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65章 北国三绝

作者:秋梦痕

二人行到天黑,时间不长,将近走了五十里,那还是用了一点功力,及至一处乡镇落店时,偶然发现两个背影自人群中一闪!

须弥神君顺手一带普陀神僧道:“和尚,那是罗刹派的沙氏兄弟!”

普陀神僧点点头,二人同时紧盯追踪,他们本想落店,这时哪有心情,追至镇外,遥遥望着沙氏兄弟转往山道奔驰。

须弥神君悄声道:“那两小子行色匆匆,其中定有事故。”

普陀神僧道:“莫非引我们上钩?”

须弥神君闻言一震,煞住去势道:“那何必要引?在镇上他们就动手了!”

普陀神僧跨出一步道:“贫僧是揣想,事到此际,上当也要跟着。”

于是二老继续追去,前途越来越荒凉,渐渐进入乱山之中!

沙氏兄弟不时偷顾后方,二老的行动已被发现,但却没有动手的迹象。

普陀神僧已将他们神态看在眼中,悄声道:“须弥施主,二沙可能另有事故,目的似不在你我头上。”

须弥神君点头道:“他们已回头看了数眼,其神情非常紧张,似是遭到什么威胁?”

二沙情形确实不对,脚步越走越慌张,大有畏惧二老之势!

须弥神君虽然看出蹊跷,但因自知非对方之敌而不敢迫近。

突然一声长啸起处,只吓得二沙加劲奔逃,普陀神僧吁口气道:“原来是伍施主就在附近现身,他的啸声似在寻人。”

须弥神君接着也发出一声劲啸,音落之际,只见伍天声如疾电流星飞来,一到即诧异地道:“二老追赶何人?”

普陀神僧接道:“前面有罗刹派两位高手。”

伍天声道:“沙仁沙义晚辈知道。”

须弥神君道:“那你在找谁?”

伍天声道:“天黑前遇着一个名叫张洪的人,他同着一个罗刹派的护法往北行,不知在哪里认识我,相遇即大声急呼求救,后来才知道他是二老救的,那罗刹派人原来是要押他见沙氏兄弟。”

一顿续道:“晚辈处置罗刹人后,从口供中得知群芳前辈和素芙是遭另批罗刹派人追来此地,因之一路寻来。”

普陀神僧道:“岳小施主之事你已尽知?”

伍天声道:“传闻他与罗王也打到这条路上来了。”

须弥神君沉吟道:“芙儿和群芳婆子是否被二沙搞了什么鬼?”

伍天声道:“二沙在此现身是追着秦、白二女来的,他们见晚辈就慌急逃窜,然晚辈未存心杀他,留着容易查线索。”

须弥神君笑着道:“难怪他们见了我们两个老的也惊慌,原来有你在此!现在要怎么办呢?”

伍天声道:“晚辈送二老过了三湘地界才能放心,沿途可能遇上群芳前辈和素芙!”

普陀神僧道:“你不如直上北京罢!”

伍天声惊异道:“神僧预知北京有事情?”

普陀神僧道:“觉罗王子似有遭劫的迹象,祸福尚无征兆。”

须弥神君悚然道:“魔头都在西南,北京有谁捣乱?”

普陀神僧合十道:“贫衲只据卦象推算,事实如何,目前焉得知道。”

伍天声急急道:“卦象既现,王子定已遇险,我们宜速赴往救援。”

普陀神僧闭目凝神一会道:“我等由大道北上,中途必有消息传来。”

须弥神君一看月沉西天,既领先转身回奔,及至天明,前面才现出一条大道,普陀神僧道:“我们已出了湖南境内,前面是‘渔萍关’,再行百余里就是湖北宜都县。”

伍天声道:“那不是已到长江?”

须弥神君道:“你看是走水路或是走陆路?走水路要多走七百余里。”

伍天声道:“多几百里不要紧,走下水到武昌再登陆北上,沿途可能遇到自己人。”

三人刚进宜都城,须弥神君突然悄声道:“前面人群中是谁?”

普陀神僧郑重道:“那是北道上有名人物,数十年来未履江湖,因何竟在此地出现?”

须弥神君似有所悟,郑重道:“和尚,你说他是‘半边天’?不对吧!怎么全无苍老之态?”

