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60章 神功初试

作者:秋梦痕

  沙仁面不改色,哈哈笑道:“余老大,沙二爷不和你闹意见,你说我内藏谋略,那

就算是真的,然而你说应该如何解决吧?总之一句,刀把捏在我手里,你如不放宽尺度,

嘿嘿,一句话——等于不谈吧!”

  余霸天沉吟再沉吟,他确实想不出个再好的方法来解决僵局。

  沙义见他来回蹀蹀不休,哈哈笑道:“余老大,咱们却不能待在这儿不动,此地危

险性太大啦!这样吧!咱们走着想办法,先离开这个武林瞩目之地如何?”

  余霸天闻言抬头道:“余大爷这倒很同意,你兄弟领先罢!”

  沙氏兄弟知他不放心,但也不说什么,于是领先前行。

  辽东苍龙眼看着机会要到,岂知又起变化,不禁暗叹一声,也只好谨慎盯住余霸天

的背影,而且更不敢接近。

  沙氏兄弟似怕余霸天在背后下手,不断回头张望,口中竟东扯西扯,掩饰其提防之

态。

  余霸天也有顾虑,他怕的是沙氏兄弟被迫毁人,因此将距离拉得不远不近,既不迫

近他们,也不让他们有脱逃机会,就这样沉默着一直走到半夜。

  沙仁走在最前面,他发现在数里远的左前方有座非常险峻高峰,立即传音沙义道:

“老大,咱们这种拖延不是办法,秦、白二女再过一天一夜就会醒来,到时我们就有生

命不保之顾,前面那座奇峰下必有洞隙,惟一方法就只有凭洞隙和余霸天硬干。”

  沙义闻音后沉吟一会,他恐怕沙仁的计划不妥善,传音道:“师傅说这两颗内丹到

底要醉多久才醒来?”

  沙仁传音道:“大概要四日四夜,醒来时,二女的内功只怕要高出我们五倍以上,

这是师傅的最低估计,想想我们焉能是她二人对手?”

  沙义可能是没有听到红旗教主的指示,只见他陡然打个寒颤,悄悄吐口冷气又道:

“你说凭洞抵抗余霸天?”

  沙仁道:“不然让他死跟着怎能脱身?”

  沙义道:“我们依然不能将他打败,岂不仍是拖时间?”

  沙仁道:“这家伙性情非常暴戾,只要半个时辰攻不进洞口,他便会自动提出条件

来谈判,只要他一旦提出条件,我就有办法脱逃!”

  沙义闻音不语,他似已同意沙仁的意见!

  余霸天举目望望沙仁的去路,沉声道:“沙老二,你准备到哪儿?此地已离万毒森

林很远了!”

  沙仁哈哈笑道:“你看前面是什么地方?”

  余霸天哼声道:“大概不是你势力范围!”

  沙仁大笑道:“当然不是,否则你能让我走这个方向。”

  余霸天冷笑道:“那地方有逃走之路?”

  沙义抢着道:“余兄别误会,舍弟是想到那高峰下比较僻静,找个安全之地与余兄

谈判,这样不易让人发现。”

  余霸天冷声道:“好罢!总之一句话,二女只许一方独得。”

  沙仁哈哈笑道:“余老大,你认为你的机会多?”

  余霸天叱声道:“你兄弟如果识相点,或许留下性命滚蛋!”

  沙仁看看路己不远,尽量忍耐心中的火气,生怕激发他的暴戾,硬给他个闭口不言,

脚下仍旧照常速度奔驰,眼睛到处搜巡洞隙。

  辽东苍龙经验丰富,他虽看不到沙仁的影子,但在言语中听出他的动机啦!暗道:

“这小子似慾凭崖隙据险硬干啦!”

  他想到这里一沉吟,突然停步不进,距离一拉远,只见他侧身急跃,以全劲绕向前

途,瞬间超出沙仁数箭之地,目标直奔峰下,及至一看,正面恰好是座峭壁挡路,沿壁

观察一会儿,忽然面对一个险要的洞隙暗笑道:“这可能是沙仁的必来之所,希望里面

既深且险,要救二女就在这一机会啦!”

  他再无考虑的时间,闪身就朝洞口钻进,以最高速度朝洞里探查,发现洞内正合理

想,于是立即藏起!

  时间不多,突听沙仁大叫一声,猛劲冲进洞内,卟声响处,似丢下一件什么东西,

接着又听奔到洞口去了!

