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04章 初涉回疆

作者:秋梦痕

  这一路走的山地居多,纵有平路,也未遇着一人,灵珠的一身衣服,虽在康忠家换

过,这时被树枝刮得破碎不堪,满面黄尘,盈头灰面!鞋子已没了底板,依然又是个小

乞化了。

  夕阳含山,晚风生凉,大地渐趋沉寂,灵珠抬头四顾,周围不见半个人家。

  前途何处,归宿安在,他已不以为虑,数日的遭遇,近来的打击,将他从前的安适

生活,已破坏无遗!心中仅存得过一天算一天打算。

  晚霞已退去了姿色,朦胧的夜雾,渐渐罩遍了原野,灵珠知野宿已成定案,便干脆

停下步来,就山泉处喝点凉水,

  吞了一粒耐饥丹,四周并无岩洞,只好择一株粗干叶密的古树,连爬带攀的,找得

一个聊可托身的桠枝,将身体跨坐其间,背靠巨干,马上运气调息,开给作他的功课。

  山风怒号,流泉淙淙,灵珠则不闻不视,早已入了物我两忘之境。

  时间一刻刻的过去,大概已到深夜之际。

  突然一声虎啸,把这原野的森林,震得枝抖叶坠……跟着是鸟飞兽突,顷刻之间,

把静寂的深霄,搞得惊声四起,暄噪翻天。

  灵珠刚刚坐功一周,恰被惊醒,茫茫然,不知发生何事,低头俯察,哈,只见树下

群兽奔腾。雾气已散,在星月银辉的照映下,依稀辨出奔走的兽类,大小不一,善恶均

有,无分克忌,一致亡命惊窜,其势之猛,其情之急,如遭奇祸临头,各争先进。

  一些弱小的,如山羊、獐兔之类,稍一不慎,便被虎豹狼群践踏而亡。

  灵珠看得惊心动魄,时间延长数刻之久,兽群渐渐稀少,后来的,都呈筋疲力竭之

态,颠仆披行,还是拼命挣扎。

  灵珠感慨万千地叹口气。

  兽群过后,山林复归沉寂,不料,在距灵珠寄身处数丈之远的一株大树上,突闻一

人大声道:“蔡老怪,兽群已过,你我的过节,还是继续算算罢?”

  又闻一人“嘿嘿”两声,发音在另一株大树上,道:

  “他妈的!你们三人不要轻松,我们的命,能否逃出今晚,还是个问题,只要留得

命在,连你师傅都算上,哪里见,哪里拼,真是他妈的孤陋寡闻的家伙,你们认为兽群

一过就没事了!哼,厉害的还在后面哩!”

  灵珠闻声忖道:“这是怎么一回事?蔡老怪和楚河三霸也在此地?嗯,大概他们在

我坐功未醒前,由此经过,也是机会巧合,正遇上兽群之故,才藏身树上的。”

  他沉思未几,又闻楚河三霸之一的说道:“蔡老怪,你别他妈的耸人听闻,故作见

多识广,兽群过后,后面连个鬼影子都没有,哪还有“鸟”的厉害,你又想藉故开溜,

别作梦了。”

  大怪蔡伦大声吼道:“放屁,我蔡伦不是为了追小家伙,才把你们留下来,难道我

还怕你们?别他妈的得了便宜还充好汉,那就想扁了,哼,你们看看来途上是什么?如

再吭声,将那些绝毒之物引上树来,那就够我们受的。”

  灵珠突闻三霸齐声惊啊!他不明何故,也向来途仔细一瞧,在皎月辉星的显示里,

只见蜿蜒而爬,蠕蠕而动,虽然辨不出颜色,但长的数丈,短的欠尺,尽是蛇、蝎、蜈

蚣之类,满山遍野,为数之多,无法统计。

  灵珠看得毛发悚然,不自禁的,打了两个冷颤。

  幸好,这满山毒物,只知前逃,并未顾及旁的东西,大概又是个多时辰,这些毒物

也已过尽。

  楚河三霸大概是心中服了大怪蔡伦的阅历,其中以老二性情比较和善,见毒物过尽,

忍不住问道:“蔡老怪,后面还有什么东西吗?”

  蔡伦半晌答道:“再等一会才知道,希望这次“兽迁”是因火山爆发而起……”

  二霸的声音又岔言道:““兽迁”?什么叫兽迁?”

