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62章 隐士齐出

作者:秋梦痕

尧明想起那两个猎装老者,侧身向九太公道:“猎户二星听说是姓邦?”

九太公点头道:“他们少年时期猎户出身,后得一部武学名书‘二极掌法’,成名后人称‘猎户二星’,那是指南、北二极星之谓,老大叫邦昌,老二叫邦隆。”

一停续道:“这三十六友在七十年前,无一不是轰动武林的有名人物,名虽为三十六友,但实际上从不联手对敌,因此之故,隐居也各择一地,然而,这三十六人却有一套‘三十六天罡掌法’和阵法,内藏玄机变化却与武当派的大不相同,其威力之强,就是家师当年也不敢轻与印证。”

岳承天深感他来得突然,笑道:“你老此来,一定是盯着什么魔头吧?”

九太公拉他坐在身旁,摸摸他的头顶道:“只有你小子能够观察到我老人家的动态,对啦!等会你自然能看到。”

这时“翠峰一鹏”曾晓光已接近打斗地近五丈之内,同时“猎户二星”也与他立个并排,他们虽在取笑“孤岛三渔”,但看到“藏西三牛”的功力也觉惊异,深深感觉武林人才辈出能手。

白发老者葛碧涛一见当年好友出现,甚至在旁观斗,心中又喜又惭,喜是不用说,一别七十余年之人能够重逢,人生难得几回!惭的是连三个无名辈都费上这大的工夫还没有收拾下来,岂不尴尬之极。

他心中想到难以为情,眼角一瞟两位兄弟,立即将内功增到十成,双掌翻出,呼呼连劈三式奇劲绝招,只打得对手左闪右避!

那人一见自己处于下风,陡然吼声抢攻,企图争成平手,岂知白发者者葛碧涛似有先见之明,三式一完,立将双掌收回,故意将正面露出空隙,及至那人抢到面前两尺之处,突然大喝一声,上身后仰,双腿离地飞起!

那人掌劲未吐,胸口立遭“蓬蓬”两声大震,惨嚎尚未出口,人被踢出五丈之外,霎时喷血如泉!

“哈哈……好个‘双鲤腿’!七十年后又现江湖!”

这是“翠峰一鹏”曾晓光的朗笑声,只见他飞快抢出,伸手握住白发老者葛碧涛。

猎户二星同时走近,邦昌道:“葛老大英雄不减当年,可喜可贺。”

他“贺”字刚住,场中又连起两声闷哼,众目惊顾之间,只见葛碧浪竟双双将敌打翻于地!

突然林中发声大叫道:“好呀!又是‘双鲤腿’!今天是朝我们示威吗?”

白发老者葛碧涛闻声,朗朗大笑道:“仙槎十义到了,哈哈,只欠神骑队二十人。”

岳承天在崖上看到林中鱼贯步出十个怪人,一致身着船家打扮,每人手中提着同样怪兵器,竟是十片铁桨!看来非常滑稽,轻笑着朝九太公道:“这是什么名堂?”

九太公道:“这十人共称‘仙搓十义’,无人能知其姓氏,槎着船也,少年时干海盗生活,专抢姦商污吏,江湖送号‘仙槎十义’,他们为了表示身份,一致作船家打扮,各自练成一套铁桨绝技。”

莫铁年见他们都在欢聚哄笑,十六人的声音,竟将崖下闹成雷鸣!回头道:“太公,后来十人是隐居一处吗?”

九太公道:“十人生死与共,荣辱同享,一生未曾离开,但不知道究隐在何地,然也离不了海上。”

尧明道:“他们面貌虽不同,因无姓氏,江湖何以区别?”

九太公道:“很容易,他们有一共同的名字‘船长’,你们看,那脸谱像‘张飞’的叫‘大船长’,那双腿不到一尺长的叫‘十船长’,如此推想,你们就可分别啦,其中八人只要注意他们谈话就可记下认识。”

岳承天一指“藏西三牛”躺处道:“他们遭什么‘双鲤腿’完蛋了,那腿法确实了得!”

九太公点头道:“内功不到‘精气神’三宝合一的武林人物,一中‘双鲤腿’必遭五脏分裂之惨,那腿法并不要踢到敌人身上,只须劲力及体即可,共有五式,分‘左右前后倒’五个姿势,惟倒腿最使人难防,那是双手代足,人倒竖立,其速如电,往往有诱敌之功。”

岳承天听得大乐,轻笑道:“那真是武功内的稀奇妙技!

但不知什么是神骑队哩?恐怕又是武林怪人?”

