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03章 勾漏大怪

作者:秋梦痕

晓雾伴着微风,缥缈地笼罩原野,晨曦像蜗牛慢移,悄悄地爬上山头。

灵珠这时才弄清方向,知自己走的是背东而行,夜晚听着的消息,忽然涌上心头,他虽不知甘肃到底有多远,便方向是正确的,只要向西走,麻谋新和廖桂香二人,绝对不会向这个方向追寻。

他没有任何打算,只要脱离麻、廖两人的追踪,就减去目前的麻烦,将来如何,那他无法预料。

一个时辰,两个时辰,灵珠又走了不少路,前面发现有了人家,他看看自己一身破烂肮脏,鼻子一酸,差点掉下泪来。强忍着轻轻叹口气,凄凄的向前面村庄走去。

村庄并不大,仅仅只有三五户人家。

在正面一家大门前,这时正有一个老太太,手里拿着一把木梳,偏着头,一下一下的在清理满头白发。

座旁还有个八九岁的小女孩,从地上把老太太梳下的银丝,一根根的拾起来。

她偶然一抬头,见着灵珠这副模样,轻轻向老太太道:

“奶奶,你看那小哥哥多可怜,清早就来讨饭了,我们家还没煮呀!”

老太太停下梳子,随着小女孩指的方向,睇着晕花眼,静静向灵珠一打量,叹口气道:“唉……他昨夜一定是露宿,不然,附近没有村子,哪能这样早就到我们这儿来,秀秀,你快叫他进来,等饭作好了时,给他装碗大的。”

秀秀定是小女孩的rǔ名,她站起来两蹦三跳的走向灵珠,微沉叫道:“喂!我奶奶说的话,你听到了吗?叫你到我家吃饭哩,快来呀,等会三毛家的阿黄出来会咬你的!”

灵珠感激的点点头,随着秀秀走向老太太,羞涩地轻声道:“谢谢奶奶的好意,小子……一身太脏了,就在门口待着罢了,进去恐不方便。”

老太太见灵珠很懂得礼貌,不禁又多看两眼,慈和地微笑道:“没有关系,在外面怕狗咬了你,还是进去好,唉……你是哪里人?这点年纪就流落在外,真可怜。”

她说着,一手握着头发,站起来领先向门内走。

秀秀一拉灵珠,跟着老奶奶走进大门。

灵珠只好跟随进屋,见里面非常朴素,但很清洁。

秀秀搬来一条竹凳,叫灵珠坐下,未几,老太太找了一身旧衣服,交给灵珠道:“好孩子,这身衣服虽然旧一点,你穿大概还会适,吃了饭,你到前面河里洗个澡,将你身上的破衣换下来,洗了晒干后我替你补补,将来也好换穿。”

灵珠感激得两眼红红的,不禁哽咽地点点头。

这一天,灵珠在老太太的抚恤里,就此过去了。

伍灵珠到了晚上,正愁无处睡眠,幸蒙老太太慈悲,将他叫到房里,安置一块门板并整理一套被褥,就叫灵珠在她房中睡觉。

第二天早晨,灵珠起得早,就在床上练罢坐功,又拿出‘三清玄功’秘笈看了一遍,见老太太还未醒来,便悄

悄的在褥下将短剑藏入衣内,他不愿人家看到他有把兵刃。

没有多久,秀秀从另一间房里出来,轻轻的推门走到灵珠面前道:“昨夜我听你和奶奶谈话,才知道你姓伍呀,我们出去玩去,今天我妈妈和爸爸一定会回来,回来时定有好东西吃,我会分给你,你在我家里多住两天,不要再去外面讨饭了,奶奶很喜欢你哩。”

灵珠茫然的点着头,但又摇摇头,心不在焉地随着秀秀走出大门。

外面一片寂静,一阵阵晨风,带来林木间清新的空气,才将他从迷惘中吹醒,回头向秀秀道:“秀秀,你姓什么,我还不知道哩!”

秀秀一面拉着灵珠走,偏着小脑袋讶然道:“奶奶没有告诉你吗?我们姓康呀。”

灵珠点头又道:“你爸妈是在外面作生意吧?大概是在城里?”

秀秀摇头道:“不是,我爸是镖师,妈妈也在镖局内,我从来没去过,听说有很远的路程,奶奶告诉我,是什么葛源县,明天是端阳节,爸妈一定会回来。”

灵珠一听端阳节,心中不禁凄苦慾泪,他想到两日前还要妈妈做粽子,而今家破人亡,自己流为乞食他人,怎不伤心至极,他含着眼泪,侧头不叫秀秀着见。

秀秀见灵珠不吭声,奇怪地问:“伍哥哥,你偏着头看什么?”

