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57章 一波方平一波起

作者:秋梦痕

众老小闻声,不自禁地齐声欢笑奔出,一致举目前望,只见前面远远之处正是峭壁,上与天齐,面前有一牌楼。横书“金仙洞”三字,两旁苍松成行,每株大有十围,高达有三十多丈,虬枝横伸,每株无不荫达十亩。

普陀神僧合十念声佛号道:“阿弥陀佛,这真是前古圣境!”

须弥神君道:“洞外似已解除禁制,否则不会如此清朗。”

伍天声道:“罗天老人现已盘膝洞口,他这回是要运用真正武功比斗啦,承儿留心,为师早有预料,此次取宝绝对无望,你不可勉强而为,能胜则胜,如看情势不敌,宜适可收手才是,千万别将此老激怒,否则不堪收拾。”

岳承天恭声道:“徒儿谨遵师傅吩咐,现在我们去吧!”

须弥神君道:“小子仍旧领先,如何比斗?必先问清。”

众人在后,分两行排行而进,及至洞前,只见地面全为天然石坪,宽广可容千人,洞口前有石级九层,横展约十丈,中也雕刻蟠龙一条,其工之精,真是鬼斧神工!

大家立于石坪边缘,仅岳承天独至石级之下!

罗天老人坐在洞口中央一蒲团之上,左右竟还坐有天剑真人和地剑真人。

岳承天朗声道:“中原武林现已到达,谨请老人指示比斗项目。”

罗天老人面无表情,闻言点头道:“由你代表比斗?”

岳承天闻言知意,点头道:“侧设仅老人独自出手,晚辈即代表印证!”

罗天老人微微颔首道:“老夫不似一般江湖俗套,不愿作野猴跳跃,今与你凭口论剑三支,论拳两招,你如能破解,三仙谷一切即归你所有,甚至将本谷所有设置详加指明移转你手。”

岳承天点头道:“试说剑,拳概要,我若不能破解,马上离开三仙谷。”

罗天老人缓缓起立,一步步走下石级,挥手道:“你我既成对立,即与老夫无辈分,咱们到石坪中央坐下印证吧!”

岳承天转身而行,及至中央,复又转身坐下,这时众老少亦渐渐接近过来,于十丈之外旁观静听。

罗天老人距岳承天三丈之处坐下道:“老夫所说三剑,两拳,乃为金仙洞遗传镇洞之宝物,除有居心毁灭金仙谷者外,戒用此剑,拳杀人,今有什么罗刹邪派五人,企图用烈性爆炸物来炸毁本谷,适遭阵势困住成擒,其罪已犯死刑,老夫正好拿来证明三剑两拳之力。”

说完向后一招手,立自洞内步出五个身穿黄衫,足履芒鞋的清瘦老人:罗天老人端坐不动,沉声道:“将五名死囚押来!”

五老者闻言转身,霎时押出五名凶厉之人,看去无一不在五十开外年龄。

罗天老人一见押至身旁,挥手道:“押于一旁候用。”

他一顿向岳承天道:“三剑统称‘三仙剑’,一名‘金母投梭’,二名‘金仙驭电’,一名‘金刚集体’,两拳统称‘天地拳’,第一拳名‘罗天力’,第二拳名‘大地沉’,老夫首先声明,三剑剑式并非在手上使出,一切都在剑的本身起变化,除执有之人懂得收剑之外,任何人都可以放出!”

岳承天闻言一震,闻道:“那是自动飞剑?”

罗天老人自身上掏出一只小小玉盒道:“否则焉能称仙剑。”

他指着身前摆下三只玉盒道:“每台藏有仙剑一支,盒侧有一小小明珠,端盒于手,拇指一按明珠,其盒自开,仙剑立出杀人,使用剑之人无须运用内劲。”

罗天老人一指觉罗王子道:“你是在场中功力最浅之人,老夫为了释疑,执行由你来动手。”

岳承天大声止住道:“不可!”

罗天老人闻言一怔,问道:“有何不可?”

岳承天道:“王子乃我方之人,你不怕向你下手?”

罗天老人陡然一展笑容道:“小子,你这句话与叱老夫那一顿同等的正大。”

在场之人无不暗叹其语!

岳承天哈哈笑道:“岳某动机只在避嫌!”

