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69章 潜身敌方

作者:秋梦痕

岳承天一见大惊;顿觉进退失据,一想;退必遭其死追,进则立成敌对,陡然一抹灵机升起,决汁沉着不动。

五女一到,立成四方之势困住,那女首领面色娇嗔,叱声道:“你是什么人?竟敢愉窥我们行动!”

岳承天见她们没有立即动手,自内心心暗暗吁口冷气,他心想只要有话可说.形势还有可为,供手道:“在下姓岳,刚从此地经过,绝非有意窥伺。”

女首领猛的一睁风目,显出惊异之情道:“你就是名叫岳承天?”

岳承天恍惚看出有些情形不对,立即摇头道:“姑娘误会了,在下名叫后岳……笑恨。”

他随口假造一个名字,含义显而易明。

女首领冷笑道:“你说话吞吞吐吐的,其中必定有诈,名字也有问题,为什么叫‘笑恨’?哼……”

岳承天心头一震,暗叫:“厉害”,接道:“姑娘何必见疑,‘武林禁区’之人从不说假话。”这是他想好的妙计。

女首领又是一呆,疑问道:“武林禁区已被废止,现已改为‘恨世派’,所有人员都给召回,怎还有你这一号?”

“在下毫无所闻。”

女首领道:“不管你是真是假,从现在起,不准一刻离开我们,直到见我们令主为止。”

岳承天暗暗忖道:“这倒是个难题!”

他知道不答应也得答应,故意问道:“姑娘令主是谁?怎能强迫在下从事呢?”

女首领哼声道:“凭你这个傲态,设若倒转三日,早就要你性命!”

另外一个少女娇叱道:“你既是武林禁区之人,那我们就是一个派里的人了,看你这副脸谱真恶心!”

岳承天暗暗好笑;故装正经道:“这位姑娘不可以貌取人,在下却是面丑心善之人。”

又一个少女啧啧两声道:“得了罢,别在我们面前卖弄姿态.见得多哩!”

女首领喝声道:“少与他嘻苏,咱们走。”

岳承天犹如大象见了耗子,真是有力无处使用,不敢多嘴,生怕搞僵了遭其动手,乖乖地随在五女后面闷声前行。

才不到十里地,前面现出平原,末几,山下一条大道横现眼帘,女首领看看方向道:“我们到‘道孚城’探探消息看,四号赶到前面找店家,注意,没有命令不准生事。”

岳承天只见四位弟子中应声奔出一人,心想她就是第四号,他不知探的是什么稍息。接口道:“在下消息得了不少,不知姑娘需要什么?”

女首领回头一瞪风眼,娇嗔道:“闭住你的臭嘴!谁要你的消息!哼!连自己主人的消息都不知道,你还逞能哩,显然是其中有诈!”

岳承天聪明一世,这下却因多嘴而险露马脚,试探末成反而遭顿娇叱,真是啼笑皆非,自叹倒霉。

那少女走出又回头道:“帮主,设若有人向弟子生事呢?”

“你叫我什么?小心受罚!下次不准称我帮主,谁敢生事?你就收拾他。”

岳承天暗暗忖道:“这倒有点好处,不像已往随心所慾啦,这可能是秦、白两丫头的特别规定。”

第四号少女奔出后,不到两个时辰,前面确实现出一座城池,岳承天心想那就是“道孚城”了,及至城门,第四号少女已回头来迎。

岳承天简直像奴才似的跟着,甚至于连开口都不敢,一行走上大街后,四号少女指着一家客店道:“我订的房间就是‘西福来’客栈。”

岳承天眼看女首领点点头,忖道:“你们有房间,难道叫我挤到一块?”

忍不住道:“四姑娘,在下是否另开一个房间?”

女首领回头哼声道:“你又要多嘴,不替你另开一向,难道让你这丑八怪跟我们住在一块!”

岳承天想笑不敢出声,装着感激地道:“谢谢姑娘,不过……”

“不过什么?我们还怕你单独开溜!哼,小心你的脑袋!”

