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30章 鬼的声音

作者:秋梦痕

  伍灵珠携了岳承天,向山上各处地形仔细查勘一遍。

  岳承天轻声道:“师傅,你老看承儿能不能敌得人寰三尊一人的功力?我自己还不

知道哩。”

  伍灵珠微笑道:“你即不知自己的功力,那为什么冒险去追违天老魔?冒失的家

伙。”

  “师傅,承儿可不是盲目从事,那是挟战胜之余威!这是承儿运用兵法中之必胜要

决,何况我还虚张声势,这又合乎虚虚实实的要则啊,怎能说是冒失呢?”

  “哼,还犟嘴哩,你忘了敌人不只一个吗,一旦他们走齐一块那怎么办?”

  “哈哈,承儿不就是因为这个考虑才迟延了,嗨,不然那一飞剑还只能削下一块袍

服来吗?”

  “嗯,这个为师还真未想到。”伍灵珠暗喊:惭愧,是以只喂一声。

  “师傅,你老还没有答复承儿的问题哩。”

  伍灵珠笑道:“你的功力虽不能胜,但也败不了。”

  “那承儿就放心干了。”

  伍灵珠沉吟有顷,看看走到一个幽秘的山谷里.似下了什么决心似地道:“承儿,

你躺下来。”

  “师傅,你老又想损失自己替承儿灌输元气啦?承儿不伍灵珠见他好像与自己心意

相通似的,心中安慰己极,和声道:“承儿,不要紧,为师没什么损失的,只要过后调

息一会儿就复元的,快躺下来,今夜有场猛烈战斗呀!”

  岳承天激动得眼泪汪汪地盈目慾出,勉强躺下。

  伍灵珠口中慰勉道:“承儿,师傅只有你这个徒弟,以后也不会再收了,只要你能

发扬光大,无须感激师傅。”说着拿出一把磁精晶果道:“承儿快把它吞下,我好运功

助你练气。”

  岳承天吞下果子,闭目调息。

  伍灵珠这次下了决心,要将这个徒儿造成第二个自己,以全力灌输磁精元气。

  师徒两人,整整一下午在这幽秘的山腹里度过四个多时辰,运功完毕后,山径已晚

霞映彩,夕照朦胧了。

  伍灵珠携了徒弟,踏着轻松的步子,朝着真武观走回,在登真武观前广场时,迎面

遇见浮云子。

  浮云子见了伍灵珠,嘘口气道:“伍少侠.大家见你半天未归,都认为出了事情

呢。”

  伍灵珠微笑接道:“晚辈只是查勘本山地势,以做今晚应敌之策,请问前辈,观里

没有什么变化吧?”

  浮云子皱眉道:“伍少侠,其他都没发生什么,惟罗刹幽灵的尸体被掘走了,这消

息不知是何人走漏,掘尸者无疑是敌方所为,现三神前辈和辽东老人正在讨论此事。”

  伍灵珠闻言一怔,举目似观满天红霞,沉吟未语。

  岳承天见师傅沉默不言,浮云老道也在想心事,便轻轻溜到真武观前,见两个姑姑

正在陪着祖师母谈家常。高声叫道:“祖师母,承儿回来哪。”

  谭夫人慈笑道:“孩子,你到哪里去了,师傅呢?”

  岳承天一头钻到谭夫人的怀里答道:“祖师母,承儿和师傅玩了一下武当山,刚刚

才回来,师傅现在外面和浮云老道说话哩。”

  梅清华一掌打在他屁股上道:“小鬼,你怎么叫人家老前辈为老道?”

  “哎哟,师母打得太重哪,好痛啊,本来他就是老道嘛。”梅清华被他一句师母,

叫得面泛桃花,连耳根都羞红了。

  罗素芙格格笑道:“承儿,你怎么就叫师母哪,还没正式成亲哩!”

  梅清华扬手要拧道:“芙丫头,你要打啦,这样厚的面皮,你已成了亲!”说完更

羞得要命。

  罗素芙自己还不知道什么叫成亲,不过是听人提过这名词而已,闻言格格笑道:

“华姐姐,羞啥?迟早有那么一回事呀。”

  谭夫人见这一对未来儿媳,一个是含苞芍葯,一个是出水芙蓉,无一不娇美绝伦,

在旁含笑不语。

  岳承天仰起小脑袋问道:“祖师母,什么是成亲呀?”

  谭夫人呵呵笑道:“人人都称赞你绝顶聪明,怎么这个就不知道啊!”

