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66章 金令王子

作者:秋梦痕

伍天声目送二老走后,他已再无顾虑,甚至料定无人能识出他的面目,于是缓缓步下石峰。

敌对双方都是武林第一流人物,虽然拼斗激烈,但对四野一切动态都在注意中,伍天声的出现,自是难逃视线,天竺魔僧认出是客店门口那冒失鬼,‘北国三绝’看到,确定与彼无利害关系之人,此中只有罗王不识,然而未将他放在眼里。

“哈哈!各位打得顶热闹!”伍天声行至十丈之外立住大笑地打趣。

“半边天”查飞的掌势如千万只蒲团飞舞,他的主要目标是在罗王头上攻击,到激烈中大声叫道:“伍哥儿有意插上一手吗?”

伍天声朗声答道:“各位势均力敌,在下加入岂不大乱章法。”

天竺魔僧对伍天声其人似已谈虎变色,此际一闻“伍”字,陡然一惊,不自禁地朝伍天声偷窥暗察,想在丑青年面上找出什么破绽!

三绝看出他的恐惧之色,“无水龙”杨阳猛地连贯三掌推出,纵声笑道:“野和尚,你放心,他虽姓‘伍’,却不是伍天声!”

天竺魔僧的“百魔炼魂掌”也是武林的异派奇学,在全力挡出之下,阴笑道:“是又怎么样?他敢尝试佛爷的‘内外奇门’阵势。”

伍天声俯身拾取一颗石子,朗声笑道:“你这采花杀人的野和尚敢在背后吹大气,我伍道非赏你一块石头不可,注意,好好挡着,打瞎眼睛以后就摸不到女人的闺房啦!”

“嗤”的一声,石子带出强劲无比的功力直朝天竺魔僧飞去,速度却不激进。

天竺魔僧耳听他自称“伍道”之名,心中顿形轻松,大有不理之态!

罗王到底是个非常人物,耳听石子飞出的声音有异,紧急警告道:“圣僧留心,那丑小子功劲不弱……”

天竺魔僧闻言一怔之下,左掌火速迎着石子劈出!

“波”声响处,两下接个正着,天竺魔僧突觉掌心如割,忍不住痛“哟”叫出,左臂竟立缩而回!

“无水龙”杨阳趁隙抢攻而进,哗然大笑道:“野和尚你以后再不目中无人了吧?”

天竺魔僧已练到金刚不坏之体,刀剑尚且难伤,这下遭一块石子打得痛彻心肝,怎不使他胆落魂飞,防守之势顿形见绌!

罗王为了背后空隙,立即反劈数掌相助,心中却对伍天声提防不懈!

“日月客”李理心细如发,传音同伴道:“查、杨二友注意,丑小子功力莫测!”

“半边天”查飞答道:“敌友未分之前,多加小心即可。”

“日月客”李理默认查飞之言,专心一意地对付天竺魔僧。

伍天声那一石子之功,却替罗王带来几分麻烦,取得的半筹优势的上风,竟被天竺魔僧那只左臂给消耗干净!

伍天声的出手却有用意,完全按照普陀神僧的指示而行,这时他陡起一丝灵感,心想双方拖到最后,定必筋疲力倦罢手,到那时,天竺魔僧和罗王就是他掌中的鸡蛋,慾毁慾留,随心处置。

罗王和天竺魔僧也看出形势不利,但却慾罢不能。

“北国三绝”出世不久,强仇死敌无多,目前不两立的仅天竺魔僧一人,因之他们毫无顾虑,是以打得更加有声有色,然也感激丑青年那一石之助。

“隆隆隆!”一阵怪声发自罗王的腹中!

“半边天”查飞大叫一声,掌力亦全劲出手,连抢三个方位厉声道:“二友全力!”

“无水龙”杨阳嘿嘿笑道:“他想占上风?”

“半边天”查飞似对西方武功特具知识,闻言大声道:“他已发动‘百巫同咒’慎防侵扰心神。”

伍天声看出“北国三绝”情势紧张,又想从旁相助,岂知念动之际,耳听遥远传来一声厉啸,转瞬之间,自山下闪出一人,如流星似地奔上峰脚。

罗王一见,厉声问道:“霸王峰消息如何?”

伍天声看出来人竟是沙义,只见他双腿一并急禀道:“霸王峰大起变化,遭‘杀人王’岳小子给扫平了!余兴和最后发出‘射阳神箭’,岂知收效甚微,岳小子身带轻伤,但却将余兴和打下霸王峰去!”