岳承天一辈子也没有受过这样的呕心气,只好苦笑笑了事。

一行落店之后,岳承天被指定一间房子,饭后他真不敢出去,未几,只听一阵步履声走近门口,举目只见是第四号少女。

“喂,你不要出店门,咱们头儿要上街去啦,留心,店里还有我在监视你。”

岳承天笑道:“姑娘,在下要入厕!”

“你真该死!这种脏话也对我讲!”

岳承天是故意找事情,笑笑道:“不讲明白,姑娘定必误会在下开溜呀!”

少女想想没叱喝必要,点点头:“下次不必问了,要去只管去,小心,不要打歪主意就行!”

岳承天心中暗笑道:“你们除了‘尾闾神功’厉害外,论经验和心眼还差得太远,简直都是些初出道的雏儿,我要走时,随便搞点什么厉害名堂,你们不干瞪眼才怪!”

少女走后,他也就藉入厕之名而在店前店后走走,这时是黄昏过后,夜市初上之际,客栈里落店的越来越多,刚到店前,忽见一个少年走进店来,背后还随着三个老者,岳承天不由一怔,暗道:“这四个都是罗刹人!”

他看出对方身上没有罗刹的记号,心中立起一阵怀疑,臆测是所谓“红罗派“的秘密人物啦!边疆地区非常复杂,流动性亦较内地为甚。一般作生意买卖的小民百姓,对于奇形怪状的人物见得多了,日久成习,也就见怪不怪,因此之故,异族人员人店根本就不以为异。

这一少三老的罗刹人都能说各方语言,一进店就住柜上招呼要房间,岳承天俏俏退回房里,恰好遇上四个少女来查,立即道:“姑娘,你的头儿回来吗?”

少女睇他一眼道:“你有什么事?哼,探消息吗?”

岳承天暗暗笑道:“你们的火葯气味真大。”

立接道:“外面来了四个罗刹人。”

少女又是一声重哼道:“罗刹人怎么样?你还怕他们吃掉!”

岳承天摇头道:“在下不是怕他们,而是过去的老主人和对方有过节。”

正当此际,门外传来一声娇唤,四号少女道:“罗刹人的事不要你管,让我告诉头儿处理,她现在回来啦。”

岳承天本想挑起她们去对付罗刹人,试探来的四人是何来路,见她去后.立伸头门外,岂知四导少女竟去得没影,相反,恰好目睹一少三老的罗刹人行过门前。

那罗刹少年似已有了感觉,回头恰和岳承天四眼相对,他见岳承天行为诡秘,陡然转过身来!三老者一见有异,亦同时回身瞻望,岳承天看出形势不对,一步跨出房门,冷笑嗨嗨地道:“鬼子们不认识少爷?”

他是存心挑衅。

罗刹少年缓缓行出三个老者之前,哼声道:“阁下行为鬼祟,偷看区区何为?”

岳承天朗声大笑道:“小鬼子,你敢在我的国土内找是生非?”

他连叫两声“鬼子”,只叫得那罗刹少年火冒三千丈,阴阴笑道:“你这东亚病夫竟敢出口伤人,区区非给你一次教训不可。”

岳承天眼看他要动手之际,忽听一声娇叱道:“谁敢动。那少年闻声回头,面上顿露色笑道:“姑娘,这人是你仆人?”他反手指着岳承天。

岳承天看出呼喝之人就是那首领,立即骂道:“鬼子,动手教训呀,我非挖出你的狗眼不可!”

女首领没有叱责他,立即上前两步,朝着罗刹少年冷笑道:“你们是‘红罗派’的什么人,贵大王难道没有对你宣布?竟无故找到我的头上来了。”

罗刹少年长眉一挑,纵声笑道:“姑娘的目力超人,我‘格安二世’足迹纵横遍天下,相信还没有不能动的武林人物。”

岳承天闻言大吃一惊,忖道:“原来这家伙如此派头,他就是‘红罗派’内四大首脑之一。”

他忖思中耳听女百领冷笑道:“原来‘红罗派’一贯作风都是欺骗,他对外一切信约是言过作废。”

三老者中忽然有人疑问道:“姑娘见过本派王爷?”

