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59章 双姝遭劫

作者:秋梦痕

九太公闻声大震,立即问道:“怎么了?”

岳承天很久没有声音传出,惟听洞内轻起轰隆之声巨震。九太公暗自叹道:“他和怪物拼上了。”

巨震声越来越紧,崖壁霎时起了摇晃之势,九太公暗言道:“这小子的内功真是出类拔萃啦!”

突然,只听岳承天传音出来道:“九公快走,洞内共有五只怪物,其大如牛,我完全遭蛛丝困住啦,全身五尺内已成了巨丝囊,可惜只打死一只,快离开,有一只已出洞找你老来了!”

九太公闻声大惊,急急道:“能不能脱困?”

岳承天大声传音道:“毫无办法,我是运内功将网鼓起的,快请我师傅来救,这样支持非常耗神!”

九太公本还想说话,猛觉洞口出现一个绿色大怪物,有八只大脚,粗如水桶,长达丈余,尤其是两只海碗大的眼睛竟射出火样的红光,黑齿似锯,大嘴如盆,这时正赫赫的立于洞口!

九太公一见股悚,身不由主,颤然后退,心中忖道:“世间竟有这样大的蜘蛛,起码也是千年以上成精怪物。”

蜘蛛精见人后退,突然发声怪叫,其实使人恶心,只见它八脚一曲,呼地直朝九太公扑落,一纵竟是十丈!

九太公再也沉不住心头恐惧,晃身一闪,立即隐身脱逃!

岂知他走不到三十丈,触目见地下奔来一条人影,认出竟是苗王,不禁落地大叫道:“老苗王快退回,蜘蛛精追来了。”

苗王闻声止步,看清是九太公后,知道事情不妙,吓得扭头回奔!

九太公耳闻背后怪声大起,只急得搓手蹬足,他不忍丢掉苗王不顾,只是一声声急催,苗王的轻功也算是第一流人物,但此际竟和那蛛精走成首尾相接!

好在距离尚有几十丈,蛛精尚未吐丝擒人,这时离住地巳不远,苗王在慌乱中竟朝洞口冲去!

天山神和金超一见慾问,耳听九太公大叫道:“快叫洞内之人逃走,洞内不能躲!”

可惜他阻止已迟,那蛛精适时赶到,天山神身在最后,一见面色大变,呼呼连劈两掌,人却朝内钻去。

九太公眼看蛛精被天山神那两掌震退五尺,正待叫他速攻,但见他吓得钻进洞内,不禁骂道:“笨蛋,笨蛋!”

继而叹口气道:“完了!”

蛛精正在愤怒地冲到洞口时,岂知它也徒唤奈何,原因是那洞口太小了,它那庞大的身体竟无法往里挤进!

九太公一见吁了口气,这时他是立身在一棵大树之梢,忖道:“这家伙攻不进可能会退走!”

谁料又出他想像之外,那怪物一见无法攻进,突然张开大口怪吼一阵,陡地扭转巨体,屁股一翘,“嗤嗤嗤”霎时喷出一大堆灰色蛛丝,竟将那洞口不惟是密封无隙,甚至塞进数丈之深,洞外犹如布上一大片厚达两尺,宽约三十丈的大网,它竟是要将“食物”封死洞内似的。

九太公暗叹道:“这家伙真正通灵啦,怎么办,众人是无法出来啦!”

蛛精结网之后,九太公见它竟不离开,甚至还爬到网上不动了,他见已完全没有希望之时。立即传音洞内道:“有人被蛛丝黏上没有?”

须弥神君的声音传出道:“人倒没有黏上,外面情形如何,承儿呢?”

九太公将岳承天的情形说知后继道:“你们不要出来,外面真正似面天罗地网,如要挖洞,必须自洞后出口,目前这怪物还爬在网上守着洞口不动啦,你们耐心等着,非待伍大侠回来没有希望啦!”

普陀神僧的声音传出道:“老施主请劳神去寻找伍施主,贫衲袖口一卜,伍施主近日无法回来!”

九太公大惊传音道:“有何吉凶,岳小子急待拯救,否则他内功无法支持多日!”

普陀神僧传音道:“贫衲不打诳语,所学还未到确知吉凶程度,但伍施主在卜内还未显凶象,岳小施主不要紧,他的内功尽可支持。”

九太公叹口气忖道:“这真是突如其来的灭难!”

