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63章 情仇交织

作者:秋梦痕

九太公一见认出,惊问道:“你不是蒙特律吗?”

来人非常气急,喘声道:“老人家,晚辈正是!”

原来此人是伍天声幼时奔逃哈拉湖认识的义兄,是哈萨族内的英雄,九太公见他神色不对,急问道:“你不在牧场管理,为何跑来此地?”

蒙特律陡然泪流满面道:“牧场全部遭罗刹派惨杀完了,我义父在断气之际,遗嘱请伍大侠报仇!”

他说完放声大哭,其情悲痛之极!

莫铁年仰天叹口气道:“蒙老者何辜,竟也遭魔鬼毒手,老弟,你要节哀振作,还有何人逃脱?”

蒙特律身高体巨,在三年前是出了名的豪放憨直,对伍天声可说是义重如山,不是伤心到了极点,他岂愿流半点眼泪,只见他擦擦泪水道:“高仁奇二弟虽也逃脱,但却带了数处重伤,晚辈劝他休养不听,他现在带伤奔须弥去了!”

九太公叹道:“你为何能到这里呢?”

蒙待律平下喘息道:“晚辈本来是奔北京的,岂知走到湖南‘武陵山脉’时,不幸又遇到一件紧急之事。”

九太公闻言大惊,立问道:“什么事?”

蒙特律郑重道:“天山神和辽东苍龙师徒被什么‘雷母’和‘嫉世先生’困在一个古洞里面,这消息是金超大侠冲出来透露于一个正派武林,要那朋友奔西南找岳小侠赶往急救,他自己为了替少林送信事,冒险独自去了。”

九太公闻言大惊,立即朝崖下大叫道:“岳小子快来,现有紧急之事待办。”

岳承天自冲进阵内起,竟是杀到现在还未停,六十五个罗刹派,此际仅仅只剩下三分之一了!闻声立朝白发老者葛碧涛招呼道:“前辈请继续下手,千万别让溜掉一人,晚辈有急事去了。”

三十六友面对残余,这下却大有把握,葛碧涛哈哈笑道:“小侠只管请便,现在这批剩货,老夫等全买啦!”

岳承天闻言大声道:“前辈不宜拖久,恐防彼辈有增援到来。”

说完拔身纵起,如飞落至崖上,一见蒙特律在场,便知事不寻常,拱手一揖道:“蒙大伯因何到此?”

蒙特律当年只见过他一面,上前抱住道:“小侠……”

岳承天见他声带嘶哑,哽咽不能下接,大谅道:“出了什么大事?”

九太公立将经过道出,叹口气道:“报仇尚可暂缓,辽东苍龙却急待救出,他已是残废之人了!”

岳承天更加惊惧道:“辽东前辈何以会伤残?”

九太公道:“此事本待要对你隐瞒一段时期,然而事逼及此,不说也不行了。”

他立将辽东苍龙因救秦、白二女而负伤之事一一道出,续道:“雷母与嫉世先生已是失去本性之人,你赶到后务必手下留情,秦、白二女既得两颗内丹之助,功力仅次于令师,他事不谈,你如杀她们师傅,将来对你和中原武林都不利,凡事要谨慎行事。”

岳承天跳起冷笑道:“雷母和嫉世老儿就算不失本性又怎样,晚辈几乎死在二人手中,这种人留在世上有害无益,晚辈不管后果如何,辽东前辈之仇必报。”

说完不让九太公开口,伸手一带蒙特律,拔身急纵,一去就是五十余丈,大道:“蒙大伯认清方向,我要运全力奔驰了!”

蒙特律的身体起码也有两百斤,高就高他一半,岂知竟被他拉风筝似的拽走如飞,闻言又喜又惊,接道:“往正北,在武陵山脉中部。”

岳承天心急如火,带着蒙特律死劲前冲,他也不管是什么山岗与河流,更不问乡村和城市,只要是阻挡去路的东西,遇高就从上面超越,逢低则腾身拔纵,一日一夜,他也不知奔驰了多远,及至又是天明,才稍稍停步道:“蒙大伯,这是什么地方?”

蒙特律已被他拉着脚不及地近十五个时辰,眼也花了、心也迷了,简直成了大傻子,耳听他在问话,晃晃脑袋,擦擦眼睛,懵懵地环视一周,含糊吞吐地呵呵道:“这……这不知道呀!”

岳承天一跺脚道:“唉!你清醒点好不好,再说说看,咱们不能跑过头呀!”

蒙特律“吁”……长长吐口气!睁大环眼一看,“呀”

的一声叫道:“哈哈,到湖南境啦,路一点没有错呀!”