女首领叱声道:“少问那些废话,红罗王既然未向你宣布,显然已往无非是些敷衍,目前不便动手,本姑娘相邀四位郊外印证两招武学!”

她说完不让对方开口,立即率领四个弟子飘身上房,口中高声道:“姓岳的上来!”

岳承天闻声暗笑,应声纵上房去;回头作个鬼脸道:“鬼子们,没有胆就早点开溜!”

四个罗刹人似在商议什么,对他的激将语气毫不理会。

郊外的西北角非常冷僻,五个女的已在那儿的树林边静立,岳承天才一到,女首领即喝问道:“‘红罗派’初进中原,他们怎能与老主人有冲突呢?”

她指的老主人是与岳承天所说相同,都是指雷母和嫉世先生。

岳承天奔到她左侧一立,正色接道:“红罗派横行霸道,经常通过武林禁区不持信符,这是众所周知的事,哪里是初进中原。”

他信口开河,无中生有,一口咬定不放,原因是欺骗乾坤帮出道不久,根本就不知道江湖往事。

女首领见他言之确凿似的,认为其言不讹,于是再不开口。

末几,只见四条黑影自城内飞出,风一般扑来林前,众人一见,认出是对方到了,女首领立朝一个少女道:“一号准备,先由你去接第一阵。”

四条黑影一到,其中一个老者抡上开门道:“姑娘可是‘乾坤帮’的?”

女首领冷笑道:“你们的足迹纵横天下,岂料还有不知道的,姑娘生平最鄙视目空一切之徒,承问恕难奉告,现在请哪位先出马。”

老者被她迫得毫无退步,阴阴笑道:“姑娘志在印证武学,老朽请那位姑娘出来罢。”

一号少女闪身上前道:“少不欺老,你先动手罢。”

老者闻言,陡伸两指,闪电点出道:“老朽有礼了。”

一号少女叱道:“来得好!”

她身进如风,迎着对方指劲,挺起高高胸脯,火速接住,冷笑道:“我要泥牛人海,有来无回!”

老者见势大惊,骇叫道:“尾闾神功!”

时机己失,收手不及,右手的两指早已抵住少女胸口,紧紧给吸得分毫难拔,面上的神色,霎时由红转白,由白转黄,瞬时间面变死灰般枯竭!岳承天眼看当前景象,心中顿起梀然之感,一阵阵寒气直往上冒!罗刹方面两个老者已惊得抖颤不停,惟独那少年面无表情,眼睁睁硬看着那老者一击末出地倒在一号少女之前。

女首领似看出对方的神态.立即将一号少女唤回,面对那少年冷冷笑道:“格安阁下,现在由谁出场?”

罗刹少年缓踱出两丈之地阴笑道:“姑娘原来就是‘乾坤帮’的坤帮主,贵我两方自今晚起,算是完全破裂了,这场误会看来已无法挽回。”

女首领冷声答道:“本姑娘在三日前己不属于乾坤帮,内情阁下无须探问,总之一句,今晚之事须阁下一人负责。”

罗刹少年阴阴笑道:“坤帮主这话理由何在?”

女首领哼声道:“这位老者死在阁下目中无人之下!”

“姑娘的‘尾闾神功’自认无敌江湖?”

女首领闪身上前冷笑道:“相信阁下未学成‘尾闾神功’!设若阁下依然目无余子,本姑娘愿请阁下赐教几招。”

罗刹少年纵声笑道:“姑娘先试试鄙人‘离间大法’就可明白。”

岳承天旁观不语,良久,这才看出对方确有什么把握似的,不禁留神注目!女首领闻言一怔,似是不知对方有何动作,冷声道:“阁下若有异学,那就请赐教罢。”

罗刹少年阴笑道:“帮主请看看脚下便知道了!”

