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70章 罗刹分裂

作者:秋梦痕

这时林外形势大变,就在顿饭之间,两个罗刹老者竟己尸横在地,女首领脚己及地,显为罗刹少年因打斗之故无暇再施“离间大法”了,她这时带着四个弟子紧靠在秦铮身边观斗,场上则为白红萼在奋力猛斗罗刹少年,看出她功力竞和罗刹少年棋逢敌手,半斤八两,各人都以全劲出手。

忽然只听秦铮大叫道:“妹子,他就是‘红罗派’格安二世,捉活的为人质,咱们要‘红罗王’走马换将,别订死了,否则难找对方重要人物。”

岳承天闻言忖道:“她们也有人被红罗派劫女了。”

耳听白红萼娇声道:“姐姐放心,他走不了!”

“大令主,此人武功庞杂之极,一时恐难收拾。”

岳承天闻言注目,见是女首领在向秦铮说话,神情非常尊敬,忖道:“两个丫头真有一套手段!”

只见秦铮拍拍她的肩膀道:“你以后要小心,红罗王、寰宇公主、马罗令主等都是‘离间大法’创造人。”

女首领娇声道:“如何才能防止啊?”

秦铮道:“我已探得很清楚,只要你不近他十丈以内就可避免,那不是法,而是一种古怪的内功,那内功练来是专对‘尾闾神功’的,怪只怪你兄妹当初与红罗王会面时不应说出‘尾闾神功’秘密,他来与你们订约是假,探听秘密是真。”

岳承天正看之际,忽觉背后有了动静,不禁回头一看,突然发现九太公在向他招手,心想有了事情,立即转身跟九太公将他领到树林深处,回身立定道:“小子,你还有兴看斗,北京出了大事啦!”

岳承天闻言大惊,跳起问道:“什么大事?”

九太公招手道:“快跟老朽来,咱们边行边讲。”

岳承天急急道:“我师傅呢?”

九太公道:“你师傅现在恨不得有分身法才行,他目前追着一个神秘人物去了。”

岳承天立将近日之事说出后,问道:“三十六友现只剩下孤岛三渔,其他三十三人被敌人劫往什么‘塞桥堡’去九太公道:“‘孤岛三渔’在四川就会到老朽和你师傅,他除了将你一切说出外,整个江湖动态你师傅都知道,‘红罗派’现已展开风卷残云之势!”

岳承天道:“北京也有人被劫?”

九太公道:“正派武林已十去其九,甚至都是闻名武林的人物,连四奇、天山神、金超也在内,好在对方不劫功力浅薄之人,否则连你父兄和伍氏一家都保不住了。”

岳承天闻言色变,惊得满头大汗,简直不知所措,良久叹口气道:“三神与罗姑姑呢?”

九太公道:“三神现负责皇城,你终南派已全部撤进皇都,现正和你师傅一家共住御花园内,罗妞幸有‘幽灵遁’法,她正在搜寻敌人落足之地,所谓‘塞桥堡’,那只是敌人临时囚人之所。”

岳承天道:“这都是‘红罗派’所为?”

九太公道:“事情只怕不单是‘红罗派’,你师傅要你密切注意秦、白二女,余兴和昨天天黑时已向二女投降,看势她们掌握整个中原武林大势,现正与‘红罗派’争长短。”

一顿又道:“北国三绝似亦有向二女降服之势,原因是怕乾坤帮。”

岳承天道:“乾坤帮现还有一半存在。”

九太公道:“不出三日也会投降,刚才老朽就看那乾坤帮主在当众说话,约束百零八个弟子分散行动,似有待坤帮主引见二女之举。”

岳承天道:“你老要晚辈离开何意?”

九太公道:“老朽发现‘马罗令主’的踪迹,要你跟老朽去认认,他的行动鬼祟,身边追随四大特等高手。”

岳承天道:“二女现在此地,难道放弃不成!”

