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54章 车马炮

作者:秋梦痕

天竺魔僧似也怕他下手,一见他转过面去,刹那隐去不见。

红旗教主怕他犯疑,一直就不敢回头,走出约百丈之远才转头一看,背后竟什么都没有了,他知道天竺魔僧确已撤阵离去。

他静立有顷,举目看看峰顶,似有不敢去查之势,突然,自他左侧林中如惊弓之鸟般奔出五人,莫不是面无人色。

红旗教主一见大惊,纵身上前唤道:“你们为何在此藏着?”

原来那五人竟是沙义,沙仁与红殿三将,沙义见是师傅,不禁放声大哭道:“师傅,违天与三卫等四位师弟都遭猩猩杀害了。”

红旗教主闻言一颤,心惊肉跳,沙仁同三将哭着上前道:“本派弟子自一等至四等共计伤亡五十九人,内有教坛护法六人,谷中任何人都未上崖,据弟子揣想,助猩猩下手的还有一个‘幽灵魔遁’之人在内,那可能是叛徒余媚娘所为。”

红旗教主仰首望天,面上却毫无戚容,良久挥手道:“仁儿火速回国调人,大王如能亲自前来更好,否则请求速派王室‘四位公子’和三位亲王来援,现在和合二仙己无暇顾及空中,往返以御气赶程,必须在两日内赶到须弥山。”

沙仁应声去后,红旗教主立即带领沙义和三将隐去不见。

未几,自右侧三十丈外一堆大石后现出一颗人头,只见他悄悄地向后道:“姑姑,可以现身了,红魔已朝前面冰峰奔去啦。”

他竟是岳承天,音落中,后面又现出罗素芙,只见她格格笑道:“咱们回谷报功去!”

岳承天道:“还要报消息!”

二人飞快转身,边行边谈,高兴极了。

罗素芙道:“承儿,红魔说要派什么‘四妖精’还有‘三精王’?那批可能更厉害!”

岳承天大笑道:“姑姑听错啦,是王室‘四位公主’和三亲王!厉害如何虽不知,可能较他自己要强得多。”

罗素芙不信道:“你怎么知道?”

岳承天正色道:“假使是他们这等功夫,派来能办得了什么大事,我是判断呀,不信问师傅去。”

一顿又道:“谷中有人遭火伤没有?”

罗素芙摇头道:“全获大胜,所有的人都藏在出口洞道之内,一端由三神运内功堵住浓烟,出口由你师傅防守,可惜是那些花草,全部烧光啦!”

岳承天庆幸道:“谁改变用水的计划了。”

罗素芙神秘地格格笑道:“这是外来的消息,说天竺魔僧不是用柴火,而是用什么‘风火雷’进攻,你猜猜这是谁送的消息,别忘了,是两个人送的!”

岳承天闻言一怔,大概他是明了啦,只见他一怔后哼声道:“好马不吃回头草!”

“承儿,敌人都退啦!”洞口边已立定伍天声在问。

岳承天赶紧上前道:“师傅,敌人全撤了,红魔现已派沙仁回国求援去了,我本想暗随沙仁之后下手,但想到将来赴罗刹路远又不熟,倒不如让他们零星前来消灭,因之就让他走啦!”

伍天声摇头道:“消灭一个沙仁也阻不了敌人来援,将来不赴罗刹也不行,普陀神僧老前辈早有预言,江湖大乱正在方兴未艾,最好听其自然发展吧,现有一事要行,你速同姑姑向南前进,务必找出三仙谷的地点,找着时暂勿进去,由你姑站回来送信,你则在谷外监视着,看有些什么人物进谷,等我们大批到达时详细报告。”

罗素芙上前问道:“罗宫有没有什么王室‘四公主’和三亲王?”

伍天声大惊道:“都来了!”

岳承天道:“沙仁回国就是请这批人增援,很可能罗王会亲来!”

伍天声叹口气道:“四位公主和三位亲王我都在暗中见过,其武功因未动手不太清楚,估计无一不胜过红魔,将来危机更大了……”

罗素芙知他还有什么重要之事尚未出口似的,但又不便追问,招呼岳承天道:“承儿我们走!”

临行,岳承天将昨夜情况报告道:“峰顶悬崖那些尸身怎么办?”

伍天声瞪他一眼哼声道:“快走,谁叫你杀得那么多!”

罗素芙见他发脾气,拉了岳承天飞跑道:“现在也要加‘魔’字啦!”

