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36章 红罗刹

作者:秋梦痕

岳承天朗声大笑道:“阁下之言似是出之于诚,但岳某却素有不轻信于人之癖……”

音还未落,霍然转身,面对群豪高声道:“各位英雄是有耳共闻,岳某今天愿作卵石之碰,如各位察出某方有不覆诺言,或慾将各位一网打尽者,只要能逃出一人,请将今日之事公诸武林,否则请作此斗之证。”

金超知他心计上已占上风,于是传音群豪,吩咐各自提功戒备,以防突变。

当此之际,胜伯达似在对他弟兄们交代什么,未几,只见他长身扑下殿阶,笔直朝岳承天大步迫近。岳承天自得其师五成“磁精元气”后,两年来从未测出本身功力到底有多深厚,当此之际,虽知面对强敌,但却毫无怯意,因之要时雄心陡发,提功相待。

金超对他功力更加不明,当年之事,仅知较他自己略高而已,于是大不放心,立即传音道:承儿心不宜粗,设或能胜,千万别下重手,我已看出对方整个情势,他们是永不认败的,后果使我堪虞。”

“超叔,现已骑虎难下,我不杀他,他必杀我,你要见机率群豪下降。”岳承天急急说完当前情势后,也火速向对方行去。

金超将岳承天的意思迅速转达群豪,岂知群豪竟无一肯退!

胜伯达在行近岳承天十丈之地后,只见他立定沉声道:“上峰时间已到规定之际,余者明日再来,仅留金大侠与莫大侠已踏过禁线的例外,他人一律下峰去吧!”

岳承天见彼不进,亦同时停步接道:“假使他们愿留下比试呢?”

胜伯达冷声道:“在下曾经出言向过,显然再无他人出来,此际不退,就是犯禁,其后果将由其自己负责。”

天山神大吼道:“老子还未比完,为什么不将咱们算在峰上一份?”

胜伯达冷笑道:“自动停手者就作败论,何况阁下根本就非我八弟对手,一年过后再来吧!”

天山神闻言大怒,提杵就待冲出……

金超速将他拉住道:“大哥勿动,请你率众下峰去吧!”

他己看出情势不利群豪,这正是退离的大好时机,于是传音天山神道:“大哥别闹意气,群豪性命全在你此时能否忍耐一时。”

就在他传音未完之际,石坪上那道白色禁线霍然起了变化,突如其来地往下一陷,同时之间,复自凹陷处纵出一列青衣大汉来!一个个手持长剑,面对群豪,大有排逐之势!

惟金超,天山神和“红天罗”莫铁年先进禁线者被隔在内,这变化真是出人意料之外,只听胜伯达沉声道:“列位如若再不退下,在本人数至十个数字后即作破坏本峰规矩论罪,到时只怕想退也不可能了。”

岳承天回头查查那青衣大汉之数,竞恰恰与殿首石柱之数相同,刚好也是四十八位,但见一个个凝神而立,似在听候号令行动,甚至无一不是功力莫测之士,他在一瞬之下回头说道:“所谓霸王峰者,这才确实相符。”

胜伯达冷笑一声不理,张口就待报告数字……

天山神一见大吼道:“老子今天受你之气,总有一天我要将这座×峰摧毁。”说完两句后,大踏步从青衣大汉背后走出禁线,朝群豪挥手道:“各位,咱们输气不输理,敬请各位随本人下峰,我天山神有朝一日再到这霸王峰时,希各位携手同来。”

他说着首先往峰下纵去,群豪得他一言下台,于是纷纷相随而去。

金超这时暗暗嘘了一口气,朗声道:“现在由谁先动手。”

胜伯达一指岳承天道:“待本人与他决定生死后再说。”

金超沉声道:“这样说来,你们不作印证武功论了。”

胜伯达冷笑道:“他已犯本峰规。”

岳承天冷笑一声,又上前两步道:“废话少说,宾不压主,让你先发招吧,料定你不敌还有援手,岳某己不作生还之望,如侥幸留得一命,你霸王峰人是我永久对头。”

胜伯达见他言词坚决,目叶神芒,似也感到心头一寒,低声道:“本峰规定,从来不先发招,阁下请。”

岳承天也不再多说,左手往外一拨,右拳平胸打出,脚踏“九龙腾”步法,霎时大起变化。

胜伯达不明其拳式步法之名,一见大吃一惊,立即亦以一种玄妙步法测让,同时双掌合运,式式古怪已极,显然也是一种世所罕见的奇学!两人一开始就是快攻,瞬间就是百招之多,神速狠猛,旷古绝今,红天罗亦看得震惊之极,悄声道:“老弟,令侄掌式步法何名,当年未见令三弟伍大侠用过?一开始就被岳小侠占了上风!”

