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55章 七巧鹊桥

作者:秋梦痕

岳承天心里想着过桥之法,眼角又要注意敌人的动态,简直是心眼都忙。

这时红旗教主出现了,他后面跟着三个贵族装束之人,年龄都不甚老,看去无一超过六十岁,皮靴大裤,对襟衣上披挂围绕一大块红绸,真是奇装异服。

三人后面则是四位蓝眼金发的异国美人,衣裙相连,透明现体,而且是袒胸露背,真正是媚态勾魂,年龄则自十七到二十岁之间,分红、黄、白、绿四色,身后各随一名十四、五岁的宫女式的少女。

她们步出走廊之后,陆续出现沙义、沙仁,红殿三将,红旗教主这次出现与以往大不相同,气势上大有席卷江湖之概,他也没有向任何人打招呼,一直走向石桥头左侧。

正当之际,桥那边倏然现出三个老者,岳承天一见,传音自己人道:“罗天老人兄弟出现啦!”

伍天声传音道:“三老人立定了,可能有话说,咱们先勿动,让他们三方答话。”

岂知他料错了,余兴和在叫啦,只见他举手一拱,客气地说道:“哪一位是罗天老人阁下,在下余兴和请其答话!”

罗天老人闻言沉声道:“没有什么话说,凡到本谷之人,第一不准在本谷凶杀械斗,如有故犯,永困待毙,谁能到达金仙洞口,老夫再与其一印证武学,胜过老夫者任其取走金仙果,否则指引其出谷之路,从此不许再踏入本谷寸地。”

一顿又道:“此石桥名‘七巧’,又名‘鹊桥’,内设有‘七巧’仙阵,谁能悟通其中一巧,许其带五人通行。”

余兴和大声笑道:“这与武功何关,某等至此,仗的是以武取果!”

罗天老人冷笑道:“凭你那点武学就想逞能,老夫如不想考验天下武林奇才,谁敢踏进本谷一步!”

余兴和老姦巨猾,他在这种场合竟毫不露出激愤之情,他很清楚当前环境的厉害,只要一着之差,马上就会遭受身败名裂之祸。

然而,他能忍亦没有用,他的大弟子余霸天却是一个目空武林的狂人,眼看师傅没有动静,只见他厉声怪叫道:“什么三仙谷三狗谷,我就不信邪,一点点遮眼法就想阻止我余大爷的去路。”

他是边冲边吼叫,霎眼已冲上石桥,害得和合二仙大声喝阻都来不及了。

岳承天一见哈哈笑道:“桥上冲不过时,最好游水过去,余大爷,你懂不懂水性?”

余霸天闻声回头,冷笑道:“小子,你是岳承天?”

岳承天哈哈笑道:“正是正是,阁下伤愈啦,留心那只猩猩啊!”

余霸天大概遭猩猩吓了胆,闻言陡地一停,转身诧异道:“小子,那只畜牲你也遇见过?”

众人见他面色顿成恐怖之情,所有的眼光都射向他的身上,不由得似都有同感,只有中原武林却偷偷暗笑。

岳承天怕他不敢前进,立即挥手道:“放心,这桥上没有,我是昨晚见过,嗨嗨,你口头却要干净点,否则从天而降,到时你就吃不消,我是好意警告,听不听由你!”

余霸天平时何等精灵,块头虽大,心却非常之细,但此际因了猩猩的恐怖,居然将岳承天的鬼话认作良言,只见他双手一拱道:“小子,余大爷今天让你两招!”

余霸地遥遥大叫道:“师兄,你怎的会相信那小子鬼话,桥上通不过,快回来!”

余霸天眼看武林精华都在目前,正是他表现英雄的大好时机,说什么也不会答应退回,吼声叫道:“师弟,人家不敢走,难道你也跟着信邪?”

艾百合知他个性骄傲,立即和声道:“大儿,要去就快提内功,‘七巧’阵最易引人入幻。”

岂知她的话刚住口之际,余霸天早已接近桥中,众目共睹,只见他霍然回身,眼睛睁得如钢铃,前身一俯,竟是四肢着地,缓缓地,一尺一尺爬行而回,其状似饿虎扑食!”

余兴和霎时满脸通红,简直是尴尬之极,他人虽感诧异而未表示轻视之情,只有红旗教主陡然朝余兴和嘿嘿大笑道:“余兄,令徒这是什么功夫?”