岳承天当年,敌人称他为“杀人王”,罗素芙之意是应称“杀人魔王”,岳承天偷眼一望师傅,见他已转身进洞,耸耸肩道:“我不该把数字讲得太确实了!”

罗素芙娇笑道:“那上面的尸身都是遭重手法毙死命,不说难道看不出?你是第一次挨骂啦!”

岳承天微微笑道:“挨几句骂后,感觉满舒适,我就怕他不骂!”

罗素芙轻笑道:“真是贱骨头!”

岳承天忽见面前奔出十余匹野马,一匹匹竟是非常神骏,不禁想起“白链神驴’来,侧顾罗素芙问道:“姑姑!”

他只喊得一句,罗素芙就截住道:“你是问白链,它回京都去啦,来,咱们捉两匹回去如何?”

岳承天摇头道:“我们行动要秘密。”

罗素芙看看地形道:“将来非捉几匹不可,这地方我记下了!”

二人奔走了十几座冰峰秘谷,始终没看出有何异样,岳承天正想转方向,忽见前面有一峰特别高耸,大有威临群峰之势,陡然立定道:“那可能是埃佛勒斯峰啦。”

罗素芙讶异道:“承儿快看,须弥山七月间还有梅花!”

她指着左前方一个山脊之上。

岳承天遥远望去,摇头道:“那不是梅花,苗伯伯说过,那叫作‘天枝香’,是须弥山冰峰雪岭上特产,九月至十月之间,还有天香果可食,其味似梅,想像那是梅科果木。”

罗素芙不信,长身直往那儿奔去,岳承天笑道:“我都经过认识好几次了,远观时像梅花,近看却又像樱花,甚至还有五种颜色,花瓣大过梅花约两倍。”

罗素芙没有他的目力强,及至奔近那条雪岭一看,不禁惊叫道:“啊,多美唷,真的不像梅花,吓,一树红,一树白,妙啊,绿的、黄的、还有蓝色的,各色相同,美极啦!”

岳承天走近一看,大异道:“此地如此之多,从未见过,姑姑你看,满山满谷,起码有数百万株,其他竟没别的树木。”

罗素芙高兴地跳起道:“谷里的更盛,可惜一目不能了然,这中间如果建栋房屋住下多舒适。”

岳承天一指右侧道:“这条岭看势是个圆圈,包围成一座花谷,这面比较略高,姑姑,我们走这边巡回观赏如何,那儿可能看清谷中形势。”

罗素芙依言前行,迳朝高处纵跃,及至一看,叹口气道:“谷中无法看清,全为花树给堆满啦!”

岳承天正想跃登树梢,陡又停步急道:“有人!”

罗素芙闻言吓声,传音道:“你查出是谁?”

岳承天环视四周,瞧出都被花朵密遮,答道:“和合二仙及两霸,后面还跟随十几个高手,可能都是霸王峰来的。”

罗素芙惊道:“这儿可能是‘三仙谷’吧?他们走什么方向?”

岳承天道:“他们向谷中行进,姑姑,你猜对了,余兴和刚才确是谈及这座谷的名字,你快点回常春谷报信,我就在这里等候。”

罗素芙道:“你小心登上花枝看看,查清谷内情形我再走。”

岳承天闻言跃起,一拔五丈余高,及登枝梢,不禁惊讶不已,翻身跃下道:“姑姑,你也上去看看。”

罗素芙道:“是什么现象?”

岳承天道:“谷中央建筑无数宫殿式的画楼飞阁,亭台走廊,格局奇特,内时可能有古怪,非经师傅和众老来无法确定。”

罗素芙跃登一望,同样感到非常神秘,落下道:“你别离开,我马上就走,但……”

她话未说完,又听有数批武林人物下谷,正想问岳承天时,背后忽有响动。

岳承天闻声传音道:“是太公吗?”

那响处传来一声呵呵笑道:“小东西越来越精明,罗姑娘不必回去了,你那‘一口子’领大家都到啦。”他是指伍天声。

来人确是九太公,只见他缓缓踱到岳承天身前道:“三仙谷是错不了,你们没有发现那块大石碑所以还在猜想,刚才下谷的雷老婆子那一批,你们勿当儿戏,这花林中全是古怪阵势,不过尚未发动,我们所立之地是谷的右面,红老魔早从北面进谷了,也就是说,我们这儿是南面,另有一批近三十人,连老朽都不认识。”

岳承天道:“和合二仙也进谷啦,咱们来了些什么人,看势不能都下谷。”

九太公点头道:“除非三神四奇,辽东苍龙等一批老经验,那就是你师傅和觉罗王子连天山神和金超都在庄外守着。”

罗素芙道:“那是很危险的!”