  蔡伦哼声道:“你师傅连这点常识都没教你?“兽迁”就是兽类迁移地区,等于人

类搬家避难之意,兽虫之类搬家避难,原因有很多种。”

  他说到这里一停,似有不愿再说之意。

  灵珠听得很有趣,希望蔡伦继续往下接着说,但又不敢吭气。

  楚河三霸老大,这时也忘了与蔡伦的过节,大声道:

  “蔡老怪,兽迁原因有哪些种?你怎不说啦?”

  蔡伦亦大声骂道:“妈的,我又不是你们师傅,为什么要告诉你们?”

  楚河三霸老三心计最多,只听他“嘿嘿”两声道:“大哥问什么,蔡老怪自己也搞

不清楚,叫他怎么个说法?”

  灵珠暗笑这家伙有一手。

  蔡伦被激吼声道:“他妈的,谁说我不知道,告诉你,第一是因火山爆发,第二是

因水灾,还有……那才是真正的传闻事情,听说百余年前,有一次最大的“兽迁”是因

为阿尔金山出现一洪荒奇物,能使曾虫之类闻声死亡。妈的,恐怕连你师祖都不知道

哩。”

  楚河三霸听得固然有意思,但也被骂得哑口无言。

  蔡伦不闻三霸吭声,似乎非常得意,不禁哈哈笑道:

  “老人不传古,后辈失了谱,你们记清楚,将来传下去。”

  他说罢又是一声哈哈,余音已在数十丈外了。

  楚河三霸知己疏神,被蔡伦溜了,齐吼一声,急追而去。

  灵珠抬头看看天色,见已距黎明不远,也就下树往西而行。

  破晓时,灵珠走到一个山口处,低头一着,见地面被晚上的兽群踏得稀烂,看蹄迹

已转向西北方面,不知这些兽虫要何时才能停止?

  中午时,灵珠才走出山区,渐渐见到了行人,惟穿着大感稀奇,围裙披肩,与汉人

大不相同。

  灵珠阅历虽不足,但他一见便知这是回族无疑。

  既有行人,定有人屋,他兴奋地放腿前进,走得越远,沙地越多,在炎阳的威力下,

他感到非常口渴了,但平沙无坎,荒漠之地,轻易哪来水喝,只好忍耐而行。

  他实在太渴了,这时他想起如遇有人,向人讨点水喝,大概是没有问题。但是,自

从初见几个人外,再也没有遇到半个了。

  他拖着沉重的脚步,咬紧牙关,一寸寸向前移,傍晚时,突然发现有炊烟升起,他

高兴得大叫一声,使尽最后一口气,拼命往前撑。

  等他走到地头时,他傻了!这哪是什么房屋,简直都是些圆形的坟墓,又像是大馒

头,一呆之后想到这大概是-一所谓“蒙古包”了。

  灵珠一步步向蒙古包走去,心中难免有点畏缩之感。

  这时,在蒙古包外,有数个孩子,突然发现灵珠,都围了上来,口中咭哩咕噜的不

知说些什么?灵珠连一句也听不懂,不禁立定脚步,踌躇不前。

  外面的喧哗声,马上将帐幕内的大人们惊动了,接二连三的,霎时围上一大群,都

以惊异的眼光看着灵珠,大家议论纷纷的,不明这个小汉人是从哪里来的。

  灵珠口中渴得要死,但见这多人围着看他,又感到难以为情,他不是怕,而是觉得

自己这副狼狈的样子,有点不好意思,话听不懂,不好向人家要水喝。

  正在这尴尬的场面,无法解决当中,从人群中走出一个三十余岁的壮健青年来,长

得非常魁梧,鼻直口方,满面英气勃勃。

  这青年走上前来,和善对着灵珠道:“小兄弟,你从哪里来的?贵姓呀?”

  灵珠一听到有人讲汉语,马上抬头一看,见这人满面和蔼,便有几分好感,嘶着喉

咙答道:“大哥,我名叫……周游,是个无家无亲的孤儿,到处流浪,不知大哥上姓?

能否给点水喝?”

  这青年见灵珠语词清晰,礼貌周到,便发生同情之心,他和声的道:“小兄弟,真

难为了你,快跟我来,小小年纪,便浪迹他乡,唉……”

  他似有感于衷,面现戚容,说着一拉灵珠,便朝一个蒙古包里走,一面道:“我姓

高,名仁奇,也是无亲无家的人,小兄弟如果没有一定去处的话,不如跟随在我身边,

多少对你有点照顾,我也免得孤单,不知你愿意不愿意?”