金超叹口气道:“承儿所用拳式即为敝弟授他的,承天剑法,这剑法本为以其名而命名,便却没想到他能运用为拳式使出,此子我三弟爱逾生命,那步法是当年一“哈萨克”族蒙老人赠与三弟的一本秘笈中所得,其名为‘九龙腾’,运用如九龙飞舞,穷变化之极!”

一顿又道:“承儿功力,我确实不观其深浅,此际才知他已得三弟不少真传!”

红天罗大喜道:“你看,胜伯达采取守势了!”

金超却不由焦急道:“那第二位有救援行动了。他们竟不守信诺……”

言还未尽,突听‘锵’的一声,只见那胜伯达已拔剑抢攻,同时也见岳承天的“电鳗宝匕”出手!

红天罗正想开口,但耳听岳承天长啸一声,霎时人剑难分,及目处只见他身剑合一,滚滚如疾电飞舞,呼吸之间,顿将胜伯达困于光球之内。

正在这刹那之间,金超大声喝道:“承儿别下重手!”

由光球内传出一声:“超叔勿管!”紧接道:“他们守信则留他一命,否则……”

余音未落,突然被一声沉喝打断,自殿阶上飞扑下一人,冲入光圈之内,那竟是第二位名叫胜伯适的毁约赴援。

金超知道事情大变,立即对红天罗道:“莫老哥,赶快下峰,吩咐咱大哥天山神速率群豪离山,他们尚在湖岸观望未去,承儿一旦杀人,只怕今日无一能逃生命。红天罗知道危机紧急,疑问道:“他们能准许我退出禁线么?”

金超立道:“试试看,退出者或作败论也未可知。”

红天罗闻言提功,一步步自那排青衣大汉背后行去,他决计必要时就行硬闯。

不出金超所料,青衣大汉未得阻止号令之下,竟连头都不回,毫无留难地让红天罗扑下峰而去。

全超见目的已达,回头不由大异,只见岳承天的剑光仍旧滚滚如前,甚至更形威猛!

他心喜之霎,突听岳承天传来一阵朗朗之音急促道:“超叔快下峰,他们今天不会轻易放过我的,在他八人未到齐之先,我要趁机突围了,否则终非其人人之敌。”

金超传音道:“你能敌得多久,群雄只怕还未远离!”

岳承天的声音又到,只听他朗朗传声道:“我现只运以三成磁精元气诱敌,大概可接下他们四人,那第三位又有扑来之势,超叔下峰,务在半个时辰内率众退出此峰范围。”

金超再不逗留,他虽不放心岳承天的安全,但势逼至此,心知留他无用,于是仍照红天罗之法,一步步行出青衣大汉之列,及到峰缘之际,耳听一声沉喝道:“认败离去的自今日起,非一年勿上霸王峰,否则格杀不论。”

金超不似天山神鲁莽,他人虽粗犷,胸怀却非常豁达,在情势急转之下,他根本不受任何激动。闻言故作未闻,长身就往峰下扑去,脚点峭壁,转眼身影俱投。岳承天度时察势,在两把长剑冲击之下,仍旧维持围困之势!

胜氏兄弟二人,在他如匹练般的剑光里已运尽全身之能,和合二仙的异学在他们身上竟已再无上风可占,心惊之余,似知遇上了空前对手,于是由胜伯适口中发出一声怒吼,吼声方止,第三位似已得到什么暗号立即应声扑出!

岳承天哪还让他接近,剑式一变,“嚓嚓嚓”,连贯三式,立将胜伯达逐出丈外,紧接一招“明电暗雷”,他竟使出承天剑法中最后一式,反手倒摔而出!剑光到处,那胜伯达措手不及,只听惨叫一声,就地一连数滚,人虽未死,然而一条右臂却连剑抛出十丈开外。那三位救援不及,闻声吓得一窒,而且倒退三步,岳承天一招得手,“九龙腾”步法不停,如风又往胜伯达身后追到,大喝一声,连人带剑冲进,手起处,竟将他左手五指齐掌削光。这种激电奔雷似的变化,只惊吓得殿前另五位胜氏兄弟再也沉不住气了,只听他们齐发一声大喊,同时围困而上,霎时将岳承天困在核心!

