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48章 藏宝图

作者:秋梦痕

  前面是座深林、左侧是个峻拔的奇崖,打斗在林后边崖处传来,伍天声到达一看,

他所料是苗王一点不错,这时正遭两个青年围困住不能脱身,既不下重手,又不使他逃

走,一个使用掌劲,另一个施以拳击,只打得苗王慾生不能,慾死不得。

  觉罗王子见情惊道:“那是沙义、沙仁两个狗东西!”

  伍天声睹势大怒,悄声道:“王子请在这边隐观,千万别露形迹,这两人功力奇深,

只差一筹不弱两个红旗老魔,小弟非以全力无法救出苗王!”

  觉罗王子松手跃出,择一高石后潜窥,伍天声仍不放心,闪过去说道:“王子请见

机行事,仅目前两人不要紧,一旦敌人有人增援时,你就趁隙向南方撤离此处,前途或

可遇上承儿,如天明前没有遇上承儿时,最好早作隐匿打算,小弟到时定能找到。”

  觉罗王子点头道:“相信不致如此,伍兄快去,敌人耍弄完了会下重手的。”

  伍天声再无话说,稍一犹豫,想到从正面出去不对,立即绕到侧面纵出,只见他朗

声叫道:“苗王勿躁,有伍某在此。”

  苗王黑狸奴虽未遭到对方毒手,但也被打得骨痛慾折,心惊胆寒,正感走投无路之

际,忽听这熟悉的声音入耳,虽数年未见,但他仍能觉出是谁,真正使他惊喜交加,苦

在语音难出口,只见他喜极哇哇怪叫!

  伍天声眼看沙义面显杀机,不禁猛扑而进,双掌齐挥,劲如山倒,立将二人逼开,

冷笑道:“杀不尽的败类,都朝伍某来。”

  二沙各遭一掌震退之后,齐感心头一颤,他们不敢再上,只见其紧急聚于一处,四

只眼睛惊惧得老大,显然对伍天声摸不清是何来路。

  苗王一旦失去了压力,只见他猛地一扑!双手抓住伍天声狂欢乱跳!嘴里苗语哇哇,

不知在说些什么东西,敢情是感激莫名之意,又似老友相逢,总之他是激动至极!

  伍天声和声慰道:“阁下没有受伤吧?快请一旁休息,伍某替你以牙还牙。”

  沙义沉默至此,似已忍耐不住,且对伍天声底细显然已弄明白,只见他朝沙仁悄语

数言后,大步踏前数尺,嘿嘿阴声道:“伍某人,你就是人称白驴奇侠的伍天声?”

  伍天声轻轻推开苗王,轻声叱道:“本人耻与尔等问答,你兄弟齐上罢!”

  沙仁冲出骂道:“你是什么东西,敢对太子爷无……”

  他“理”宇尚未出口,顿觉夜空金光一闪,“拍拍拍”!他面上连挨三记耳光,只

打得他惨叫代替语言,一个身子竟被打飞二十余丈之外!

  沙义亦非等闲,金光初现之际!便知大事不妙,不禁吓得狂嚎一声:“金色人!”

  他连叫带逃,追踪沙仁,捞起他未落的身体急窜,逃得如丧家之犬!

  伍天声沉着之极,睹势毫不稍移,及见那金色人影有追踪二沙之势时才叫道:“承

儿回来,让他们去罢!”

  觉罗王子看得最清楚,在伍天声语落中已扑了过来。但他没有大叫,只喜得兴高采

烈,立同苗王飞奔上前。

  金光闻声倒转,如疾矢般射到伍天声身前叫道:“师傅,这两人不杀,马上必与红

老魔会面,他们已大批向这方前来了!”

  伍天声沉静道:“我们边走边说!如真追来,只有和他一拼,数十里外,他们还不

容易测出我等方向,快参见王子叔叔!”

  金色人这下确实证明就是岳承天无疑了,他闻言,叫道:“王子叔叔,承儿变成怪

物啦!啊,苗王伯伯也在此!”

  他边喊边作揖,苗五见惯不怪,觉罗王子却大感稀奇,哈哈笑道:“如不是你自认,

凭这套古怪装束,偶然相遇非将叔叔吓得飞逃不可、承儿,你之一切,令师说得很清楚,

希望如能使你功力不退,身体正常才好。”

  岳承天道:“小侄曾在最近遇到九太公;他说这是混沌仙翁使用‘违天之力’,将

功夫阴阳倒练未成之故,如要恢复身体正常,必须加练三十六年,使全身打通‘反周天

循环’不可,除此之外,小侄在白天必须脱去金衣,隐匿避敌!”

