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45章 双霸横行

作者:秋梦痕

九太公目送伍天声走后,独自再奔吐鲁番,第二日午后才进回城,举目一看,前日所见武林人物竟连一个也没有了,显而易明的,全部都赴霸王峰去了,立即找家店栈住下,及至第五日临晨,渐渐发现一批批挂刀带剑的在街上走动,心想那是大会结束了。

直至辰巳之际,客店里进来一批老少,一个个高声谈论,讲的都是霸王峰大会盛况,他们没有住店,仅只吃罢一顿就走了,一批出店又一批到,及至第四批到了两个化装老者,九太公一见认出,但却不与招呼,因为两个老者一直是往店房后面走,于是,他退了回去。

店家一见,知道这两老是来住店的,因之亦尾随招呼:二老一前一后,后面的随即开口道:“店家,有上房吗?”

店家连声答应道:“有,有,不到晚上多的是,贵客,还有院落要不要?”

那老者尚未答话,九太公一见没有碍眼之人,倚门插言道:“店家,这二位是老夫的朋友,快陪到这儿来,咱们先有约会。”

店家听言不疑,连声答应,然而那两个老者却闻言同时停步,其一挥手道:“店家请自便,有朋友先在,就毋须费心啦。”

店家去后,那老者首先走近九太公拱手道:“阁下贵姓大名,请恕在下眼拙。”

九太公将手一摊道:“二位请进房去坐下再谈。”

二人进房坐下后,九太公一指桌上道:“二位用茶,区区人称‘乱世星火’的就是。”

二人闻言大震,双双长揖及地,同声惊道:“九太公!”

九太公微笑点头道:“二位可能没有会过区区,请教是否包氏昆仲?”

原来这二人就是“四极八魔”中包罗乾和包罗坎,包罗乾素来豪放不羁,只见他向兄弟一瞪眼大笑道:“老二,咱们今天真正遇上最神秘的人物啦!”

回头又揖道:“太公因何在此?晚生正是,久仰尊名,无缘参见,今日之遇,岂不是天赐!”

九太公微微笑道:“咱们毋须论辈分,你八魔改邪归正,咱们就是兄弟。”

他一顿又将本身近逢伍天声师徒之事,以及近来经过告知后道:“你们还有六位兄弟他们人呢,今后武林局势必将大变,最好不要分开,甚至少闯是非为要,相信二位是从霸王峰来,所见谅有警惕。”

二魔包罗坎接道:“劣弟等为了岳承天的下落不明,曾接伍大侠通知去寻,现还不知在何方搜查,仅晚生二人混入武林群众中参观霸王峰上大会,蒙太公指示,今后自知小心。”

九太公起立跟上两步问道:“峰上结果如何?”

大魔包罗乾道:“比赛全程整整四天,秩序非常混乱,分区比赛计有四十处之外,以普通常规进行,死伤已无法统计,好在中原武林到的不多,纵有也是些邪门人物,结果沙义太子第一、沙仁第二、嫉世先生之徒白红萼第三、雷母之徒秦铮第四、白帝乡之徒黄金印第五、第六、第七、八又是红老魔之徒,为寒宫三卫中马林司、赫鲁斯、莫罗,九、十名仍是红魔之徒,也就是两年前大闹中原的人寰三尊之二的违天尊者和掀天尊者。”

九太公微微笑道:“十名中,红老魔占有七位,他一定洋洋得意!”

包罗坎叹口气道:“那是意料中事,据晚生兄弟观之,他们这批老鬼中马上就有猛烈暗斗。”

九太公见包罗坎面显兴奋之色,不禁微微笑道:“你兄弟久历江湖数十年,对观察经验,老哥哥我是百分之百的相信不疑,试说说所见事实如何?”

大魔包罗乾接口道:“在壁垒分明下看出,雷母、嫉世先生、白帝乡夫妇等将会连成一气,加上三个后辈,实力相当惊人,红旗教主现有七大弟子在身边,听说还有什么‘红殿三将’来到,合起来又是一大强派,且占指挥统一之利,依晚生之见,最弱的反而是和合二仙了。”

九太公朗声哈哈道:“老弟,你却没有看出他夫妇还有大本钱在后面未动呢!”

包氏兄弟闻言大惊,包罗坎悚然问道:“太公是说他霸王峰那群高手?”