伍天声耳听徒弟受伤,面色微变,但却沉着不露,“北国三绝”互相传出惊诧声音,攻势都松懈下来!

罗王闻讯又惊又喜,余兴和是他争霸劲敌,受到打击越重,对他即算无形胜利,然岳承天能遭“射阳神箭”不死,无疑在他心中爆出一响炸雷,刚起的“百巫同咒”之声,这时己无声息,沉静良久,立采守势问道:“余兴和死了没有?”

这时的沙义并未注意斗场,两只眼睛却紧盯伍天声身上,闻问一楞,噢声道:“没……没有,被艾百合和余霸天抢救逃走了,孩儿查探了两天,目前下落不明。”

罗王哼声道:“你要为父问一声答一句?还有岳小子下落呢?”

沙义突然一惊,恭声道:“二弟追踪去了,孩儿刚遇四位妹子和两位王叔,他们得信后也去了。”

罗王犹豫半晌,即朝“北国三绝”道:“今日之斗,势必毫无结果。”

三绝看出他有罢手之意,同声朗笑道:“阁下之意?”

罗王道:“约期再决胜负。”

三绝同向后撤,“半边天”查飞道:“无须约期,阁下有兴趣,随时都可。”

罗王收手道:“既然如此,本王在十日后必有邀请。”

他语音刚停,沙义忽然怪叫一声!

罗王见他好好地立着,不禁大怒道:“你见了鬼!”

沙义目睹众人都在看他,立即奔到罗王身边道:“父王,这个东西你看看。”

众目注意他的手上,只见是块金牌,上面似还有字,罗王接过一看,回头向着“北国三绝”道:“三位乃中原武林前辈,知否有‘金令王子’其人?”

北国三绝闻言一楞,面色顿起惊惧之色,“半边天”查飞紧问道:“另一面上是否有赤身少年之像。”

罗王点头道:“正如兄台之言!”

“无水龙”杨阳惊叫道:“武林要遭劫啦!”

伍天声闻言大异,插言道:“阁下之意?……”

“日月客”李理不让同伴开口,耳语几句,撤身朝山下急奔。

“半边天”查飞、“无水龙”杨阳同样一语不出,紧紧跟随飞驰!

罗王在刚才这一场硬碰中,已试出独力难敌三人,目见三人惊恐之态,深深感到大事不妙,立向天竺魔僧道:“圣僧对‘金令王子’有无耳闻?”

天竺魔僧充耳不闻,他这时正在坐地运功调息,看势是累得筋疲力倦!

伍天声身负中原正派武林兴亡重任,他慾知其中原因,紧紧追在“北国三绝”之后,意在探听这突发之事。

北国三绝耳听背后风声有异,都认为是罗王追来问详情,没有一人回头查看,奔走之势更加快速,似有尽可能摆脱回答之意。

伍天声边追边想,运用其无上智慧来揣测事情的真相,但他却忘了应该叫住北国三绝才是,这一失措不要紧,不惟没有想出什么头绪,甚至将北国三绝糊糊涂涂地追出百余里外,追得对方竟走投无路!

“半边天”查飞举目一看,前途现出一座城市,他不禁暗暗吁气,悄声对同伴道:“我们进城去,藉人群拥挤有希望摆脱。”

伍天声刚好停顿一下思路,耳听对方之言,诧然叫道:“他们干吗要摆脱我?”

好在距城尚远,张口大叫道:“三位请住,在下有事请教。”

北国三绝闻声暗讶,听出背后竟不是罗刹王,前奔的“半边天”查飞首先煞住冲势,回身愕然道:“伍哥儿是你!”

伍天声见三人一齐停下,上前拱手道:“三位认为是谁?”

“无水龙”杨阳道:“老朽等以为是罗刹王追问详情。”

伍天声大异道:“三位有何碍难启口之处?”

“日月客”李理郑重道:“谁想早点结束生命,不如自己刎脖子来得痛快!”

伍天声暗道:“事情竟有这样严重!连这等人物都不敢谈论‘金令王子’的事情!”

料知问也问不出真情,拱手道:“多蒙点醒,三位请便。”

“北国三绝”这时一扫先前雄风,同时拱手而去。

伍天声忽然自言道:“觉罗王子的失踪,莫非与此事大有关系?”

边想边走,在不知不觉中走进城门,举目一看,忽然在人群中发现九太公的身影,不禁大喜过望,忖道:“此老定知这怪事真相。”

他身不由主,霎时追上叫道:“太公!”

九太公没有回头,传来清晰的声音道:“快跟老朽来!”

