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64章 两虎相争

作者:秋梦痕

在他师徒隐藏未久,峰顶突然分两方冲到大批人物,南面现身的是余兴和夫妇和师徒四人,后面跟着雷母、嫉世先生及那“米高亲王”和红殿三将,紧接就是三十余个霸王峰高手,他们一到,就在一处林缘立定。

北面赶到的是刚才那葫芦形的怪人,他身后随着罗刹四位公主,另外两位亲王,沙氏兄弟,还有数十位老少不等的人物,可能是一批护法,惟独不见红旗教主。

余兴和一见那葫芦形的怪人似觉一怔,只见他拱手道:“阁下莫非就是罗王?”

怪人闻言阴笑道:“老夫是谁你不必问,今晚之约,或单打,或群斗,老夫任凭阁下选择。”

余兴和纵声大笑道:“余某择取两途并用,先单打后群斗!”

怪人嘿嘿阴笑道:“那就由我们先拼如何?”

余兴和似看出对方功力高深莫测,接口道:“问题不在你我二人分出输赢即可了结,今晚的约斗,贵方目的在救人,试问我俩决斗出胜负后,贵方四位弃暗投明之人是否就能听你指挥?然而余兴和今晚应约却有两个不同的打算,第一、贵罗刹派现在中原已不能掌握大局了,只有加入余某势力之内才可横扫天下,此来是劝阁下加盟敝‘霸王派’。第二,如贵派仍旧执迷不悟,硬要展开决斗的话,余某自是也很乐意奉陪,这一决斗之后,敝派还可增加不少实力。”

怪人闻言一怔,厉声道:“你又想趁机施邪?迷惑本派所属?”

余兴和郎声大笑道:“那是贵派之人甘愿弃暗投明,焉能说余某施邪?”

怪人闻言大怒,立朝两位亲王挥手大叫道:“速将此人拿下!”

余兴和目睹对方冲出两位亲王,不禁大笑道:“阁下是想看看本人驭下之德!”

他说着向后一招手,立即召出“红殿三将”和“米高亲王”,四人一见对方冲到,真如仇人见面,霎时拼命出手!

怪人一见到对方竟拿他自己人来对敌,只气得暴跳如雷,但却毫无办法阻止。

余兴和一见双方拼开,敌方则似有顾忌,被迫紧守不攻,而红殿三将和米高亲王则施全劲猛干,他竟乐得朗声哈哈大笑。

伍天声传音徒弟道:“承天留心,罗刹四公主要出手啦!”

岳承天点头道:“余兴和那面可能是雷母、嫉世先生及两霸出场。”

他传音未完,怪人已派出四位公主上阵,余兴和确应了岳承天的预料,立即派出两霸同雷母、嫉世先生接上大拼。

艾百合一见四公主的剑法出于意外的强劲,立即悄声向余兴和道:“老不死,那四个番女的功力你看出吗?”

余兴和点头道:“两个徒儿倒无问题,雷婆子与嫉世老儿恐要吃亏。”

艾百合道:“你在对方那群护法中动过什么手脚?”

余兴和微笑点头道:“已有三十五人中了‘制神驭灵’大法。”

艾百合急急道:“那你就快发动群斗,四位番女除剑法外,可能还有其他绝招,尤其是那个怪物,我想他就是罗王,如果不错,那老怪物的名堂施出来将无人能敌。”

余兴和沉吟道:“他要不动手,如果动手,群斗又有何用?”

艾百合哼声道:“老不死,你是越来越糊涂,群斗一旦展开,罗王与四个番女就有了顾虑,混乱中,他们岂能连自己人都下手不成?”

余兴和一听大悟,立即张口发出一声长啸!

怪人闻啸,立知对方要发动群斗,正当他要发号施令之际,突听背后连发数声惨叫,回头惊注之下,不禁急得手忙脚乱!

伍天声悚然道:“罗刹派内自相残杀啦,余兴和的手段真正毒辣之极。”

岳承天笑道:“师傅,这一场凶斗,可算是中原武林全胜啦!”

伍天声眼看霸王峰高手从侧面冲进罗刹派人群之内,霎时势力倍增,顿时将那一半未中“制神驭灵”法的罗刹派人迫下峰头,立即道:“承天留神,罗王要出手了!”

他料得不错,罗王一见大势不妙,似葫芦形的身体己朝余兴和夫妇沉重行去!

余兴和看出苗头不对,扬手亮出一把小弓,一支奇光四射的小箭,他喝声道:“怪朋友,你认得这是什么宝物?”

