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35章 霸王峰顶

作者:秋梦痕

两人追至森林一半,突见金超在一枝特高树顶招手,纵近之际,不由大异,前面竟是一块宽阔的草地。草地较高一面现出陡拔的一条奇险登峰石道,此际在草地上挤满了武林人物,大家都在悄声议论些什么,纷纷在交头接耳。

金超一见他两人走近即道:“那群人不下百余位,看来都是持有什么‘绿石’凭证而来的。

“东面树林是他们出现的秘道,还有一部分刚才登峰去了,这是‘霸王峰’无疑啦,但却未见到一个认识的人,一清观主与鉴古道长恐还未到。”

天山神摇头道:“也许是上峰去了。”

岳承天疑问道:“他们为何待着不进呢?”

金超没有开口,眼睛却注视着对面的树林。

天山神忽然道:“那树林出来的不正是多克卢和孟罕赤么?”

金超道:“他们可能是刚到。”

岳承天道:“我们前去会他或叫他们到这儿来。”

金超轻声道:“你这就从此地绕过去,悄悄带他们到这儿来见我。”

岳承天闻言跃下树梢,很快就绕了半个圈子,恰好在孟罕赤的背后出现,叫道:“孟总管。”

孟罕赤闻言回顾,一见大喜,立即通知多克卢回头道:“岳少侠,两年不见,更加英俊不凡啦,为何在此出现?”

岳承天招手道:“别大声,我是奉超叔之命来请两位去见面的。”

多克卢大喜道:“金大侠在哪儿?天山神大侠呢?”

岳承天转身道:“请随我来,大伯也在那儿。”

二人随其转入树林,顺草场边缘而行,未几,在三株巨木之下见着金超和天山神。

双方见面,各自道出经过后,金超道:“二位是否已取得绿石凭证?”

多克卢点头道:“在楼兰故址沙漠中有八座石堡,每座石堡都有两个白发苍苍的男女老人,凡是到过的都未经过困难而给予一块绿石,石上只有‘和合’二字,从石堡出发,沿途都有指引上霸王峰的标记,除沙漠一段外,走的路线非常崎岖隐秘。”

他说着递过一块绿石道:“就是这个东西。”

三人见他所说与绿石无异,金超道:“多兄仍请收下吧,你们二位先到群豪里面探消息,问清为什么不往峰上去,再打听一清观主与鉴古道长是否已到。”

多克卢招手孟罕赤道:“我们无须向人探听,干脆就往峰顶奔去。”

回头又道:“三位请在这儿勿动,我们一有特别情况马上就回来通知。”

他们去还未几,忽然又从树隙中钻了回来,而且竟多了两位道人,显然是在林外遇上而回来的。

金超一见,大喜道:“原来二位道长刚到。”

来的就是一清观主和鉴古道长,前行的一清观主触目见着岳承天也在场,似是非常欣喜道:“贫道与鉴古道兄早来了,刚才是自半峰里回头的,岳少施主两年不见,人长气豪,贫道差点认不出来了。”

岳承天拱手道:“道长过誉了,晚辈自离开武当后,简真是瞎闯了两年,幸在库伦会到家师,否则冒险闯到耶拿河去了。”

一顿说完经过后,又道:“两位前辈是否凭着绿石上峰,因何中途退回呢?”

一清观主接道:“只怕得绿石的都不愿要信符,草场那群武林都是到达半峰又退下来的。”

金超诧异道:“那是为了什么?难道和合二仙不发信符?”

鉴古道长摇头道:“和合二仙是否在峰上无从得知,守峰的只是八大弟子,然而那八大弟子并非在半峰守护,因之众武林也未曾见着,半峰上有座千丈峭壁,壁上坚立着三块大碑,众武林是见着那三块石碑字句才回头的。”

天山神宏声道:“莫不是那座峭壁无人能上?”

一清观主微笑道:“那是最小问题,若要拔登,目下那百十人中也有大半能上,问题在那三块石碑上,右边一碑上书:凭‘绿石’登崖,赐白符护身,一年期满再来。”

岳承天皱眉道:“口气未免猖狂,难道未说明持符之人应得何种保障?”

鉴古道长点头道:“旁边另有说明,其文云:持符之人可任意通过‘武林禁区’访求东、西武学,惟不准持符妄行,否则本符不负其生死存亡之责。”

金起问道:“另两块石碑上如何说法?”

