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05章 慧眼识珠

作者:秋梦痕

三人缓步慢行,未几来到蒙特律义父帐幕内。

高仁奇将灵珠介绍给蒙老人。

灵珠见蒙老人也是一位躯体魁梧的人物,白发苍苍,银须绕腮,红光满面,背脊略显佝偻,坐在发褥上微笑点头,两眼精光炯炯地看定自己。

赶紧上前见礼道:“老伯伯你好。”

蒙老头并未答话,看罢一阵面现惊容的,哈哈笑道:“奇村奇材,哈哈真是难得,我老头子终睹相里奇迹了。”

他笑着一跳站起,忙把灵珠拉到怀里,如疯如狂地乱摸一通。

这一动作着在蒙特律和高仁奇眼里,既惊奇而又欢喜,瞪眼默不吭气。

灵珠可被弄得啼笑皆非,但知人家是好意,又不敢挣扎躲避,只有任其摆布。

蒙老人摸了个够,唬的跳起老高,又是哈哈大笑,简直是喜疯了!

蒙特律和高仁奇赫然一怔,傻愣愣的不知所措。

灵珠被吓得退到帐边,就准备开溜。

蒙老人大笑有顷,停止环顾三人,复又大笑不禁。

蒙特律惊叫道:“爹,你怎么了?”

蒙老人一拍大腿道:“奇人出世了!哈哈,奇人出世了!”

高仁奇这才知道是怎么一回事,跨步将灵珠拉在怀里道:“你不要怕,老伯是太兴奋所致。”

灵珠还是怔怔地望着老人,心中一阵朦胧。

蒙老人兴奋一阵,坐下来郑重道:“特儿和仁儿,今后不得将小哥的脸洗干净了,相反还要弄点泥土在上面,慎防邪魔抢夺,要特别小心明天通知族人,我们将牧队撤离哈拉湖,尽过千佛洞,要避开天下群豪,知道吗?”

蒙特律从未见义父有如是严声慎重的现象,心中一阵嘀咕,只好答应自去。

蒙老人一招手叫高仁奇和灵珠坐下道:“小哥儿天生奇材,灵气所钟,将来成就预卜惊人,希自爱惜,我大漠派说到别的不行,对看相摸骨,可不是自吹自擂,天下未出其右,我老头子不是当面捧小哥,你福缘双厚,只要你小心谨慎,就是现在这点年纪,也能天下去得,保证有惊无险,唉……可惜我大漠派,祖师遗留奇功秘笈失传了……不然……”

他言未尽意,大有望洋兴叹之感。

高仁奇接着道:“老爹,你老的武学渊博,不如将我灵弟收归门下罢,他现在只有点内功基础,外功一点不懂,未免糟蹋好资质。”

灵珠也想找个师傅,见高大哥如此说,心中非常激动。

蒙老人郑重地一摇头道:“天生奇人,自有遇合,我怎敢自私违天,凭我大漠派现在武学,那才真的糟蹋人才。”

他微沉似想起一件重大事情,郑重地问灵珠道:“小哥儿的出身来历,能否告诉我老头子?”

灵珠一怔,思考久之,想到大漠派,并未听白爷爷说过,大概与己并无怨仇,他聪明绝顶,见蒙老人如此慎重相问,其中定有原因,只好将己身一切全部说出。

最后也慎重地道:“小子全家亲人,现已生死不明,仇人特多,希望老伯替小子保守秘密,则小子感激不尽。”

蒙老人和高仁奇听罢一阵唏嘘,嗟吁不已。

蒙老人见灵珠两眼含泪,但能忍住不落,使知此子果然意志坚强,心虽怜惜,然亦强装笑容道:“小哥儿遭遇堪怜,多亏你在各种环境之下,都能随机应变,数渡难关,这就是你非常之处。我今年已八十余岁,中原地带,已五十余年未曾去过了,但老辈武林,多少还能记得一点,令祖和白大侠,英名久著,我们是同辈人物,也曾会过数面,这是少年的事,不料他们老来不幸,遭宵小妒忌,以致于斯。”

他说着大有愤慨之色。

高仁奇摸摸灵珠的肩背,非常同情地道:“弟弟,难怪你不愿吐露身份,原来有此不幸遭遇,大哥我虽然武功平平,但愿将你的事永存心中,我们慢慢打听,将来总有水落石出的一天,希望你的亲人平安无事,如有不幸,复仇的担子,今后落在你的肩上,你要刻苦自励才对。”

灵珠感伤地点头无语。

蒙老人沉浸在沉想中,有顷才问道:“小哥儿读了几年书?能否认识古篆文?”

灵珠抬头轻声道:“小子从幼随父学文,篆文略知一二,老伯伯有何指教?”

