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41章 师徒相异

作者:秋梦痕

  这人立得很远,他来的时候不短,在岳承天还未接第一招之际就到了,甚且在岳承

天倒地不起时还偷偷地流了不少眼泪,现出既悲又痛之情,却又有所恐惧而不敢出面。

  此人一身蓝色武生劲装;头上罩了一个黑色面罩,及至伍天声一出面他才松了一口

气,这时只见他谨慎地,偷偷地掩到岳承天身旁,似是生怕有人发现,很快自身上摸出

一颗白色葯丸,轻轻送到岳承天口中后,毫不犹豫,双手一操,将岳承天背起就走,专

找冷僻之地,放腿如飞,刹那失去踪迹。

  “要想人不知,除非己莫为。”这两句话真是道绝啦,世上的事情就是这么巧妙,

那蓝装蒙面人可说是谨慎得连雷母和伍天声都被瞒过了!

  但他却仍然未能如愿,在他背起岳承天走还不到五十丈远之际,岂知其后面竟又跟

上一人,更且死盯不放,这人好生奇怪,身材穿着,妙!还全与背岳承天的没有两样!

  只听他喃喃自言道:“好啊,秦丫头,我怕你师父发现,你倒捡了便宜啦,哼,我

看你能抢得过我嘛,论仇,我们的师父都是他深恨的人,论恩吗?哼,我自你手中夺过

来照样可以治好他,将来吗?我们两个斗的日子多着哩!”

  在她语气中听出,前面背岳承天的原来是雷母女徒秦铮,后面是“嫉世先生”女徒

白红萼!

  天候不早,金乌渐渐西坠,秦铮背着岳承天逐次进入崇山峻岭,那种从无人到的原

始森林,像巨兽般张开大嘴,转瞬间将她吞没。

  白红萼在后毫不放松,彼急亦急,她缓亦缓,及至繁星在天,明月高悬之际,她追

踪到一座无名奇峰之上,眼看秦铮进入一个崖洞之内才停止。

  谁料她才一停步,突见秦铮独自闪出洞外,白红萼躲已不及,刚好迎面而过。

  秦铮似是早已知其蹑在身后,指手哼声道:“白丫头,你鬼鬼祟祟的以为我不知道?

莫说这次,凡是你与他的一切我都看在眼里,怎么样?想在我手中偷走他?”

  白红萼一旦被她揭穿,同样冷笑道:“我早就要‘乱世星火’带信给你,除了一场

死拼外,其他毫无办法可解。”

  秦铮大嗔道:“九太公之信早到啦,我的‘雷链’虽然绝不致弱于你的‘神锁’,

不过……”

  她一指洞内道:“他的伤势非常严重,到现在还晕沉无觉,加上此洞直通峰后,如

无人守护救治,恐遭外人暗算,咱们共同将他救活再斗,不知意下怎样?”

  白红萼冷冷地挥手道:“好,一言为定、走!”

  只见双双入洞而去,洞深过峰,全长不下两里,秦铮在前,白红萼跟着,及至一半,

里面突然开阔许多。

  秦铮轻声道:“洞中非常黑暗,他在前面转角处靠壁坐着。”

  白红萼没作声,仍然随在后面,只听“嚓”的一声!

  秦铮陡然大声道:“有人!”

  白红萼抢出前面道:“有敌!”

  她身还未及扑出,突感一股劲风袭到,当即一闪,同时双掌齐挥!

  秦铮心急岳承天遇险,从壁脚低身向前,传音道:“白丫头,敌人不止一个。”

  白红萼同样心急已极,无暇回答,拼命从正面冲去,知道对方非常的狡猾,忖道:

“这鬼洞石笋太多,他不硬接,还真拿他没有办法……”

  忖还未了,突听秦铮一声惊叫!紧接就是掌劲如潮!暗喊一声道:“完了!”

  她想到事情不妙,不由心痛如绞,正待出声相问,耳听“吭”的一声惨叫传来,立

即闭口,火速冲近秦铮。

  因二女功力深厚,洞虽漆黑,但近前仍能了然于目,只见她悄声道:“秦丫头,你

怎么了?”

  秦铮咽声道:“他不见了!”

  白红萼闻言一惨,反身就待搜敌……

  秦铮伸手拉住道:“且慢,他们都走光了,我已打倒一个!”

