喊:“不好!”

岳承天也微闻声息,惊道:“疯叔叔你先走,我和罗叔叔在后面赶好啦。”

伍灵珠顾不得开玩笑,沉声道:“承儿要小心。”说完冲空飞去。

罗海峰惊啊一声道:“承儿,他是你师傅?”

岳承天点头道:“对了,我们快赶,武当山可能有事了。”

二人放脚飞行,罗海峰看着落后,急得满头是汗。

岳承天也顾不了这多,依然飞行如故,瞬息就是几十里。突然一个女人声音叫道:“孩子,才到呀?”

岳承天闻声侧顾,见是余婆婆、心中像风车一转,笑道:“余婆婆,青姑姑呢?你的轻功真帅。”

“啊,你青姑姑有事去了,孩子,你这身轻功也不弱呀!令师的武学你得了多少啊?我是突然想到了一件急事才赶来的。”

岳承天走到她面前道:“哪里哪里,婆婆过誉啦,我因先学轻功,是以轻功比内功要强一点,你老人家也要去武当么?”

“嗯,老身也想去见识一番,查查罗刹幽灵是否也到了这里。”

岳承天跟在余大娘身后,面上没有任何表情。

余大娘边走边回头道:“孩于,你师傅练的是什么内功呀?听说连刀剑水火都不怕!那真是奇学。”

岳承天眨眨眼答道:“婆婆,你老还说掉了一点,甚至不怕毒啊!名叫‘灭魔功’!我还没有学到一成哩。”

“喂,那口诀你是念熟!”余大娘试探地问。

“不,这门内功与其他的不同,要一个字一个字的领会,深得不可言传,奥秘极了,我还只念熟第一句。”

“啊!原来是这样!孩子,你这一成内功不知到达何种程度啊?老身真想试试你。”

“没关系,你老要试,小子遵命就是,不过……”

余大娘见他有碍难似的,即插言道:“孩子,为难就别试了。”

“不,小子没学过拳脚,你老要试,只有抵掌硬推才能试出我内功的深浅。”

余大娘沉吟有顷,眼睛望着前途,吐出迷茫的寒光,突然煞住脚步回身道:“这样试也好,孩子,我们到左边树林里试去。”

岳承天暗暗一咬牙,他面上不露半点疑问之色,欣然接道:“好的。”

余大娘更不犹豫,领先往树林纵去。

岳承天暗哼一声,挺胸相随。

两人到达树林,余大娘含笑着问道:“孩子,你学的内功是属于刚性或者是柔性的?”

“你老别忘了我师傅刀剑不入,水火不惧,那是既刚且柔。”

余大娘脸上更开朗了,哈哈笑道:“那真是非常之技,孩子,伸掌吧。”

岳承天暗提磁精元气,轻笑道:“婆婆,你老别用猛力呀,小子怕受不了啊!”

余大娘笑着道:“不会的,老身只试试你的内功性质就是。”

岳承天轻轻伸出两掌,往余大娘双掌一抵,以迅雷不及掩耳的手段,马上发动磁电作用一推!

余大娘突然感觉一股莫大而麻痹的暖流,迅达全身!连自己想发动内力相抗都来不及,不禁筋缩神疲,全身若废,只吓得面如死灰,颤声道:“孩子快住手,老身受不了啦!”

岳承天暗暗又推一次,这才收回双掌道:“我还没用力呀。”

余大娘收掌不语,暗暗运功一试,不料丹田那口真气已杳如黄鹤,不知到那里去了!这下可真急了,双目射出痛苦的光芒,沉声道:“孩子,老身被你害了,现在功力全废啦!赶快替我恢复内功。”

岳承天故作大惊道:“呀,这怎么办,有我师傅在这里就好啦,我不懂呀。”

余大娘仰头目露杀机,继而又黯然一叹,似有无能为力之感。

岳承天暗地笑开了心,面上故做着急地道:“婆婆,这样好啦,你老随我回武当山,只要见了我师傅就有办法了。”

余大娘沉吟再三,似不得已地点点头,随着岳承天向武当进发,一语不发,颓丧已圾。

岳承天暗道:“哼,活该,想在我面前捣鬼!可惜你破绽百出。”