九太公道:“老朽略施一点名堂,他们如不移开位置,除罗天老人外,相信别人还识不破。”

岳承天侧耳倾听,皱眉道:“还没有到?”

九太公笑道:“他们早就入谷了!”

岳承天闻言一怔,诧异道:“不等我们三人?”

九太公道:“你师傅要你确保你师母安全,老朽也就附带沾光,小子,你和罗姑娘都得变相。”

二人闻言,各自运内功改变容貌,罗素芙道:“我不能隐身?”

九太公道:“三仙谷谁也休想偷进去,坦诚点,凭真功夫或许少替自己找麻烦,好啦,咱们走,慢慢的,凡有所见,千万别乱动,越沉着越好。”

他说完走前,罗素芙居中,后面跟定岳承天、快到谷中,岳承天传音道:“太公,你不怕遇上和台二仙?”

九太公道:“我和他们分开时尚在少年,这时只有我识得他们。”

罗素芙惊道:“这些花树看似乱七八糟,走到这里却很有次序,真个是有名堂吗?”

九太公道:“这花树都是人工培植的,里面不止一个阵势,你们在夜晚所见的星星,这些树里面就是按照各种星宿布置的,部分老朽尚能一知半解,多数竟一窍不通,这罗天老人真是江湖武林第一大奇人。”

岳承天笑道:“他说要大会江湖武林,如果运用他这些阵势来比赛时,只怕无一能够出得谷去。”

九太公道:“拿来困人恐不至于,用于防守金仙果可能性很大。”

忽然前面现出一座亭台,罗素芙叫道:“咱们到了。”

九太公道:“暂勿乱闯,观察后再动。”

岳承天上前一看,只见亭并不大,中有石桌石椅,上悬横匾一块,题为“神车”,他看得莫名其妙,回头用目光询问九太公。

九太公会意地摇摇头,笑道:“三仙谷的一切都是稀奇怪异的,亭背后有曲折走廊,咱们从廊中走过去吧,此亭虽有古怪,但目前不会发动的。”

岳承天改后为前,罗素芙仍走中间,顺着走廊行去,转了十七、八个弯,来到一处密密麻麻的“方竹”林前,走廊至此已告尽头。

岳承天向左右看看,除去花林没有什么,回头道:“太公,应该怎样走才对?”

九太公立定一看,皱眉道:“论理应该还有走廊接连才是,怎的到此中断啦?”

罗素芙道:“或左或右,从花林穿过去看看就知道了。”

岳承天笑道:“像姑姑说得这样容易时,三仙谷岂不成了凡俗的大花园。”

九太公闻言诧异道:“小子,你越来越神秘啦,是否已看出通行路线?”

岳承天道:“凭走廊最后这一段曲折看来,从形势和长短距离判断,去路应该是通过竹林。”

九太公想到走廊每一曲折的长短都相等,惟这最后一段短了三分之二,闻言大异道:“这块竹林的宽度,一定是三分之一走廊长罗?”

岳承天笑道:“揣摩可能是这样,竹林那面定有走廊接上,又是三分之一再折弯他向,如走左右花林,定必走入歧途。”

罗素芙不信道:“让我跃登花梢看看。”

九太公大惊阻住道:“千万别动,上面有危险,登必触发阵势发动,他人无碍,你必着迷入幻而被困,能跃还等你嘛,进谷之人都可纵上花林梢头踏行了。”

罗素芙格格笑道:“太公是庸人自扰,在岭上我和承儿都跃过啦!”

岳承天正色道:“姑姑别大意,在岭上可以看出太阳,现在你看,上空呈现五彩云状,显然是有古怪,老实说不会出差错。”

罗素芙被他提醒,一看,讶然道:“吓,我当是花朵反映阳光哩,真的不对吗?”

九太公微微笑道:“这一下女的没有男人聪明和细心啦!”

罗素芙格格笑道:“他们师徒都是鬼灵精啊,我怎能比得上呢,得啦,承天,照你自己的意思行事吧,我再也不出主意了。”

岳承天在九太公呵呵笑声中步进竹林,仔细一看,只见竹林与竹的间隔竟是密密的,要有半尺宽的间隙都没有。

这时九太公和罗素芙也已走了过来,看出毫无通行的道路,不禁大起疑心!

罗素芙忽又天真地道:“别看啦,挤进去不就得了,看什么?”

岳承天笑道:“姑姑的宝贵意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4章 车马炮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