  “嗯,承儿没听说过嘛。”

  梅清华骂道:“小鬼没听说过就不要问。”

  岳承天耸耸肩道:“师傅回来了,我问师傅去。”

  “承儿,什么事问我?”伍灵珠走进门向妈妈问过安。

  岳承天刚要张口,梅清华咬着嘴chún哼一声,吓得他问到嘴边的话又收回去了。

  伍灵珠哈哈笑道:“承儿专替自己找霉头,刚才大概又说错话了。”

  罗素芙格格笑道:“灵珠哥哥,承儿是……”

  梅清华赶急打插道:“别是是的,都是你。”

  罗素芙笑得花枝招展道:“不说不说,你别害羞,到成亲那天再讲好哪。”

  谭夫人见她天真纯洁,乐得莞尔不已。

  梅清华咭地笑出声来,道:“丫头,你不说不说又说出来了,真是没‘收藏’的丫

头(肚里藏不住东西)。”

  岳承天怕挨梅清华的骂,岔开话题问道:“师傅,罗刹幽灵的尸体被盗,查出消息

谁走漏的么?”

  伍灵珠陪着母亲坐下来,摇头答道:“这中间定有敌人卧底之人在我们这边,老前

辈们正在查探.你不要张扬出去。”

  伍天锡从外面走入,道:“灵儿,赶快出去,你爷爷刚得着消息,说你雷爷爷从北

方回来,被什么人在汉水‘仙人渡’围困,幸有我们这边的人增援,目前已进入武当山

脉。”

  伍灵珠闻言一惊,向父亲问过安道:“爸妈请坐,孩儿就去。”

  回头对梅清华和素芙道:“华妹和芙妹今晚要特别注意爸爸和妈妈的安全,我去

哪。”

  梅清华嫣然笑道:“这个还要你讲,快去吧。”

  罗素芙道:“灵珠哥哥,快把你的尾巴带走,免他在这里讨厌。”

  岳承天咭咭笑道:“承儿当然要跟着去的,今晚我和师傅要唱‘双挂帅’哩,师祖

和祖师母请坐,承儿走哪。”伍天锡含笑点头。

  谭夫人爱怜地道:“宝宝,要小心呀!”

  “祖师母放心,承儿打不赢晓得走呀。”

  “格格……”

  “咭咭……”

  梅清华和罗素芙笑得上气不接下气!

  伍天锡见儿子带着小顽皮走了,这才叹道:“这小把戏胆比天还大,在这短短的时

日里杀人如麻,嗨,大了那还了得!”

  两个少女当着未来的公公的面前,见他摇头摆脑的又不敢笑出声来,忍得那鼓鼓的

胸脯只颤动!

  谭夫人哎声道:“你快进邻房去看经书吧!别在这里唉声叹气了。”

  且说伍灵珠走进三清殿,见爷爷正和白爷爷商议事情,问道““爷爷,雷爷爷现在

在哪里?”

  伍老人摇头道:“据昆仑弟子回报现在进入武当山脉,究在何地,已派人找寻去

了。”伍灵珠沉吟一阵低头考虑。

  岳承天轻声道:“师傅,派承儿去走一趟吧,你老不能离开这里,以防敌人偷袭。”

  伍老人摇头接道:“宝宝不要去冒险。”

  伍灵珠道:“爷爷,叫承儿去也好,他尚能办点事情。”回头道:“承儿去就去,

一定要在二更前赶回来。”

  岳承天应声道:“承儿知道啦。”转身闪出观门,暗道:“嗨,这是第一次出差哩,

可要建点成绩。”

  他自言自语,也不管旁人用惊叹的眼光看他。

  两三个纵落,穿进丛林,左右一睹无人,在朦胧的云雾里猛提一口元气,“嗤”的

腾身而起!一道暗影,闪电似地消失在夜空里。

  岳承天这是第一次升入高空,心中乐得独自哈哈轻笑!道:“师傅的本领真大,几

个时辰里又把我功力增加一倍!这时遇上那个老魔头多好,我不好好干他一架才怪哩!”

  他心中想着,口中念着,偶然一低头,虽在朦胧的夜色里,对他的视线可一点也不

受影响。

  突然发现两个中年大汉,正在一条山脊上纵跃,暗道:“嗨嗨……老的没遇着,半

老的倒撞上两个啦,咭,待我去玩耍他们一阵再说。”

  他一收元气,身体像殒星下曳,破空拖着一条淡淡的白尾,无声无息地尾随着两个

大汉身后。在转角处一个大汉停下步来道:“这样无止无尽的山脉,要想找几个人,真

不容易,何况又是夜晚,皮五,我看他们也找不着。”

  名皮五的沉吟道:“可能那几人已逃进武当山去了。”

  “不见得吧,我方已把他们归路截断了,除非从天上飞。”

  “尹重,你不要说飞,现在能飞的可不少。”

  “嘿嘿,凭那几块料还办不到,雷老头也不过是四流货色而己,另外七人更差劲。”

  皮五一接尹重道:“前面包围过来了。”

  岳承天早就听到有十几个人对面追来,他胆大包天,不以为惊,这时声息一近,倏

然想到己身任务是救人的,暗道:“该死,雷太爷爷可能被围了。”

  想到这里上前就将两个大汉点倒在地,横身拦住要路,静等发展,转瞬从树林逃出

两人,前面是个三十不到的青年,后面一人年龄稍大的似负有轻伤。

  岳承天大声道:“来人哪个是雷太爷爷?”

