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33章 化敌为友

作者:秋梦痕

第三日,武当群雄陆续分道下山,各派分成小队,向北京进发。只有三神伴着伍氏一家雇了两部马车,慢慢向京都前风和日丽,花香鸟语,沿途风景宜人。

白龙飞和罗海峰傍着车夫分别监视执鞭,前面坐的是群芳神婆和梅清华,后面车上是伍天锡夫妇。神僧与须弥神君、伍良渊、白洪涛、雷电坚紧随两车后面,厉承天则单独作前驱。他蹦蹦跳跳得像只小猴儿.两眼不时向左右前后顾盼。

车行未出二十里,在往房县城的半途上,忽然从路旁钻出两个巨人来。

岳承天高叫道:“天山大伯和超叔回来啦,老道爷呢?”

天山神哈哈笑道:“老道爷早到北京了。”他说着同金超见过众老,又向岳承天道:“可惜你师傅去迟了,不然前天就能截住天竺魔僧等。”

须弥神君微沉道:“天竺魔僧定是把无尘按走了吧!”

金超恭声道:“是的,血食阴煞被大哥打了一掌,他看势不对,即行退走。”

须弥神君微笑道:“魔僧的法宝一被破法,一被唐老妖借走,当然他不敢硬碰。”

老人边行边谈,岳承天一指右侧山丘道:“罗刹幽灵来众人都感诧然,车行临近停止前进。

罗刹幽灵静立不动。

岳承天高声遥呼道:“余大娘,送人来啦!

罗刹幽灵见了岳承天,面上的表情非常古怪.目光既恨又爱,瞬息万变,她根本没把他人放在眼里,连看也不看,只对岳承天咳声道:“小鬼,你翘起了尾巴,老娘就知迈你是要拉屎拉尿了,哼,你认为罗妞儿是被那白驴找着啦,别作梦了,连白驴都被我收服啦。”

岳承天嘻嘻笑道:“余大娘,谢谢你照顾我罗姑姑,小子这厢有礼啦。”说着真的规规矩矩作个长揖。

余大娘心中诧然,尖声道:“小鬼,这是什么意思?我照顾你罗姑姑?我是留下人质呀!”

“嘻嘻,余大娘,何必在小子面前开玩笑呢,我罗姑姑鸿福齐天,到哪里也受到欢迎,你千万别把‘幽灵魔遁’教给她啊,那将来我就斗她不赢啦。”

罗刹幽灵见他天真得无以复加,恨恨地道:“小鬼.老娘连你师傅都不怕,嘿嘿,就是怕了你,算你厉害,总有一天我要剥你的小猴皮,老娘懒得和你斗嘴!”说完晃身不见。

岳承天暗笑一声,叫道:“好说好说,余大娘、不送啦!”

远远传来罗刹幽灵的骂声道:“小鬼,要你送个屁!呀!”

“哈哈,余大娘比屁还高明,因为屁还有声音啊!”

“死小鬼。”

须弥神君闻罗刹幽灵说出最后一个鬼子已在百丈以外,不禁哈哈大笑道:“娃儿,有你的,这妖妇竞被你玩于股掌之上,谁有这样的能力。”

老少众人都大笑不已,梅清华从车窗伸出头来笑道:“承儿,我放心啦,你怎的对罗刹幽灵认识这般清楚?”

“梅姑姑,这中间有很多微妙的原因,承儿也只能心领神会,实无法述之于口。”

普陀神僧点头笑道:“微妙因数四字说得好,心领神会更奇,阿弥陀佛。”

车辆继续前进,是日在房县城停留半日,午饭后再行起程,梅清华己取了自己的千里龙驹,改车乘骑,和岳承天同骑做前驱。其余老少,除神僧和须弥神君外,都由县府选送座骑,驱马向北京赶程。

第四日车马行到河南省的邓县,忽然有一个苗装大汉拦在道路中心。

岳承天跳下龙驹,上前问道:“喂,你干嘛拦道?”

那苗装大汉静静地向车马人群观察一会.讲一口流利的汉语道:“我叫古鲁多,你们是不是伍大侠的人?”

岳承天笑着眨眨眼道:“你是苗人?”

古鲁多点点头。

“那你问伍大侠干吗?”

“小子,你们说是不是?”

“是又怎么,你想打架?”

“报信。”

“我师傅不在这里,我叫岳承天,告诉我也是一样。”

“你是岳承天?”

“对了?”