灵珠藉故一指前面道:“我昨天在那条沟里洗澡,见里面有很多鱼,我们去捉鱼去?”

秀秀一嘟嘴道:“我不爱哟,捉鱼是你们男孩子的玩意,将衣服脱得光光的,羞死了,不去,不去。”

灵珠也知说错了,非常尴尬地道:“那我们去捉蚱蜢好不好?”

秀秀高兴道:“好极了,看哪个捉的多,捉的大,比比看,输的人要挨手心。”

她说着就往前走。

灵珠本待跟去,但抬头看见远远的道路上来了两个人,便停步注目。

见走在前面的是个女人,手中提着一个包袱,后面是男人,手中牵着两匹高头大马,他们漫步前行,微显疲乏之态。

女的看见秀秀,即高声招呼。

秀秀闻声尖声喜叫道:“妈妈爸爸你们回来啦!”

她边叫边走,很快就投进女人的怀里。

灵珠知道男女两人定是秀秀的父母,也慢步走向前去。

秀秀在妈妈怀里撒了一阵娇,才看到灵珠向她走来,即招呼道:“伍哥哥,快来呀,我爸爸妈妈回来啦!”

她接着把灵珠向爸妈介绍。

秀秀的爸见了灵珠,似乎有点惊异,顺手将两匹大马,系在道旁树上,大步上前拉着灵珠的手道:“小哥儿,你是哪里人,为河流落在外?家中还有亲人吗?”

灵珠见问,心中虽然难过,但他还是忍住未露于面,礼貌地向秀秀的父母一揖道:“小子是个孤儿,自幼不知出身何处,昨蒙老奶奶恩准,在尊府多有叨扰,小子感激之至。”

秀秀的父母见灵珠口齿清晰,文质彬彬,简直不像个孩童,不禁互视一眼,面显讶异之色。

秀秀的爸爸哈哈大笑道:“小哥儿不要客气,只要你在我家住得惯,我们非常欢迎。刚闻小哥儿出语儒雅,谈吐斯文,你定有来头,但江湖风险,我也不必查你底细,我名叫康忠,今后你叫我康大哥好了。”

秀秀跳起来嘟着嘴不答应,道:“不不,我叫他伍哥哥,他又叫爸爸大哥,不通不通,平日要我矮一辈,我不来了。”

康忠夫妇一听,不禁都打个哈哈。

秀秀的妈妈黎氏,见女儿那副撒娇模样,忍着笑问道:

“阿秀,伍哥哥长得很俊,你一定是很喜欢吧?”

秀秀很聪明,她知道她妈妈在找她开心,不在乎的大声道:“当然啦,如果像隔壁的三癞子,哼!我才不和他玩哩。”

灵珠不好意思的道:“康大叔、康大妈是长辈,小子年龄幼小,怎敢不分尊卑,快请回家休息吧,两匹马由小子来照顾。”

康忠哈哈道:“好好,那我和你大妈都照遵了,马匹还是我来牵,你和秀秀前走吧,呶,奶奶在门前等着哩。”

黎氏将包袱交给丈夫,便一手拉着一个,将灵珠和秀秀拉着向大门走。

老奶奶接着儿媳,笑微微的道:“秀儿的妈,你和阿忠两个,这远的路,就不要赶回来啦,端阳节又不是过年,远远的赶回来多辛苦,现在这年头,路上又不平静,唉!快进去休息吧。”

黎氏扶着婆婆道:“娘,这是子媳应该的,哪能算是辛苦,你老这段日子里好吧?”

老奶奶一面将媳妇拉进房里,一面呵呵笑道:“我很好,吃得饱,睡得着,现在秀秀又能煮饭了,我可没有事做啦。”

秀秀跳到厨房里,倒了四杯茶,高高兴兴的用木盘子端进房来。

灵珠帮着给黎氏和老奶奶递上两杯。

未几,康忠也进房来,大家有说有笑的谈了一阵外面的见闻。

黎氏说今后要在家服侍婆婆。

康忠也有同感。

灵珠见人家话家常,本待到外面去,然想到康忠既在镖行干活,江湖上的消息一定很灵通。但他不便相问,只好在旁等机会开口。

老奶奶向儿子道:“阿忠,你们保镖的,听说很危险,为娘的在家,老不放心,我看还是在家里种几亩田算了,你爸当年去世时,曾经说过,只要家里生活过得去,叫我不要放你出外,你的意见怎样?”

康忠恭敬的答道:“妈请放心,我在镖行里只算得三流角色,大买卖,局主不会叫我去的,小生意根本没有危险。

不过,现在这几个月里,时局有点变化,但只要我老成一点,也没关系。”

灵珠趁机问道:“康大叔,你是在什么地方保镖呀?听说保镖的,常要打架是吧?你讲点故事给我听好吗?”