罗天老人笑道:“仙剑虽能杀老夫,但其本身通玄,存私念者必自毙,无理当诛者心无恙,小子,你有何嫌可避。”

岳承天笑道:“你不说明,岳某焉知,请问仙剑功效如何,岳某或可破解。”

罗天老人道:“老夫之所以不说明,意在试你之心,第一剑内练‘金母投梭’之式,外器无法抗御,功能穿心,不伤其他肢体,能练到心脏抗剑不入始能免死。”

他说完招手觉罗王子道:“你将这刻有‘母’字之盒拿去等待施放。”

觉罗王子耳听辽东苍龙传音催行,才上前接过。

罗天老人招手一位老者道:“你将那名罗刹派人放了!”

那老者双手一推,立将罗刹派人放掉一人,罗天老人指着他道:“你的内功已是上上之选,较持剑者要高出两倍,老夫许你尽力运用内功抵抗,甚至可以拿你的兵器抵御,倘能不死,老夫放你出谷生还。”

那罗刹人一听尚有生的希望,立即猛提内劲,他知道逃走无能,惟一寄托在防守之上,罗天老人立朝觉罗王子道:“按盒放剑!”

觉罗王子闻言,右手拇指一按,突听“铮”的一声,自盒内射出一道白光,紧接着只听那罗刹人惨叫倒地,胸口竟连一点血迹都没有。

众目一见,无不心惊胆寒,好在白光一现即隐,觉罗王子低头看盒,不由大大一惊,只见盒子依然如故!

罗天老人一面叫老人拖去尸体,一面朝觉罗王子道:“仙剑早已归盒!”

觉罗王子一面交还罗天老人玉盒,一面注意另四位罗刹派人,只见他们都已吓得面无人色,一个个通身发抖,逃既不能,抗又无力,真是死星高照。

岳承天心中沉吟一阵,正待开口,耳听伍天声传音道:“承儿,那是剑气杀人,当者只有一点红印伤痕,此剑可运磁精元气于内护心,加上‘三尊’和‘三清’神功于外,足可抵御该剑之害,混沌仙翁之功力,现已凝于‘三尊’和‘三清’神功一体,该剑不能触到皮肤之上,即可挡于体外,这一关你只管大胆通过。”

在伍天声传音未完,罗天老人言又出,只见他沉声道:“此剑你有何破解!”

岳承天微微笑道:“自有破解之法,请试第二剑。”

罗天老人闻言大震,但他似还怀疑,接道:“第二剑为‘金仙驭电’,专破敌人的各种神功,一发如电,俄顷间连变七十二式,无拟同时中的,凭你功力,虽可运赤朱铗抗拒,但变式无比快速,就以老夫‘弥天剑法’全套同运也只能抵抗六十三式,何况武林再无快过弥天剑法之剑术,纵有也不能全套同时出手,此剑专残外体,全身肢体都在那一发之中而分解无遗。”

岳承天闭目沉思,苦索破解之道,全场霎时静寂,伍天声传音道:“承儿快答,磁精元气可以运于体外抗御,任何金属仙兵都不能攻入。”

岳承天眼睛一睁,目光注视罗天老人道:“请说第三剑!”

罗天老人闻言郑重道:“你能破解?”

岳承天点头道:“不能破解就不会问你第三剑。”

罗天老人面色凝重,朗声道:“我信你,第三剑‘金刚集体’,剑气重如山狱,能困人窒息而死,老夫念你正大豪放,不惜道出此剑之忌,它及地即止,乃属水方辰癸之灵!”

岳承天想自己能够钻地,毫不迟疑地道:“请说第一拳!”

罗天老人闻言一凛,叹口气道:“三仙谷可能易主,让老夫先试完三剑威力给你看后再说两拳。”

岳承天摇头道:“晚辈不愿见杀死被擒之人,而且深信前辈之言。”

顿又道:“前辈是否要晚辈先抗三支仙剑后再御拳招?”

罗天老人摇头道:“你我既有互信,那就双方都免。”

岳承天拱手道:“谨谢前辈信任。”

罗天老人摇手道:“勿说俗套,‘罗天力’这招拳劲表面,看去与武林‘透物碎金’拳相似,惟其功力可毁金刚石三倍硬物,劲力不大,惟有其‘九天玄理’在内,非练有‘八九玄化’之人无功可抗,那是直攻之式,劲能因敌易位,世无轻功可以逃避。‘大地沉’是由上而下,拳劲只要出手,敌人只可运功抵抗,毫无移动余地,及至被压入地底百丈为止,试问武林中谁能抗拒这样移山倒海之劲,老夫自问功力不弱,只怕仍难抗至二十丈深即成肉泥了。”

伍天声陡然朗声道:“承儿认败!”

岳承天闻言起立,拱手道:“晚辈诚无此能,谨此告退,他日有缘,定当再来拜访。”

罗天老人起立道:“老夫成败在此两拳,你真相信无讹?”

