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06章 初试身手

作者:秋梦痕

夜,在这原始地带,更显得冷静,月,更显得情朗,人则更显得孤单,惟驴儿得其所哉地优游自在。

“喀”的一声,发自深标的边缘,接着是分枝拂叶的一阵乱响。灵珠惊觉了,驴儿竖起了耳朵,都机警地在等待事情的发生,一面想好掩蔽地形。响声不断传来。且渐渐接近、灵珠心中暗道:“在这深山丛林之间,定有猛兽毒虫,这些响声,如非巨大之物,哪能有此猛烈。”

思忖未了……闻脚步声进入草地之内,灵珠偷瞧一眼,心中大定,原来是三个身着汉装的黑衣人。三人进入草地,各有所忌地分坐三面,久久未曾开口说话。

灵珠不禁诧异心想:“这三人既是同件.为何不坐到一处,而且不发言论,是怎么一回事啊。”

三个黑衣人,沉默顿饭之时,其中一个似有不耐,挺一挺胸膛,沉声低语道:“浪里锹”,你到底作何打算?时间距天亮不远了,这‘回天障’并不是安全地方。”

另一人接言嘿嘿道:“我浪里锹焦修,不是三岁小儿,辛辛苦苦,碰死碰活的才获得奇宝,你们想轻易的要去,简直是作梦,天亮怎么样我逃不出群豪的手掌,你们也就别想活着,”

第三个黑衣人诡秘地轻笑一声道:“二位不必争吵,我们还是原议,三人同力能断金。请焦兄拿出宝物,先看看到底是什么东西,如能共同研究的,则我们义结金兰,同生共死,大家想个妥善办法,逃出这次厄难,找个隐秘之地,合修奇功,牛兄认为怎样”

姓牛的哼声道:“苟师和,你他妈是什么东西,我不是怕惊动他人,早就要了你的命,你与我闭嘴少讲话。”

苟师和嘿嘿道:“牛汝安,你不要神气,我苟帅和武功不如你,在当前情况下,你敢动手就算有种。”

牛汝安碍于惊动群豪,虽把姓苟的恨之入骨,却真不敢动手,只恨在心里,一有机会,存心先杀苟师和。原来这三人是为了争夺宝物,因逃避群豪在此藏身。灵珠不敢稍动,只暗地窃听,闻得三人之言,忽然似有所觉,便更加留意了。

神驴白链不知藏在哪里,居然未弄出半丝声息。草地三人在一阵争吵过后,又沉静稍顷,焦修偷偷注视四周,似在寻隙脱逃。但被牛汝安看在眼里,不禁闷哼一声,道:“焦修.最好少打逃走的算盘,在牛大爷的手里,只有交出宝物,’有商量的余地。”

焦修默默不语,他坐的背面,正是灵珠藏身所在,距离,三丈余远,要逃走,他自认无此能力,且与姓牛的武力相差甚远,一旦走不掉,就有生命之危,目前之所以能安然无事,是全凭宝物之力,姓牛的怕焦修人宝同归于尽.才不敢动手。

苟师和一看天色,似自言地道:“快天亮了,天下群豪,这时恐已摸进‘鼻牛林’了。”

他抬头东观西望,牛汝安闻言,不白禁地也抬头望天.焦修见二人都未注意自己,偷偷地在怀中模一把,顺手向背后一掷。

灵珠看到一样东西,迎面飞来,以为自己露了形藏,被姓焦的看出用暗器打他,便准备躲闪,但来物势疾,躲避来不及了,即冒险伸手一抄,不料竞顺利地接到手中,无暇察看,就待逃走。

忽耳听焦修声音道:“姓牛的,我想清楚了,你既老是压迫我,逼着我走绝路,没话说,我姓焦的得不着,你们也别想要了。”

他说完,使劲举手一扔,一件东西如闪电流星,“嘶”声飞出,接着哈哈笑道:“宝物水里来,山里去、大家一场空,谁有种就到万丈深沟里去找吧。”

灵珠这才知道其中是何缘故,并不是镑您发现自己,而是内有蹊跷,便又停下身来。

牛汝安起先以为焦修向他偷袭,不禁往旁边闪,这时闻言,才知上当,怒哼一声道:“浪里锹,你这王八蛋居然来这一手,妈的我先毁了你。”话落身起,纵身便扑。

“且慢。”这是苟师和的叫声。

牛汝安闻声停身,哼声道:“妈的,你想架梁吗”

苟师和嘿嘿道:“你真是条笨牛,浪里鳅扔出的东西,是真是假,只有他自己知道,我们在黑处,你将他劈了有屁用,顶多出口怨气。”