“啊,对不起,岳小侠,我大王前日曾捉去三个人,后问出是令师伍大侠的亲兄,大王对伍大侠视若神人,困不惜与天空魔僧翻脸,即暗地又往回头送,不料走至中途被天竺派人知道了,现被困湘境雪峰山区,幸天竺魔僧尚未赴去,希望小侠赶快前去救援,小的是特地赶来报信的。”

须弥神君接道:“岳娃儿,救人要紧,你一人先走吧,这边不要你管。”

岳承天应道:“老公公,我想请天山大伯和超叔随后赶来,小子一人恐忙不开哩。”

伍良渊爱惜地接通:“孩子,你要小心从事,天山大伯利超叔与你一道前去就是啦。”

天山神哈哈笑道:“承儿,大伯和超叔跟不上你的功夫,你还是先走吧,我们难定拼命赶来就是。”

岳承天又向车上尊长道过别,说声小子去啦,嘶的一声,破空去得无影无踪。

众人见他这种飞行绝迹的功夫,莫不感叹非常。

须弥神君一面遣走苗人占鲁多,接着叫车夫继续前进,口中叹服道:“这孩子不出三、五年,可能青出于蓝。”普陀神僧微笑不语。

群芳神婆在车上伸头接道:“武功未见得,但手段更出色,须弥老儿,这是我们的后代啊!“神婆子,我们可高枕无忧啊!

天山神道:“前辈们,拔萃阁大会我们如赶不上时,最好不要等候,说不定晚辈等就此追往罗利国去了。”

须弥神君点头道:“大个子只管自便,三月后都在玉门关见面,无必要时,还是赶回的好。”天山神和金超告辞向湘境紧赶。

岳承天提气高飞,转瞬越过豫境,忽然想起一个问题,急急又掉头回飞。低头见天山神和金超正以奇速脚程赶道,即降落道:“大伯,你老和超叔叔如到地头时,千万别和天竺魔僧撞金超讶然道:“为什么?”

“小侄怀疑他有件事情不明,”

天山神更奇地道:“什么事?”

岳承天微沉道:“八魔只破去他地煞幡,天罡幡尚未露面,可能另有原因,这次相逢,因没师傅在场,那妖憎可能搞鬼:“

天山神点头道:“承儿考虑周到,大伯和超叔都听你的啦。”

岳承天恭声道:“小侄不敢,我还得赶回去和梅姑姑有点事情要交代,大伯和超叔请先走好了。”说完又起至空中,赶上车马。

须弥神君见了叫道:“孩子,为何又回头?”

医承天答道:“将来横扫罗刹国时,怕梅姑姑吃亏,刚想到三尊禅功和三清玄功梅姑姑尚没有学完口诀,小子特此赶回。”

梅清华激动地道:“承儿,你太关心姑姑,不必了,你师傅已交给我秒本啦。”

岳承天嘘口气道:“师傅比我硬是高明得太多了,我的脑袋还是赶不上。”

众老见他长叹气的,模样老气横秋,都齐声哈哈大笑不己。

罗海峰忍不住道:“承儿,我在大会过后,应向哪里找你?”

“罗大叔,西北最可靠,我救出两个师伯和我终南派师叔后,可能不回来参加大会啦,师傅一人往罗刹国去我很想念,这几天我吃饭都没有味道。”众人都被他这几句话感动不已,无不点头嘉许。

岳承天见诸事告妥,翻身冲空而去。

雪峰山,为湘西一大奇峰,终年甚少人迹,山高林密,怪石峻峨,地区黔边,为雪山山脉一大主峰。

这日的巫水江边,来了一个十三四岁的小童,穿着虽然朴素,然非常灵巧,脸上常挂着微笑。他就是岳承天。

岳承天到达雪峰山脚,已不是一日了,曾在山区周遭一连查遍三日,但总没有发现一个碍眼的人,更谈不到找寻天竺派的入了。

他暗暗忖道:“那个报信的苗人不会是骗我吧!他思讨着在江边找到一家小吃店,随便要了份饮食,待吃完时,起身就往门外走。

店家一见拦道:小客人,你还没有会账哩!

岳承天哪有不知要会帐的,可是聪明一世,糊涂“—时,临走万事皆妥,就是没想到向梅姑姑要钱用,待吃到牛顿时,才知要出砒漏。这时被店家一拦,不禁尴尬得脸红耳赤,微沉故意一惊道:“店家,我伯伯马上就来会钱,你等下怎么样?”

“嗨嗨……小客人,我们开店的没有这种规矩!

岳承天大感为难,在这种地方,他又不能动武发狠,只急得满头是汗。忽然灵机一动,他想到那块长命富贵牌来,眨眨眼向店家道:“很对不起,请问这里有衙门吗?”

