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52章 巧扮猩王

作者:秋梦痕

  岳承天看看距离甚远,知道不易发现,未几,对崖上陡泄露出四条人影,他灵机一

动,直朝群猩大声叫吼!

  群猩到底是兽类,仍然分不出真伪,尤其盲从性最大,只要有一同类发声,它们霎

时附和起来,谷底顿形猩声四起!

  岳承天一见引逗得计,立即朝对崖扑出,群猩一见同类攻敌,竟是纷纷相随,一致

朝对面飞奔。

  那四条人影正是和合二仙及两大弟子,他们尚未查出地势,耳听群猩怒吼,不禁都

感诧异,余霸地身形最短,立起还没有岳承天这假猩猩高,一见他扑近就大笑道:“畜

牲,你是来送死的!”

  他喝出之际,扬手一掌,如电疾劈向岳承天。

  岳承天是何等功力,这时连他师徒四人齐上也不在乎,但他有伍天声戒言限制,并

不想立刻动手,于是立朝旁边一闪,随又侧身而进!

  余兴和一见大惊道:“此猩懂武功,地儿别伤它,为父要收养!”

  余霸地哈哈笑道:“猩猩哪只不会跳!”

  他一招未成,立又连发数招,岳承天东跳西窜,使他招招落空,这一下连余霸天也

忍不住啦,只见他吼声道:“这畜牲真的非常厉害,师弟,我来帮你!”

  岳承天怕余兴和看出破绽,立即将两霸引诱到谷底,群猩无一不是凶残之物,立即

跳出两只最大的进攻!

  岳承天一见暗笑道:“好啊,上呀,有我保护你们!”

  他这时也运起拳劲啦,立即和两霸放开攻守,只脚下仍用跳势。

  艾百合在崖上惊叫道:“老不死,那可能是猩猩王,只怕是曾经高人传授过的,你

看它攻守有度,拳劲功深!”

  余兴和越看越奇,点头道:“那猩猩竟能抵敌两儿、可能是罗天老人喂养的!”

  岳承天闭言暗笑,心想:“将来还要你们亲自出阵哩!”

  余霸天突然大叫道:“师弟,你对那只没用的,这只厉害的让我单独擒它!”

  余霸地大声道:“不行,这只厉害的处处拦阻!”

  他话刚出口猛觉背上挨了一下重的,被打得眼睛发花,陡地一个踉跄,怪哼一声道:

“师兄留心,此猩内力雄厚至极!”

  余霸天早已着在眼里,惊叫道:“师弟,那是内功拳劲!”

  他说话一疏忽,被岳承天火速抢进,挥手就是两个大耳光,只打得他满口流血,啊,

啊,连声。

  余霸地双拳并举,抢进救援不及,只急得怒吼如狂!

  岳承天将头一低,陡然一指点出,他竟用上“大罗天”剑式!

  “吭”的一声,余霸地被他指出三丈之外,立即鲜血狂喷,几乎立身不起!

  余兴和一见大惊,立同妻子飞扑而下,大声道:“两儿快退,这是仙兽!”

  余霸天这时已红了眼睛,谁也休想喊住他,闻言怒吼道:“我不杀这畜牲就不是

人!”

  岳承天暗暗冷笑道:“你的‘畜牲’二字喊太多了,也吃我一招大罗天剑法吧!”

  他暗言中,余霸天恰恰扑到,紧接厉吼一声,右手一伸,神速劈出!

  余霸天只感双目一花,腰上剧痛攻心,竟结结实实地挨上一招!

  余兴和抢救不及,立叫艾百合将他扶住,自己厉喝扑上,全力出手!

  岳承天毫不在乎,侧顾余霸地又从后面偷来,暗道:“刚才一下未使你倒下,这下

可就不同了。”

  他感到前后拳劲都到,立即双掌开运,右手挥出一招弥天剑法佯攻余兴和,余兴和

不识,顿觉弥天掌影从四面八方而来,只吓得撤身旁闪,全劲阻挡,但他每挡都是落空,

岳承天左手早已待发,一看右手生效,旁闪半尺,哇地怪叫一声,左手反劈,运的仍是

大罗天剑法。

  余霸地偷袭未成,在臂“喀嚓”一声脆响,被岳承天立将臂骨切断!只听他惨叫倒

地,抱臂乱滚!

