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31章 剑气冲天

作者:秋梦痕

岳承天胆也够大的,他听着这声音的音量.似在哪里听过似的。不过没有这样凄厉吓人罢了,心中并未有何恐惧,微一沉吟道:“雷太爷爷,我们走,恐怕武当山出了事啦,小子在二更前一定要赶回去。”

他说完领先急纵,越走那凄厉的声音越近,七人闷声不响地,心里各有一股难言悚惧之感。

岳承天这时听出那声音正是包围着真武观周遭转动,暗道:“这可能是唐老妖在卖弄玄虚,不知师傅采取了对策没有?”

多克卢轻声道:“承儿,注意,声音过来了。”

岳承天提足磁精元气,准备以待。这时的岳承天,已与过去的大不相同,磁精元气较他师傅仅仅只两成之差,惟“磁精真火”尚未练成而已。

凄厉的声音瞬息已到头顶上空,岳承天大喝一声!两掌全力上推,磁精元气有如雷霆之势,破空如撕裂帛,激冲而上,顷刻狂风大作,旋起一股猛烈气流,隐隐雷鸣声震,其势强大惊人。

这种声势将五个老人和多克卢惊得目瞪口呆。

突然一声惨绝人寰的悲啸,随着那股气滚高扬天际,尾音渐去渐远。

这时在观门前立着六老一少,都微笑静立。

岳承天见是世外三神,辽东苍龙,伍、白两位尊长和师傅在笑迎,大叫道:“师傅,观里一点声音都没有,可把承儿吓坏了,这是在搞什么名堂,刚才这鬼声音多难听呀!”

须弥神君呵呵笑道:“你这个小罗卜真有一手,不惟任务达成了,而且将罗刹幽灵又惊走啦,哈哈……”

岳承天大惊道:“老公公,怎么!罗刹幽灵又活啦!”

“孩子,你师傅用慧眼看出她确实是活的,这真是不可想像的事,不过,她不敢进观来捣乱,只在观外飘荡惨叫吓人,无疑她是怕你师博。”

群芳神婆接言说着将他拉在怀里。

伍老人和白洪涛快步上前迎接雷电坚,经雷电坚介绍余氏四雄和多克卢等,然后拜见世外三神及辽东苍龙。

双方互道几句客气话,转回真武殿。

伍灵珠执着多克卢的手道:“多兄,这次又劳驾帮助小弟尊长脱险,小弟何以为报,王子回京啦。”

多克卢不高兴道:“伍大侠,你到今天还把我老多当外人,那太不够朋友了,我的命都是你救的,那又怎么说呢,殿下已回京省亲去了。”

伍灵珠致歉哈哈笑道:“好好,以后再不谈客套,来,我替你介绍宇宙四奇前辈及各大名派掌门人。”

多克卢经伍灵珠一一诚恳引见,难免又是一番交谈。

真武殿灯火辉煌,老辈人物则另行静室休息,人数上百秩序井然,全无喧哗之声。

岳承天跟随老婆婆身边,轻轻道:“婆婆,小子我还没吃饭啦!”

“呵呵,乖乖,你快去找姑娘要吃的。”群芳神婆放开手,岳承天一溜烟似地跑出静室。

辽东苍龙哈哈笑道:“这孩子真是天地灵气所钟。”

多克卢初来,以客人身份陪随众老,旁着辽东苍龙落座,静静地将众老个别观察一番,他也是江湖高手,眼光自然敏锐过人,见除了世外三神,宇宙四奇和辽东苍龙外。

其他各派掌门和长老等,个个也都是目蕴神光,内外功深之辈,与自己相较,相去实不堪比拟。

正当他思忖之际,倏闻普陀神僧向他道:“多施主,岳哥儿在何地接到各位,他又伤了不少人吧?”

多克卢恭敬答道:“蒙神僧下询,晚辈等在距本观西南七十里处和岳哥相遇,那时正在危机之际,沿途敌人因拦阻被伤几个……”

多克卢知道老和尚怕听杀人过多而念阿弥陀佛,是以偷工减料地马虎带过。

“阿弥陀佛,这孩子杀孽过重,必须化解才好。”

多克卢暗道:“嘻,还是免不了。”

且说伍灵珠没有陪众老进入静室,他相送祖父等回到武当派替他人特备的一排静室之后,单独走出真武观,仔细地绕观暗查一周。

时近三更,见远处毫无声息,暗道:“我不相信敌人不来,今夜绝不可松懈。”忖着转进观内,迎面遇到岳承天走来,道:“承儿,有什么事?”

“没有呀,我怕师傅太辛苦啦!”