岳承天闻言急道:“现在大伯带路,我们在午后赶到。”

蒙特律长身纵起道:“不多远呀,午前可到。”

正在这时,岳承天突见左侧林外有数批江湖人物向前奔纵如电,立即告诉蒙特律,促其稍偏左侧前奔。

蒙特律知道他要查看对方是什么人物,好在方向不变,随即提功奋追。

岳承天看出他没有对方迅速,在追出一程之后道:“蒙伯伯,算了,他们已超过太远,你老直向目的地去罢!”

蒙特律停下步来,看看地形道:“不远了,我们已接近武陵山脉,再走两个多时辰就到了。”

岳承天听说只有两个时辰的路程时,伸手仍旧拉着他奔驰前进,及至一座山谷中,蒙特律悄悄声道:“慢点,进谷半里地就是了。”

岳承天松手道:“蒙伯伯请在后面慢慢跟进,小侄先去看清再讲,时间这样久了,希望天山大伯仍能支持,否则不堪设想。”

他说完之后,长身向前扑进,没有三五个纵跃,突然听到一声阴笑起自谷上,他不禁抬头一看,发现一个背影急闪隐去!

事情紧急,他无暇追上看清,但却料到附近集结不少与自己有不同立场的人物,似是更觉辽东苍龙有险。

想到这里,他心中顿起一阵寒意和愤怒,张口就是一声长啸,身体如电飞出。

前面是座幽深的沉谷,地形越来越险,耳中已有了感觉,那是天山神的急促吼声!雷母和嫉世先生的阴笑声!

岳承天只要听到天山神的声音,心中的紧张立刻大放,及至奔到一看,只见天山神守住一个洞口死挡,现出筋疲力倦之态,雷母和嫉世先生竟是联手攻击,好在天山神自得九太公培植之后,功力日见增长,此际虽呈疲乏之态,掌劲仍旧雄浑无比!一时之间,似还不致失手。

谷内形势太险,四周隐约藏了不少武林人物,岳承天一跃纵近,双掌一分,插进雷母与嫉世先生之间就是猛力劈出!

雷母和嫉世先生此际哪是他的敌手,内劲一接,“蓬蓬”两声巨响发出,立遭击退五丈之外,几乎摔地不起!

天山神一见,大喜过望,停手喘声道:“承天来得好,大伯伯不行了!”

他说不行并非受伤,而是无力再斗之意,岳承天闻言知意,急问道:“辽东老前辈及古大侠呢?”

洞内立有一人接道:“小侠,老朽在此。”

洞内形成弯曲,岳承天虽然看不见,闻声知是辽东苍龙在答话,未几,只见古朴扶着辽东苍龙走出道:“小侠因何得知老朽遭困在此?”

岳承天恭声道:“晚辈是蒙特律伯伯送信的,你老勿出来,待晚辈收拾那两个疯子再说罢!”

辽东苍龙叹口气道:“小侠定已知道老朽的遭遇,雷母和嫉世先生乃失去本性之人,你就放他们去罢!”

这时天山神没有进来,只听他在外大叫道:“承儿快来,两个老家伙又来了。”

岳承天闻声跃出,立身天山神前冷笑道:“那是自寻死路!”

雷母立在洞外五丈之处,她右旁站着嫉世先生,二人虽对过去毫无记忆,但对当前情势却一点不傻,只听雷母阴声道:“这小子是从什么地方来的?内力竟有这般雄厚!”

嫉世先生冷笑道:“咱们打了数天,刚才功力己呈强弩之末,现在调息复元,哪还怕他一个小子。”

岳承天目睹二人真的对自己毫无记忆,刚才那股杀机似己减退几分,他缓缓步出,迎上大喝道:“你们二人姓什么叫什么?”

雷母阴声笑道:“你是什么东西?敢问老娘姓名。”

岳承天行近两丈立定,冷笑道:“我要你滚出此谷。”

嫉世先生“呼”地一声劈出,大骂道:“混账小子,你大概也是中原武林一份子。”

岳承天正待发掌接斗,突见蒙特律己赶到十丈之外,不禁闪开大叫道:“蒙伯伯快退开来!”

蒙特律闻声一惊,立即停步!

岂知雷母早已发现,只听她扑出阴笑道:“好小子,你逃走又回来了。”

她错将蒙特律认作金超,岳承天一见大惊,怒吼一声,提掌就朝雷母劈去!

雷母记忆虽失,功力却一点未退,觉出背后风劲有异,回身双手齐发,硬接岳承天一掌七成之力!

在“蓬”声大震中,她哪是岳承天对手,被震出两丈之外!

嫉世先生一见同伴有失,奋力扑出,直朝岳承天侧面攻进!