牛汝安一听不错,问道:“如何才能证实是真是假”

苟师和道:“你久久不动手的原因,是怕他与宝同归于尽,这时他既将宝投入了万丈深沟,你就动手捉活的,如是真,你将他杀了又有何用,我们只有设法到下面去找,如是假,他一定不许你近身,这不是弄明白了。”

焦修心里有数,不待牛汝安动手,接着故作愤恨地道:“焦大爷作事,从不相欺!姓牛的,老子站在这里,你只管捉罢,动一动不是好汉,并且尽你搜。”

牛汝安走上前来,确见焦修不避,即迅速一指点出。焦修应指而倒,被牛汝安点了麻穴。

苟师和亦上前准备搜身。

牛汝安吼声道:“滚开,妈的,你想起火打劫啊。”

苟师和谄笑道:“我是来帮你的忙,你既不愿,那就拉倒。”

牛汝安搜遍焦修全身,除了江湖常用零碎东西外,别无他物,恨的“啪啪”打了两个耳光,站起来解了穴道,道:“妈的,你真把它丢啦”

焦修站起来,一摸面部,冷声道:“怎么样,是我得的,我不要难道也错了。”

牛汝安恨得想将他废了。但心存宝物,转身待走。

苟师和眼睛一转,又叫住道:“牛兄,要去找宝物,最好将焦朋友带着一道走,你不怕他另有诡计吗”这家伙自己武功不行,虽怀疑焦修另有名堂,但他打不过焦修,只好把牛汝安拉住,明知姓牛的更厉害,但知被有勇无谋,易于对付,这是苏秦“连横自重”之计。

焦修恨得要活吞了他,但故作无所谓。

牛汝安闻言有理,对苟师和突起好感地道:“苟兄机智超人,刚才牛某错怪了你。”回头又向焦修道:“姓焦的,走罢,找到东西再放你。”

焦修心中急得要死,但又不敢反对,只有忍怒随行,一语不吭。

灵珠见三人闪闪而去,转眼失去黑影,才松了一口气,再等一会,见无异征,才跳出石后。神驴白链也从远远的另一方走来。灵珠知此地一到天亮,定有很多人来.略将手中所接之物一看,见是一个布包,也无心打开,顺手塞在怀里.驹上白链轻声道:“白链,我是不知向哪方走啊,你要小心啦.千万不要遇着人,我们快走罢!&;神驴白链低吟数声、算是回答.即放蹄疾奔。

灵珠眼观四面,耳听八方,提心吊胆地谨慎戒备。白驴儿确是精灵,难怪是哈萨克人之宝,只见它,走一阵又停下来,两耳高竖,一转一转的,无疑是在测听声息。

灵珠看在服里,真是高兴极了,轻拍两下驴背道;”白链真乖,我将来一定教你武功。”

白链大概是得了主人的嘉奖,又轻嘶两声,再次前弛。如此走走停停、一路之上,虽有数次遭遇,但因这次群集在阿尔金山的江湖人,又多又杂,派别分歧,谁也无法弄清对象,相见之下,除特别可疑之外,谁也略观即过。

灵珠和白链,可说是人慧兽灵,都能随机应变,居然三个时辰之内,走出数百余里,可见神驴脚力,确是罕有。在晨光曦微,晓风轻吹之下,灵珠已处身于一奇峰环绕,山花遍地的湖泊之滨,其汹不大,方圆不过十余亩、水青如镜,游鱼可数,四周绿草如茵,间以万紫干红,无疑是人间仙境。

灵珠停骑欣赏.暗叹奇景难遇,不自觉地下驴信步而行,尽情游览。白链是一步一趋,如仆侍主;不时低头吃上几根青草,乐在其中。

半晌,灵珠走近湖边,略察形势,知此湖位处山顶、从无人至,因四周都被峰围,俗人无法到达,以致这世外桃源,无人问津。湖的南面,接近危岩,远望似有无数天然洞隙。灵珠跳上白链绕行半匝,来至峭壁之下,在平坦的草地上,有为数上百的野兔,都好奇地静立观望,并无惊走之态,灵珠下骑,也不去惊扰它,只向壁脚而行,见洞隙的确是不少,有大有小,深的一眼难尽,浅的仪可容人,抬头仰望、壁立干尺,如峭如拔,不可仰止。

伍灵珠思忖半晌,知赶回蒙老人牧队,一方面不明路线,再说也不便于练功夫,此地环境如此幽美,正是练功夫的好地方,有鱼有兽、吃食定无问题,必要时身上还有耐饥丹,考虑再三,便决心留在这世外桃源不走了。他选择一个明亮而安全的石洞,用枯草树叶铺满,作为坐卧之用,一切就绪,然后骑着白链,沿湖游览,观察地势,认清环境,一旦有事,先求退避出路。这一日就如此过去,回到洞里,吃了一颗耐饥丹.盘膝静坐练功。