  他临走没有问清雷老人年龄相貌,是有此问。逃出的两人惊怔刹那,知是自己人,

颤声答通:“朋友是谁?我们是峨嵋派人,雷老已被冲散.后面有大批敌人包围上来

了。”

  岳承天惊道:“我是秘密大侠徒弟岳承天,两位快过来,我雷太爷未被捉住吧?”

  真是人的名儿树的影,岳承天大杀万物教和天竺派.早已传遍武林,人人都知道有

个奇童岳承天一夜之间扫荡群魔,杀人无数,惊破贼胆!是以两人闻言,惊喜莫名,大

叫道:“小侠,雷前辈下落不明,是否已落入贼手,现尚未知。”

  岳承天见二人后面陆续出现十余人、即放过峨嵋弟子上前阻遏道:“来的是什么

人?”

  对方一人首先追近,见前面拦道的是个小童,沉声喝道:“小子可是武当山的?”

  岳承天晃身上前,“啪”地打个大耳光道:“小爷问你不答,反而骂起我来了,快

说你们是什么人?”

  那人被打得摇晃不定,神魂出了窍,后面群人这时全部涌到。

  突然其中发出一声惊叫道:“快扯和,扯和,他是小煞星!”

  敌群一闻“小煞星”三字,齐发一声喊,惊得四处乱窜。

  岳承天举掌遥击,“轰隆”一声大震,连树带人劈开。条槽,惨叫连声,凄厉已极。

  岳承天见还有数人逃进树林,即猛扑而出,伸手抓住人道:“你们是万物教的?”

  被抓之人颤声道:“小侠饶命。”

  “有个姓雷的老人是被你们捉去了?”

  “没有。”

  “去你的。”

  “哎!”

  岳承天将那人摔出十余丈,只闻得一个“哎”字!

  峨嵋派两个青年,哪曾见过这种既干脆又威武的场面,只看得目瞪口呆!

  岳承天回身道:“二位大叔,请往武当山前进,我去替你们扫清归路,回去见了我

师傅时,只说我雷太爷安然无恙。”

  峨嵋弟子张口慾言,但前面已失去岳承天的身影。

  “师兄,这简直是出鬼啦!”年轻的一人惊讶不己!

  “师弟,这才是来无影去无踪的真才实学哩!这地上还有两个家伙被点了穴道,我

们费点手脚带走吧。”

  二人放开四条腿,安心前纵,沿途发现有不少敌人在地上,那都是头破肢残的尸体!

  “师兄,这小子够狠的,难怪敌人叫他小煞星。”

  “嗯!”

  做师兄的嗯一声,音浪有点抖擞!

  且说岳承天以奇速无伦的动作替峨媚弟子扫除障碍后。绕道反搜前进,突然在一个

山谷里发出一阵兵器破风之声,暗道:“可能在这里了!”

  循声急急寻去,耳旁突然闻到一声:“站住!”岳承天看也不看,回声“滚开”,

反臂一扫!

  一个高大的老人,蹬蹬蹬,连续退后十余步,被树根一绊,“卟”,倒在地上!岳

承天哪管他的死活,飞身跃过,闪电似地冲进山谷。举目一看,见二十余人围住六个老

人,以压倒之势猛攻猛扑!

  岳承天大叫一声:“住手!”

  战斗激烈之极,谁也不听他喝叱之声。

  岳承天不知谁是自己人,沉吟有顷暗道:“你们不住手,我也有办法,统统将你们

兵器抢了,看还打个什么劲。”

  运起磁精元气,展开九龙腾步法,闷声不响地冲进人群,双手伸出,猛捞猛掷,顷

刻之间,场上大乱,惊叫之声哄成一片!

  突然,岳承天惊叫道:“多叔叔,有你在这里呀!”