康忠哈哈笑道:“故事多着哩,要听哪一类的?比方说,黑道武林劫镖啦,武林寻仇啦,比武啦,及夺宝等等,讲个三日三夜都讲不完哩。”

灵珠本想探听一下家人的消息,然而想到康忠只是一个三流的镖师,如要探听真实的情形,他是不会有的。

于是,便放弃预定计划,随便道:“小子样样都想听,不过,前两天,小子在一个树林里,听到几个人的谈话,说什么甘肃和新疆省的交界处,有个什么哈拉湖,湖里有件奇宝,江湖武林人物,都奔向那里去争夺,不知康大叔听说过没有?”

康忠点头道:“这件事情,在目前江湖上,是最热门的新闻,可说是无人不知,到底是什么宝物,谁也不知道。

去的人,多半是好奇,当然也有些人是知道的,我们的总局主以及几个大镖头都去了,因此我才有空回家过节哪,这种事情我们没有份,不知也罢。”

秀秀好奇地道:“爸爸也是武林人,为什么不争夺,拿回来给我玩多好!”

老奶奶呵呵笑道:“秀儿是‘癞蛤蟆’想吃天鹅肉了,你爸爸没有学会飞哩。”

黎氏也忍不住笑,只侧面着着灵珠。

灵珠有意似又无意的向康忠道:“康大叔,那个哈拉湖到底有多大?坐落在哪个方向?”

康忠惊异地看着灵珠道:“小哥儿问这干吗?我可没有到过,不知有多大,只知在正西方,大概距这里有几千里。”

灵珠自知失言,忙解释道:“我也是好奇问问罢了,曾听说过,边疆之地,黄沙万里,那种地方,想是想去,也无法走到啊!”

老奶奶不甘寂寞地插言道:“我虽见的少,听的可多,曾闻人家说,沙漠之地,人屋虽没有,但游牧民族住的都是什么蒙古包,有马有骆驼,走路不须步行,阿忠,你说是不是这样?”

康忠笑着道:“娘说得对,那些人民住无定所,食的都是牛羊肉,那种生活倒是很有趣的。”

秀秀岔言道:“天天吃肉,腻死了,我才不稀罕哩,尽讲这些没有意思的事,我不爱听了,伍哥哥,我们还是捉蚱蜢去。”

她不由分说,拖着灵珠就往外走,三个大人齐声一笑,目送二小去后,又谈了一点家务事。

康忠回到自己房里,脑子尽是灵珠的印象,他始终有个疑问,孩子年龄这么小,谈吐行动像个大人,显然受过良好的教养。

但是,为何流为乞食?他想不通。

正要躺床休息时,突然闻秀秀尖声哭叫,走了回来。

老奶奶在叫道:“阿忠,你快去看看!”

康忠三脚两步的奔出房门,见秀秀满脸惊恐之相,眼泪双流,便拉着问道:“阿秀,什么事使你吓得这样?”

秀秀哭着道:“伍哥哥被一个怪老头捉去啦!”

她说罢又哭。

康忠心里一急,丢下秀秀就往外跑。

待走到门外四处一找,哪还有什么怪老头的影子,灵珠却不见,不得已又回来问问详情。

这时秀秀哭得声嘶力竭,一家人如失至宝,灵珠虽然与他们相聚短暂,但留给这一家人的印象是深刻的。

他活泼、聪明、俊美的一切,在老小四人的脑海里回旋。

老奶奶更伤心慾绝,严命康忠追寻。

康忠沉着劝慰道:“娘请放心,我马上就去。”

他说罢转身,急急在屋后牵出一匹马,迅速备上鞍子,跳上鞍,放马就追。

一家人惊惶伤感,直到傍晚,康忠垂头丧气的回来了,

不要问,灵珠杳如黄鹤,康忠失意而回。

老奶奶和秀秀,悲伤的哭了好几天,求神许愿地想尽方法,哪还有什么用。

事情过了十余天,这是一个晴朗的早晨,在祁连山的西面,地名“衣马免”,正有一个十余岁的孩子在踯躅独行。

这孩子原来是伍灵珠。

他自当日和秀秀在门外遇着一个怪老头子,怪老头子一眼看到灵珠,如获异宝,硬要灵珠跟他走。

灵珠见老头长得尖头缩腮,眼如绿豆,满口黄牙,一身绸服,如挂在衣架上,自称为什么勾漏大侠,看看就不顺眼,当然不会理他。

心想这老头子不是什么好人,便拉着秀秀绕别路而走。

怪老头一见,嘿嘿两声道:“小子不识抬举,找老人家看上你,那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3章 勾漏大怪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