第二天,灵珠找来不少肥美水果、打了几只山鸡,在湖边逗弄一阵兔儿,然后躺在草地上,在阳光和风的吹照下,静心研究“九龙腾”秘笈。时间就这样一天天安静的过去、灵珠在这样舒适而幽静的环境里。他把大禹王手创的奇技“九龙腾”身法步法.练得精益求精,纯熟已极,可以分而使用九种,更可以合而神奇莫测。他的三尊禅功和三清玄功,练得也有相当进步,内力一日千里,他认为最遗憾的是.外功技击还全不懂,每日把正当功课作完以后,自己胡思乱想地创造很多招式,这些招式,是他从九龙腾步法里变幻出来的,虽然未定名称然用起来确有使人捉摸不清的奇奥,他自己也感非常满意。

灵珠在这神秘而不知名的小湖夯,不知不觉地过了几个月。

一日,他感到“九龙腾”秘芨练成后,除了练坐功之外,好像没有什么可作了。他枯坐无聊,只有骑着白链满山奔跑,在危峰幽涧上,攀登飞渡,兴之所至任意而为。晚上回到洞里,击石取火,点上两支明亮的松油火炬,吃罢烤好的山鸡,再食了几个水果,躺在特置的地铺上,想呀想呀,想过去也想将来,总之想入非非。

突然想到一事,不禁跳起来大叫道:“嗨,我真糊涂,为什么把它忘了!说着从衣袋里一摸,被他摸出两个月前从那焦修掷出的小布包来,打开一看,哈!是两片玉牌!还连着一根金丝,玉牌一张上,刻有古篆“天地之秘”四字,另一面是“古今奇玄”。第二张是“以鱼为引”,“以缘为师”。

灵珠莫名其妙,再仔细察看两片宝玉上,见还有隐隐约约的无数小字!但在松烛之下,看不清晰。想是光线不够所致,便又将它收起来,等白天再看。

灵珠忖道:“这两片玉石,上有金线,嗨,我知道了,这大概是哈拉湖传言怪鱼脊上的两片玉牌了,哈哈……被我得来全不费功夫,对了,一定是的,那姓焦的名叫‘浪里锹’,水功定是不差,被他得到手后,又被其他江湖群豪追夺,但不知那怪鱼儿又哪里去了”

他胡思乱想,被他想清楚事实了,心巾高兴得一夜未睡.天亮后,忙乱地吃罢早点,一观天色,知今天天气很好,忙拿着两片玉牌,想找个最适当的地方,要把玉牌上面的小字看个清楚,他知道,绝对不能被人看见,虽然这是隐蔽区,但也不能不防万一。

伍灵珠清早起来,找了一个最清静的地方、四面都是林木掩蔽,外面看不到半丝空隙,坐到一块青石旁的花草里,从怀中取出两片玉牌,在朝阳照射下,仔细地研究玉牌上的如芥小字。

他看了将近顿饭之久,收起玉牌竟呆呆的两眼望天,脸上的神情瞬息变化莫测,口中喃喃之声.不知说些什么痴痴呆呆的竟过了一个上午。

突然,他跳起来道:“是了,这种前古奇学,明明是说就连发明的人,也只是个推理罢了、自古无人练成,要练这种稀奇神功,条件也太苛了!我纵然把秘芨记得通熟,如无练功的条件,那不等于废物吗”

灵珠遇着难题了,他从来没有这样焦急过、达一天,也就在这林子里过去了。第二天、第三天;这样过了好几天,饮食也少进了,游玩也不去了。

这是七月下旬,灵珠从草铺上坐起来,自言自语地道:“我不能老坐在这里空想了,宝玉上的练功秘诀我已读得滚瓜烂熟,如我找到……嗯,是了,‘黄禅’真人既说练这‘两极磁精神功’,必须要有七宅磁场作练功室.无疑哈拉湖的沉游底下就有这个地方,但不知什么样的东西是磁晶

精果哩”

他想到这里,不自禁的又拿出两片宝玉来看,翻呀翻的,左右看了好几遍,偶然看到玉片的边缘另有发现,高兴的惊叫道:“哈,这里还有说明哩!”

他猛一提神,两眼紧注,半晌吐口气道:“原来这黄禅前辈早有安排,我空着急这么多天,真傻,上面明明道:两极磁精神功,如要练成磁精无气,必须要服食磁晶精果,而磁晶精果的产生之地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06章 初试身手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