伍灵珠含笑拉着道:“师傅不辛苦,你去休息吧,老祖宗安歇没有?”

“都在谈家常哩,梅姑娘和罗姑娘在做点心啊,武当老道的糯米酥真好,梅姑娘用开水冲一碗大的给我吃。”

伍灵珠笑着道:“你既不困,那就到外面去巡逻,别忘了拿出九龙佩。”

“师傅放心好啦,我知道小心就是,嗯,师傅,黄河帮的帮主被我打死罗!”

伍灵珠点头道:“记功一次。”

“咭咭!”

岳承天高兴地笑着走出观门,这一班守门的就是天山神,他刚刚接下五台派的班。

天山神见岳承天出来,宏声道:“承儿,今天你去接人的时候,遇到多少敌人。”

“哈哈,大伯伯手发痒啦,遇的真不少,不过不顶过瘾,都没干两下就完了。”

“嘻嘻,大伯以为你干了场大的,那大概都是些蹩脚天山神嘴一噘,没有劲了。

“大伯伯,放心,今夜总有场好的干,到时你老要费力啊!”

“干个屁,不来则罢,来的都是些不显形的家伙,大伯我看都看不见,那还有什么好干的,结果还是你有份。”

“不一定呀……”他呀字未落,第一次心中有了奇妙的感觉!抖发一惊,顺手拿出九龙佩道:“大伯伯,快,快发信号,敌人要来了。”

天山神闻言,举手一摇,“当当!”原来他手中执着一个铜铃。

铜铃声音急鸣,观内只闻一阵忙乱的步履声。

伍灵珠首先闪出观门,问道:“大哥,是承儿有警告吗?”

天山神忙着回应。

伍灵珠点头道:“大哥快进去把观门关紧.转告三神前辈,观外不管有何事发生,都不许任何人外出,你与超弟小心保护大人们,我接应承儿去了!”

天山神虽然好胜,但伍灵珠在他心中不亚于神人,闻言转身关上大门。

伍灵珠见天山神已关紧大门,即以最速的身法绕观一周,他发现承儿像只夜鹰似的,躲在一株大树的浓叶中向山下窥视。

他运用灵光慧眼,朝山下观察半晌,只看到两点影子,在一小丘上静立不动,暗道:“这定是唐老妖和违天老魔无疑,如果是别人,这点距离我连头发都会看清楚。”

这话不是他自夸之词,现在已将三尊禅功最玄奥的灵光慧眼练成,已无白昼与夜晚之分,尤对一切邪门左道更且莫大功能。

他观察一阵之后,静待事情的发展。

岳承天也看到他师傅的位置了,便悄悄地接近过去,轻声说道:“师傅,你老看到敌人吗?”

伍灵珠点头道:“两个黑点不甚明显,距离太远。”

岳承天眼睛一转,轻笑道:“师博,我们来个先下手为强怎么样?”

“承儿不可,敌人不动定有预谋,幽灵魔遁并非普通武功,他们根本不同我俩接近,那是一点办法也没有,看势今晚非常严重。”

沉吟又道:“承儿,为师这里有封简略计划一份,如为师追敌未回,你直接呈三神老前辈,其次是你,如果此地事完后,听多克卢伯伯的指示行事,以往你叫他叔叔是不对的,他比为师年龄大上一倍,切记不可失礼。”

岳承天接下收入怀里道:“师傅,你老为甚在此时说这些话……”

伍灵珠沉声道:“承儿年幼,对世事还须多多历练,所谓‘天有不测风云,人有旦夕祸福。凡事宜“未雨先绸缪”’,方免‘临渴掘并”,你不要认为师傅出言不祥!”

“是,师傅,承儿记下。”

蓦地,有数处火光突然冲起,满山顷刻映如白昼。

岳承天惊道:“师傅,快去救火,敌人用火攻了。”

伍灵珠决然道:“不要管他,武当山道观尽已放弃不要。这是敌人调虎离山之计。”

“师傅,这火怎么起得这样快?一定到了很多敌人吧?”

伍灵珠两眼紧注山下,口里冷哼一声,道:“他不放火,我真难以判断他们的虚实,这时我明白了,放火的只是罗刹幽灵一人而已。”

“那两个黑点则是唐老妖和违天老魔,其余的人都被他们撤退回去了,承儿快回观去.那火不是人为的,罗刹幽灵一定借了天竺魔僧的‘地火神螭’肆虐。”

“师傅……你老觉得有点冷吗?”

