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44章 困学求变

作者:秋梦痕

他们离开森林未几,就在当地又现出两个女人,那是罗刹幽灵和罗素芙,也只有她们才能避免当代两大奇人的察觉!

只见二人沉默一会儿后立即直扑林缘,同时张望有顷只听罗素芙道:“姐姐,我们不必再追踪啦,必须先寻承儿方可,金刚石的秘密只怕他连一点儿都不知道呢。”

罗刹幽灵没有开口答话,似在侧耳静所什么。

罗素芙一见有异,悄声道:“还有人在森林内?”

罗刹幽灵点头示意,立又隐去身形,罗素芙身还未动,耳听一声霹雳大喝,紧接有人发出一声惨叫,她闻声不顾一切,突然冲进森林。

罗刹幽灵在暗中叫道:“妹子别急,那是敌人遭天山神击毙啦!”

罗素芙闻言一顿,回头道:“可能是遭敌人追击而来。”

她说还未了,突听另一声惨叫又起,发声却在另一方面,未几确见天山神现出身形,罗素芙见他尚无所觉,不禁娇声大叫!

天山神闻声侧顾,陡然宏声道:“罗妹子快往西赶,承儿遭红旗教主追击逃脱后,刚才又见和合二仙追去了!”

罗素芙闻言大惊,无暇问他刚才之事,立即返身扑回。

罗刹幽灵道:“西面多沙漠,小鬼只怕不会那样傻,他一定是西藏东逃之计,我们往南面接应必然不难相遇。”

她说完领先朝南飞去。

罗素芙只得追随其前进,回头叫道:“天山大哥最好仍走西面,抗拒虽不行?能替承儿扫清一些眼线也无不可。

天山神反手一指后面道:“超弟还在收拾一些罗刹派扑抓牙,事完后马上就走。”

他余音落时,罗素芙已只剩得一点背影,二人去得奇速无比,前面的罗刹幽灵忽然立定道:“妹子,我俩还是隐身的好,他人不怕,红老魔却不得不防!”

罗素芙与她携手隐身后,双双加劲狂奔,及至天黑,前途尽为插天奇峰,四野亦毫无动静,正慾上峰之际,突见一个老者匆匆自山下奔来!

罗刹幽灵似已认出是谁,悄声道:“妹子,那是‘乱世星火’九太公,久闻此老神通广大,看他能不能识出我们的‘幽灵遁法’,如不能就让我吓他一吓。”

岂知罗素芙尚未开口而九太公己然开口大叫了,只听他厉声大喝道:“罗刹幽灵,你还不快点前进,岳承天脱离和合二仙又遭红魔追击啦,赶快带罗妞儿先去接应,虽然不行,也可拖拖时间,我老人家马上搬他师父前来。”

罗刹幽灵闻言大惊,再也无心开玩笑,立即现身问道:“在什么地方?”

九太公反手一指背后道:“此去超越三座高峰第四峰西面有个古洞,岳小子现已被迫逃进古洞去了。”

罗素芙闻言纵起,一言不发,猛往前冲,罗刹幽灵无暇多说,拼命狂奔,及至登上第三峰时,忽然天色大变,星月无光,狂风大作,霎时雨如滂沱而降。

前面的罗素芙陡然立定道:“姐姐,雨虽不怕,但这样黑暗却委实不易找到那个山洞入口啊。”

罗刹幽灵立定观察一会后道:“先登上对面第四峰再看,妹子要谨慎一点,红老魔本身虽无幽灵魔遁,但对此道却是内行。”

罗素芙仍旧先行,应声道:“我们不与他接近,只在远处扰乱,他能将我们怎样?”

话停身去,转瞬到达峰脚,罗刹幽灵刚刚迫近,忽听第四峰上传出连声大震,真如沉雷劈山,只震得地动林荡,其势之猛,委实吓人已极!

罗素芙闻声大急,拼死飞纵拔登,回头尖叫道:“姐姐快点,承儿仍在力抗。”

罗刹幽灵冲近抓住道:“妹子别搞错了,小鬼哪有那么大的力量,可能是你心上人赶到我们前面啦,”

罗素芙哪能相信,甩脱被握之手,奋力往上猛窜,及至距峰不远,陡然遭一人横身拦住道:“妞儿快停!”

罗素芙倏忽一惊,注目看出一白发老人,不禁讶异道:“九太公!”

那白发老者点头道:“你们来得虽快,却还不及伍天声一半快,他现在与红旗教主拼上了,可惜岳小子不在场,否则师徒合手定能消灭那老魔头。”

罗素芙闻言喜道:“他真的来啦,承儿怎么了?”