一清观主接口道:“第二碑文口气更大,上书:允绿石登崖者较武,三招不敌者速回,无能勿登。”

岳承天哼声道:“因此从此武林既不甘受保护而又不敢登峰闯关?”

鉴古道长闻言尴尬道:“所以众人一见都退下半峰。商量最后步骤。”

天山神宏声道:“那还有什么商量的,怕死者依言求符,或者退离此地,否则就只有硬闯。”

金超摇手道:“大哥别冲动,硬闯也要有个目的。”

天山神道:“目的怎么没有?打败‘霸王峰”.摧毁‘净武关’,动摇‘武林禁区’,然后才能进师耶拿河扫荡罗刹武林,否则有这阻碍,中原武林何日才能报复罗刹武林扰乱中原之仇。”

金超摇头道:“如果真像大哥说得这般容易,我三哥早就动手了,焉能叫承儿立碑阻止中原武林西进。”

清观主接口道:“金大侠臆测大有道理,我们须等伍大侠回来再采行动。”

金超道:“第三块碑上是何意思?”

鉴古道长叹口气道:“碑上口气又自不同,上云:有人凭武功能到‘净武关’者,许其任意通行武林禁区,能战胜守峰之人任何一个也可通行‘武林禁区’,胜二人赏武功秘笈一部,胜四人赏武学奇典及前古名剑各一,胜八人可与和合二仙齐名,能战胜和合二仙者,得尊为天下第一武学宗师,并且可获得一支什么‘射阳神箭’。”

多克卢郑重道:“这纯粹是比武斗胜,根本就与‘嫉世先生’和‘雷母’宗旨相同。”

兵承天诧异道:“多总管也知道这些秘情?”

多克卢看看二位道长接道:“凡到过楼兰之人。莫不会过九太公,这些秘情都是九太公说出来的。”

清观主见岳承天尚有疑问似的,接道:“九太公其人,出没非常神秘,却无人能知其底细,多施主所说一点不错。”

岳承天知其会错意思,正色道:“晚辈不是不相信多总管的话,而是揣摩九太公是否即为和合二仙之一,请问前辈,最后碑上还有什么说明?”

一清观主道:“注明凡去‘霸王峰’的,一旦动武,双方都不准伤害生命,对敌的只准点到为止。”

金超道:“这点规矩,那就与‘嫉世先生’和‘雷母’有了显明区别,各位留心听听,继续来的恐又到了不少人,我们不如随大众上峰吧!”

盂罕赤道:“我去激发群豪好奇心理,使他们都往峰头冲!”

众人见他说得有理,于是一致随其出林,岂知根本不要孟罕赤相激,只见那草场群豪已纷纷向峰上跋登!

天山神招手金超道:“我们的目标过于显露,落后一点,让大家都到达那三块石碑后再去。”

金超点头道:“承儿跟着我勿动。”

一清观主回头笑道:“这样也好,让贫道四人随大众登至半蜂时你们再来,只怕后面还有呢?”

他语音未出,突听林后忽发出数声哈哈大笑!只震得森林一阵激荡不停!

岳承天闻声大叫道:“超叔,四极八老到了。咦?他们也趁热闹来啦!”

金超忖道:“四极八老自与三哥友好后,武当一战再未出现,岂知也找到‘霸王峰’来了。”

他边忖边点头道:“确是他们的笑声,承儿快去招呼。”

“哈哈,不要招呼,我们八个老不死的都到了。”音落中,委时出现八个精神充沛的威猛老人来,前行的一指岳承天大笑道:“小英雄,咱们自武当山连手打败天竺魔僧之后,嗨嗨,一直就没有机会再见到你,怎么着,有心攻‘霸王峰’啦?”

“八位师伯一向都好吧,承儿曾往西南找寻八老不着,不知老人家到哪去了,‘霸王峰’不似天竺魔僧那么容易,这次又要联手了,只怕会碰钉子。”

八老闻言,齐声哈哈大笑,第二位接口道:“管他容不容易,学武的跑江湖,逢斗不胜即败,喂,你那个小师傅呢?”

金超同天山神上前相见后道:“我三哥第三次赴罗刹国去了。”

“我们也从罗刹刚回来,大大小小干了好几次,但却没有发现他们的重要人物。”

岳承天大异道:“八老能过‘武林禁区’?难道无人阻止!”