普陀神僧抢出前面道:“五十年前闻他得有一部道书,可能已练成不老之术。”

伍天声跟在后面,耳听二老之言,随即留心观察,只见那人年未五十,中等身材,短短留了点胡须,半侧面看出脸上红光隐隐!身着儒装,似是相当儒雅。

留心一会后,传音二老道:“此人内功已到化境!”

普陀神僧道:“此人姓查名飞,当年号称‘北国三绝’之一,与辽东苍龙是死敌。”

须弥神君道:“假若是他,另外两人可能亦未去世?”

伍天声道:“还有谁?”

普陀神僧道:“还有‘无水龙’杨阳,‘日月客’李理,这三人不属任何帮派,但北方武林视为神人,说正不正,说邪不邪,行踪诡秘,生平不满的是清廷,觉罗王子如真的有险,可能就是这三人动的手脚。”

伍天声道:“这三人莫非是大明遗臣后代?”

须弥神君道:“不是,如是明臣后代,那就没有猜忌了,相反还是元将后代,汉人的血统!”

伍天声道:“他们与三老都认识?”

须弥神君笑道:“面和心不和,当年还有点小冲突,我们快点,他走进那家客店去了。”

普陀神僧道:“伍施主领先,查查对方有几个人同行。”

伍天声长身奔去,瞬间到达店前,留心注目,只见那人直往后面上房行去,立即跟着走进。

店家一见来者不是熟客,走前问道:“客官住店吗?”

伍天声边行边道:“要上房。”

店家自侧面陪笑道:“只有小院落一所,单身上房住满了!”

伍天声点头道:“有院落更好,我还有同伴要来。”

在店家陪行中,伍天声看到那人走入一间上房,随留心一听,上房内似还没有他人,回头一看,只见须弥神君和普陀神僧已在后面跟着。

后院非常清静,店家打开西面一间大套房,三人进内坐下后,伍天声向店家道:“有上等素点选几样送来。”

店家去后,悄声道:“‘半边天’查飞现只有一人在此。”

须弥神君道:“绝对不止一人,他的同伴可能尚未到达,今天我们要查明再走。”

店家送来点心后,三人默默吃着,普陀神僧食量甚少,略吃一点就起身上床打坐调息,须弥神君悄声道:“天声,你要另开一间房子,‘半边天’一旦看到你与我们两个老的在一块,他就会起疑心。”

伍天声起身道:“二老要不要和他见面?”

须弥神君在他走到门口时道:“那是避免不了的,你暂时装着与我们不认识,以后的行动就方便多了。”

伍天声跨出门外后,随即带上房门,他不便在院内叫店家,行到外面转了一圈,和店家打个交道,于是由店家在东面另开一间,这时已近午初之际。

忽然,只听外面人声大噪,他知道那是来往行旅落店吃午餐的到了,但其中有几个声音分外清晰,似是含有高深内功之人!忖道:“可能是‘半边天’的同伴到了!”

想到这里,立即走出房门,闲散地走在前面,及至行近“半边天”查飞的房门,测知里面已没有人在内,暗道:“他也闻声出房啦!”

走至前厅一看,举目只见客人满座,环扫一眼,岂知竟未发现“半边天”查飞在内,甚至还没觉出有何高手。

正当此际,忽见店外走进两人,触目不由一愣,前行的竟是九太公,后面跟着多克卢,料知事情不妙,向九太公递过眼色后,立即撤身回头。

九太公会意他的眼色,悄声对多克卢道:“你去向店家打个招呼,就说我们是姓伍的朋友。”

多克卢走至柜上,他并不照九太公所教的话去说,立即摸出一件东西向店家一照,悄声道:“紧守秘密!”

店家见了他的东西,面上顿起恐惧,连连悄声道:“大人只管随便,草民一切遵命。”

多克卢点点头,回身朝九太公大声道:“叔叔,店家说后院可住!”

九太公知他搞了名堂,立即向后院走去。

伍天声望望没有外人,招手二人进房,一面让坐一面紧问道:“太公有事吗?”

九太公道:“还有何在人此?”

伍天声立将近日之事说了一遍接道:“对房有须弥前辈和普陀神僧。”

九太公道:“岳小子消灭敌人之事老朽全知,神僧既然在此,他定算出觉罗王子遭人劫去之兆,多克卢即因此找你师徒二人。”

伍天声叹口气道:“我们亦因此赶往北京。”

多克卢递上一张纸条道:“殿下在‘娘子关’就遭劫走,人还未到北京,谁人所为尚未查出,仅有字条留下,伍大侠请看。”

伍天声接过字条一看,见上面写有:“慾救王子性命,速着伍天声师徒向江湖宣布从此不管武林之事,一月为限,过期于君山之顶收尸!”