他知留此无益,立即隐身返回岳承天处,将一切通知后,纵身翻上危崖,不择方向,一个劲地往前奔去。

及至第三日,他在一个山谷里竟遇上辽东苍龙!二人一见面,九太公大异道:“老弟,你不是回北方去了。”

他比辽东苍龙大,故有此称。

辽东苍龙见他独自一人,也觉大惊道:“太公有什么大事?小弟是因发现重要事情才独自返回的,小徒率众北返,一路大概没有危险。”

九太公立将“三面红蚺”、“铁背秃虬”、及十只“神隼”之事说了一遍,及至说到岳承天和三神等被困,伍天声未回为止,一顿后又道:“老弟发现什么大事?”

辽东苍龙叹口气道:“小弟在数日前还没有离开须弥山,那天可能就是余兴和被十只‘神隼’打败的一天,时间在午后不久,于一处冰蜂上遇到白帝乡夫妇率领他们的徒弟黄金印急急奔逃,及至遇上小弟时,白帝乡似认出小弟为谁,他紧急地告诉我说,雷母和嫉世先生已中了余兴和的‘制神驭灵’大法,原因是雷母逼着嫉世先生要和余兴和合作,当时经白帝乡反对无效即分道扬镳,事情发作后,也就是昨天,白帝乡是得到逃脱的白红萼和秦铮二女找寻哭诉才知底细,他要小弟火速通知伍大侠,小弟得悉后,本想早遇伍大侠,岂知竟在今晨给我发现余兴和夫妇的踪迹,后面真的跟随着雷母和嫉世先生,那种必恭必敬的神态,简直就同奴仆一般,甚至连余兴和两个徒弟的话都奉命惟谨,这岂不是件惊人至极的大事。”

九太公叹道:“这是迟早的现象,现在我那孽师弟走向什么地方去了。”

辽东苍龙道:“我不敢接近,他现在率领不少人,另外还有二十几个霸王峰高手,去向是走正西,可能还有什么企图。”

九太公沉吟道:“我们不必追查了,让他去罢,此事必须找伍大侠商量,老弟,秦、白二女现跟在白帝乡身边!”

辽东苍龙道:“不,据白帝乡说,二女哭诉之后,言明要去找岳小侠帮忙。”

九太公大惊道:“岳小子自身尚且遭怪物困住,二女到哪里去找,岂不是要更加危险!”

辽东苍龙道:“太公,你有神遁,要找伍大侠容易,让小弟去追秦、白二女如何?”

九太公点头道:“只有分开行事了,老弟他处勿去,只在‘万毒森林’附近搜寻,千万要小心,最好少露身形!”

辽东苍龙点头道:“多蒙老大哥指点,我这就走。”

他别离之后,整整又找了两天才找到万毒森林,自树梢上他看到那片泥淖,但却没有发现铁背秃虬,寻找罗刹派斗三头红蚺处也没有看到什么,惟在森林处看到一块几十株古树被扫得纵横满地,泥土竟翻了边,他知道那是岳承天斗三头红蚺的地方。

森林阴沉沉的,他循着树枝损坏处找寻须弥神君被困之洞,远远地还发现那只惊心怵目的蜘蛛精仍然爬在网上未动,距离太远,他不敢过去,但也无法传音。

经过良久的找寻,居然找到岳承天被困之地,然而仍旧不敢走到洞口去,他看出如九太公所说的没有变化,立即脱离险境,顺着森林边缘,来到一处奇险的石谷之中。猛地里,他闻到一股奇腥无比的气体,里面带有浓厚的怪血味,使他警觉地突然停止了脚步。

一阵风过之后,他知道气味是从谷中吹出来的,随即小心地向前探进。

顿饭之后,突然有闪闪的红光自前面转弯处映出,辽东苍龙一下却惊出一身大汗,他怔怔地自言道:“莫非是三头红蚺在石后!”

事实未见之前,他是不会退却的,凭他威镇辽北的名头,你叫他不看清楚就逃是办不到的,只见他观察一下地形之后,拔身纵在谷壁之上。

走还不到四十丈,俯首下察,竟使他突然惊叫出口!

原来他看到谷底赫赫然躺着两条庞然大物,一红一黑,腹部朝天,显然竟是死去多时了。

那两条东西不问可知,显而易明是“三头红蚺”和“铁背秃虬”!那真是费人猜疑的惊人之事,为什么死了?

辽东苍龙确定两条怪物是死无疑了,他边行边嘀咕道:“是罗刹派杀死的,还是天竺魔僧?或余兴和夫妇?”

他想不出是何人有此能力,最后他想到三仙谷的罗天老人兄弟,但他又摇摇头道:“不对,他们不会出谷来的,啊,莫非是伍大侠!”