岳承天大笑道:“前辈是我知已敌人,晚辈绝无丝毫疑问。”

罗天老人突然上前,一把扯住道:“小敌人,老夫永远盼你前来将我击败!”

他说完向洞口一招手道:“二弟,三弟快同为兄送客。”

岳承天摇摇他的大手朗声笑道:“老敌人,只要我不葬身江湖,金仙果是我终身不忘之物!”

罗天老人宏声大笑道:“只要你有能力破解两拳,老朽奉你为三仙谷主人!”

他不管别人,拉了岳承天直奔花林绕行,边走边传音道:“小敌人,注意老朽步法,再来时则毫不费神,除令师外,千万勿告他人。”

岳承天一面留心他的步法,一面传音道:“老敌人,我也告诉你慾知之秘,能抗你‘三仙剑’的,那是我己练成前古未有的‘磁精元气’,此功能抗拒任何仙兵神器!”

罗天老人啊声道:“那是磁精晶果,加上阴阳比目内丹而成,此功古有效果论说,但无人懂得练法,令师定获得上代异士秘决而又适逢万年难遇之宝,这真是天假奇缘!”

岳承天慨述其师既往经过后,回头只见众老少紧随天剑和地剑二真后面,转面道:“你老可知‘射阳神箭’之事?”

罗天老人道:“射阳神箭本事无考,但却知其两千年前为一得道炼气士把持近百年,之后即无所闻,难道又出现江湖!”

岳承天道:“此物当今之主名余兴和,这次探谷就有其人在内,不知是否仍困谷中?”

罗天老人叹道:“早知那三支神物落于那人之手,老朽就不会放他出谷了,该物与三仙剑不同,发射杀人,必须超出地面三十丈以上才能有效,否则发出必回,其玄妙何在,恐那姓余的仍未知悉详情。”

岳承天道:“假设我立身峰上,或高出其三十丈之地,是否也有效力。”

罗天老人沉吟道:“这倒是个疑问,本谷‘搜异禄’上却未提及,不过你如与彼有仇,最好避免这点为上,据老朽揣测,该神物可能有某种禁制,这禁制绝非创始时即有,定必在中途经某一得道之士加上。”

岳承天道:“多蒙指示,此人虽与我无生死之仇,但却有杀师之罪,晚辈誓必杀他!”

罗天老人突然一停道:“磁精元气正是该神物最佳防御之功!”

岳承天点头道:“可惜晚辈只有五成,碰上了虽不致死亡,但也非负严重内伤不可。”

罗天老人啊声道:“该物较‘金母投梭’与‘金仙驭电’强就强在冲劲大上数倍,对人有自动追袭之功能。”

他停话一会儿叹道:“本谷禁止夺取他人之物,否则焉能让他使用下去。”

岳承天闻言知意,不置一词。

罗天老人续向前行,及至谷外,立定道:“老朽至此不送了。”

岳承天等待众人到齐后,拱手道:“前辈留步,有缘再会!”

罗天老人突然上前道:“你我有无再会之期,谁也难料,老朽一时感慨,临别送你一颗丹九,如遇重伤危急之时,一服立愈。”

岳承天双手接过大笑道:“前辈怕我死去而无麻烦吗?”

罗天老人豪声笑道:“武林人最怕的是没有对手和知已,小子,你是老朽双重渴求之人呀!”

他说完一挥手,霎时转进花林不见。

众老人同声慨然,都认此老是武林怪杰,普陀神僧念声佛道:“因果全在一念之间!”

众人不明玄理,但也不便动问,罗素芙对秦、白二女道:“丫头们最好找寻你们的师傅去才是,同行必遭其疑。”

二女闻言,同时向岳承天偷偷深情一瞥,拱手告辞而去。

须弥神君道:“天声快同素芙去会天山神和金超等,并告众武林,宜及早北返,老朽等由西南转往北京,岳小子暂留须弥山侦察敌情,不断传信北送。”

九太公暗暗交代伍天声几句话后,回头道:“岳小子,我老人家和你作伴,你不嫌麻烦吧!”

岳承天沉吟不语,他此际似有满腹心事,伍天声临行时道:“承儿有九太公作伴,那是再好没有了,凡事谨慎而行,勿以私事妨碍武林大局,一切必经三思。”

岳承天恭声道:“师傅尽可放心,承儿记下就是。”

九太公目送两方之人走后,悄声道:“小子,你是在想那两个丫头?”

岳承天闻言一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7章 一波方平一波起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