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47章 走火入魔

作者:秋梦痕

二人同时跃起,拔身上了悬崖,循着发声处查去,见上面无路,全属乱石错纵,及至林缘,只见林里漆黑如墨,仅仅自林梢偶尔漏下一丝月光,正当不知方位之际,那声呻吟之声又起!

秦铮恐查不出呻吟所在,急急穿林而入,约二十丈处,运足目力一看,只见在三株大树之间躺着一个模糊的人影!

白红萼一见秦铮要想接近,立即冲上道:“秦丫头且慢,不要上当!”

她说完提功戒备,大声问道:“你是什么人?是否受伤?”

忽然只听一声轻而无力的回答道:“哪位朋友?在下是‘五狱一龙’古朴,现身负内伤难动。”

秦铮见闻自广,闻言惊讶道:“是清廷觉罗王子的师兄,此人与白驴奇侠甚善,也是捣乱鬼的长辈!”

白红萼点头道:“我们快将他救治。”

二女再无异议,急急走近,秦铮立自身上摸出一颗丹丸道:“古老伤在何处,快吞下此丸。”

古朴久处黑暗,似对二人看得消楚,吞下此丸谢道:“老朽负的内伤严重,二位公子何人?”

他没有认出二人是女扮男装,白红萼毫不隐瞒道:“我俩都是女的,古老请放心,保证无害,她叫秦铮,我名白红萼,快请调息运功,内伤不要紧,一时之后定必复元。”

古朴惊讶道:“十大奇才中第三、四两位!啊,二位令师是‘雷母’和‘嫉世先生’!唉,可惜迟到一点,否则那两个怪物焉能顺利得手。”

秦铮急道:“古老快调息,有话伤愈后再说。”

古朴应声闭目,放心运功,白红萼一带秦铮退开两丈,悄声道:“可能是两霸所为,怎么办?他们赶到前面去啦!”

白红萼道:“急也没有用,要想超前是办不到了。”

秦铮沉吟道:“悬崖所挂人头可能都是中原武林,这下死得够惨!”

天近五鼓,古朴运功完毕,身刚起立,二女闻声走近,这时林隙渐露曙光,白红萼拱手道:“古老功力深厚,是否完全康复?”

古朴拱手道:“谢谢两位姑娘拯救,老朽再世为人啦。”

秦铮见他面色正常,侧让道:“我们出林再谈罢,此地潮湿非常不宜久留。”

三人走出林外,择石崖坐下,古朴叹口气道:“二位是确知道经过嘛,说来真正太恐怖了!”

白红萼道:“古老是遇上一高一矮两个凶狠人物吧?悬崖上整整挂起三十颗人头,不知死的是谁?发生在什么时间?”

古朴叹口气道:“一言难尽,所遇凶魔正如姑娘所说,起先,老朽偕师弟觉罗王子经过峨嵋县时,发现大批罗刹派企图向我等围困,老朽知势悬殊,立即朝北峨嵋山潜逃,但没避脱,至崖下时,即遭其围困,展开一场恨斗。

“老朽与王子一看对方都是罗刹派一等高手,自知突围无望,正当危机之际,恰逢武当派‘无本道长’和‘无碍道长’随同峨嵋‘开慈大师’及少林掌教‘大本大师’率领一批高手赶到,要时展开混斗。

“不料在刚占上风时,突然出现‘红旗教主’的两个徒弟,那就十大奇才中首二两人,听说叫什么沙义太子和沙仁太子。

“对方有了这两人的加入,我们立遭崩溃,仍被团团围住,及至数刻前,我方又赶到长白‘天池渔夫’、五台‘清馨大师’、终南‘逸林樵子’、‘红天罗’莫铁年,他手下亦率领古则、冷重山、颜真如,七人从左面冲进。

“恰于此时,甫田‘大悲方丈’、青城‘鉴古道长’及崆峒‘一清观主’、天山‘接天神剑’、华山‘三花剑’等又从右侧攻到,但事情并未好转,仅仅能够维持防守之势,谁料正当如火如荼之际,嗨!……”

他面色大变,余悸犹存地嗨声继又道:“姑娘所说那两人竟如幽灵出现,一高一矮两个凶物,他们一到,不问情由,也不管哪一方面.冲进就是大杀特杀,四掌如魔鬼降临,简直是遭上就死!”

他深深吸口气又道:“沙义及沙仁也可说是顶尖的人物.岂知一见那两个怪物就悄悄开溜啦,好在老朽师弟见机及时提前促使我方趁隙退避。”

白红萼道:“你老是遭两霸所伤?”