余大娘功力既废,走路已变成常人,拖到第二日中午,才渐渐接近武当山脚。

岳承天沿途没见到一个熟人,心中感到忐忑不安,倏然!有个五十余岁的老人一见余大娘低头走路,竟规矩地侧身旁立。

余大娘心事重重,没有发现,岳承天心中有数,待余大娘走过后,反臂拂出一掌!那老人作梦也没想到随在余大娘身边的小孩子会向他下手,胸前如遭电击,“吭”的闷哼一声,栽倒在地。

岳承天左掌间,同时伸指点了余大娘睡穴,他动作快得出奇,双手接着不停,将余大娘和老头拖入乱草丛莽之间,深深吐口长气道:“好险,那边来了好多魔头啊!”

他偷偷地伸头向左前方一看,见有七条飞快的背影消失在山的转角处,这才伸手探探老头的鼻息,知只负了重伤,暗道:“这老儿真了不得,竟受得起我五成元气而不死!”

他暗忖未了,又听到有破空之声,即潜视一察,欣然叫道:“辽东公公,快来帮小子一手忙啊!”

飞行之人闻声落地,见了岳承天一怔:“娃娃,你不是去接师傅啦,为何一人在此?地上男女是谁?”

来人就是辽东苍龙,他惊讶地瞪着一双精光炯炯的老眼。

岳承天咭咭笑道:“老公公,你老先别问,我们把他们运到武当山上再说,迟了怕出毛病!”

辽东苍龙知这小孩子定有原因,即一手一个提起,道:“孩子,跟我走。”

岳承天开心地相随飞纵,转眼到达真武观前。

这时在一个广场上静立数十个老辈人物,神情非常紧张。

辽东苍龙一去,所有的人都拱手为礼。

岳承天举目一看,暗道:“出大事啦,三神四奇,各大掌门都在,还有……噫,我师傅哪去了?”

倏然罗海峰一把接住他轻声问道:“承儿这时才回来,可把我急坏了!怎么了!余大娘负伤啦!”

岳承天正想告诉内情,忽闻须弥神君郑重地道:“老苍龙,你提来两人是谁?”

辽东苍龙刚要启口,场上无声无息突然降落一人。

岳承天高叫道:“师傅……”

落地的就是伍灵珠,他没理徒弟,向在场人一瞥,微笑道:“各位前辈,人寰三尊和天竺魔僧的落足之地已被我找到了,唐赛儿与罗刹幽灵还是未查出踪迹,看势今天就会有所举动。”

三神四奇及辽东苍龙点点头,各大掌门则更形紧张。

伍灵珠轻啸一声,从真武观四周飘然走来四人。

岳承天欢叫道:“梅姑姑、罗姑姑。”

“嗨嗨,小子,怎么只叫师母,竟把大伯及超叔给忘啦。”这是天山神宏亮的声音边走边说。金超含笑不语。

梅清华和罗素芙瞪了天山神一眼,走近岳承天。

辽东苍龙向全场呵呵笑道:“各位,敌人今天不一定何时发动,老朽也得到一点消息,刚才追着一批魔子,听说唐赛儿现在‘隆中山’等罗刹幽灵,只要她一到,说不定就会有变动,老朽正想回山报信,不料在山下遇着岳娃儿捉了两个人,现在请各位认认是属于哪一方的?”

伍灵珠首先向岳承天道:“承儿,那女人不是余大娘嘛?”

岳承天轻声道:“师傅,这女人可能是罗刹幽灵!现被承儿用磁电逐散她的内功了!”便将经过详细说了一遍又道:“那老儿见了她很恭敬哩。”

伍灵珠哈哈笑道:“不会错!你比师傅强多了,只要查出这老儿是谁,就知道她的底细啦。”

忽然从真武观里走出老人白洪涛道:“灵儿,那老儿我好似认得。”

说着走至近前,惊叫道:“雾里箭,他就是周少陵,我们的庄院就是他们烧掉的,老朽还被他打了一掌。”

伍灵珠目吐寒光,一把提起雾里箭周少陵,两指一点。雾里箭周少陵如遇神助,一震醒转,举目一瞥场上,面色大变。

这时在场都围观一圈,静立不语。

伍灵珠沉声道:“周少陵,地上女人是谁?”