这时八老都已到齐立定,最后一位接口笑道:“咱们与‘嫉世先生’有点关系,但却碍难告诉你们。”

天山神大声道:“这些过去的讲他干吗,先闯霸王峰再说。”

岳承天道:“现在又多了八位师伯,打起来更有把握了!”

八老中一人接口道:“小英雄,这次咱们恐怕无法联手了!”

岳承天大异道:“八位师伯另外有事?”

说话的是五老包罗异,只听他解释道:“此中有两点原因在内,第一,‘嫉世先生’曾慎重告诉我们勿与和合二仙门下发生冲突。”

“其次是我们根本亦不是和合二仙八大弟子的对手,这不是说泄气的话,凭我八人合手也敌不住他们八人之二,此来是专为警告中原武林,上峰者只宜求取信符,如企图闯关,恐将全数败下。”

岳承天暗忖道:“我自得师傅灌输五成‘磁精元气’后、相信敌他两个总还差不多,既已决定,那就非去闯他一下不可。”

金超知道岳承天的个性,立即对八魔道:“各位老大哥既有碍难,就请在此稍候,咱们到达那儿看势行事好了,能斗则斗,否则马上就退下来。”

大魔包罗乾向岳承天道:“你的心灵性巧,临去我告诉你一点机密,一旦真正拼上时,除了不御气出手外,他们都不会将你看作敌人,那八大弟子都很年轻,无一不是壮年,虽说人人有点怪癖,但却不阴险,只要不犯和合二仙规定大忌,打不过全身而退绝无问题。”

岳承天拱手道:“敬领大师伯指示。”

天山神挥手道:“是时候了,草场上已经没有动静啦。”

金超领导众人别了八魔,很快地走过草场,立定道:“二位道长和两位总管先上吧,这条石级确实陡峻非常,不知到半峰有多少路?”

一清观主道:“三位慢慢上,这条石级大约有三十余个急转角,全长不下十五里,只怕众武林还在半途上哩!”

他说完先登,后面跟着鉴古道长、多克卢和孟罕赤,转眼之间,背影已消失于崖石之后。

天山神哪能久待,顿饭之后即举步登山,回头道:“走吧,我们不去,众武林只怕又要软下来。”

金超与岳承天怕他一人冒险,只得紧紧相随,他们都未运用轻功,仅以常步上纵,惟其功力深厚异常,速度自亦惊人。

这座奇峰真正名不虚传,仅这山脚下已非常人能上,可以想见其上是何等险峻,三人拔升约半个时辰,举目依然未见动静,天山神有点不耐,渐渐运功急升。

岳承天侧耳一听,忽然察出上面有了人语嗡嗡之声,立即道:“大伯慢点,大概已不远了。”

天山神回头道:“慢什么?难道还要在此呆着?”

岳承天轻笑道:“谁说呆着,先看看有无人抢登峭壁再讲。”

天山神一想也不错,慢慢走了上去,转过七处急弯.忽然立定招手道:“嗨,前面是个大潮。”

金超走近一看,只见碧波荡样的一个大湖,成半圆形,能看见的面积只有七、八亩大,临峰一方,距峭壁有石坪约七十方圆,左侧有瀑布自峰顶‘隆隆’而降,犹如天河倒泻,右面无落足之地,尽为湖水掩没,峭壁是一层层突出的悬崖,无法攀登,非御气休想登峰。

岳承天看出这霸王峰真有天下第一奇峰之险,侧首道:“超叔,不知另三面是何现象,这湖水好像是包围着霸王峰似的。”

金超越看越觉稀奇,点头道:“很可以,我和你大伯在此等着,你沿湖去查查看,或许还有他途可通峰顶。”

岳承天一指峭壁下道:“群豪都在那儿,怎的没有一人往上攀登?”

天山神道:“这原因很简单,求符怕他人耻笑,硬上却又不敢。”

金超点头道:“大概是这个意思,承儿快去。”

岳承天道:“那还沿湖跑腿干吗,我御气绕飞一周就得啦!”

说着就待提气拔飞……

岂知他身还未动,突听背后传来一声急切大喝道:“承儿不要动!”

这声音出自女人之口,而且非常苍老,三人回头一看,不禁齐声脱口道:“啊,是你老人家!”

来人是个高龄的老太婆,身穿青色衣裙,手持凤头金拐,在发肤上只能看得似五十余岁的中年妇人。

她是“世外三神”的‘群芳神婆”,只见她急急走近道:“侥幸老身早到一步,否则真正不堪设想,承儿一旦御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5章 霸王峰顶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