古朴摇头道:“不,那是沙仁下的手。”

秦锋道:“觉罗王子不知逃脱没有,你老查查人头看

古朴起身道:“二位姑娘稍候,老朽马上就来。”

二女知他是去查认人头,随即同时起身,立由坐处查起,绕崖侦察一周,见地面都是乱石,看出崖上并无血迹和尸体,及至回到原处时,恰逢古朴亦到。

古朴一见叹口气道:“我方死了十一人,那是侍卫中‘巴山四虎’兄弟、武当‘无碍道长’,及古则、冷重山、颜真如、华山‘三花剑’、加上两个峨嵋弟子,这一仗中原损失不少实力。”

白红萼道:“那两个怪物大的叫余霸天,小的名余霸地,经证实是和合二仙弟子,这二人除一金色怪人外,天下无人能敌.以目前功力,就是和合二仙本人也非敌手,和合二仙怕其叛变,只有三支‘射阳神箭’控制未传,江湖上有这两霸存在一天,武林将遭大祸来临,你老宜通知中原武林,相遇只有回避,千万别与其动手。”

古朴又道:“多承姑娘指点,但不知那金色怪人又是何方人物?”

秦锋立接道:“他行动无方,神出鬼没,现还无人知其底细,此人是邪是正?目前无法知道。”

她将近日经过情形概要地说了一遍又道:“你老现慾何往?”

古朴道:“老朽必须找寻师弟觉罗王子下落,姑娘们如有要事请便,趁此黎明之际,老朽要告辞啦,后会有期。”

白红萼见他定的路线也是朝西,立即跟上道:“古老既往西行,咱们可以同伴一行。”

古朴道:“老朽现还不走,等收拾那些人头和尸体后才行。”

秦铮道:“尸体在哪儿?怎的一个未见!”

古朴叹道:“都在崖下乱石堆里。”

二女回身道:“你老稍等:“

古朴知其是在埋尸,遥叫道:“二位姑娘作点好事,要埋连罗刹派人都给埋了罢。”

白红萼应声道:“这容易,我们身上都有‘化尸粉’,洒上一些并不要埋。”

古朴坐还未稳,突见林内冲出三人,一瞬认出,不禁吓问道:“鉴古道长!……啊!你们怎么了?”

三人鱼贯冲出,前面是鉴古道长,次为一清观主,后面跟定天山“接天神剑”,三人闻声注目,鉴古道长大叫道:“古施主快走,一难刚脱,二难又至!”

他的话还没有说清,林内紧急又出来不少,前奔的竟是觉罗王子,他身后接连而来的即为刚从这里逃走一批,那是莫铁年、大悲方丈、开慈大师、天池渔夫、无本道长、清馨大师和大本掌教、逸林樵子及十余位中原高手。

觉罗王子一见师兄无恙,不由又惊又喜,朗声道:“师兄快走,红旗教主率领‘红殿三将’、‘人寰二尊’、‘寒宫三卫’追来了!”

古朴闻言大惊,一指崖下道:“下面有‘嫉世先生’和‘雷母’的弟子,请她们协助一下如何?”

开慈和尚走近道:“无济于事,各位施主道兄还是由贫衲带路,先到本山滴翠洞固守为上。”

古朴正想开口,突听崖下发出两声娇吼而怔住,一沉道:“不好,崖下二女遇敌了,我们快随开慈大师去罢。”

开慈大师伸手一摆道:“列位快随贫衲来。”

众人纷纷随后,沿崖奋力奔驰,走在最后的为古朴,他不放心二女,不时回头望望,岂知他不看犹可,一看只惊得面色全变!不禁大喝道:“各位加劲,红魔等追出林外了!”

前奔的闻声齐震,无一不冷汗直流,慌张得莫可名状!

好在开慈大师适时叫道:“滴翠洞到了!”

众人纷纷入洞,洞口不大,位于一座峭壁之下,离地约五丈余高,左右壁立如削,上接峰顶,高有数百丈、真是飞鸟难升,及至古朴进洞,回头见红旗教主仅差五十丈之距,立即叫道:“师弟勿进,你我死守洞口。”他知道只有他师兄弟功力最高,守口之责,是义无旁贷。

觉罗王子似也深知一切,应声道:“勿让他接近洞口,咱们要在其跃登时发掌。”

他语音刚落,突听洞下一声阴笑道:“峨嵋滴翠洞除此毫无出路,本教主就是不攻,饿也要将你们饿死。”

古朴抢身洞口边缘,举目下望。不禁心中发寒,到达的他都曾会见过,在洞下十丈处立定红旗教主,他背后排成一列,自左起三个全身赤红装束的,认出就是‘红殿三将’,最末一位手下站立三个身穿黑色异装的是“寒宫三卫”,再下就是“人寰二尊”。

他一看之后沉声道:“红老魔,你我自身难保知道吗?和合二仙将有横扫武林企图,最后你也难逃其手掌,欺善怕恶的你今天又待怎样?”