  灵珠正愁无处安身,又见这高大哥人很正派,便感动的答道:“高大哥,只要你不

厌弃我,那是我的福气。”

  高仁奇开心的哈哈笑道:“兄弟,不要客气,我们一言为定,来,我替你向他们宣

布介绍一下,免他们摸不清楚,不知我们在做些什么。”

  他说着立于一个帐幕前,向随来的一群老幼大声说了一阵回话。

  人群听罢他一篇内情,马上欢声如雷。

  灵珠不明其故,突见一个女的,拿来一壶rǔ汁,递到他的手里,他也就不客气,接

过一阵牛饮,喝罢嘘口长气,这才问道:“高大哥,他们刚才如何这般欢乐?”

  高仁奇见他像个大人,更感高兴,哈哈笑答道:“我刚才告诉他们,你叫什么名字,

以及你的处境,并向他们宣布,我已收你做我的弟弟啦,我这样一说,他们今后,都能

替我照顾你呀!”

  灵珠作梦也没有想到这高大哥,初次见面,就如此爱护自己,真是感动至极,他含

着感激的眼泪,咽声道:“大哥,你太好啦,小弟如何报答你的恩惠。”

  高仁奇摇摆着他那雄壮的大手掌,哈哈道:“弟弟,我刚才不是叫你不要客气吗,

你怎的又来了?看,他们都散了,我们进帐休息吧,只要我瞧得你顺眼,你看得我对胃

口,两人味道相同,那还要谈什么报答的。”

  灵珠随着高仁奇进了小帐幕,也就是一个单人蒙古包。

  这蒙古包虽不大,内外都是牛羊皮所制,设备简单朴素,坐卧皆在皮褥之上。

  高仁奇将灵珠安座后,从一个皮囊里取出一个葫芦,递交给灵珠道:“弟弟,这是

牛rǔ,你再喝一点,皮袋里有牛肉和面包,如肚子饿的话,自己拿,我还要到外面去一

趟。”

  他说罢便钻出帐幕。

  灵珠的肚子也实在俄了,便从皮袋里拿出面包和牛肉,尽情地大吃一顿,吃完了伸

了伸腰,便想睡一觉,但想到这高大哥能说得一口流利的汉语,不知是何处人氏,他回

头倒要打听一下。

  继而想到人家对自己这样爱护,自己反而以假姓名告人,感觉内疚不已,是否等他

回来之后,再以真实姓名相告,犹豫难决。

  想来想去,考虑再三,自言自语地道:“算了,只要我内心爱他,将来道歉也罢,

我是有大仇在身的人,行动言语,不能不保密一点,说不定我在这里,还是住不长久的,

如不慎重,一日被敌人知道了,反而替他招来祸害。”

  他想到这里,忽然高仁奇在外问道:“弟弟,你吃饱了没有,我替你找来了两套小

衣服。”

  灵珠正待起身,见高仁奇钻了进来,便又坐下。

  高仁奇微笑地道:“弟弟,你穿穿看,是否还可以,如不合适,我再去找。”

  说着将衣服交给灵珠。

  灵珠站起接过,见是两套绸制的小回民装,道:“大哥,真谢谢你,这衣服的颜色

和大小,我看都好,现在不能换,我想洗个澡哩。”

  高仁奇哈哈笑道:“我真糊涂,好的,那容易,前面不远就是“哈拉湖”,大得很,

有温泉,有凉泉,保你洗个痛快。”

  灵珠一闻“哈拉湖”三字,心中陡然一震,暗想:“我盲打盲撞的,居然到了哈拉

湖,真是想不到的事。”

  微怔问道:“大哥,这哈拉湖,是不是甘、新交界的哈拉湖?那我已到边疆啦!”

  高仁奇不明其故,哈哈道:“弟弟,你真是,自己到了哪里还不知道,这正是你所

说的甘、新交界,此地大大有

  名,玉门关距此只几十里,过两天我带你到处走走,让你欣赏欣赏边疆风光,那是

与内地大不相同,平沙无坎,一目千里,身历其境,如置身于海洋,嘿,开阔极了。”

  灵珠笑道:“好极了,我读过几本书,多少对边疆有点知识,玉门关在历史上是很

有名声,距嘉峪关不远,听说万里长城本要修至玉门关,后来因沙漠关系,只修到嘉峪

关为止。

  过了玉门关,就是新疆,再南行五百多里,就是有名的罗布诺尔湖,过了罗布诺尔

湖,又行两百多里,就到了我国有名的大戈壁沙漠了,大哥,我说的对吧?”

  高仁奇又是一声啥哈道:“弟弟,你真是“秀才不出门,能知天下事”,大哥我真

佩服你,你所说的一点也没错,好啦,来,我带你去洗澡。大哥今天真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4章 初涉回疆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