  一刹那,又有一人丢下什么重物,同样再奔洞口,突然只听沙仁大笑之音传进洞内,

似是得意之极地道:“余老大,别进来,咱们现在听你的办法啦!讲不清时,沙二太子

准备和你硬干千招。”

  余霸天显然是被阻在洞外,只听他怒吼道:“原来你这家伙存心对大爷硬干!”

  他语落之后,继起拳劲猛攻之声,只打得洞内轰轰巨响,辽东苍龙偷偷向前摸出,

耳听沙义也已接上,竟是兄弟同守洞口!及至摸到落物之处,触目发现秦、白二女睡在

一块,口中暗喜道:“初步算是成功了,只怕他们一旦言和。”

  他一面想着一面轻轻搬入,立将二女搬到洞后最深处,自己则择一狭要之处固守待

变,他是存心死守啦!

  前面的沙氏兄弟现在只要防守一面,功力合起来虽差余霸天一筹,但在全力阻挡之

下仍能支持下去。

  余霸天出乎二沙意料之外,猛攻之势已继续到天明啦!

  他似毫无停手之态!

  沙义在汗落如雨之余,喘气不停地道:“老二你的判断不对了!”

  沙仁的内劲亦全部用于双掌之上,传音的能力已没有了,只听他吁吁地答道:“那

家伙也不见得好受,同样支持不久了!”

  余霸天闻言厉声道:“老子非攻击到二女醒来才停手,到时看谁先丢命!”

  沙仁喘声大笑道:“我兄弟和二女早有交情,到那时你就难免遭四人围困!”

  余霸天阴声笑道:“我的嘴巴尚能说,只要将你们的心计道出,哈哈,反情为仇,

仇更仇,这个道理谁也想得到,余人爷等着看你们跪地求饶吧!”

  沙义闻言大惊,在一怔之下,沙仁被余霸天一掌打退两大步!

  余霸天哈哈笑道:“怕了吗?”

  沙仁独力焉能支持,那一掌大概挨得不轻,只听他厉声叱道:“老大你想死!还不

快动手!”

  沙义被他叫回魂,两掌再次挥舞,口中道:“老二……”

  沙仁知道他的意思,立即喝道:“怕什么,在时间未到之前,我们不知道先将二女

杀掉吗?”

  沙义被他一言提醒,陡然哈哈笑道:“我真是糊涂了,余霸天,你听到么?”

  余霸天这时已攻至洞口边缘,闻言厉声接道:“人是你们先得手,损失不知谁大,

何况余大爷死守在洞外,非活活将你们饿死不可!”

  沙仁冷笑道:“你自己也未练到绝食之能,要饿大家饿!”

  余霸天呼呼加攻两掌,豪声笑道:“洞外有的是飞禽走兽,余大爷只离开五十丈就

可找到食物,五十丈的距离内,你们有出洞逃走的希望吗?哈哈!”

  沙仁一听哑口,心里也有了恐慌,沙义看出情形不对,全身竟起颤抖!

  余霸天忽又朝内攻进一步,大声哈哈笑道:“日过中午啦!时间快到了吧,你们向

二女下手罢,余大爷已存心不要了!”

  沙义这时已通身透汗,内劲渐渐有不支之势,闻言心慌,悄声喘气道:“老二,你

这着棋下得大错特错了!”

  沙仁挨了余霸天那掌之后,内劲的运行巳欠灵活,胸口有点抽搐作痛,他咬牙挥出

的掌劲,往往挡不住对方压力,闻言心中大恼,厉声道:“现在看你的好了!”

  沙义生怕兄弟反目,知情识趣,再不开口。

  余霸天虽说放弃两颗内丹,心中何尝舍得,闻言灵机一动,故装退步地道:“二位

如果情愿放弃成见,就此出洞离去,余某绝不为难于贤昆仲,设或执意到底,二丹落空

事小,只怕连二位生命也将赔上。”

  沙仁自知不能再支持,但他岂能心甘情愿,闻言突生一计,立即接口道:“余老大,

两丹下落只有你我三人知道,就是我兄弟弃却不要,只怕你也要杀我兄弟灭口,原因食

丹者必须大醉四日四夜,纵算你不下我兄弟毒手,也难相信不走漏消息,然而咱们……”

  他突然又想到另一更佳良机,陡然停声不言,一顿改口道:“你如真有诚意,那就

立即离开洞口四十丈外,待我兄弟走后你再进来,否则无法取信于我。”

  他如不说,余霸天可能真会放他兄弟离去,不过,沙仁也不会就此甘心,话既出口,

余霸天一想到有消息走漏之危,立即改变心计,哈哈笑道:“沙老二,你是聪明一世懵

懂一时呀!我余大爷真还没有像你替我设想这样周到,说真的,余大爷确有放你兄弟离

去的诚意,险些未考虑消息外泄哩,现在只好守着啦!”