红旗教主抬头阴声道:“凭本教主师徒威势,正想与和合二仙分庭抗礼,瓜分中原武林天下,如彼不服,鹿死不知谁手,你们如降,本教主必将重用,如君抗拒惟有死路一条可走。”

觉罗王子抢出冷笑道:“你这异教恶徒竟敢偷进我国土,小王几不惜百万雄兵去横扫罗刹。”

红旗教主闻言一怔,继而纵声怪笑道:“你小子就是清廷王子吗?哈哈,最好勿管江湖之事,本教主之所以不动北京一草一木,为的就是要清廷与武林无关,要不然,北京还有今日安定?奉劝置身事外,否则难免池鱼之殃。”

觉罗王子闻言大怒,正慾不顾一切冲将下去,突闻崖壁上连发数声长啸,黑影如珠走玉盘,一连串飘飘下降八条人影,霎眼落至洞口!

在第一声长啸入耳,古朴即测出是谁到了,及至一人首先飞下的是“辽东苍龙”,那正是他俩的师傅,相继而下的是须弥神君、群芳神婆、普陀神僧,这三位号称世外三神,紧跟着现身的是“宇宙四奇”——武当“浮云子”、南海“天籁子”、少林“木令僧”及峨嵋“铁头陀”;七人一到,同时面朝洞下。

须弥神君侧顾古朴道:“老弟,洞口有我们老家伙防守,你快和王子进洞。”

古朴和觉罗王子同应一声退后,耳听“群芳神婆”大声道:“史脱夫,你不要耀武扬威了,和合二仙率领两霸快到了,‘雷母’和‘嫉世先生’亦将与白帝乡夫妇前来,滴翠洞前今天有场争霸大斗,凭你师徒已够应付的。”

红旗教主眼看“三神”“四奇”同‘辽东苍龙’降落,他不惟不动,甚且阻止其徒弟发动,耳闻群芳神婆之言,仍旧阴阴笑道:“中原武林能拿得出来的只剩伍天声未到,本教主不动则已,一动就寸草不留,嘿嘿!你们的希望寄托在他人身上?那真是‘望梅止渴’,无济于事。”

他稍停之下,只见其忽然回过头去,面对‘三将’问道:“你们大师兄和二师兄事情怎样?”

只见红殿三将为首之人应声道:“刚在崖下和‘雷链’、‘神锁’二女发生口角,不知为了何事?”

红旗教主冷笑一声道:“迟早终归一门!”

他说完挥手道:“你们退守背后崖侧,没有为师命令,任何人不许乱动,”

三将、三卫、两尊者闻言同声应是,退于崖侧静立,洞下只留下红旗教主本人,但他依然不动,只见他举目四顾,思而凝神,倏又阴笑,其举动非常诡诈。

这时洞口也有变动,四神守住洞口左侧,三奇和辽东苍龙则守住右边.他们各择适当之地盘膝打坐,面向洞外闭目凝神,再不与红旗教主答话。

红旗教主观察半刻之久才缓缓移动身体,他没有看洞口,仅仅退后十丈之地,只见他张口轻啸一声,就着一块圆形大石坐下。

啸声虽轻,余音却震撼全谷,其内功之深,可想而知,声音未落之际,突从谷外纵进两人。

红旗教主并不回头即知为谁,只见他闭目问道:“沙义、沙仁,你们因何闻唤才来?”

来人是沙义和沙仁太子,只见沙仁恭声答道:“弟子等暗盯两霸,目睹其会着和合二仙,回头又看到黄金印跟随白帝乡夫妇之后,他们在贡戛山遇上雷母和嫉世先生,刚在一座崖下因与‘神锁’女白红萼为了金刚石争执,因之重重耽误来迟。”

红旗教主哼声道:“为师只问你们刚才,谁叫你拉上一大套,金刚石已成废物,你们还动什么脑筋。”他说完,立叫二沙退开。

沙义转身之际大异道:“币傅,金刚石怎么样?”

红旗教主抬头一望洞口,阴声笑道:“中原武林所希望的岳承天算是完了!”

沙仁退回头疑问道:“师傅探出实况啦!”

红旗教主嘿嘿怪笑道:“你们不是亲自见过?”

沙仁接道:“那是好好的一个人,惟功力大不如前而已!”

红旗教主又朝洞口阴笑连连,口中答道:“那是练功所致,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7章 走火入魔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