九大公忽然道:“神骑队到了!你们注意,远远的蹄声‘得得’就是。”

岳承天道:“都是骑马的?”

九太公道:“神骑队七十年前真是红遍天下,甚至横闯异域而无人能敌,他们共有二十人,每个人的兵器是长剑短斧,其速如风,真有神出鬼没之能。”

岳承天诧异道:“这真了不起,人马多不算,而且从不分开,竟能不使人知道行踪,无怪有‘神骑队’之名!”

九太公道:“有时是分开的,但也只分成两队,一队名‘天字队’,归‘天一骑’统领,二队名‘地字队’,归‘地一骑’统领,他们的胸前都绣有‘天一’、‘天二’、‘地一’、‘地二’等字样,无须看相貌,识记号就可分别是谁。”

莫铁年惊声道:“都到了,嗨!真的不差,第一骑确是绣有‘天一’两字!”

白发老者一见,首先大笑道:“三十六友大会七十年后,这是人生何等快乐!”

尘头起处,箭一般驰到二十匹人马,马一式全黑,无一匹有根杂毛!人是一色青装,头戴‘马连坡’大草帽,年龄都很苍老,惟精神饱满之极,妙在划一‘落腮胡子’!尚在三十丈外,一致自马上纵身飞起,竟似二十只大鹏鸟般地纷纷飞落,双方一会面,哄笑声更加翻天!

九太公轻声道:“你们在此勿动,让老朽去会会他们,顺便提高他们警觉。”

三人默然点头,目送他大叫声扑下崖去!

三十六友正在寒喧话旧,突听崖上发声,一齐抬头注目!

九太公人已及地,大声道:“三十六友还认得老朽‘乱世星火’吗?”

白发老者在三十六人同声欢叫中,首先大声笑道:“哈哈!九太公!你老还健在呀!”

九太公见三十六人哄声围上,拱手道:“三十六友无恙,老朽怎能舍得就死。”

“翠峰一鹏”抢先笑道:“太公只怕不是忌我三十六友?你老是没有手刃余兴和啊!”

九太公陡然一挺胸膛道:“差不多了!”

猎户二星中邦昌郑重道:“太公已有收拾余兴和之技?”

九太公环视三十六友道:“老朽哪有此能,不过是身边有了制他之人!”

神骑队中“天字骑”惊顾老友一眼,看出都在睁大眼睛!立朝九太公踏近一步,悚然问道:“太公,此人是谁?”

九太公眼看三十六友神色诧异,哈哈笑道:“各位重出江湖不久,武林中一切动态可能尚不清楚,此人暂且不与公布。”

白发老者葛碧涛大笑道:“太公一生以神秘出名,那人不说也罢,能否概说江湖近况?”

九太公点头道:“老朽现身之意,就是要使各位了解江湖近况。”

一指地上“藏西三牛”尸体道:“这三人除你们‘孤岛三渔’外,他人只怕尚不知情。”

葛碧洪接口道:“曾听一莫姓之人说,此三人属罗刹派,愚兄弟日前亦略知一二。”

九太公道:“罗刹派就是七十年前的罗刹教,目前连罗王都亲自前来!”

他将近况详细道出,加上余兴和、天竺魔僧的动态,道:“他们任何一方的势力,在七十年前都可横扫武林,幸中原武林近年来出了师徒两位奇才,他们正在全力预防中。”

神骑队“地一队”郑重道:“当年后起之秀的‘普陀’小和尚、‘须弥神童’、‘群芳女侠’等不知现况如何?”

九太公微微笑道:“三人功力现与各位相等,但却敌不过敌人一名二流高手。”

三十六友闻言大惊失色!其中一人跳起叫道:“太公此言当真?”

九太公注目一看,认出是“仙搓十义”中最末一名,立即对他笑道:“矮子,你是有个死不服气的老毛病,等着罢,不出两个时辰,罗刹派有一大批第三四流的货色就会找来,到时候你们那从不联手的‘天罡剑阵’恐怕要开第一次张啦!老朽还要警告一句,希望各位不要自傲,分开了难免三十六友不缺席,甚至还希望他们不来大魔头,否则还要老朽那位小子帮忙哩!”

三十六友闻言,人人立起紧张,白发老者葛碧涛道:“他们有人盯过来了?”