蒙老人点头道:“我料小哥定有满腹学问,才有此问,我心中久藏一事,七十余年来,一直未与外人谈,连特律也未告诉,今观你天生异质,不惜将久藏之事,向你透露。七十年前,也就像现在的此地,为了哈拉湖的阴阳比目鱼,经过一场空前的武林大集会,事后天下武林,从此失踪的,不知凡几,我的先师他老人家,也在那一次,一去不返。”

蒙老人老眼含泪,语音中断,不胜悲伤。

高仁奇和灵珠无从安慰,陪着默然。

蒙老嘘叹一声,苦笑道:“我已年将就木,还是修养欠佳,勘不破俗情,倒使年轻人见笑了。”接着摇摇头续道:“我因是之故,每年率领族人,必在此地定居一段时期,凭悼先师蒙难之灵,另方面倒要看着此湖,其奥妙之秘,总想揭穿,我也曾数度探险,但终未成功,也几乎送掉老命。”

他说到这里,顺手倒上三碗牛rǔ,各分一碗。

高仁奇接下喝一口,问道:“老爹难道全无发现吗?”

灵球正想得点有关湖中的秘密,见高大哥发问,正中心意,两眼一霎也不霎地看着蒙老人。

蒙老人喝口牛rǔ润润喉道:“没有,所得的是湖中沉漩,有大有小,不止一个,证实湖下有阴河之说,定为不假。第一次探险,就是当年夺宝事后的第十天,我因慾找寻先帅的遗体,险被沉漩吞没,那次上得岸来,被我拾到一个钢盒,钢盒内藏有一本小册子,里面都是汉篆文字,刚才问伍小哥读书与否,就是此意。

我想那本册子,定是那次武林中某人所遗失的,我因自己不识,又怕惹来是非,是以至今未使人知,今伍小哥既识篆文,不管是何秘典宝物,我决心相送,其书无非武功一类罢了,我收着也没有用。”

他说着从一个旧皮袋里,找出一本小册子来,交到灵珠手里,又喝口牛rǔ。

灵珠小孩子,见老人诚意相送,惟恭敬地双手接下,也不拒绝,入手一看,见书面有篆文三字为“九龙腾”,灵珠不解其意,只告诉蒙老人。

蒙老人虽说阅历多,见闻广,但也摇头表示不知。

高仁奇微忖道:“弟弟,你打开里面看就知道了。”

灵珠依言翻开第一页念道:“九龙腾身步法,创始大禹,因治水驱龙有感,而配合河图洛书,发明此奇技,后来经西周炼气士广成子再以图形,使有缘得之易悟,便成此册,然亦非大慧者莫晓,内分九图,各有其妙,如能综合练成,动撤则形俱杳,神乎其技,黄禅识识。”

灵珠念罢,蒙老惊奇如痴,久之才道:“这是绝学,难怪我总看不明内中像乱麻一般的图案,原来是仙圣遗著,咳……希望小哥儿能领悟其中玄秘,将来定有大用,如配合高深内功技击,将替武林放一异采。”

高仁奇虽然兴奋,但他担心灵珠悟彻不尽。

灵珠耳中听着,心中有点不服,静静的翻开第一页,见上面真的像堆乱麻,匆匆一看,全无头绪,但他有股傻劲,越是不懂的东西,他硬要拼命研究,他知这不是一时之功可以明了的,遂合上书册,顺手塞在怀里,抬头正想说话……忽见蒙特律慌忙地钻了进来,面色有点慌张。

蒙老人沉声问道:“特儿何事,这般紧张?”

蒙特律轻声急促地道:“爹,沿湖一带,武林群集,竹筏木排,环湖挤满了,大概今晚子时前后,有场激烈的争夺,我们和高大弟要不要参加?”

高仁奇默然看着蒙老爹,静候吩咐。

灵珠有跃跃慾动之势,但又不敢吭声。

蒙老坚决道:“不许参加,我有预感,宝物定非他们那批人所有,相反我们今晚全部撤离,你通知怎样了?”

蒙特律虽有雄心,但见义父说得果断,哪敢反对,一皱眉苦脸答道:“马群都赶走了,帐幕也都撤走,只等爹动身了。”

蒙老沉忖道:“叫全部运行,我们这个帐幕,天明再运,我们四人今晚在此听消息。”

他虽说不参加,但也不愿离去,可见人老雄心在。

蒙特律遵命再度外出。

灵珠沉思久之,开口道:“老伯伯,小子想来想去,那条怪鱼,不,听老伯说,叫什么阴阳比目鱼的,并不是普通鱼,七十余年才出世一次,可见这条鱼的年龄,其长不知多少年了,说不定早已通灵,既是通灵之物,非有德者休想获致,今晚除非有缘者得之,否则,强求反遭祸殃,你老认为对吗?”