  苗王黑狸奴陡地一指天空,口中哇哇怪叫!

  岳承天忽然会意,大惊道:“不好,天快亮了!”

  伍天声望望东方道:“辰时已届,承儿别单独离开,快随为师来。”

  岳承天陡然立定道:“我得先脱金衣,否则会被人识破。”他边说边脱。

  苗王在他背上解下一个小包裹,打开后取出一套青色书生装,岳承天换下后又将金

衣包好,这时他已现出晕晕慾睡之态,苗王替他挂上包袱,双手反操,立将他背在背上。

  觉罗王子慨然对伍天声道:“此人曾轰动西南数十年,不料竟对你师徒如此敬重!”

  苗王虽不能说汉语,但他却能听懂。只见他一指伍天声哇哇两声.接着一指自己,

面上露出激动神态!

  觉罗王子会意地道:“你是报他不杀之恩?”

  苗王点点头,继又一指伍天声竖起拇指乱叫!

  觉罗王子点头道:“他是大英雄!”

  苗王闻言大喜,长身向前迈进。

  伍天声突然大叫道:“苗老哥,快奔飞龙岭后峰,大批敌人追来了!”

  觉罗王子惊问道:“奔飞龙岭不如就近峨嵋山好,来的是什么人?”

  伍天声手拉住他,紧紧迫随苗王身后,郑重道:“查出除红旗教主率领大批弟子外,

似还有和合二仙与雷母一批,总之在滴翠洞前那批人物都来了。”

  他停语一听又道:“在峨嵋一定会拖众老入漩涡,那是有害无益之事,飞龙岭峰后

有一个‘铁龙古洞’,只要一人挡住洞口,相信敌人不易攻人。”

  正当走入山道之际,耳听后面人声大哗,竞成一字形追到,伍天声急急道:“王子

请紧靠苗王,分开了我无法兼顾,后面共是二十二大强敌!”

  他所说的一点不错,后面红旗教主亲率十大弟子只差五十余丈之距,左侧和合二仙

带两霸紧追不舍,他始终与红旗教主未脱视线,右边则为雷母、嫉世先生、白帝乡夫妇

及白红萼、秦铮、黄金印,右边这批除雷母激愤外,幸还都不积极。

  苗王对地形的选择相当指明,他走的都是狭窄之道。这样使敌人无法展开群攻,伍

天声这时已拔出“赤朱宝铗”!

  天己大亮,后面的追声更急,伍天声忽然叫住苗王和觉罗王子道:“这样走法终归

被其追上,我们立住问问看,他们为何竟联合找上前来,其中定有原因。”

  就这一停工夫,后面的红旗教主巳适时追到,相继而来的是和合二仙与雷母等,只

见红旗教主首先挥手止住弟子前进,距离不到十丈,他巳看出伍天声拔剑昂立,嘿嘿两

声阴笑道:“伍天声,今日你已犯了天下高手众怒了,想逃可不是办法,识相点拿出勇

气死拼吧!你看看,所到的是些什么人!哈哈!”

  伍天声怒睁双目,朝他们一个个怒视一瞬后接道:“红老魔.伍某不惧天下邪魔联

手,你们中只有几人出我意料之外,大多数只是迟早之期而已,但却未想到你们会发动

这样快,单斗、联手,伍某全都答应接下。”

  雷母一听“联手”两字大怒上前道:“伍天声,你将老婆子等看成什么东西?请问

谁和红旗老鬼联手?”

  她说的“我等”两字,显然是将嫉世先生与白帝乡夫妇包括在内。

  伍天声闻言一怔,继而朗声道:“形势摆在眼前,何况在峨嵋滴翠洞下,本人曾耳

听你们有或和、或斗之语。”

  白帝乡突然抢出道:“伍大侠只怕有了误会,今日之事,其中原因,滴翠洞下言和

之义是慾合力消灭金色人,分划武林管区,这中间当然是有与大侠冲突之处,但确未提

联手对你之说。”

  伍天声朗声笑道:“白前辈所谓‘其中有因’又是什么?”

  余兴和沉声接道:“盗金刚石是你徒弟,他将内中奇丹吸完后又将金刚石送回,显

系暗存侮辱之心,谁料抢藏宝图的金色人又是他,私人恩怨不谈,公愤不得不问。”

  伍天声哈哈笑道:“武林异宝,谁不想得,金刚石众所周知,放属是白前辈之物,

然石内藏宝何名?是否真有?当时谁人知道?物既不明,谁为物主?小徒退还金刚石,

那正是尊重物主,石内之物为他先知,二丹之主,自是属他,本人看来毫无侮辱可言,

至于藏宝图那更可笑,各位身为武林宗师,竟上红老魔阴谋之当,传言江湖,岂不笑掉

武林大牙,各位如不信在下之言,相信伪图仍在小徒身上,分文不值之物,本人即刻退

还!”