九大公摇头道:“那样高手只是拿来对付普通高手用用而已。”

他停一停郑重道:“另有两人二位未见过,一旦放出,只怕他夫妇自己也非敌手。”

于是立将余霸天、余霸地的经过详细说明道:“这二人不动则己,一动则武林毫无敌手,所以我要伍大侠传言中原武林,务必将岳承天找到,免其练功死亡;将来只有他才是这两个怪物的对手。”

包罗乾叹口气道:“三山五狱都找遍啦,那孩子不知隐藏在什么地方,如此说来,咱兄弟不能在此耽搁了,只有往须弥山那神秘之区去TXTGOGO,如果再不寻出,只怕他已到达危境啦。”

九太公道:“那方面固然是个必寻之地,但二位要特别小心,行动绝对要隐秘,据我老哥哥的臆测,须弥山将成江湖麇集之地!凡到过霸王峰的人物必去之外,只怕还有不少隐退之士也要前去争夺一场!”

包罗坎大异道:“那是为了什么?”

九太公郑重道:“事实未到明朗化之前,妄言恐频增紧张,二位除搜查岳承天那孩子之外,千万别疏忽每个隐秘之地。”

包氏兄弟闻言,知道须弥山内定有奇珍异宝隐藏,双双拱手起身,急急道别而去。

九太公算还店账后,只在房中冥坐两个时辰即隐身不见。

霸王峰大会之后,江湖竟出奇地平静了半年之久,这现象在普通人不以为奇,但是在江湖武林中却较动乱时更形紧张,只要是有点经验之人,他们都知道这是暴风雨前夕的沉闷时期!

一旦风雨来袭,整个武林将被卷去或淹投,弱者尸填沟堑,强者举手称王!其结果必定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这是秋尽冬初的时候,也是武林沉静到最后的一天,在须弥山整个寒冰凝封的奇峰幽谷处,可说无一不是武林人物的足迹,但出奇的没有任何凶杀狠斗的事情发生,然而远隔万里的山海关外却响起第一声打破武林沉寂的惨号!

这声惨号发生得非常惊人,被害人竟是黑龙江派的第一号铁汉“黑龙居士”,事情发生在山海关外的“九门口”

长城上,尸体是有名的“关东一凤”发现的。

因此之故,那消息传得疾如雷电,不到十天,整个武林都轰动了,下手的是谁?人言纷纷,但却无人能够确知。

龙江派整个出动了,长白派首先响应联盟,继之是北方久隐未出的一批神秘人物也隐不住了,全部展开侦查凶手的义务。

可是尚未侦出些端倪前,事情又越来越恐怖,第二声死亡出在库伦,号称“蒙古武圣”的蒙古派掌门人又告归阴,这次下手之人却有偶遇者潜视目睹,听说是一个“飞天怪物”!但却没有察知是人是鬼?

紧接着,第三、第四,不断传出死、死、死……死的凶耗!被杀的无一不是当代有名的武林人物!

须弥山渐渐冷静了,那不是武林人受了惊吓而销声匿迹,冷静的原因是纷纷应变!但也有不少人悄悄离开,行动神秘而迅速,目标指向北方,显然是各有使命在身!

这时十月中旬,在湖南零陵县通往宝庆府的官道之上,此际正奔驰着两匹非常神骏的快马,马上坐着是同样装束的两个少年,前行的突然勒缰停骑,只见他回头叫道:“秦丫头,距宝庆府只有九十余里啦。”

后面那青年哼一声冲过去道:“白丫头,你穿的是什么装扮,喊明了还化什么装?”

原来这一对青年竟是白红萼和秦铮二人女扮男装,只听白红萼格格笑道:“我竟忘了叫你秦兄哩,咭!喂,我的秦兄,天色不早,今晚赶不到宝庆府落店啊,怎么办?”

秦铮被她加鞭走个并排儿,气得尖声道:“别喊得那样肉麻好不好,不管怎么样,今晚必须要赶到宝庆,迟了恐怕那鬼东西又离开啦。”

白红萼忽然收起笑容道:“咱们只是看清查实而已,又非找他动手。”

在二女边说边驰之际,自她们背后忽又发现两骑快马,风驰电掣,犹如风刮浮云,看势似在追二女而来。

后面的尘头冲起,很容易被二女发现,白红萼已闻蹄声有异,回头诧然道:“是什么人追来了?”