正当看完之际,须弥神君和普陀神僧推门而入,伍天声立即将字条呈给二老过目,叹声道:“这是谁人所为,字迹似出老辈人物之手。”

二老看望,良久不语,九太公道:“除了罗刹派、霸王峰、天竺魔僧等三方外,其他不会有人。”

普陀神僧道:“贫衲易理不深,除了推算一些征兆外,理进一步即属无能,此事确费思索。”

须弥神君向着九太公道:“老大哥对‘半边天’查飞有否认识?”

九太公道:“你是说王子乃他做的手脚?”

须弥神君道:“此人素恨清廷,目前就在此店现身。”

九太公摇头道:“何止是他,‘无水龙’杨阳、‘日月客’李理都在附近,此事非彼等所为,他们出世我已知道,目的有三,第一在找余霸天兄弟为关外武林报仇,其次要会伍大侠印证武功,第三也想闯天下。”

伍天声道:“江湖越来越复杂,一波未平,一波又起,唉……”

九太公道:“觉罗王子之事怎么办,老朽仗神遁法找了五天都毫无眉目,老朽倒希望伍大侠退出武林,否则觉罗王子非常危险!”

他面上现出从未有过的忧愁之色,显然另有文章在内。

伍天声闻言一怔,他怎么也想不到九太公要他退出武林,皱眉道:“为期还有二十余天的时间,到时晚辈只好向江湖宣布退出武林。”

须弥神君郑重道:“你师徒一旦宣布退出武林,中原武林必遭空前大劫。”

伍天声道:“觉罗王子对我有知已之情,难道眼看他死亡不救?”

众人闻言,莫不同声一叹,谁也说不出良策解决。

伍天声道:“事到临头,只好走一步算一步,二老请和多总管回北京以安慰众人之心,晚辈和太公则分道探查线索。”

事情刚刚决定,忽听店前宣起一声宏亮的佛号!

伍天声闻声一怔,诧异道:“那是天竺魔僧!”

众人闻言大震,忽听另一人哈哈大笑道:“野和尚,化缘化到此地来了。”

普陀神僧悄声道:“‘半边天’接腔啦,他们是老仇敌!”

伍天声伸手往面上一揉,霍然起身道:“我去看看!”

众人纷纷出房,各自分开前去。

伍天声伸手那一揉,整个将面部改变形态,走出前面一看,只见天竺魔僧立身在店门之外,而“半边天”查飞则在店门内,他身边却多出两个人,年龄都老得多,察其功力竟也不下“半边天”查飞多少,揣想那就是所谓“无水龙”杨阳和“日月客”李理。

这时店内的食客更多,差不多已成满座,天竺魔僧似是因出于意外地会着三个敌人而发呆。

伍天声眼看店内食客都被惊起,随即亦挤入人群之中,耳听天竺魔僧阴阴笑道:“三位施主福泽不浅!”

“半边天”查飞报以阴笑,他左侧那老者朗声道:“没有大师超度,只怕这一辈子归不了西天!”

天竺魔僧伪装地念声佛号道:“阿弥陀忱,贫憎细密三位施主已功德圆满。”

“半边天”查飞右侧老者接口大笑道:“如来佛是否已命野和尚摆下‘内外奇门’阵要收我们三人去作罗汉?哈哈,可惜我们还不愿奉召。”

天竺魔僧阴阴笑道:“三位施主在五十年前侥幸脱困,这次只怕劫数难逃。”

“半边天”查飞冷笑道:“‘内外奇门’阵不管你野和尚练到什么化境,要想在我们面前摆噱头却还差得远!”

天竺魔僧一挥大袖道:“今日贫僧另有他事,改天定当邀请三位施主叙叙旧。”

“半边天”查飞哼声道:“希望大师多多保重,在我们再见之前,不要像雷婆子和嫉世老鬼那样偷偷地溜走!”

天竺魔僧合十道:“三位施主想得遥远周到,贫僧只有借用这句话了。”

伍天声见他要走,自人群中朗声叫道:“野和尚,你去过‘三仙谷’几次?”

天竺魔僧闻声脸赤,羞怒地大瞪双目,叱声道:“你是什么混账东西在叫?”

他气得竟出声叫骂,大失出家人本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5章 北国三绝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