九太公道:“第二次消息是从那树林送走的,其实不要第二次也够了,你‘孤岛三渔’后面可不止‘藏西三牛’,罗刹派的眼线只有几个人避得了,他人连飞都逃不过。”

崖下正在对话之际,岳承天已听出动静不对,立即传音九太公道:“太公快上崖,有大批敌人赶到数里之外啦。”

九太公闻言一惊,立朝三十六友道:“各位快准备,大批敌人到了,老朽在崖上替你们掠阵!”

他在三十六友沉神散开之际,立即拔升上崖,招手道:“此地过于显明,在左侧有个洞隙,咱们到那儿观斗。”

四人刚刚藏好,耳听怪啸声此起彼落,刹那间自四面八方扑到无数人影!

三十六友各自亮出兵器,按照一种阵式,静立不动,众目射出神光,眼看农地四周发现七十余人!

对方似也感觉非常惊异,三十六友的人数显然与所报不确,于是都在外围停止下来,其西面人群中忽然纵出一人,看势较他人地位为高,只见他沉声喝道:“你们是何方武林,谁将本派三位护法打死?”

三十六友可能以白发老者葛碧涛居长,闻言朗声答道:“武林三十六友共杀,你们都是罗刹派人?阁下怎么称呼?”

那人阴阴笑道:“原来是七十年前三十六友重出江湖,老夫乃罗刹派首席五护法之一,当年人称‘三现神鹫’,说出各位定必能详。”

白发者者葛碧涛闻言一惊,三十六友无不陡然注目!

“翠峰一鹏”大笑道:“原来你就是当年被武林围剿的采花大盗,哈哈!‘九头鸟’什么时候变成‘三现神鹫’啦!

好家伙,你就是沙里银,居然投靠罗刹派升为第一流护法了!”

白发老者传音三十六友道:“老友们留心,此人当年功力高过我等,此次现身,定必在罗刹练得更加精进。”

他传音后面,又对那人道:“当年阁下善于易容,江湖无人能认真面目,这次居然毫不掩饰,想必有恃无恐,七十年前的武林‘五害’,可能只有阁下健在?”

自称“三现神鹫”的闻言阴笑道:“朱德祖、马成龙、艾不花、边地虎四位与老夫共领五百护法,这次出世,意在扫除当年仇敌,他们就在各位眼前!”

他语声一落,立即又走出四个老者,人人都是相貌堂堂,须发斑白,不知道的还认为他们是武林中年高德劭的长者,岂知竟是当年武林败类。

“三视神鹫”扫射三十六友一眼,哈哈笑道:“老夫不说,谅你三十六友连一个也识不出来!”

白发老者葛碧涛沉声道:“五害当年不敢明目出现武林,无一面对正义,尽作些伤天害理之事,今日一见,原来各有一张伪善面目,沙里银,你就按号报名罢!”

岳承天似已得到九太公什么指示,跃身纵下高崖抢接道:“白老头,何必要姓沙的按号报名,晚辈指出来岂不是更可靠。”

三十六友闻声,触目见是一个其貌不扬的少年,莫不讶然一怔!

“孤岛三渔”似还认得,白发老者葛碧涛朗声笑道:“原来是之前在道上相遇的岳小哥儿。”

岳承天缓缓穿阵而过,立身白老者身旁道:“晚辈来迟一步,岂知你老竟马到成功。”

葛碧涛传音道:“小哥快点离开,等会有场凶杀,千万别拖入浑水中。”

岳承天向他微笑点头,报以谢意,伸手一指四人道:“三十六位前辈请注意,自左面算起,那是‘食尸狗’边地虎、‘九尾蝎’朱德祖、‘无情郎’艾不花、“百诈鬼’马成龙,凑上‘九头鸟’沙里银,当年统称为“江湖五害’,现在却成了罗刹派五位首座护法。”

“江湖五害”闻言大震,谁也不认识这小子是什么来路!

三十六友更觉惊奇,想不通这其貌不扬的少年竟能一一指出对方底细!

白发老者葛碧涛朗声笑道:“小哥儿确有一套,五害当年的恶名诚如小哥所识,现请旁观,老朽三十六友,今天要和他们‘总算’七十年来的陈账。”

岳承天哈哈笑道:“那真是个大数目,晚辈对数字却有专长,如你老不嫌弃,让晚辈在此帮闲如何?”

口中说完,立即传音道:“他们五人不动,晚辈则在你老身旁静观,否则在下愿出一臂之力。”

白发老者葛碧涛闻音暗骂,传音道:“小哥深藏不露,是否与九太公认识?”

岳承天微笑点头道:“晚辈是奉九太公指示来的,你老大可放心!”

白发老者葛碧涛闻音更惊,立即传音三十六友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2章 隐士齐出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