第三位似恐仍难成功,心惊之余,立将长剑一挥,瞬息召来四十八位青衣大汉,顷刻困得水泻不通!岳承天似知逃己无望,立将五成“磁精元气”全部提起,一百零八式“承天剑法”连贯出手,竟如蛟龙般横冲直闯。

胜伯达虽去五指,只见他仍旧反身迎上,一面动手,一面指挥两位青衣大汉抬走重伤不起的胜伯适。即使岳承天再强,哪能挡得住数十位霸王峰高手的围困,时间一长,天又渐渐黑,只累得他渐呈不支之势,然而,他在两千招中,仍然劈倒了七条青衣大汉,一个个不是缺腿就是去臂!

大地逐渐黑暗,惟峰顶尚有落日余晖,又三百招后,岳承天已战得汗透重衣,此际他真想御气脱逃,然而那支“射阳神箭”却对他有了莫大的威协,甚至也无御气飞腾之力了。

胜氏兄弟仍旧被他冲击得无法联手,惟有在外围各自抢攻,幸有四十一条青衣大汉来填空,否则真还困岳承天不住。

胜伯达似己恨彻心肺,见他舍死忘生地拼命抢进,神情狞厉之极,在他不顾一切地又挨上岳承天一剑之下,岳承天居然也遭其点上一指,左臂上洞穿半寸有余,鲜血如注!

人一负痛,难免受到精神威协,岳承天在一顿之要,防范稍懈,左右前后霍然递进二十余支长剑,“嗤嗤嗤”连声异响中,背部,胸部,腿部连负九处创伤,只杀得他通身如血人一般。

伤虽无一有致命之危,然而血却流得太多,尤其胸前两剑更且危及五脏,他在生死存亡之霎,振吭长啸一声,腾身一招“四极除魔”!剑从八面飞绕,似是再也不作生还打算,顷刻有九条大汉倒地不算,那胜伯达再告失去一条右腿,惨叫一声之下,霸王峰顶亦不由为之震撼。岳承天这竭尽一招之后,功力全告用尽,一口真气不继,人如殒星直坠,紧接着三十余支剑尖,恰似刺狠般齐向他全身飞落。

“住手!”

这一声沉雷似的喝声发自殿阶之上,顿将二十余剑尖定在岳承天全身各大要穴的血迹之上,真是刻不容发。音落之后,紧接现出两个老得不能再老的矮胖之人于殿阶之上,左面一男,右面一女,红裳绿服各不同,须发如雪别有致,似威严又显得有些滑稽。

右边那矮胖老太婆“咚咚”捣了两下拐杖,瘪嘴一张道:“老头子,这小子不杀留着干什么,这场是非都是他捣出来的,难道我们死伤那么多的弟子就算了不成?”

只见那老头子侧望她一眼,哼声道:“我和合二仙要不要再收门徒,杀一个武林人无所谓,门徒不听命令行吗?那小子本当碎尸万段,而今我硬不杀他,霸王峰永远要等他来摧毁,只要他有那么一天能办得到。”

他说着一顿,继又哼声道:“从今日起,凡是我和合二仙门徒,只准他侮辱杀伤,留他一口气到十次之后我亲自取他性命。”

他这最后一句话说完,竟咬得牙齿“格格”直响,显然其口中虽不说杀,内心却恨之入骨,居心似慾将岳承天侮辱够了才下手。

老太婆似已懂得他的用意何在,举手一挥拐杖道:“原来如此,我老婆子这才能同意你的。”

言罢苍声叫道:“孩子们,看他还有多少气存着!”

她叫一声停,救伤的救伤,收尸的收尸,另有那第三名叫胜伯突的在岳承天胸前一探回报道:“师母,这小子流血过多,加上脱力,离死不远了。”

老头子闻言,只听他厉声叫道:“拖出到山之外,不准暗地下手,不死算他命长,也是为师没有亲手杀他之机。”

胜仲突恭声答应,捞起岳承天余气未脱之体,翻身往峰下纵去。

天亮之后,霸王峰依然如常,毫无一点风吹草动。惟在山脚下俏俏来了七个人,他们是不放心岳承天而冒险前来探查的。

他们就是金超、天山神、一清观主、鉴古道长、“红天罗”莫铁年、多克卢和孟罕赤。

然而,他们却不敢上峰,仅仅只在山脚下等到中午就离开了,但却人人都是泪流满面的离峰而去!

从此以后,霸王峰再也没有一个人来了,但却在江湖上名声更响,竟一变而为欺骗,杀人的凶险魔窟。这消息传得太快了,中原武林由南至北,莫不相传痛骂,而岳承天的生死亦从此没有人知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36章 红罗刹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