罗王一见止步,阴阴笑道:“你敢在平行的地面上施放‘射阳神箭’?老夫只怕你没有那种把握。”

余兴和闻言大笑道:“三日之前,本人之所以未答应赴约的原因,就是此宝平射之奥未悉,现在敢来与贵派会面者,此宝平射之奥已通,如阁下不信,余某当不借一拼。”

罗王似不明“射阳神箭”的威力深浅,恐惧自己不敌,于是犹豫不敢乱动。

余兴和的话不知是真是伪,伍天声心中非常怀疑,耳里又已钻入余兴和的大笑声音,只听他哈哈笑道:“阁下无须考虑,余某从来不激人,设若阁下不愿轻举妄动,余某不愿破戒,‘射阳神箭’如不遭遇迫不得已时,余某绝对不冒失信江湖之危。”

岳承天悄声道:“师搏,他在装纸老虎:“

伍天声侧顾他一眼道:“你看出他有何破绽?”

岳承天道:“艾百合已拔剑在手,假设‘射阳神箭’能够平射有效,那老太婆焉得张惶呢?”

伍天声一怔,确见艾百合已紧张待发,微微笑道:“罗王被他吓住啦!”

岳承天点头道:“这一斗如无奇兵突出,罗王败定了,但余兴和却气焰更盛。”

这时四位公主已分开抗敌,两个对敌两霸,渐渐深入林内,另两人则逼迫雷母和嫉世先生到峰下去了,上面的打斗仅剩下红殿三将与米高亲王对抗另外两位亲王。

伍天声听出峰下的打斗非常混乱,立即传音岳承天道:“秦、白二女至今还未露面,她们可能在峰下监视四位公主,你赶紧去接应,四位公主如不受到威胁则可,一旦受到威胁,可能会发出那种邪门笑声,二女功力不如你,闻笑一定抗不住。”

岳承天苦脸噘嘴道:“救二女附带就会救出雷母和嫉世老儿。”

伍天声微笑道:“难道你因了两个老的而情愿牺牲两个小的,傻东西,凡事不可固执,快去。”

岳承天临行时道:“师傅,你老也不能在此久待。”

伍天声道:“你担心红旗老魔另有名堂?”

岳承天道:“三神老前辈和罗姑姑加上苗伯伯都不是他对手,罗姑姑虽有‘幽灵魔遁’护身,然在三神有险时,她绝不会单独逃走。”

伍天声道:“这事为师也有预料,但早巳请九太公在暗地监视,如有危险,九太公一定会来求援,红旗老魔不来,可能是找天竺魔僧去了。”

岳承天沉思一会儿,悄悄退出石岩,及至翻下峰顶,沿途只见尸横遍地,死的竟都是罗刹派人,暗道:“罗刹派这次被余兴和整得够惨了!”

走过几处树林后,前面杀声盈耳,举目一观,只见刀光剑气纵横缭绕,处处都是打斗之人,他看出罗刹派又有大批赶到了。

突然,在一个低谷中接连飞出四条人影,仔细一看,暗诧道:“白红萼和秦铮追击两位公主去了。”

他知不追则己,一追必定有险,于是立即拔起,如电盯住二女身后暗护。

前逃的两位罗刹公主毫不停留,笔直朝正北冲去,白红萼追在秦铮前面,二女相距三十余丈,只听她大声骂道:“番女,你走到天上,我也追到灵霄宝殿,逃得了吗?快还我师傅一剑之恨。”

岳承天闻言忖道:“嫉世老儿原来已挨了敌人一剑!”

前面一个女人的声音冷笑道:“你有本领就将本公主等拦住,假货!鬼哼有什么用?”

秦铮这时已赶上白红萼,只见她急急道:“白妹子,刚才你为什么不放出‘神锁’?咱们先将她宝剑夺过来好不好?”

白红萼边追边道:“那番女内功非常古怪,剑上不时发出一种震人心神的响声,我屡次想发‘神锁’都运不上劲。”

秦铮声吓道:“那可能是七魄迷魂之音,妹子,我们追去要小心。”

白红萼摇头道:“我们只要提住丹田真气,相信吃不了大亏。”

岳承天本想出面阻止,但却叫不出口,突然又听到左侧也有人在追逐前进,侧扫一眼,却遭一片森林隔住,暗道:“这又是什么人在追逐?”

明月高挂西天,霜风吹遍寒林,原野呈现着凄清,大地显出分外的沉静。

白红萼这时追至一座古森林边缘,秦铮一看,森林内毫无光线,悄声道:“妹子,咱们要小心了!”

白红萼道:“咱们不要分开,她们除了施展邪门,功力并非你我敌手。”

岳承天眼看二女商量一阵又朝林内扑去,便亦紧蹑而上。

二女追到森林深处,前面竟倏忽失去对方的动静!