岳承天闻言注目,只见女百领竟是双脚离地数寸,不禁暗暗称奇!女首领一见色变,火速向旁移开三尺!罗刹少年得意笑道:“帮主,那是没有用的,除非脱离区区视线,否则休想双脚着地,毫不相瞒,本人练此‘离间大法’,目的就是专制‘尾闾神功’的,试问帮主,这时有人向你发掌,请问你能将对方内功灌人地下否?哈哈,既不能灌入地下,七窍流血之惨是多么痛苦啊!”

女帮主这时已面无人色,连四个弟子亦吓得浑身发抖!罗刹少女陡然一变面色,沉声道:“坤帮主,现在有两条路任择—途.第一献出‘尾闾神功’秘决,今后随侍左右不离,召回所有弟子听用。第二……”

他说到这里向后一招手,沉声道:“二位护法上来,她不答应就动手。”

两位罗刹老者闻声走上,四掌高高扬起,作势待发,神气活现!女首领双目喷出怒火,又急又气,简直是束手无策。

岳承天看着不忍心,加上双方利害之分,长身挡在女首领身前,面对罗刹少年冷笑两声道:“鬼子,你的神气也差不多发足了罢?”

罗刹少年看不出他身上内功深浅,鄙视一眼道:“凭你作奴才的身份也有资格开口。”

岳承天回头朝女首领眨眨眼睛,咧嘴叫道:“头儿,一个人有一个人的用处,在你的面前在下是服从领导,然而在鬼子面前在下却有另一套本领,你就别着急,真刀真枪我会几下,邪法正法我更在行。”

回转身来,他面对罗刹少年嗨嗨两声道:“鬼子,你那个‘离间大法’试对我大侠使使看,保险你是不行的。”

罗刹少年阴声说道:“本派武学冠绝天下,随便施一套也是武林见所未见、闻所未闻,对你何必再用‘离间大法’,你既逞能,那就先将你收拾下再讲,免得在旁碍眼。”

岳承天哈哈大笑道:“鬼子,你的口气倒是张得不小,可惜吹出来的气却不大,先说说看,你有什么鬼画符,最好都搬出来,我大爷保证一件件替你挡回去。”

罗刹少年既然看不出他内功深浅,在心中难免不有点嘀咕,换句话说,他真还不敢轻视他,阴笑两声接口道:“本人有种功夫叫‘自掘坟墓’,你敢与我比斗?”

岳承天忽觉数里外有两大高手破空冲来,生怕被人识出真面目而不妥,立即变声大笑说道:“鬼子,你说说如何比法?”

女首领这时已停止移动,闻言娇叱道:“别上当,他要用‘阴冢邪功’活埋你!”

岳承天回头笑道:“何谓‘阴冢邪功’?我倒想试试看。”

罗刹少年阴笑接道:“各人自掘一坑活埋,谁能埋得久就算谁胜。”

岳承天大笑道:“我如埋在土里,两眼不能视物,你上面两个老鬼子就可偷偷下手杀我的姑娘们,是不是?哈哈,我可不上当。”

罗刹少年冷笑道:“你也有四人尚未遭我‘离间大法’,只要她们不动手,我们各自都有顾忌。”

岳承天道:“好,咱们是一言为定。”

罗刹少年举掌向地面一按,霎时将地面按成一大探坑,其内功之深,确是超人一等,只见他轻轻跳下,伸头叫道:“现在看阁下的。”

岳承天看出他功力虽深,揣摩仍不如所遇的罗刹王,于是照样施行!罗刹少年触目一震,他看出对方竟还未用全力,正想再叫下沉之际,忽见北面如电飘来两个少女,不禁停止开口。

岳承天耳听风声有异,瞥眼不由一怔,暗道:“秦、白两个丫头到了!”

他见罗刹少年正在呆望,立即运用其钻地之能,急速往下沉去,及五丈之际,顿改横钻,在全劲钻行数十丈后,立即又向上拱,他判断方位是在树林,及至钻出时,耳听林外已打得扬尘飞沙!他在“磁精元气”的妙用下,俯察身上竟连一点泥土都没有,于是暗藏林缘偷看。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