秦铮尚未开口,耳听追骑上一人遥遥叫道:“前面白姑娘和秦妨娘稍等一等,小兄追了十余天哪。”

秦铮闻声轻笑道:“原来是沙仁兄弟,噫,他们可能是奉红旗教主之命而来。”

白红萼点头道:“红旗教主当然也要查清那两个怪物,这样也好,有人作伴,如真遇上那两个凶狠的人物亦可连手一拼啦。”

在她们对话之际,后面两骑适时追到,只听沙义太子欣喜道:“在须弥山一别,咱们转瞬间,就四个多月了,十月前听说二位姑娘在西藏道上向北进发,恰于此时,小兄同师弟亦奉师命动身,然始终没有追及二位,直至现在才算赶到,相信咱们是同一任务。”

秦铮笑道:“二位的消息如何?”

沙义道:“小兄昨天得悉两个怪物在零陵,今晨据报,天山神已朝宝庆府而去,岳承天则下落不明。”

秦铮郑重道:“和合二仙的判断,令师竟深信不疑?”

沙仁接口道:“天山神的功力,区区久闻平平,说他因奇遇而变性或许有之,如果硬说他单找中原各大门派下手,此点不无疑问,至于岳承天因练金刚石不死,以致缩形乱性,这事家师说大有可能,总之不查个水落石出是无法确定的,二位姑娘是否亦有同感?”

白红萼试探似地问道:“二位一旦遇上应如何处置?”

沙义脆声笑道:“凭姑娘指示。”

秦铮摇头道:“对方深浅未明前,余姐妹毫无定见。”

沙仁接口道:“只要对方不侵犯敝派,咱兄弟不与过问,仍患不手到擒来。”

沙义哈哈大笑道:“只要二位姑娘高兴,小兄不惜全力以赴!”他竟得意忘形!

秦铮两脚一挟马腹,娇声道:“那就早到地头搜查罢,否则只怕又要落空。”

三人闻言,各展骑术紧驰,初更不到,已赶近宝庆城郊,前面有一条大河,打听知是资水,沙义超前道:“前面有一渡口,咱们速渡河罢。”

及至渡口,只见水流甚急,四人牵马上船,可惜船小不能尽渡,渡夫大叫道:“各位别急,咱们这‘神滩’渡,水势相当险恶,各位一挤,至江心必遏危险,请分成两批过河。”

沙义建议道:“二位姑娘先渡,上岸请暂候在下兄弟。”

白红萼点头先一笑问船家道:“大哥,进城还有多远?”

渡夫见他客气,恭声道:“公子,不远,只有五里地。”

秦铮刚刚上船,闻言轻笑道:“那就还有十里!”

白红萼大异道:“你胡说什么?”

船家一面开船一面笑接道:“原来这位公子对敝地非常熟悉。”

秦铮又笑道:“咱是初到贵地。”

白红萼弄得莫名其妙,睁眼道:“秦……兄,这是什么名堂?”她差点又叫“丫头”两字。

秦铮轻笑道:“这你就不懂哪,湘、贵之地别问路,三十里四十里,回答的都是五里之遥,这是习惯不是不诚,往往使人走断气,甚且难免风餐露宿,问问还只五里。”

船家闻言大乐,边划边笑道:“这位秦公子真是老江湖,说真的,进城还有十二里多些,各位上岸奔官道,由西门进城,如果要住大店,必须找府后街方有,否则就要过‘东关桥’走‘箭落门’啦。”

白红萼挥手数掌,运功力催船家急进,口中答道:“听说贵宝庆乃是一座古城,名胜古迹处处皆是,这些传言未知是否确实。”

她见渡夫高兴,顺便打听地形。

船家一听这少年夸赞,心中更加得意、回头大笑道:“你老说对了,敝地名胜可多哩,现在所渡的就是一处胜景,有名‘神滩古渡’城内有‘火神庙’、‘六领春色’,城外还有‘点石禅林’,东、北二塔,高庙,哈!真是数不胜数。”

他说着指划着,船已到了对岸,秦、白二女牵马上岸后依言静候二沙兄弟,岂知船还未曾离岸,突然听到背后有人阴阴冷笑,继之只听一个冰冷的语言讽讥道:“两对情侣真是打得火热,十大奇才前四名相配,确实郎才女貌。”

白红萼听出那是女人口音,言语相当刺耳,回身喝道:“你是什么人?敢在暗中出言伤人,胡说乱道。”她深恐对方是传言的厉害人物。

只听那人冷笑道:“放心,我不是你们四情侣要找之人。”

秦铮忽然如有所悟,沉声道:“闻你声带浪气,莫非是传言的罗刹幽灵?”

那人格格笑道:“姑奶奶特来替你们两对可人儿送信的。”

白红萼沉声道:“送什么信?为何不现身一见?”

那人确是罗刹幽灵,只闻其又是一声浪笑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5章 双霸横行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