  这些动作太快了,简直使人眼花缭乱,艾百台刚刚才扶住余霸天,耳听余霸天、余

霸地的叫声又起,真正将她吓得手忙脚乱,于是放下余霸天再救余霸地。

  余兴和这时已展开生平所学,拼命进攻,生怕那猩猩趁胜追击。

  岳承天一面和他动手,一面注意形势,忽听伍天声传音入耳道:“承儿留心,对面

崖上到了百十余位高手,内中有红旗教主师徒十人,他左侧三十丈处是雷母和嫉世先生,

白帝乡夫妇弟子们,另有从未见过面的奇人异士约七十余人!”

  岳承天闻言后趁隙留意,确见崖上到处都是人影,立即传音道:“师傅,你老要保

护自己人,噫,咱们人数增加啦!”

  伍天声见他内功越来越精,心中非常安慰,传音道:“我们的人差不多都到了,共

计已有五十三人,可能还有未到达,你只留心自己,这边为必操心。”

  岳承天闻言心定,立即展开各种跳跃之式,双掌分用,左手弥天划法,右手大罗天

剑,只打得余兴和满头是汗,应接下暇,简直已没有抢攻之机。

  艾百合一见丈夫狼狈不堪,心中立起恐惧,她无暇考虑,火速将两个重伤弟子搀得

远远的,忽从峰上奔下两人,她一看认出是霸王峰弟子,立叫道:“你们守护两位师兄

运功疗伤吧!”

  二人代替之后,她反身飞扑,立即加入丈夫阵容,火速展开联手攻击。

  岳承天此际的功力已不将二人放在眼中,知他夫妇除经验老练外,内功还不及大小

两霸雄厚,于是就放手展开两套新得剑法!

  “承儿留心,千万注意余兴和的‘制神驭灵’大法!”

  岳承天听到又是师傅传音,心中陡然一震,他不知对方施展那种功夫是何现象,于

是立起警觉之心。

  “老不死,让我一人应付,你得抽手随在我背后,此时再不下毒手,你我必定当着

天下武林前丢人现眼不可。”

  这是艾百合的声音,她说得非常轻,显然是已运出全劲而无法传音啦!

  余兴和更加紧张,他已声带喘息,闻言嘘嘘道:“这畜牲招式太奇太快,我已无法

抽手运功,纵能也无法施到畜牲身上去,老婆子,我们不能再支持下去了,此时退开,

顶多丢人而已,再支持非遭畜牲重伤不可!”

  岳承天何等精灵,闻言忖道:“所谓‘下毒手’!嗨嗨,那是‘制神驭灵’法啦!

妙妙妙,我不放你有抽手的机会奈何。”

  突然听对崖上发出一声阴阴冷笑道:“余兄贤夫妇怎么了?连一只野兽都舍不得

杀!”

  余兴和气得怒吼道:“史脱夫,你少给我说风凉话,你有种就下来试试。”

  “哈哈,余兄太看轻在下了,注意,你旁边十丈处还有两只,看本教主几招成功!”

  这是红旗教主在调侃和合二仙。

  他语落人到,立向两只猩猩行去。

  岳承天是故意将两只助阵猩猩赶跑的,一见红旗教主要去杀害,暗中冷笑道:“你

的霉运也到了。”

  他突然一放余兴和夫妇,怪吼一声,闪电般一跳七、八丈,双掌齐挥,立朝红旗教

主背后攻进!

  红旗教主怎知他会改辕易辙,一感风声袭到,火速回身发招!

  双方一接,轰声大震,红旗教主被打得抛起三尺!

  余兴和夫妇难得有机,早已退到两个负伤之人身边,响声入耳,同时回头,只见红

旗教主已借势飘开十丈之外,面色竟显出灰白之惨,余兴和知他尚未负伤,那是惊恐所

致,喘声冷笑道:“史脱夫,上前杀呀,嘿嘿……”

  岳承天一掌未将他揍伤,心中也佩服这批魔头修为深厚,他已拼了不少时间,于是

亦静立体息。

  红旗教主又惊又怒,闻言不理,立即朝崖上叱道:“众儿还有下来,速将这畜牲生

擒活捉!”

  余兴和似另有阴谋打算,生怕他们再有人伤,陡喝道:“史脱夫,你的徒弟较老夫

徒儿如何,难道要叫他们下来送死?”

  红旗教主似亦看清目前利害,他是输心不输口,嘿嘿笑道:“这畜牲确是神物,余

兄想将它独吞吗?”

