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56章 幽冥十王阵

作者:秋梦痕

岳承天口中大笑着,眼睛却射出炯炯神光,只见天剑真人未到桥中时,已拔剑在手,及至桥中,脚踏一种步法,剑尖朝右,在手掐诀指前,动作自然而无破绽,不留心的看,还认为他要与岳承天拼命哩!

他的举动奇速无比,此中只有岳承天师徒才看得真切,伍天声将其中诀窍通知众人,口中大声朝岳承天叱道:“承儿不可无理,给我回来!”

岳承天故装闻叱泄气,立将右手放下,面对天剑真人拱手道:“家师有命,晚辈当面认罪。”

天剑真人刚刚走到桥头,闻言冷笑道:“这是令师识出厉害,否则你永远也出不了三仙谷。”

岳承天嘻嘻笑道:“没有家师之命,晚辈必毁此桥。”

红旗教主一见他虎头蛇尾,大声汕笑道:“小子,快快滚回去,不要扰乱本教主过桥之思。”

岳承天哈哈笑道:“红老魔,你在这边待着吧,看着少爷过桥是真的!”

天剑真人见他已转身退去,随即亦转身回头,这次之法,竞与来时无二,惟其故装忿怒未息之态。

岳承天没有走回原地,他仅仅只走下桥头就停止不动伍天声立即道:“大家快,最好勿使红老魔看清。”

岳承天传音道:“师傅压后,徒儿先通过试试看。”

红旗教主一见他们集体行动,心中只感到莫名其妙,地剑真人陡然大叫道:“二哥,你看!”

天剑真人闻声回头,只见岳承天已早过桥中,不禁惊得发呆!

岳承天哈哈笑道:“罗天老人念咱们待得太久啦,承蒙他传音说,石桥上头已开放阵势啦!”

他话一收口,立即传音天剑真人道:“前辈请勿漏底,罗刹派尚未明了。”

天剑真人恨声道:“小子,你也太狡猾了。”

岳承天拱手笑道:“晚辈并未违抗贵谷禁令,此举亦符合一个‘巧’字!”

天剑真人被他搞得啼笑皆非,内心已确实佩服他的智中原武林都过完了,大家鱼贯走下对岸,可怜的是红旗教主一批,他们竞尚未思出其中奥妙i岳承天是一不做二不休,他突然又纵身桥上大叫道:“红老魔,史大教主,怎么了,再不过桥恐没机会啦!”

红旗教主闻言大惑,他虽没有看出奥妙,但也不相信岳承天的鬼话,只见他犹豫不决!

三亲王中一人大声道:“让二义太子前去一试便知,咱们何必犹豫?”

他指的是沙仁,口中竞还说得满口好汉语,似有意表现其经历之概。

沙仁闻言纵出,大声道:“师傅注意,我看出他们有点名堂不对,好似右手指着右方,左手扣住中指平指正面,这可能是过桥之诀?”

他虽看出上面而疏忽脚下步法,红旗教主闻言大震,颓丧道:“机会错过了,岳小子诡计多端,他劈桥的举动原来是引诱天剑真人之计,仁儿转来,去必出丑,诀窍不仅是手诀,似还有一种步法。”

岳承天闻言大笑道:“史大教主是‘曹孟德’再世,凡事都能过后方知。哈哈,阁下有没有什么要求,鸡,肉,酒?”

他真是气死人不要偿命的,不惟中原武林众人闻言哄笑,竞连天剑真人与地剑真人都笑开了,只将罗刹派那批人气得闷声大哼,但又无奈其何。

须弥神君向两位真人拱手道:“敝中原武林虽然取了一点巧,但也算过了桥吧,能否就此人阵,还请真人示下为是。”他立将众人姓名一一说明。

天剑真人是对岳承天非常有好感,一扫已往傲态,也将双手一拱道:“列位请行,惟这位王子功力欠深,本人特许岳小子助其进厅。”

岳承天大笑长揖道:“谢谢前辈,将来动手时,应以千招奉陪。”

地剑真人抢口大笑道:“你又想偷学剑术吗?”

岳承天耸肩笑道:“那是前辈有意指点!”

他说完拉着觉罗王子长身直进,领先前攻,众人运功相随,伍天声独自压后,顺利地鱼贯步进三仙厅。

厅内毫无人影,仅中间摆了四桌丰盛的筵席,似都是重新摆设的,没有主人,也不见半个下人,这真是开古今未有的请客怪例i白红萼轻声向罗素芜道:“姑姑,这酒席难道是罗天老人一手包办的?”