罗刹幽灵适时赶到,插言道:“小鬼智慧超人一等,他一定又走脱了。”

九太公点头道:“那个古洞老夫刚探过,出口竟有两个,红旗教主追出另一洞口时,刚好撞上伍天声赶到。”

罗素芙与意中人快三年没见面了,此际真想冲上去会会面,但上面打得激烈之极,继而又想到上去必定会替伍天声增加麻烦,于是只有等待打斗的结束。

岂知峰顶越斗越烈,短时间断难结束,只见九太公渐比罗素芙更形急躁道:“你们别等结束了。快去追岳小子要紧,他的生命不怕强敌,存亡全在金刚石上,如不寻着,非死必残,你们快去罢!”

罗刹幽灵大惊问道:“那是什么原因?”

九太公叹口气道:“混沌仙翁的遗言老朽全部清楚,原因你不要问,那是当年之事,所谓‘十晕十伤十临亡’,那是指金刚石内两颗神丹而言。

“凡得到金刚石之人,非要晕死一次练一次内功,重伤一次练一次,甚在死亡边缘练功最有效。

不发晕、伤、死,非经三十次之多才能将金刚石内两颗丹丸的效用吸收干净,甚至每次练功都要有人将他推醒,否则一次吸尽必难承当。其结果不死必残。

“遗言中最后说明为‘稍得必近鬼门关’,那是说得宝者一旦悟出练功吸收之法而略有所得时,其人必隐藏暗练,于是则一练不起,非死,必残。

“岳小子现已深得吸收之法,加上这段时间遭遇五大奇人逼迫,他必定会潜伏死练拿来报仇,你们想想这岂不危险至极。”

二女闻言大惊,罗素芙再也无心等候意中人,立即和罗刹幽灵撤身回奔而去。

九太公目送二女走后,翻身再往峰顶纵去,尚未及峰顶,陡闻一声厉啸扬起,尾音拖曳,余音落在西北远处,紧接着只听一人遥呼道:“太公快来,红魔逃掉了。”

这声音九太公一听就能辨出,接口道:“伍大侠不必追他,快找令徒要紧。”

那发声之人确是伍天声,只见他缓缓走近道:“承蒙太公关怀,晚辈感激不尽,你老有那‘神遁’玄功,尚请多多操劳为荷。”

九太公摇头道:“令徒如不练功,老朽凭‘神遁’倒不困难,莫说是他,即整个江湖高手亦能追查其落足之地,怕就怕他一旦练功开始,哪伯近在咫尺之间,老朽也无能为力,当前之急,还是我们分道找寻为上。”

伍天声拱手长揖道:“晚辈敬遵指示。”

他说完再揖,转身就待离去,突然,只见他又退回悄声道:“太公,有不少特殊人物经此峰奔来了。”

九太公环顾深嗅几下道:“伍大侠功力超人,所察一点不错,老朽现己察知为谁啦,西面的红旗教主又回头了,甚且带了几个徒弟。

“南面似来了白帝乡夫妇,东面则有两批,一批是和合二仙率领十余个弟子,另一批是‘雷母’与‘嫉世先生’,他们似有约定,但又偶然而来,惟红旗教主可能是找你报复来的。”

伍天声微微笑道:“不管怎样,我们隐起来观察一会儿再说。”

九太公点头道:“这才是有谋之士。”

说完伸手,一把将伍天声拉住道:“让老朽卖弄一次‘神遁’薄技,谅伍兄不会见笑才是。”

伍天声轻笑道:“晚辈正愁无法藏身,有前辈翼护,正中下怀。”

九太公呵呵轻笑道:“一旦失灵,保驾不患无人,这叫作两得其利。”

二人隐身未几,忽听一声阴笑传出道:“红老魔气色不和,不知吃了谁的亏?”

这是一个老太婆的声音,九太公传音伍天声道:“‘雷母’与‘嫉世先生’到了。”

又听一个苍老的声音哈哈笑道:“适才听白家堡一人说,他曾亲眼发现红魔被伍天声打得大败而逃,而且就在此峰之上,这是回头找场的。”

这声音显然出自嫉世先生之口,但他余音未尽,继听和合二仙、白帝乡夫妇相继发声,最后却听红旗教主讶声道:“你们提前聚此为何?曾否见到伍天声那小子?”

他说话之际,九太公己暗拉伍天声接近,只见“雷母”接口冷笑道:“听说他追赶一个怕死之辈去了,不知是谁倒霉?”