蒙老一听大悦,微笑点头道:“孩子,你说的对极了。

当年就是榜样,多少顶尖奇人异士,都因贪心所致,而丧生失踪,人要知足,知足常乐,但也不必坠落。古语说:“天与不要,谓之违天,不与强求,定遭灭忌”,我们这队牧民,都是哈萨克人,信奉的教是阿拉真神,神告诉我们说:“养保你现在所有,再等候天赐”。”

灵珠虽不信神,但闻言确有道理,心想回民之所以能和善爽直,多因其信仰所致。

高仁奇掉头一看天色,外面一片朦胧,知已近申酉之交,便走出帐幕,顷刻拿来一包晚餐,三人饱食一顿。

蒙老点上两支牛油烛,给灵珠安置睡处。

灵珠躺在皮褥上,重新打开“九龙腾”密册,用心静研。

高仁奇见蒙特律还未回来,放心不下,向蒙老说一声,出帐去找。

时间过得很快,蒙老人见灵珠看得非常神往,知定有所获,便轻轻地走出帐门,不慾打扰他的思路。

灵珠已有所得,合书沉思,忽听外面有谈话之音,并未在意,继而闻蒙老人大声说话,便知有异,马上收起书本,起身外望,在星月之下,见一个矮小的老者,正和蒙老伯争执不下。

那老者目光锐利,一眼看到灵珠,哈哈笑道:“老兄弟,你说有孩子在内睡觉,不让我进去休息,呶,孩子不是起来啦,这下可让我过去坐了吧?”

蒙老人回头看见灵珠,知他是被刚才的声音惊觉的,转向对小老者沉声说道:“孩子刚睡,被你闹醒,还好意思说哩,贼东西,进去吧。”

灵珠一闻蒙老的口气,知这小老头定是他多年旧识,阻止进帐,无非不愿其发现这本书而已。

他想的不错,蒙老正是此意。

小老人哈哈笑道:“老兄弟,我们几十年不见面了,一见面就遭你的闭门羹,大不像话了。”

他边说边朝帐内钻,灵珠让开帐门,蒙老也跟着进来。

三人坐下,小老人叫口渴,灵珠给他倒上一碗牛rǔ,双手递过道:“老前辈请喝碗牛rǔ罢。”

他目注小老人,这才着清面目,小鼻小眼,全身无一不小,连毛发都少得可怜,灵珠看得忍着一肚子笑。

蒙老人向灵珠道:“孩子,少与这家伙接近,他的手脚人干净。”

小老头闻言哈哈道:“老兄弟,你不替我对孩子介绍“好”的,怎么只说坏话?”

蒙老人哼声道:“谁叫你没出息,到处遭人防备,师叔就是被你活活气死的。”

灵珠对小老头并无坏印象,见他喝完一碗,似有余渴,便又给他倒上一碗道:“老人家贵姓,怎么二老见面尽吵嘴呀?”

蒙老人接着道:“孩子,他是个老偷儿,一辈子管偷东西,人家都叫他“换日手”,你要留心点。”

他面上严厉,心中何尝有半点恶感。

小老人大概被蒙老骂惯了,并不在乎地又哈哈道:“老兄弟,我偷东西也不能偷到家里来呀,孩子的身上东西固然又多又奇,怎么说我也不敢动手啊。”

灵珠闻言,心中一惊,暗道这“换日手”,果然名不虚传,居然有这种奇能,简直撞未卜先知之学。

蒙老只以为换日手已看出那本小册子,并未料到灵珠身上另有三样奇珍,闻言道:“尧明,这孩子是我八十余岁来,惟一赏识的人,你要好好替我爱护,愚兄骂你一辈子,

这是第一次向你委托的一件事,也是最后的一点遗嘱。”

小老头吓得拜俯在地,心中作梦也想不到这同门师兄,破天荒慎重至此,而且是相托自己,便知事不平常,恭声答道:“师兄,小弟虽不成材,但无日忘怀师兄,孩子的照顾,我将放在生命之上,请师兄放心。”

灵珠转向小老人拜道:“小子伍灵珠,蒙二老爱戴,铭刻于心,终生不忘。”

他说完再向蒙老一拜,这是他有生以来,最感动的一次。

蒙老人扶起小老头尧明道:“记下就好,你也七十余岁了,怎么下起大礼来,这孩子天生异材,目前虽然年幼,将来我大漠派,一定会沾他的光,你只要照顾他的生活就是,其他的,他自有能力,无须你担心。”

换日手尧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5章 慧眼识珠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