伍灵珠闻言,大惊失色道:“不好,为师也有感觉。敌人兼放‘晶毒神蛟’了,承儿快回去,千万要阻止两位姑娘出来应战,那是敌人诱敌之计。”

岳承天哪敢怠慢,一听师傅说完,人已像阵轻姻似地飘去。

伍灵珠说话之际,稍不留意,倏见山下黑点消失,暗叫不好!突闻观内惊吼不绝,便知事情要糟,迅即翻身飞落殿顶之上。

只见须弥神君惶然跃登道:“灵儿,事情坏了,芙儿与华儿被掳,现承儿己追去了!”

伍灵珠两眼射出从来未有过的奇光杀气,简直似夏日烈阳高悬,只看得须弥神君抖然一震,骇然暗忖道:“这是什么内功?”

伍灵珠两眼望天,不言不语,不知他在想些什么?

突闻一声夜枭似的笑叫道:“伍小子,你再狠也难逃出本仙姥的掌心,两个丫头现已落入我们手中,识相的限你两月内率领中原武林投降,过期勿怨,迟延一日,两个丫头各取一目,超过十日将使她们尸体无存。”

伍灵珠咬牙大声叱道:“唐赛儿,你想到如伤害我的人一发一毫后果吗,罗刹国将成焦土鬼域!”

“嘿嘿……”唐赛儿怪笑一声道:“伍小子,那关本仙姥屁事,我作事,从不使自己吃亏的,对罗刹国来说,成则有功.败亦无损,除非你小子有力量对本仙姥有害,否则,嘿嘿……你只管动手,话已说完,我老人家去也,莫忘了两月之期。”

伍灵珠听得声音只是绕空流转,摸不清老妖确定位置,惟最后一字发声出自正西方面,他猛提元气,随声尾追。

这时老辈人物都已上殿顶,但还不放心敌人是否确实远离,都惶恐地严加戒备。

且说岳承天追出三百余里,又盲目地乱闯一阵,但哪能找到罗刹幽灵的踪迹,于是不敢耽误时间,当即返身回赶,意在听取师傅的指示。

这时,真武殿内老少齐集,一个个面色都很惊惶,这其中以群芳神婆最着急,手中的紫藤凤头拐杖,不时在地上搞得震天声响,来回蹀蹀不停!

普陀神僧则眼睫交合,不视不语,口中轻诵佛号。

须弥神君倏见岳承天回转,急问道:“娃儿,怎么样了?”

全殿之人莫不瞪眼静听。

岳承天没有看到师傅在场,心中已了然明白师傅何去了,应声道:“承儿追敌失踪,特此赶回,老公公,其他还有何人失踪吗?”

须弥神君沉重地道:“孩子,除你两个姑姑之外,没有其他的人失踪,你师傅已追敌去了。”

岳承天见群芳神婆满面盛怒之色,即上前道:“婆婆,你老别急,承儿量万物教不敢对两个姑姑有何不利行动,他们掳去姑姑们,无非是以要挟为目的,可惜师傅警觉稍慢一点,也是承儿没有早将感觉报告他,以致有刚才之失。”

他将经过说了一遍又道:“师傅追敌可能已去千里之外了,这里有份计划,那是不久前交与承儿转呈老公公的。”

说着由身边摸出一个信封呈与须弥神君。

须弥神君拆开看了一会,当众朗声道:“这孩子似早有预测,我们只有照他的计划行事了。”

群芳神婆一把夺去,低头一看,叹口气道:“须弥老儿,你就当众宣布吧。”

须弥神君接过又送到神僧和辽东苍龙过目一番才道:“诸位请听老朽将他预定计划诵述一遍,看各位有无问题。”

他说是这样说,但知道没有任何人提反对意见的。念道:“诸老及各长辈赐鉴,万物教在中原已受了莫大的打击,其第一次梦想就将此收场,惟不能偃旗息鼓而去,撤退前定有阴谋肆虐,吾等宜慎加戒备,灵珠防祸起意外,分身无术,谨草拟扫魔卫道个人浅见一纸,谨呈公夺,敌人久谋吞灭中原武林之心,非一日也,如被知难而退,不久亦将卷土重来,为一劳永逸之计,吾中原武林宜乘胜迫击,直捣贼巢而彻底消灭之,惟担任追扫之人员,如事先没有精确之选拔,恐难以收预期之效果。

“灵珠不揣冒昧,具有微言,祈三神四奇及各派掌门、长老、会同中原各武林前辈等,商请辽东前辈急促觉罗殿下早日召开武林大会,成立拔萃阁,选拔卓越人才。

“凡被列入拔萃阁之精选人才可分为四路。

“第一路由东北绕道蒙古,清剿至玉门关为终点。

“第二路由山西,陕西出宁夏,迄定玉门关。

“第三路由湖北,四川,经青海至终点会齐。

“第四路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1章 剑气冲天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