余兴和带羞阴笑道:“史脱夫,你能冲过桥中一步,老夫即退出武林。”

红旗教主怪笑道:“本教主作事素不激动,凡百谋而后行。”

余霸天这时爬下桥啦,但还没有起立,余兴和似有继续斗嘴之态,但他一见徒弟停止而不起立,无暇多想,只见他晃身上前扶起,张口一声厉吼,其声似春雷贯耳。

余霸天在一声巨震之下清醒过来,糊糊涂涂地举目四望,良久才知自己是丢了大脸,怔怔地面如紫茄。

余兴和沉哼一声,低喝道:“还不回去!”

余霸天回首一望石桥,默然随其走回原来位置。

突然,自红旗教主旁发出数声格格娇笑,众人目光都被引去。

笑声未止,人人都看到是出自四位罗刹公主之口,显而易明,她们是被余霸天逗乐的。

伍天声突然面现严肃,他转音自己人道:众人注意,罗刹派四位公主似练有非常邪门的异学,刚才这次无心发笑已泄漏秘密,音含无上魔力,今后遇上必定危险!”

普陀神僧默然点点头,须弥神君目视天籁子传音道:“仙子乃此中佼佼者,听出是什么功夫?”

天籁子抬头凝思良久,传音道:“西方武学中有一种‘三魂迷神’大法,较中原邪派里的‘七魄魔音’同等厉害,四女所含之音可能就是那种邪学,‘七魄魔音’已失传江湖近十年,如果存在,我等只有束手投降,任何‘狮子吼’、‘震天啸’、佛门禅唱’、‘道玄天籁’都不能抵抗和破解!”

普陀神僧面色慈和地传音道:“正派武林恒多佛、道两学,非不能破,患在功力不够深厚!”

他说完向着岳承天慈颜一展,遂又闭目不言。

这举动大家都看在眼里,似都有了领会,惟独岳承天自己未见,他这时也像老僧入定,闭目沉思过桥之策,以致引得老少无不掩口暗笑!

岳承天忽然睁开眼睛,环顾自己人一眼后,向伍天声道:“师傅,承儿现已想到三种过桥之法了,我们都能过去啦!”

须弥神君大喜道:“那就开始行动吧!”

伍天声摇头道:“如只打算我们过桥,我早就行动了,这不是办法,非叫他人打头阵不可!”

须弥神君闻言一怔,辽东苍龙微笑点头,传音道:“最好还是让红魔一批先过!”

伍天声微笑道:“这正是最佳之策。”

岳承天道:“师傅,你老想到之法是不是和我相同啊?”

伍天声笑道:“或许有一两个相同,也说不定完全相同。”

罗素芙大乐道:“你师徒心眼多,我要试试是否相同,承天,你先单独传音给我,然后你师傅再说,到底是什么鬼办法。”

大家都觉得有道理,众目齐集他师徒面上。

岳承天摇头道:“不不!”他反对的意思是不愿和师傅较智慧,这情况众老清楚,而且很赞许!

群芳神婆笑着传音道:“宝宝,你师父的智慧大家都佩服,并不是要看谁强谁弱,这是好玩嘛!”

岳承天望望师傅,伍天声含笑道:“你说吧,这里是自己长辈,徒弟最好是要比师傅强才行,否则越传越弱啦!”

岳承天噘嘴道:“那就公开传音好了,我还怕师傅作伪!”

伍天声微笑道:“为师也有点自傲。”

岳承天闻言一怔,心想:“对呀,我怎能叫师傅背嫌疑。”

他想到这里不禁大惭,甚至连罗素芙都不传,立即朝普陀神僧道:“神僧,你老作个见证,晚辈想到三种办法是第一,退行过桥,第二,使一人走至桥中快要触及阵法之处坐下练功入定,在这样神游户外本身毫无知觉之下,另使一人在背后运潜劲推动过去,我相信,只要能过中线一步,其阵法即不发生作用,前者是以拙取巧而达克变制之法,后者是以静克之法,其中亦含‘掘’字,第三,可运壁虎功自桥底通过,这是寻隙漏网之法,以特等高手而运用普通武林之功,其中又是一个‘拙’字,晚辈虽不明阵势玄理,但在其‘巧’字命名中想到以拙克制之理,不知能否如愿?”

大家都知道他在向神僧传音,甚至明了他要替伍天声避嫌,于是都暗暗点头称许,及至看到普陀神僧的眼睛越睁越大,便知神僧已惊讶他的智慧。

“小施主,你说三法正是克制此阵至理,唉,说来这样简单,岂知竟无他人想到,这就是‘慧’字的“一筹’之高,然这一筹之差,不知误了多少世人入歧途。”普陀神僧慨然地说了一篇道理。

及至伍天声传音之后,更使普陀神僧诧异,只见他向众人望望道:“他师傅竟然是一条心,一个灵,这真是个‘缘’字,正合我佛‘无缘不遇’之理。”

伍天声微微笑着,面向岳承天道:“承儿,你将此三法各分别送他们三批,能使他们力量分开在桥东桥西么?”