红旗教主被面罩所蒙,面色不知是红是白,但气势上显然激愤已极,闻言哼声道:“雷婆子也不见得是那小子敌手。”

他语亦不善,但却不加否认,一停又阴笑道:“原来各位早就在暗中观火了!”

白帝乡似是生怕双方闹僵,立即接口道:“大教主休在言语上争胜,阁下追赶盗宝之人结果如何?”

红旗教主望他一眼答道:“相信各位都和本教主一样,无人不上那小杂种的大当,原来各位是得到这消息而来的。”

九太公声言豁然,传音伍天声道:“这就对了,他们是闻听令徒遭红旗教主追迫而来,但所谓提前赴约又是指的什么呢?”

伍天声传音道:“晚辈知道,今晨由和合二仙放出十只灵鹰传贴,决定在十日后召开武林选拔大会,选拔细则由和合二仙、雷母、嫉世先生、红旗教主及白帝乡夫妇商议后立定比赛项目。可能此峰就是商议之地。”

九太公点头道:“你可曾接到传帖?”

伍天声点头道:“他们知道晚辈不会参加,甚且不将晚辈放在眼里。”

九太公又待接口说话,却被几句惊呼声打断,细听之下,不禁大讶,乃传音道:“伍大侠,机会来了。”

伍天声似也听到那批老家伙的讨论,点头道:“他们谈的是劣徒,不知余兴和因何也知那‘混沌仙翁’遗言的底细?”

九太公叹声道:“叛徒可能也从先师口中得知的,伍大侠,他们既寄托令徒自灭,显然己放弃搜寻了,你还是趁这机会找寻为妙。”

伍天声点头道:“他们谈论开会与我无关,晚辈这就告别了,然而有事务请你老注意点,此事关系江湖莫大。”

九太公知他除非有真正大事,否则不会如此郑重,闻言惊道:“伍大使有何事需要老朽出力?”

伍天声恭声道:“你老请勿这样称呼,晚辈担当不起,此事是晚辈初探罗刹时发现,记得在两年前经过新疆通往中亚细亚边境的‘齐桑诺尔’湖时,遇着两个奇丑难看的青年。

“他们的年龄与晚辈差不多,凭语言相貌,实难分出是何国何种,时而满口的汉语,时而又是罗刹语言,总之知其通晓语言甚杂。

“他们一高一矮,高大的与晚辈义弟金超相若,很可能还要粗巨些,矮的简直像只马猴,这且不说,奇在武功之深,且能斗晚辈约一个时辰,甚至毫无招式,全凭内功硬拼,晚辈看出他们目光不正,满面凶煞之气,如经魔头们收养,危害武林必深,可惜当初未曾除去。”

九太公闻言沉吟不语,良久问道:“你察出其内功属哪种武学么?”

伍天声道:“纯属释、道两门正功,却全然不懂招式,显然未经人指点。”

九太公郑重道:“你看出两功合运还是分别施为?”

伍天声道:“在拼斗非常明显,左拳右掌,毫厘不差,拳发玄功,掌施禅学,妙在二人边斗边念,无疑是口诵什么秘诀。”

九太公陡然大惊道:“不好,‘混沌仙翁’给江湖留下真正祸胎了!嘿嘿,他的一切心法被那两个野孩子得去啦,伍兄弟,你却要千万留心,目前这批老东西正在搜求异材,一旦到手,只怕连你也非其敌手,最担心的莫过于和合二仙与罗王‘八头蚊’,他们得手就不得了。”

伍天声点头道:“晚辈正有此虑,故所以请你老留心暗查,一旦有了发现,晚辈再也不存好生之德了,可惜当初未料及此,因之将其轻轻放过,及至想到害处回寻时,该二人己不知去向。”

说完拱手道:“你老在此观察结果如何再走,晚辈现就动身找寻劣徒。”传音一毕,只见飘然隐退,连九太公在他身边都只感到微风一阵而已,其身法之奇,不由此老不暗暗钦佩不己:及至回头注视那批武林宗师时,只见已成离散之局。

九太公虽然和伍天声在传音说话,但他仍在留心武林五大奇人与白帝乡夫妇等讨论之事情,一直目睹那批老怪物与白帝乡夫妇散去后才紧紧独踞红旗教主身后随行,其用意何在?不得而知。

此时东方微现曙色,九太公暗随约七十余里之际,前面现出一个市镇,他料定红旗教主不会在中原境内住店,随即首先越往前途,谁料刚过半里之地,忽见自横道上出现两个非常稀罕的人物,那两人如在以前,九太公一定是识不出的,可是此际却一见便知是谁,其长相形态竟然与伍天声所说的那两个奇怪青年一样,好在他们是从岔道向西走,否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4章 困学求变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