他边行边朝那两条怪物走去,及至谷底,慢慢接近两条怪物,从头到尾,费了他半天时间,看出怪物身上毫无半点伤痕,仅从两个怪物口中流出似山洪般的血水,这时多半己渗透地里。

他反臂拔下长剑,在两怪身上举手乱挥,宝剑过后,应手剖开数处,鳞翻肉破,毫无半点阻挡,随即用剑尖起下一红一黑两片鳞,鳞甲大如铙钹,身上无处能容,只好撕下一片内襟包起,顺手挂于剑鞘上留作纪念!

他溜眼最后一瞥之际,翻身纵上谷壁,心中行着想着,总想不出是谁人杀怪取宝而去,及至奔至天黑,竟绕着森林转了一大圆圈。

岂知快到岳承天被困处时,突然发现两条人影,他看出那两人竟是罗刹派的,立即悄悄跟踪不舍!

他的经验何等老练,看出前面两人的功力并不及他,于是立即放胆接近,耳听前面一人叹口气道:“二沙太子干吗还不到?”

后面那人哼声道:“可能又是找女人去了。”

前面那人沉吟了一下接道:“在这个鬼地方哪有好货色,难道饥不择食,去找尼泊尔的黑女人。”

辽东苍龙知道他们是在等沙义和沙仁,心想:“那两个家伙居然没有中毒身亡!”

他盯了将近一个时辰,前面两人已走到一座冰峰之上,冰峰上石笋如林,一根根被冰结成白玉般耸立,他忽而想道:“这两个小子没有什么可盯的了,不如将他们收拾了吧!”

他正待下手之际,突听前面不远处有人问道:“是李兴,曹成吗?”

前行的可能名叫李兴,只听他啊声道:“二太子才来呀!”

辽东苍龙听出那问话的竟是沙仁的声音,只闻他又道:“你们快禀告教主,那‘三头红蚺’和‘铁背秃虬’已有人杀掉啦,宝物现已取走,我与大太子现正在……”

他似有什么困难,说到这儿一顿,续道:“总之我和大太子有办法从得宝之人手中找回来,务请教主放心,无须再来万毒森林啦,我准定在三日后向教主禀明一切经过。”

辽东苍龙闻言一震,感到有点预兆不对,他眼看李,曹二人离去之后,就决计冒险盯住沙仁,明知绝非沙仁敌手,但也不敢放弃。

沙仁目送李,曹二人走后,立身仍旧未动,他似在侧听什么动静,因辽东苍龙距离既远,内功也非等闲,也似毫无发觉,只见他缓缓转过身去,低着头,显然是在思考什么,走得一点不快!

辽东苍龙在后面谨慎再谨慎地跟着,简直连大气都不敢呼吸!

经过了四座冰峰,五处森林,三大深谷,来在一处悬崖之下,突然,崖下发出一声沉问道:“二弟回来了?”

只听沙仁回声道:“打发他们走了!”

那是沙义的声音,听他又道:“发现什么动静没有?”

“没有,白帝乡夫妇毫无影子,余兴和,天竺魔僧都没有动静!”

沙仁回答了一连串,渐渐走到崖下。

辽东苍龙择一适当位置停下来,耳听沙义嘿声道:“我是问岳承天师徒,你答那些干什么?”

沙仁不耐烦地道:“有动静我还瞒着不成,连半个人影都没有,百毒森林已成死寂状态,你还有什么不放心的,现在只决定我们的步骤啦!”

沙义轻轻笑道:“你忍耐不住了,这件事我早就考虑周详啦!”

沙仁闻言似感一呆,只见他立定道:“你还是要人?”

沙义走上两步,整个露出全身,哈哈笑道:“两条路,需你同意,要人,也不可让她们醒来,咱们先玩过再说,生米已成熟饭,醒后还怕她们不乖乖的,不过,也要使她们半知不觉地才玩得痛快,多少也要使她有点快活的感觉,否则她们会反爱成仇,如得了甜头就不同了,这是对付女人的秘诀。”

辽东苍龙越听越觉不对,只感到一阵阵心跳不已,继听沙仁沉吟道:“两颗宝丹都被她们吞食了,这一醉,起码还要两天才有如觉,总之忍耐吧,师傅面前如何交代,他老人家一定是要丹不要人。”

沙义阴阴笑道:“鱼与熊掌不可兼得,我作哥哥的是只要美女在抱,哪管他什么锦绣山河?”

沙仁摇头道:“二女已不像从前,好似有点变心啦,不要仅得一次快乐而送命在她们手里,依我之见,有个折中办法,既不将她们送给师傅,也不要她们作老婆,干脆,先玩个痛快之后,再运功将她们精血吸尽,这样一来,既不提心吊胆,又可得到两颗内丹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59章 双姝遭劫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