正当立足观察之际,突觉四外顿起一阵刺耳寒风,白红萼诧然道:“这儿并非须弥山,哪来如此寒冷?”

寒风越来越强劲,渐渐带起“呼呼”之声,秦铮竟感到内功都无法抵抗,不禁悚然一震,问道:“妹子,你感觉冷不冷?”

白红萼道:“当然是感觉冷。”

秦铮觉出情况不对,不禁叫道:“是敌人弄鬼!”

她鬼字刚出口,猛觉风声大变,满林充盈着阴森无比的冷笑,声音入耳,寒冷更盛,白红萼大叫道:“姐姐快运全劲抵抗,番女在搞邪术啦!”

岳承天自认内功超人一等,这时也感到寒气阵阵袭体,立即循声接近二女!

谁料闻声虽在前面不远,察看竟毫无人影,他目光甚强,四周数丈内仍然一目了然,随即展开搜寻!

阴笑声没有停止,但也没有变样,惟感声音渐笑渐急,越发越亢,整个森林似都遭千万厉鬼充盈!

二女并未停顿,起初仍在搜寻敌踪,这时却想冲出森林,寒冷犹可忍耐,那笑声入耳竟有点受不住,只觉一阵心惊胆战。

岳承天开始吃惊,他知道自己的眼睛所见,并非真能数丈可晰,而是着了敌人的邪功诱惑,他本来不愿暴露自己使二女知道,甚至连二女的名字都难启口,目前情形急迫,知道不叫是不行了,立即停步大声道:“白姑娘和秦姑娘在哪里?”

岂知音出半晌,竟连半声答应都没有!于是连声大叫,边叫边寻。

实际上白、秦二女离他没有多远,相差也不过十丈之隔,奇在他们始终碰不了头,敌人的邪术显然大有奥妙,能使你音发不透,脱困无门!

二女抵抗不住了,这时竟晕晕沉沉地坐在地上,似在运内功拼命支持!

岳承天看出大事不妙,静立沉思,他也想先冲出林外再想办法,只见他举目四顾,开始缓缓向上个方位移动。

突然,他觉出背后有点异样,立即回身注目,猛见两位罗刹公主现身六丈之处,不禁悚然一惊,朗声道:“二位现身何为?”

一位身穿黄衣的轻轻笑道:“看看大英雄到底是一个什么样人物?”

岳承天沉声道:“小小邪功还困不住在下。”

穿绿装的接口道:“‘夺魂寒音’虽然被你抵住,‘百丈迷踪’阵法你却难越雷池一步。”

岳承天忖道:“原来她竟施邪术又设阵法!”

忖着忽然一惊,两位公主明明立在身前,岂知那种阴笑寒冷仍旧毫未停止!眼珠一转,朗声道:“请问刚才那两位女扮男装的姑娘现在什么地方?”

黄衣公主轻笑道:“看你不出!瘦得像只猴子,黑得似块焦炭!竟还有两花枝招展的女友,她们么?魂已离体,身亦成冰,就在百丈之内。”

岳承天闻言大惊,跨上两步沉声道:“二位如果知道利害,最好早将邪功解除。”

绿衣公主格格笑道:“铁笼里的虎豹,叫声不小。”

岳承天朗声道:“二位没想到现身出来之错?”

黄衣公主闻言一愣,偏着头问道:“我们不是立在铁笼外面?”

绿衣公主插嘴娇笑道:“他要冲出铁笼啊!”

岳承天大声道:“你们不觉得已立身铁笼之内?”

黄衣公主轻笑道:“那你就张开大口罢,千万别咬铁柙上面。”

岳承天纵声笑道:“最好二位先试试退出自己所作的铁笼。”

绿衣公主侧顾黄衣公主一眼,娇笑道:“大姐,咱们本来想喂点牛肉给他吃,岂知野性未改,不如饿他几天看看。”

岳承天早有准备,全身内劲已充盈于十丈之内,对方不动,自是毫无感觉,一旦撤离举手,必遭内劲困住。

黄衣公主似较老练,暗暗运劲于臂,作个罢手姿势道:“四妹,你先去查查那两个‘宝贝’,看死了没有。”

绿衣公主反身举步即行,突遭一股巨大无比的韧性弹回,不禁面色大变,花容吓得灰白无血!

黄衣公主一见大惊,甚至自己也有感觉,摆手之际,劲力竟发不出去!

岳承天眼看二位公主给自己困住不能动弹,不禁朗声大笑道:“二位现在感觉如何?虎口之下不好受罢?”

奇怪,两位公主一旦被因,森林的寒气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4章 两虎相争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