她心中有了岳承天,含羞称声姑姑,只听得罗素芙扬扬得意,轻笑答道:“三仙谷绝不止三个人,他们可能是避不见面。”

秦铮道:“姑姑,先来的那些人呢?”

罗素芙想了想说道:“可能是吃过后去找金仙洞啦,你们看,这广厅除了进来的大门之外,后面有门,左右各有四门,这些门外又有楼阁门户,显然都是机关设置,他们定已攻进去啦。”

众老正在静察每个门户,岳承天可不管那些,他只溜了一眼即留心桌上的菜肴,忽然,他发现左上角一席上有一桌素点,不禁哈哈笑道:“神僧老前辈快来,唤,还有峨嵋,武当,少林三位前辈,哈哈,罗天老人真周到,这儿竞有一桌素席啊2”

群芳神婆呵呵笑道:“孩子,你只注意吃的啊!”

老少闻言,陆续入座进餐,须弥神君一面吃喝一面道:“三仙谷内除主人外,手下人可能还不少?”

伍天声接口道:“不多不少,恰恰是八个绝顶高手!”

众人闻言一震,不知他巴何说得这样肯定。

岳承天这时口忙手乱,大吃大喝,耳听大家无语,抬头一瞬,只见都在望着他师傅,不禁停止一下吃喝道:“大家不要怀疑,家师是看出地上有不同尺寸的芒鞋足印所得!”

须弥神君诧异道:“你这副馋相只顾吃,难道看清了。”

伍天声暗喜徒弟动作虽幼稚,细心却不下自己,点头道:“承儿所说的一点不错,入谷之人。无一足着芒鞋,这可能是三仙谷手下的规矩。”

他停一停又向岳承天道:“你还看出什么异处吗?”

岳承天在师傅面前从不疏忽礼节,不管是什么混乱场合,他都是规规矩矩,闻言放下杯筷,起立恭声道:“承儿发现——点,除进厅大门外,左右后八门都按八封,虽然未按八方位置,但却是按‘乾坎艮震男离坤兑’八象。”

众老诧异地看着他,尤其是九太公,他竟惊疑地道:“小于,你几时懂得‘易理’啦,我怎不知。”

岳承天哈哈笑道:“我是进厅才学的。”

伍天声微笑北道:“承儿不要在前辈面前放肆√他侧顾九太公笑道:“你老怎的听他胡扯,他是看到每个门上刻有八封形迹所得。”

普陀神僧含笑道:“小施主确能一目人微,老袖还是入座才发现。”

峨嵋浮云子叹道:“如没有这个发现,咱们恐怕必遭被困之危,如此可从生门攻人!”

伍天声沉吟道:“按理应该如此,惟罗天老人一切出乎常情,只怕不是想像中那样简单!”

群芳神婆道:“总不至于硬闯死门!”

天筋子道:“设若是反八卦就必须如此。”

少林木令僧合十道:“正,反八卦,必须人阵方知,我们必须分开行动,一旦有人脱出,就立即设法救出被陷之人。”

岳承天忽然起立道:“我们不能冒险,甚至不可分开,单对罗天老人不要紧,里面还有先进去的几批人物,如果遇上,必遭其毒手。”

须弥神君道:“不分开焉明阵势?”

岳承天道:“我有一个笨办法,大家在此勿动,让我先闯一阵,管他什么生门死门!”

须弥神君摇头道:“不行,目前你是主力,如果有失,你师傅独木难撑大厦。

岳承天摇摇头道:“小子我虽说去闯,但却不去糊涂闯,多少有关判断,且还有一个笨法。”

普陀神僧从不紧张,此刻却立起问道:“小施主能否说出判断和方法,罗天老人为当今知名的第一大异人,前途之险,自在预料之中。”

岳承天恭声道:“我的判断是根据罗天老人的个性而定,小子虽与他只见过一面,但却看出他心虽不正,然也不邪,确是目前江湖中第一号怪人。”

他接道:“他既不正,一切设施就不会按照常理,走生门是绝对错误,但他不邪,凡邪人十有八九走反路,故所以闯死,休门也不对,我虽不懂易理,但判断厅后两条门是—生一死,且方向又是走进仙洞的直路。”

普陀神僧中途接言道:“小施主第一判断完全正确,厅后两门确是一生一死,左侧第一门届‘伤’,右侧第一门属‘休’,在封内这两门也是绝险之门。”

岳承大大喜道:“神僧不讲,小于也是如此判断,论理是左右朝外两条门最近,凡来此之人,无一是傻瓜,多半也知道生死两门是不能去的,于是乎择近进攻,而大上其众老少凝神静听,无不称许其理,喜形于面,须弥神君大声道:“你要择伤、休两门接近处攻进?”