岳承天生怕蒙特律遭危,立即边闪边朝天山神道:“大伯伯紧守洞口勿动。”

他音落中,人已直朝蒙特律扑去。

雷母虽遭震飞,但却未曾负伤,落地一点足,依然朝蒙特律扑去。

蒙特律一见情势不妙,拔腿拼命后逃,岳承天此际是何等功力,刹那之间,一纵拦住雷母,冷笑道:“我本当暂时不杀你,谁料你竟见到中原武林就眼红,那就不能让你活了下去。”

雷母一见他拦在前途,不自禁地也停止追扑,这时嫉世先生亦适时赶到她的身旁,双双不约而同,四掌齐挥,猛朝岳承天进攻。

岳承天再不留情,提掌一阵猛劈,只打得雷母和嫉世先生心惊胆战,满场逃避,身上正不知挨了多少重的。

蒙特律正待继续往后逃,但耳听声响有异,回头一看,陡又奔了转来观看,他见岳承天的功力竟是如此强大,不禁乐得狂声喝彩!

这时辽东苍龙和古朴也已步至洞口,立身天山神身旁。

雷母和嫉世先生都是修为百年以上的人物,其内外功无不到达最高之境地,如非岳承天这种特殊人物,要想伤他们真还难动分毫,然而此际却震得摇摇慾倒,四只手竟毫无招架之功!

正当岳承天杀机增浓之际,突听蒙特律闷哼一声,继闻两个少女之声齐喊停手!

岳承天闻声大惊,猛地跃退一看,只见蒙特律遭人家点在当地,身旁竟立定两个少女!不禁怒声道:“原来是你们!”

雷母和嫉世先生不问当前情况如何,一有机会,立即狂奔而逃!

两个少女不是别人,蒙特律右边立定是白红萼,左边则立定秦铮,她们身后还呆立一个青年,似被眼前变化给惊得莫名其妙!

白红萼一见雷母和嫉世先生逃去,她立将蒙特律解救扶起,面上现出忧虑之色,正在向他道歉。

秦铮眼看岳承天面色不豫,上前两步道:“咱们师傅已失去本性,你真要杀他们?”

岳承天面无表情,回手一指辽东苍龙道:“你们是不是他老人家救的?”

白红萼见他眼喷怒火,接口叹声道:“前辈因我们负伤是真,但你叫我们怎么办呢?难道要我俩下手杀师?或眼看你下手不救?”

岳承天冷笑道:“在下当初被令师等两度打成重伤,那也是失去本性?前事就算作罢!然刚才蒙伯伯如不是我急救之下,生命又得丧在他们手中,目前如此,将来不知有多少人遭其毒手,你们能担保今后无事?”

二女被他说得哑口无言,双双低头离去,蒙特律前闻九太公言,略知此中文章,他这时正在和那位青年悄声谈话,显然是在解释此中纠葛。

岳承天一见二女离去,心中爱恨交攻,乱极了,不知如何处置才好!

那青年姓高名仁奇,是伍天声幼年落难时的恩兄,他摆脱蒙特律,大步上前高声道:“承天,伯伯替你带来烦恼啦!”

岳承天迎上叹口气道:“高伯伯从什么地方遇上她们的?”

高仁奇叹声道:“我本来是去找你师傅的,中途遇上五个罗刹派人围攻,幸得她们偶遇解危,她们杀死敌人后问知我的一切,于是就同伴赶到此地,岂知她们竟然出手点倒蒙老大。”

岳承天点头道:“她们对蒙伯伯没恶意,那只是临急向小侄威胁。”

这时天山神陪伴辽东苍龙走近道:“承儿,事情过去就算了,下一步如何行动?”

岳承天冷笑道:“下一步?只要雷母和嫉世老儿不分中原武林则罢,否则仍旧要他们的命!”

天山神摇头道:“我是问你如何护送辽东苍龙前辈啊!”

辽东苍龙道:“老朽事小,小侠只顾面对大局,老朽由古朴伴行即可。”

岳承天道:“到北京路程甚远,天山伯伯和蒙伯伯、高伯伯最好沿途护送,甚至还要小心,雷母和嫉世先生我必须追踪前去,辽东前辈行程我是无法兼顾了。”

辽东苍龙叹口气道:“小侠要追?老朽因大局故,确是难置可否,惟小侠要注意是雷母和嫉世先生两人的徒弟,她们的功力合起来,很可能是小侠的劲敌,你如杀她们师傅,恐防倒向余兴和一面与你作对,最好的办法能使雷母等复元,那么他们师徒就可挡住霸王峰全部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3章 情仇交织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