  他边说边挥掌,攻势毫不松懈!

  沙仁不知想到什么神机妙算,只听他哈哈笑道:“沙二太爷是直心眼,从不知道转

弯抹角的?明知你没想到消息走漏这一点,讲出来使你明了本人确有诚意让步,岂知你

竟以小人之心度君子之腹。”

  余霸天大笑道:“普天下如都像你这样的君子,只怕人世中再也找不出小人哩!不

管你如何说得好听,余大爷是不会放你兄弟离开了!”

  其实,余霸天的内劲亦渐渐减弱,他也似支持不久了,然在此骑虎难下之局,也不

过是咬着牙根在攻击。

  沙仁一见洞外日色已没有了,洞内更形黑暗,大声急喝道:“余老大,现距二女醒

来只有两个时辰,你我功力消耗大概差不多了,不让步时,嘿嘿!沙二爷已不打算伤害

二女,等她们醒后,我兄弟故属难逃一命,你姓余的又能好得多少,最后都得同回名

家。”

  这一手很厉害,致使余霸天大费考虑,攻势都受了影响!

  沙义似也想到某一奇谋,只听他故装友善地道:“余兄,咱们再也不能拖了,时间

转瞬即届,这样吧!你如怕我走漏消息,咱兄弟就率劣弟退至后洞,留下二女让你自行

处置如何呢?不过,你我都得停手啦!”

  他这句话的表面算是投降啦!然而背后却藏了歹毒无比的手段,存心让余霸天吸尽

二女精血,到时,余霸天必定大醉如死,然后就任他兄弟下手了!

  余霸天虽说精明过人,然而终不如沙氏兄弟诡诈,闻言立即收手道:“沙老大,你

这句话倒是合理合情,那就让你兄弟后退罢!”

  沙仁似知兄长之计,他见余霸天停手之后,身体即显出支持不住,立往洞壁一靠,

喘息道:“老大,咱们憩息再走!”

  余霸天闻言厉声道:“不行,你们休想藉机向二女下手!”

  实际上二沙哪敢!但他们又不便解释,因一旦说出吸血后必醉时,无疑等于破坏自

己计谋,不得已,两兄弟忍气吞声地慢慢后移!余霸天也是心急,明知其事,硬给忘却!

  突然,沙义发出一惊叫!

  沙仁在后闻声,陡觉一震,立问道:“什么事?”

  沙义颤声道:“二女不见了!”

  沙仁心头“咚”的一跳,下意识感到不对,眼前竟幻起二女鄙视的面貌!

  余霸天距他兄弟不到三丈,闻言阴笑道:“你们兄弟别闹鬼,余大爷不上当的!”

  他认为沙氏兄弟是故作虚伪,及至沙仁上前查个确实后,立即拉住沙义急退,同时

颤声道:“余老大,我对时间估计错误了,二女可能早醒啦!”

  余霸天防他偷袭,身体立即退到洞口,立定后冷笑道:“大爷难以相信。”

  沙义上前道:“余兄忒也多疑,不信我们同去查看如何?”

  余霸天这时看出二沙面色确现惊恐之态,点头道:“只要一位陪在下进去即可。”

  沙仁道:“你想趁机下手?”

  余霸天厉声喝道:“只要你们之一不放弃兄弟性命,余大爷岂是那等小人,跟我进

去的只是暂作人质而已,如真不见二女,大爷马上许你们离去。”

  沙义慨然道:“余兄个性,小弟深知,咱们两人同去查看罢!”

  一顿又道:“小弟提醒一句,咱们都要小心!”

  余霸天伸手拉住他道:“多承指教,在下亦有同感!”

  二人手拉手地缓缓前行探进,辽东苍龙一切等于目睹,这时已提高全身内功,心情

紧张已极,在余霜天和沙义尚在四丈之外就双掌立挥而出,竟在抢取先机,但却不敢开

口。

  掌风如箭,呼啸而出,余霸天首先感到,不由大惊失色,大喝一声道:“快退!”

  沙义闻言胆落,猛力一挣其手,狼狈逃出洞外!

  沙仁一见惊问道:“怎么样?”

  余霸天已适时冲出,抢接道:“她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0章 神功初试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