岳承天摇头道:“不,那很容易混乱,罗天老人不会将阳光大退让人侥幸成功。”

大家越听越觉有理,罗素芜抢着问道:“你择两侧最后一门攻入?”

岳承天笑道:“那是近生、死两门,又是容易混乱之处。”

天籁子呵阿笑道:“那你择的是两侧顺数第三门罗?”

医承天恭声道:“罗天老人不会留两条大道给人家走的,这两门只有一门可入,现在由八门缩为两门,成功与失败已各占半数,不似开始八分之一的成功数啦!”

众人含笑点头,伍天声道:“承儿择的是左侧第三门!”

岳承天惊异道:“正是啦!”

群芳神婆向伍天声道:“天声凭什么判断宝宝走左侧第三门?”

伍天声起身答道:“凡右边是一般人的习惯,罗天老人岂能让人走习惯的路。”

岳承天恭声道:“师傅,承儿作此判断可否进行?”

伍天声微笑道:“是不是你一人独行?”

须弥神君道:““岳小子还有一法未说呢?”

岳承天道:“假设是小子一人试,第一,小子有‘三尊’和‘三清’神功在身,迷心入幻是不伯的,既不人幻顶多受阵或机关困住,在毫无脱身之计时,小于可以运五成的‘磁精元气’硬往地底钻进,到达五尺之下时,改乎钻,不管他什么方向,多钻几十次。总要钻出三仙外,难道阵法硬能埋到土里不成,这就是小子的笨办法。

普陀神僧从来未曾大笑,这下却呵呵大笑道:“有理理,当今武林中,能钻地的只怕只有你师徒两人,磁精气真正是空前未有的异学。”

白红萼悄悄对罗素芙道:“捣乱鬼既能钻地,他应该入三仙谷啊,那还怕什么阵法呢,甚至可以偷走金仙果呀哼,聪明一生,懵懂一时。”

罗素英闻言一怔,啊声道:“丫头说得真有道理。”

伍天声睇她一眼笑道:“我较承儿钻得更快,为什么钻呢?”

罗素芙见众人都在笑她,不禁有气道:“那还问我干什么,说道理呀!”

伍天声哈哈笑道:“金仙果并不是马铃薯!”

罗素芙闻言娇笑道:“我竞没想到金仙果是在炼丹炉内哩!”

秦铮轻声道:“那也可以偷盗呀2”

她眼望岳承天暗笑,这是一语双关,罗素芙知她是笑承天盗金刚石之事,立即捏她一把传音道:“你敢惹他!”

她怕岳承天注意,大声笑道:“金仙洞内定有最厉害的阵势埋伏,一出地面即遭危险,那还由你去盗!”

岳承天虽又坐下来吃喝,但他早已截听个清楚,不过,他这时已对两女息了不少的成见,听到也不在乎。

普陀神僧首先起立道:“大家吃饱了就开始行动吧岳承天跳起道:“我先进!”

他平平腾身飞起,如电冲进左侧第三门,脚一落地,举目只见当面是间大过厅,而且毫无异征,回头大叫道:“第二步成功了,这确是安全通道。”

众人闻声跟进,门大能容,可以三人并进,众目所诸,只见过厅中毫无设置东西,惟有东西设有两门。

须弥神君道:“小子,现在走哪个门前进?”

岳承展天毫不犹豫道:“西门是向谷外,东门朝高峰,方位不会错,不过这次我要舍难取易。”

群芳神婆道:“那就走东边这条门罗?”

岳承天道:“第一步棋下对了,以后错也错不到什么地方去。”

罗素芙忽然叫道:“慢点,西门外烟雾腾腾,东门外非常明亮,恐怕是罗天老人盗用诸葛亮的华容道之计哩!”

众人闻言一怔,都感觉很有道理,惟伍天声笑着注视岳承天。

岳承天没有看师傅,举步就朝东边门行去,大笑道:“我没有曹操那样多疑,给他来次老老实实的。”

正当他快走到门边之际,霍然自门外出现罗天老人,目一见大惊,惟独伍天声甚能镇静,普陀神僧低首合十。

岳承天胆大包天,依然朝门外行去,哈哈笑道:“老前辈不守金仙洞,竞降尊来迎,这如何敢当?”

罗天老人目射神光,面上板得像块生铁,沉声地道“你敢自此门前进?”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6章 幽冥十王阵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