“哈哈,好小子,你吃了我的东西还想与我打官司、好了,没有钱我就送你进衙门,看谁挨屁股,嗨嗨,可惜此地离衙门太远了。”

岳承天暗笑一声,从衣袖抽出电鳗宝匕来店家一见,猛吃一惊,倒退三步大叫道:“小子,休想动武.嗨嗨,你打听打听这湘西地方是不是怕动刀枪的,”

岳承天见他越搞越误会,不禁轻笑道:“店家。你完会弄错了,我一不与你打官司,二不和你打架,我是想—有衙门就能有钱给你,无衙门就只好把我这小剑暂作押账之用哩。”

店家哪里相信能从衙门里拿钱,见了短剑倒还心动,正想叫把剑留下。

忽见门外走进一人,店家一见恭声道:“耿大爷,你老今天早。”

来人看也不看他,两眼注定岳承天手中的电鳗短剑,似突然认出什么苗头,猛然一惊*拱手向岳承天道:“小侠,请问白链主人与小侠有何关系?”

岳承天见这人英武不群,四十来岁年纪,知是武林人物,见问笑道:“我是白链主人的徒弟,姓岳,请问大叔贵姓?”

来人闻言,陡地恭身道:“小主人英名是否上承下天?”

岳承天知这人定是师傅的手下人,微笑点头道:“正是。”

来人拱手一揖道:“耿招拜见小主,此地不是说话之地,请陨小的来。”

岳承天朗然明白这人是耿氏四义之首,欣然道:“耿大叔,请不要这样称呼,我师傅知道会不高兴的,请替小侄开饭钱再走,我正感着为难哩。”

耿招向店家看一眼。

店家吓得一哆咳,连声道:“小的该死,不知这位是……

耿招哼声道:“要钱是你开店的本分,刚才听你口口声声小子两字不停,这是你们开店的规矩吗,念在你无知愚蠢,暂记两个耳光。”岳承天微笑不说话,他对这种人是不计较的。

耿招丢下一锭银子,向民承天道:“小主.我们走吧?”

岳承天见他还是以下人自居,也就不便再说,相随出了店门。

二人顺着河街,走了半晌,来至一座民房内。民房里没有主人、似是久已没有人居住了、耿沼请岳承天坐下道:“小主,这里是我兄弟暂时会见的秘密地方。”

岳承天诧异道:“听师傅说,耿大叔还有三位兄弟呢?”

耿招恭声道:“小的三位兄弟现在敌人处卧底、今晚就会来此会面,小主人一到此、是否为了黑狸奴之事,小主人和二主人等现在一个山谷里被敌人围得水泄不通,不知主人何时前来解围?”

岳承天惊喜道:“在哪里,我找了好几天啦、师傅不能来,我就是为了这件事前来的,快告诉我。”耿招诧然一怔,他说什么也不相信这拳头大的小主人能够从高手如云的天竺派里救出人来,他心中怀疑,口里不敢不答,道:就在雪峰山的北面,那是一无人能发现的地方,只要找着一黑忽忽的丛林,从丛林穿过去、边缘就是那个神秘的山谷,苗王黑狸奴挡住一个洞口,已苦撑三口三夜了,幸天竺魔僧没亲自到达。”

岳承天沉吟一会道:“耿大叔,你在此等着,我把三位师叔救出来后,你就购买几匹马,直向北京城去,那里召开拔萃阁大会,我师博的家长都在那里。”

耿招点头道:“那我兄弟就不去甘肃牧场了,小主一人千万要小心啊!

岳承天笑道:“耿大叔放心,就是天兰魔憎亲自在场也没有问题。”

耿招口里应是,心中哪能相信,正待起身相送……

突然岳承天叫道:“事情恐有变化,我们快出去看看。”

耿招起见道:“小主,怎么知道”……”

“有大批人在远处追逐,快!

耿招还没有起步,岳承天已不知去向。

在雪峰山的山脚下,有四十余个穿红黄袈裟的大和尚,一律头束金色布带,和三十余异装怪人,这时正追逐着四个落荒而逃的人。

四人中一个苗装的老人,正卫护三个壮年边战边退,不时还掷出五颜六色的东西,使后追者有所畏惧而减低速度。

四人走的方向,正是朝巫江一面,那苗装老人边战边大叫不已,不知他说的是什么话。

三壮年之一亦高声道:“老酋长,这面是大河,我们已断了退路啦!

另壮年道:“大哥,不要急,我和二弟会游水,这条河难不了的。”

正在这时,嘶的一声,从空中降下一个小人来,他大呼道:“关师叔,承天来救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3章 化敌为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