伍天声知有蹊跷,紧紧相随前进,眼看九太公转往僻巷,立即接近道:“太公,有何不妙?”

九太公一看前后无人,悄声道:“一切暂勿发问,能谈的老朽先开口!”

伍天声见他现出平生未有的紧张情形,更知事到最严重关头,点头道:“你老近日在哪里?此问不要紧吧?”

九太公点头道:“老朽这些日奔走了整个中原,老弟,你怎的还不向江湖宣布归隐?”

伍天声闻言一愣,大异道:“你老怎么了?”

九太公伸手扯住道:“快来,咱们找个地方长谈一次。”

伍天声怀着一肚子疑问,只见他一直向城外走去,问道:“找个客店住下不行吗?”

九太公摇头道:“风声鹤唳,草木皆‘邪’!整个江湖武林都在死的边缘,将来能活着的恐只有老朽的‘神遁’法可逃,这就是老朽要你师徒退出江湖的原因。”

日色快要西沉,九太公顺便买了一包食物,将伍天声一直带到了野外深山之中,还不放心,又找到一处幽秘之区才停下来,坐下后,一面吃着一面问道:“岳小子再打霸王峰,重伤余兴和你知道吗?”

伍天声哪能有心吃东西,随便吃了一点即停止,点头道:“自沙义口中听得消息。”

立将今日之事说完后问道:“群芳老前辈和素芙现还没有下落?”

九太公道:“现在你就放心问罢,你那准岳母和罗妞儿已安抵北京。”

伍天声吁口气道:“还有觉罗王子的事,经多克卢告诉,他在‘娘子关’遭人劫走。”

九太公郑重道:“那是逼你退出江湖武林的手段。”

伍天声焦急道:“对方还留了一张字条,正如太公所说,他为什么不劫我的亲人?否则岂不更有效,这是我怀疑的第一点。”

九太公道:“觉罗王子是知己之交,有他也就够了,何况对方有顾虑。”

伍天声大异道:“对方有顾虑?”

九太公道:“怕惊扰你祖父和父母!”

伍天声陡然眼射奇光,朗声笑道:“‘觉罗王子’认识对方!甚至甘愿被劫!”

九太公闻言一愕,继而厉声道:“你退不退出江湖?”

伍天声哈哈笑道:“太公,你老的用心良苦,为了晚辈的生死危机,竟和觉罗王子串通相迫!晚辈没齿不忘,但却将晚辈急坏啦。”

九太公自内心里佩服他的智慧,叹口气道:“老朽此举不是为你,完全是为了岳小子,只有你宣布退出江湖,他才能跟着退出,否则谁都不能阻止他。”

伍天声正色道:“太公是为了‘金令王子’之事?”

九太公叹声道:“在武林中只怕没有第二人敢说此事内容,除非不知,知者谁都不敢明言。”

伍天声道:“说出来就会丢脑袋?”

九太公道:“那是迟早之事。”

伍天声哈哈笑道:“江湖上难道出了个通天彻地的大魔头?”

九太公正色道:“你说的一点都不错!”

伍天声道:“你老有神遁法可以逃脱,不如说说看,在必要时晚辈答应退出江湖,但是否退出江湖即可免死?”

九太公道:“只要是武林人,一旦宣布名字退出江湖,发誓永远不用武功就能无事。”

继而叹口气道:“这是一个古怪的秘密大帮,帮主代代都称‘金令王子’,出时动如风卷残雪,隐则似昙花一现,老朽以往不提起者,只认为该组织已完全绝后,岂知此生竟又第二度遇上。”

伍天声道:“知道这帮会的目前有几人?”

九太公道:“有余兴和夫妇,普陀神僧、北国三绝、辽东苍龙及老朽共八人。”

伍天声笑道:“我有疑问。”

九太公道:“你认为这些人尚未遭遇杀害?那是有原因的,你慢慢听老朽说,八人中只有老朽和余兴和夫妇及北国三绝是目睹,辽东苍龙和普陀神僧是耳闻,因年龄关系,他们尚未出世,当年老朽还只有十九岁,不过,其中还有因由。”

伍天声不加穷诘,笑道:“该帮人数只怕不多?”

九太公道:“谁知道?曾听先师道及……”

他顿一顿侧耳半晌接道:“该帮名叫‘疯狂’,分男女两部,各不管辖,亦不冲突,女部男帮主,男部女帮主,都是少年人物,该帮帮主生命甚短,不到三十岁就会死亡,女帮徒无一不是男帮主妾持,男帮徒则是女帮徒面首。”

伍天声皱眉道:“该帮出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66章 金令王子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