周少陵反面一顾,心中更急,默然不语。

伍灵珠知他已受重伤,不能运功逼供,沉思盘诘之法。

岳承天向周少陵噘嘴哼声道:“你不讲呀,我有办法,师傅,听说万物教有两个规矩,只要他们的人落到别人手里,回去就要吃一种毒葯,搞得记忆全失,听凭驱策,以折磨至死方休,你老把他武功废了,将他送到有万物教人的地方去,那就够他受一辈子了。”

周少陵大叫道:“我说我说,千万别把我送去,只求说完后给我个痛快死去就是!这女人正是罗刹幽灵,她还有个徒弟叫青儿,那是寒冰公子的未婚妻。”

陆续由真武观里出来不少人,甚至连伍灵珠父母都到场旁观,闻言地上女人就是罗刹幽灵,莫不惊讶出声。

岳承天见周少陵已吐出实情,高兴得咭咭笑道:“老傻瓜,你不说出来真拿你没办法!哈哈,你打伤我白公公,又烧了我师傅的家,真舍得把你送给万物教?嘻嘻,雾里箭这名字,真是空有其实。”

多少老辈人物在场,闻言哄声大笑!

伍灵珠将周少陵往地上一掷,想请示长辈们如何处理。

岳承天“呼”的就是两脚,周少陵和罗刹幽灵被踢得一连翻了十几个滚,四腿一伸就不功了!

普陀神僧两眼一闭,连声念佛。

伍灵珠大骂道:“小子,怎么这样没规矩。”

岳承天一伸舌头道:“师傅,你老别生气,周少陵是该死,迟早要动手的,罗刹幽灵诡计多端,将她弄醒恐要出毛病,这样做了不干净得多嘛!”

须弥神君呵呵笑道:“这句话很有道理,今天你又建一大功啦。”

伍灵珠摇摇头,无可奈何地不理他。

众人见他处理干净,都在心中喊声小煞星。

群芳神婆上前把岳承天搂到怀里道:“宝宝,来.跟我去吃东西。”接着伍氏一家跟随进入真武观大门。

须弥神君向众人指示机宜,分派各守要路,地上尸体有道僧们收拾。

伍灵珠突然大喝一声道:“各位赶快集中,敌人到了。”

普陀神僧面色沉重道:“迅守真武观。”一众顶尖高手事先已有分配,各自迅速站定岗位。

群芳神婆闻声走出真武殿道:“伍哥儿,敌人来了多少?”

伍灵珠沉默一会答道:“现在山下集中了,请前辈等保护殿内众人,慎防伤害,外面由灵儿应付。”

群芳神婆安慰道:“孩子放心,不能战斗的已有妥善处理,你只管拒敌吧。”

伍灵珠一指山下道:“他们来了!”

须弥神君和普陀神僧守住观门,沉静不语。

转瞬间,由山下如浮云般升上九人。

伍灵珠见为首是个鸡皮鹤发,满身红装的老太婆!后随六老两小,惟其中之一不认识,可能就是掀天尊者,其他都曾见过面。

辽东苍龙轻声对三神及伍灵珠道:“那老妇就是唐赛儿l。”

九人走至广场,一齐停下步来。

须弥神君哈哈笑道:“前面那位老大姐就是唐赛儿吗?”

红衣老妇沉声道:“你是什么人,敢叫老身姓名!”

普陀神僧口宣佛号道:“唐老菩萨,这就是须弥施主。”

“哼,原来你们就是世外三神,真是后生晚辈,不懂规矩,老身从不履足江湖,今天来到武当山是为你们好,赶快将所有人等叫出来,清点人数,注册投降万物教。”

群芳神婆接口大骂道:“老妖妇,你大话别说得太早了,今天还不知谁投降谁哩。”

唐赛儿大怒道:“你这贱婢敢出口不敬,想找死不成?”

伍灵珠大步上前,冷冷地道:“你这无廉耻的妖妇驾谁?少爷看你到底有多大妖法,快使出来吧。”

唐赛儿似早知面前青年是谁,回头向一老人道:“翻天教主,将这小子拿下来。”

翻天尊者犹豫一下,慢步行出。

伍灵珠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29章 名师高徒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