  他说话中,觉罗王子已在岳承天包内捡出那张皮图掷出道:“为此不值一钱之物,

各位尽露贪婪无遗,原物奉还!”

  红旗教主面色大变,伸手就待吸取……

  岂知余兴和虽然与他距离相等,然因功力胜他一筹,在动作一致之下,硬将那皮图

强吸而去,冷笑道:“此图无须查看真伪,人家不要,显系废物,史脱夫,你竟在老夫

头上玩起花样了。”

  雷母不惟大怒,甚至羞容满面、她一生骄傲自大,哪曾受过人家半句汕笑,而今日

竟遭伍天声和觉罗王子一再出言讥讽,真正是怒火中烧,忍无可忍,一声不响,挥手一

掌,立朝红旗教主劈去,她先发后叱道:“老狐狸,你敢欺骗我!”

  红旗教主似己老羞成怒,横手一拳挡出,阴笑道:“你们教被伍小子转移了目标!

那张图是伪也不看看。”

  伍天声朗声道:“副图在你身上,原图遭你改易,这种手法只能瞒过三岁小儿。”

  他最后一语骂得够狠,被欺者只好捏着鼻子忍受,红旗教主一看形势不错,怕雷母

继续动手,他想到若要转移目标!则必须采取攻势,对和合二仙他不敢,甚至没有理由,

对雷母动手又怕引出和合二仙同忾相应,于是将箭头对准伍天声,他很狡猾,想到一旦

与伍天声干上,和合二仙与雷母就会缓和下来,算计一定,大步踏出道:“伍小子,你

的离间策略算是达到目的了,但是你仍旧逃不了本教主这一关,唐赛儿说得好,不趁早

将金色人消灭,武林必将遭其毒手。”

  伍天声心中豁然大明,忖道:“承儿之秘原来是唐老妖揭穿的,那妖妇不灭,将必

挑起大乱!”

  他忖着同时哈哈笑道:“红老魔,你的机会没有了,咱们师徒是生命与共的,本人

白天将他带在身边,晚上就是你的死神,不似你拿着徒弟不当人,听人任意宰割,哈哈,

仗着你师徒十一人想在伍某面前用压力?嘿嘿,那就试试看!”

  红旗教主走到五丈之处一停,阴声接道:“本教主何须自己动手,只要派八人缠住

你,另二人不费吹灰之力就可收拾黑猩奴和你那废物徒弟,说明白在前,看你有何通天

本领。”

  伍天声似早知他要出此一途,闻言毫不在乎,朗声警告道:“史脱夫,你的心计伍

某早有预料。”

  一顿之际,猛挥手中“赤朱铗”沉声道:“莫说另派两人抄后,再加两人或四人又

待怎样,此剑一旦出手,你想想能否有半个生还!你莫仗余老头那三支‘射阳神箭’,

他是不敢用飞剑,伍某的磁精元气早与三支神箭会过面了,这是你逼我所致,本人岂能

束手待毙?不得已,只有对余前辈失敬啦!”

  他出言毫不顾虑,根本就不管和合二仙是否受得了,红旗教主本有挑拨和合二仙同

仇之意,但看余兴和夫妇似是故意装聋作哑,见情知道无望,直迫得怒火中烧,将手向

后一招!”

  三将、三卫一见同吼,立分左右扑出,拳掌如流星飞舞!

  伍天声毫不动容,右手提剑平胸,左掌频频挥动,朗声笑道:“半年之前,这六人

或可使伍某运出十成功力,半年之后的今日,哈哈!顶多运五成力就够用了,红老魔,

另外四人怎么样,或正面或抄后?下令呀!”

  红旗教主眼看三将、三卫被阻三丈之外,心中陡感一寒,回头喝道:“都给我上

去!”

  他怕伍天声飞剑出手,抄后的希望取消了!

  护教二神的沙义应声冲出,沙仁与二尊者亦随后扑进!

  这种声势之强,可说是史无前例,只看得另外两批旁观者莫不悚然动容,都看出伍

天声真正是英雄盖世,而暗笑红旗教主硬不敢派人抄后。

  嫉世先生传音白帝乡夫妇叹道:“此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48章 藏宝图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