岳承天沉吟一会道:“承儿已想得分送之法了,但是,我们自己呢?”

伍天声道:“使他们分散后,我们再想办法过桥。”

岳承天眼看那三批人正在商讨过桥之策,不禁暗笑道:“让我先找余霸天试试看,凭刚才这点捣鬼得来的好感,他可能会接受我们的意见。”

他见众人都在注意自己举动,不禁微微一笑,立即运劲传音余霸天道:“余大爷,啊,对了,我应称你霸天兄才对,喂,大丈夫丢了面子应该找回来才行,我真替你老兄不平,尤其是罗刹派的四位花姑娘,那种讥笑,唉,真难受!”

众人不知他在捣什么鬼,倏忽却看到余霸天有点异样!

余霸天在闻音之下,知道岳承天在向他说话,尤其是“替老兄不平”,那句活真使他非常受用,于是,传来一股铿锵的声音送到岳承天耳中道:“小子,咱们是不打不相识,说真的,余大爷对你已有好感,嘿嘿,那四位臭娘儿们,将来有她们受的。”

须弥神君传音众人笑道:“小把戏在逗那丑大个子上当啦!”

众人暗笑不语,岳承天立即跃起方步来,表示他在想心事,余霸天却在留心他的举动!忽然,岳承天故意一停,目光注定余霸天笑道:“老兄,你想到很多过桥的方法了!”

余霸天大急道:“你们可以过去五人啊!”

岳承天向他将脑袋乱摇,音带极乐地传送道:“咱们共十二人,全过去还有多余,霸天兄,如蒙不弃,剩下的一法我情愿告诉你,别的不谈,最低限度可使你在罗刹派面前吐口怨气!”

余霸天毫无考虑地传音道:“如真能通过那座鬼桥,老弟,我一辈子感激你,只怕靠不住吧,我可再也丢不起人啦,能不能先说说其中道理?”

岳承天音带决然之味道:“老兄,你难道不相信小弟,如果不灵,小弟马上当兄之面自杀赔罪!”

武林中人最重要的就是言出必随,余霸天有了他“自杀赔罪”四个字一入耳,心中霎时笃定,诚恳地传音道:“老弟,这你太言重了,快说,是什么方法?”

“七巧阵有个漏洞,罗天老人叫作百密一疏,他设阵天空,桥上,河中,但却绝对没想到桥下,老兄如运普通武林的壁虎功从石桥底面通过去,那是保险通行无阻的,这样一来,既可表现老兄的智慧,又可扬眉吐气,一举数得,何乐不为,小弟是喜欢老兄的豪放,否则谁愿意让别人去抢金仙果。”

岳承天如对好友地说了一长篇道理。

他一顿又道:“老兄,你我是私交,千万别使第三者知道呀!”

余霸天乐得突然跳起大叫,两眼紧紧盯住石桥!

和合二仙与余霸地正在冥目沉思,闻声突睁六眼,都惊讶地望着他,几乎认为他是发疯乱性哩。

这一叫不要紧,雷母一批和红魔等众人都被惊动了。

余兴和看他不似发疯的神态,立即问道:“大儿干吗?”

余霸天哈哈笑道:“老子要过桥了!”

他得意忘形,竟在师博面前称老子,这像什么话么!

“你疯啦!”

艾百合看出丈夫面色不对,立即喝叱!

余霸天毫不理会,伸手一指罗刹派嘿嘿阴笑道:“你们那批蠢材,想了半天想不出个蠢主意,看着,余大爷过桥啦!”

余兴和怕他再丢人现眼,立即喝道:“什么方法,快对为师先说明白再行。”

余霸天神气十足,挥手道:“师傅别管,这一次有把握。”

他一顿指着对河大叫道:“罗天老人,你们不要假装闭目养神,哈哈,站起来,看余大爷过你们这鬼桥!”

他语音身起,一纵数十丈,三两步跃奔到桥头,一式“龙形翻身”,刹那贴身桥底,他功力何等深厚,简直如电滑行,转瞬自桥那头一翻而上。

这下不惟将和合二仙喜得眉开眼笑,甚至将雷母等与罗刹派惊呆了,中原武林的目光只向着岳承天微笑,甚至不知他用的什么办法能使余霸天信任。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5章 七巧鹊桥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