  白红萼立定道:“还不追击,待会儿就来不及了,捣乱鬼一定是被他们捉去啦。”

她所指的‘捣乱鬼’无疑就是岳承天。

  秦铮叹口气道:“出洞都是森林,要追谈何容易,这人恐还没有断气,我们将他提

出洞外问问看,只要查出捣乱鬼生死下落,及此人是何来路,哪怕是三十三天太上老君,

我们也要杀他个鸡犬不留。”

  白红萼闻言有理,恨声道:“可能是罗刹派所为。”

  秦铮自前面石堆伸手提起一个黑影,立即招呼道:“由这面出洞。”

  二人出得洞外之际,在星月下一看,白红萼首先惊叫道:“是霸王峰的!”

  秦铮见是一条大汉,察之尚未断气,立即伸指一点,顿将那大汉救醒过来!

  白红萼心急莫名,无暇等待,提脚一蹴,哼声道:“别装死,快说,你们来了多少

人?那负伤的被你们捉到哪里去了?”

  那大汉根本不是装死,显然是离死不远,只见他无力地半睁双目,张口喷出一股浓

血,良久才道:“原来是两个‘红罗幽灵’?嘿嘿,总有一天家师要将你们碎尸万段

的。”

  一顿又道:“咱们共来了十一人,自半途得到密报赶到此地……”他语还未尽,突

然头一歪,又喷出一大口血!

  白红萼提脚又踢……但却被秦铮阻住道:“踢什么,他已经死了,噫!他们将我俩

认作‘红罗幽灵’!糟,捣乱鬼一定被他们捉到霸王峰去了!”

  白红萼大声道:“管他什么峰!我们直找和合二仙要人!”

  秦铮摇手道:“此举不妥,咱们之事除九太公外,他人一点不知,尤其不能使你我

恩师知道,其中利害,你想有多严重?”她想到岳承天是双方师父妒忌之人时,不由忧

急如焚左右为难。

  白红萼闻言一怔,忽然叫道:“明的不行,那就暗里动手!”

  秦铮点头道:“因此要想个方法才行。”

  白红萼倏忽灵机一动,决然道:“我们就以‘红罗幽灵’为名,尽量避开和合二仙,

是他手下人见面就宰。”

  秦铮正待开口,突被一声微响惊动,霍地扑出喝道:“什么人?”

  “哈哈,好丫头片子,你们商量上霸王峰呀!”音落人现!自坡下走上一个白发老

人。

  白红萼冷然笑道:“乱世星火,你敢走漏我们的消息?”

  来人正是“乱世星火”九太公,只见他双手乱摇道:“丫头别急,我老人家是来献

计谋的。”

  秦铮哼声道:“谅你老不死也不敢走漏消息,有什么诡计?快说。”

  九太公似蛇服了叫化子耍,只见他嘻嘻笑道:“你们上霸王峰现在正是时候,和合

两位老儿还在外面未回,最好由空中去。”

  白红萼冷笑道:“你叫我们去空中吃‘射阳神箭’么?”

  好啊,原来你存心不良,还说献计哩。”

  九太公摇头道:“丫头,你可把老人家看歪啦,‘射阳神箭’的克星是什么?只怕

你们尚不知道哩!告诉你们,除非它三支齐发,否则你们的‘雷链’和‘神锁’正是它

的克星哩!何况霸王峰上仅只一支,就是有两支也不怕,如果功力像你们师父那样高深,

甚且可以将神箭收来。”

  二女闻言大喜,双双拔足就待动身!

  九太公急急止住道:“慢点慢点,我老人家还有话说。”

  秦铮急道:“有什么话快说,别要死不断气地吞吞吐吐。”

  九太公道:“你们还是要秘密一点,千万别露出真相,和合两老儿的徒子徒孙多得

很,围住就不能脱身,揭穿了,你们的师父焉能饶恕你们。”

  一顿又道:“刚才我老人家还看见有不少罗刹派人在此现身,行动非常鬼祟,好像

什么秘密行动似的。”他边说边霎眼!显然又在内心搞什么名堂。

  白红萼惊叫一声,转望着秦铮道:“那话儿不是霸王峰就是罗刹派捉去了,咱们如

在霸王峰找不到,哼!”

  她后面的话没说,只“哼”一声即顿住,秦铮点头道:“东不成,西必就,走!”

  九太公眼看二女拔空而去,不禁乐得哈哈大笑道:“这一把火可真烧大啦!妙极

了!”

  他说着一转身,大步走向峰下,不到三十丈,在一株树下叫道:“小子,快出来!”

  只见自树林里慢步行出一人道:“都走了?”