  余兴和忽见崖上扑下十三人,除红旗教主九大弟子外,还有雷母,嫉世先生,白帝

乡夫妇,他知道是都存得兽之心,立接道:“史脱夫,你别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此

兽如此厉害,现下已无人能服,如判断不错,此兽定属罗天老人所有,咱们只有一条心

先赴金仙果的三仙谷,罗天老人既有传者通知开放该谷,这是良好时机,如果咱们合手

将他灵兽除去,后果如何,你想像是多么严重。”

  “师傅,我们动手?”这是沙义太子请示之声。

  红旗教主一闻余兴和之言,心中似已冷静下来,挥手阻止弟子,面对余兴和道:

“余兄既有诚意,史某愿与合作,不知雷婆子等意见如何?”

  嫉世先生接口道:“万众一心,力能断金,合理的事谁不同意。”

  岳承天闻言暗道:“我也耍够了,留到将来讲吧,总之你们一个也逃不出少爷手掌,

现在避开你们围困之危再说!”

  他仍装作猩猩形态,望望那一批人之后,一跳一跳地将另外两只黑猩猩赶走,翻过

背后崖壁,暗暗传音伍天声道:“师傅,你老快率众人离开!”

  伍天声这时只带着觉罗王子一人在身边,其余的都由苗王领回谷去了,闻音走出,

迎上前。

  伍天声道:“承儿,这里有你的衣袍,赶快换下随我回谷。”

  岳承天接过衣包,笑道:“师傅,咱们别入三仙谷,让他们吃尽苦头再去。”

  觉罗王子笑道:“这计划你师傅早就定下啦!”

  岳承天换好衣服之后,随伍天声和觉罗王子回谷,边行边道:“师傅,今天真是太

可惜了!”

  伍天声微笑不语,觉罗王于忍不住问道:“你收获还不够?”

  岳承天道:“如果不是大批来到,和合二仙连弟子都会被我收拾掉,只打伤又有什

么用处。”

  三人快到谷中之际,远远发现一个红影一闪,伍天声陡然立道:“承儿快去看着,

那雪林中有人。”

  岳承天显有所见,悄声道:“是个野和尚,另外还有个二十几岁的男子!”

  伍天声突然一震道:“承儿慢点!”

  觉罗王子道:“有何异处?”

  伍天声道:“王子快进谷告诉九太公,那和尚可能是天竺魔僧,务求谷内众人注

意。”

  岳承天诧然道:“那男子可能是天竺王子!”

  伍天声道:“除此没有别人,为师守住洞口,现在你小心前去看看,如果不错,暂

时勿和他动手,他们或者也是来探三仙谷的。”

  岳承天去势如电,瞬间接近林缘,林为冰雪所集,上空如覆重幕,光线非常暗淡,

耳听有些微响起自正面,估计约数十余丈。

  他循声追去,见地上毫无半点足迹,怔道:“他们运上功力啦,显然是发现我们

了。”

  那响声渐渐接近,知对方是顺向而奔,他刚好是暗蹑其背后,这就显出功力高低来

了,岳承天可以发觉对方,而对方竟懵然无知。

  岳承天不敢接近,主要是防备对方有内外奇门阵法,对此道他是一窍不通。

  突然传来一阵轻声谈话,立将岳承天注意力凝往,只听一个苍老的声音,发出‘咭

哩咭哩’的怪语,他连一句也听不懂,不禁暗暗着急道:“糟糕,这可能是天竺语言,

这样怎么办?”

  他心中一急,突然急出一个计策来了,忖道:“让我冲着别人传音试试!”

  他立即绕到对方左侧,这样似不致使对方怀疑,接着于距离十丈外传音道:“大师

何来太迟?”

  他冒叫一声又换个地点。

  “你是什么人?”

  对方居然被逼出中原官话来了,岳承天不能见面,他装的,竟然是唐赛儿,你想他

有多鬼。

  “大师听出声音嘛,左近都是敌人,恕老身未便现身面谈。”

  岳承天说完又暗自偷笑,只引得对方还是不明,又听那苍老的声音喝道:“你到底

是谁呀,如不说明,休怪贫僧无理!”

  岳承天大喜忖道:“是啦是啦,真是那野和尚。”

  “大师何来这大火气,武当山上老身助你困八魔不对吧,哼!”

  “哈哈,原来是唐大姐,我当是敌人暗装哩!”

  岳承天听他一个出家人叫出姓氏不说,硬还加上‘大姐’两个字,立即故装愤怒道:

“出家人不守清规,和尚,你叫谁是大姐?”

  这下试出那人确是天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2章 巧扮猩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