  他因人多混乱,这时才看出有多克卢在场。

  多克卢手中兵器被岳承天抢去,正震惊莫名,闻声知人,大声叫道:“雷老!救兵

到了,快集中。”

  扭头又对岳承天道:“小把戏,快保护你爷爷,他已脱力啦!噫,你怎么连我的宝

剑也抢了。”

  岳承天见敌人惊怔地集中一地,人数好像少了—半,交还宝剑搓手叫道:“多叔叔,

你真糊涂,承儿知谁是雷太爷爷,这几位老公公都像脱力啦!”

  多克卢也慌张过度,闻声一指道:“最前面花白胡子的就是,噫,那些家伙逃光

啦!”

  岳承天再看敌人方面,见一个也没有了,啐声道:“没种。”

  说着一一将地上坐定的五个老人救醒。

  多克卢心头的紧张一旦尽去,嘘口长气道:“小把戏,你真够威风,敌人都是一等

一等的高手!其中可能有人认识你,是以都吓得走光啦。”

  雷电坚等经岳承天以磁精元气一提,都很快就恢复常态.一一站了起来。

  多克卢指着岳承天道:“雷老,这就是伍大爷高足岳承天,敌人都被他吓跑了!”

  雷电坚拉着岳承天道:“孩子难为你了,你师傅也来了吧?”

  岳承天按次向五老人见过礼答道:“老人家,我师傅要镇守武当山,特派小子前来

迎接你老的。”

  多克卢插言哈哈笑道:“小把戏,可能你又得了师傅再次传授吧?不然怎能放心叫

你独当一面呢?”“嘻嘻……”

  雷电坚见小家伙一脸顽皮相,越看越爱,指着其他四老,道:“孩子,这是雷太爷

爷的老朋友,人称关东四雄的就是,你恐怕还不知道吧?”

  岳承天再次行礼道:“小子还没有开始闯江湖哩,当然得不到传闻。”

  “雷老三,你介绍个屁,连我们姓名都说不出来,叫孩子如何称呼呀?哈哈……”

四老见孩子这点大的年纪,就能名扬四海,都爱得不得了,左边一人闻声打趣。

  岳承天见四老都有一副花胡子,配上雷大爷爷站在一块怪好玩的,接道:“不要紧

呀,我统统叫花胡子好啦。”

  中间一老人哈哈笑道:“岂有此理,既叫雷太爷爷,就应该叫我们余太爷才行,我

们都姓余。”

  雷电坚笑着补充道:“孩子,这四个老头是同姓兄弟,人称余猛余勇余刚余强,这

次如不是他们送我回关内,雷太爷爷早就完了。”

  余猛大笑道:“雷老三,少说废话了,我们快到武当去罢,此地不是谈话之所,敌

人可能卷土重来。”

  多克卢转身领路道:“各位随多某来,这山路我走了不止一次了。”

  雷电坚致谢道:“多大侠辛苦了,这次不是多大侠领导,可能还不知在哪里钻哩。”

  岳承天被牵在雷太爷手里,人还只有大腿高,走起来怪不方便似的,转了一个弯后

指道:“雷太爷爷,前面有个高大老头儿,刚才因阻路被我打倒哪,现在不知走了没

有?”

  多克卢闻言,紧走两步,运用目力一看,讶然道:“小把戏,你把他打死啦!啊,

这不是黄河帮的帮主‘郑森’吗?”

  雷电坚放开岳承天上前仔细—认,叹声道:“多大侠,你没有认错!这正是郑森,

想到他死在孩了手里,真是报应。”

  岳承天高兴地大叫道:“哈哈,我替师傅杀了个仇人啦,听说他还有两个儿子,喂,

可能也完蛋了。”

  余家四雄第二余勇笑问道:“孩子,你还杀了两个?”

  “老人家,不止两个,起码有二十多个——不,三十多个,这山脊上一路都有躺着

哩。”

  多克卢闻言一惊,嘿嘿笑道:“小把戏,你不出来便罢,一出来就要杀一堆,难怪

敌人一见就逃哩。”

  “哼,谁叫他们找来的,活该。”

  老少七人登上山脊,顺着一条石径,向武当方面前进。看看距离越来越近,突然一

声凄厉的尖喊,音凄而悲,使人毛发悚然,接着不断的一声接一声,音传四野,万山响

应,在这黑暗的深夜里,更添一股阴森森的感觉!

  多克卢不由停下步来道:“雷老,这是什么声音,这样恐怖难闻。”

  雷电坚怔证的道:“这声音老朽从来没听过,既不是野兽,又不是……”

  “啊……这是鬼的声音,而且……而是女鬼的声音,好像是在叫什么‘死不甘心’!

你听!似浮似沉,速度好快呀。”

  余猛说着,眼睛炯炯地跟着声速转动。

  众人停下步来,听出那叫声里确是“死不甘心”四字,千篇一律,飘浮空际,四处

流动。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