  怪,走出的不是别人,竟是那受伤严重的岳承天!

  九太公闻言大乐道:“小子,你虽不见人,难道还听不出来?”

  原来岳承天重伤是真,但自秦铮给他一颗葯丸提气后,背起来走未两里地就醒了,

然而,他慾查出这两次蒙面相救之人的真面目,是故装死到底,在疾行中,他一面运功

疗伤,一面暗察其举动,及至到了这峰顶洞内,他的伤势已完全无恙,秦铮将他放下后,

她们的一切行动都被他暗地听去,所谓“蓝青蕊”、“秦铮”之名,霎时了然若揭。

  九太公见他沉吟不语,又是一声哈哈大笑道:“其徒爱你,其师妒你,这场恩怨情

仇真是妙极了,小子,别想得太多,落花逐流水,一切听其自然,有仇则报,有恩就还,

刚才你不愿见她们是对的,时间未到,至口勿要,有她仍替你打冲锋,今后的热闹才精

彩。”

  岳承天这时心乱如麻,闻言叹口气道:“她们此去一旦遇险怎么办?其师如知道了

又当如何?”

  九太公大乐道:“这样看起来,小子似也爱上她们啦,嗨嗨,想一箭双雕哇!得啦,

放一千个心,霸王峰纵或识出她们真面目,和合二仙也暂时不敢下手,否则嘛!嘿嘿!

雷母、嫉世先生、白堡主夫妇等一旦联手就够他二人受的。”

  岳承天摇头道:“小子顾虑的不是儿女私情,出发点完全是因二女有恩于己。”

  一停又道:“和合二仙有顾虑尚可说得过去,另外还有两点,第一、罗刹派只怕不

会买账,其次二女师父定必有严重处罚。”

  九太公摆手道:“事情如何发展谁知道?我老人家作事从不顾虑后果,小子,一切

走着瞧就是。”

  岳承天茫然无主,眼看他边说边往峰上行,立时叫道:“你老上峰干吗?”

  九太公回头骂道:“浑小子,十个霸王峰人被你杀了五个,难道连尸体都不埋,哼,

白家堡那七个罗刹人也是我老人家代劳哩。”

  岳承天一怔,继而道:“那就由小子自己动手罢。”

  九太公挥手道:“站着勿动,我老人家有‘化尸粉’,很快就来。”

  岳承天闻言止步,顺势坐于树下等候,抽暇又运起内功调息。

  未几,九太公如言下峰,只见他呵呵笑道:“好小子,难怪杀人无声,原来用的是

‘窒息锁喉’功夫,可惜那玩意你还未到家,如经我老人家指点一下,保你更加神乎其

神。”

  他说着不见岳承天回头,不由一怔道:“好小子,你在练坐功!”

  他走至岳承天面前一看,不禁大惊道:“噫!仅这一下子就入定啦,嗨,他满面红

光紫气!这是什么内功?”

  岳承天任他自言自语,根本就一无所觉,只听九太公又道:“这小子真个胆大包天,

练功竟不怕人偷袭。”

  他说着守着,居然替岳承天护起法来……

  时虽盛暑,但在阿尔泰山上仍旧寒风刺骨,矮峰如是,高峰甚至冰雪未融,一夜易

过,不觉又是黎明,九太公越守越觉惊讶,只见他绕着岳承天转来转去,眼睛瞪得老大!

  忽然,他看到岳承天那破碎不堪的上衣被风刮得频频扬起,胸前现出一个青色丝囊,

丝囊鼓鼓的不知里面装的是什么东西,正想伸手去摸……

  突然——

  自峰下发出一声凄厉的惨叫!

  他一惊之下,伸出之手,改摸为推。

  岳承天被他一推跳起,睁眼诧道:“什么事?”他还是迷糊不清。

  九太公见他一触即醒,毫无受扰之态,嗨嗨笑道:“你学的是什么内功,怎的一坐

就是整夜,小子,山下有人动手啦。”

  岳承天闻言一怔,确见天已大明,忖道:“我有两次是这种现象啦,这到底是怎么

一回事,从前可未曾有过,”

  他边想边听,耳闻有无数金铁之声传来,不绝于耳,立道:“我们去看看。”

  九太公哼声道:“我老人家已忍不住,好戏被你耽误了不少时间啦。”他说完就往

峰下急奔。

  岳承天暗暗笑道:“难怪你叫‘乱世星火’,刚才骗使二女去捣乱,显然你只会看

别人打斗。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1章 师徒相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