九太公道:“你现在暂时不要管他们的行动,必要时非探‘超尘涯’不可。”

兵承天知道其中定有问题,于是紧紧随着九太公前奔:二人走了两个时辰之际,同时发现前途有道火光一闪荫灭,岳承天倏忽立住道:“那山上有名堂!”

九太公道:“我们的目的地还有五十多里,山上火光可能是猎户,敌人都是功力深厚之辈,岂会用火光照明!”

岳承天道:“那不是火光,是兵器互碰出来的火花!”

九太公看了看距离道:“起码有五里地,现在无法判断!”

岳承天摇摇头,侧耳静听有顷,面上现出古怪表情,九太公回头看到大异道:“小子,你听出什么来了?”

岳承天翻翻眼皮,嗯声道:“这真是怪事,三五里地根本不能瞒过我的耳朵,怎的竟听不出丝毫声息,然而火光的确是铁器碰出来的,噫,快看,又有了。”

九太公纵身冲出道:“有腿不走,站着猜测听什么?”

岳承天紧紧随着他,心中仍怀着疑问,走出一里之际,徒然把按住九太公,口中发出确定的语气道:“太公慢慢走,我想出来了,那是两大无上高手在火拼!”

九太公梀然一怔,回头道:“你听出来了?”

岳承天摇摇头道:“能听出就算稀罕啦!”

“小子,你凭什么确定事实呢?”

九太公问出这句话的一霎,紧接惊叫道:“是内劲控制住空气传音!”

岳承天道:“一点不错,师傅说,他也曾施用过。”

九太公骇声道:“武林五大奇人从前都办不到!”

岳承天郑重道:“有没有试过,不知能否办到,以余兴和为首的五人那还差很远。”

九太公突然跳起道:“可能是你师傅遇上强敌了。”

岳承天摇头道:“赤朱铗不动则已,使出来岂止一点火星,起码也要红遍那座峰顶!”

九太公想不出武林之中有何正派人物相等伍天声的功力,慾知事实,他伸手一拉岳承天道:“老朽运‘神遁’掩护你,咱们赶到那儿看看。”

二人动出全力,顷刻之间冲上那座山头,举目一扫,只见在星月之下显出两个奇速无伦的黑影飞舞盘旋,九太公一见给呆住了,传音道:“罗刹王和马罗令主!”

岳承天曾和罗刹王大干一场,见面当然识得,另一个却穿一身血红怪服,凶恶之相真是触目胆寒,忖道:“原来这怪物就是马罗令主!”

二人用的是两件怪兵器,罗刹王是一把两头有锋的怪剑,长有五尺,似还可以收缩,挥舞如电,岳承天竟未见九太公道:“你尝过罗王的‘天地无鞘剑’没有,他现在施的是‘崩雪剑法’,虽然霸道,却不阴毒。”

岳承天道:“我和他斗的是掌上功夫,根本就没有发现他的武器!”

九太公道:“那玩意不用时,收起来不过五寸长,当时你不知道他放在哪里?”

岳承天道:“马罗令主使的兵器更怪!”

九太公道:“左手那把是‘金精剑’,右手是‘天牛角’,他自己命名‘阴弧魔符!’那是根据他创的‘阴弧魔符’剑法而起的名字,现在他使的就是‘阴弧魔符’剑法。”

岳承天不明那剑法名称的意义何在,嗯一声道:“这家伙的怪剑法真正阴毒,走的都是邪门路子,没有一招一式不出人意料之外,以后动手真还要分外小心。”

九太公道:“你偷学‘三仙谷’的‘大罗天剑法’,看势遇上对手了。”

岳承天道:“罗刹派原来就叫‘白罗派’,论势力较‘红罗派’差远啦八九太公点点头,眼睛注定马罗令主道:“小子,你要注意此人功夫,他那‘阴弧’和‘魔符’交替十七式是最难招架的险招,你看罗刹王往往稍占上风时,都遭那一手订得反胜为败!”

岳承天点头道:“此人似还留有两招未使用,凭这一招十七式的推想,可能是最后三绝招的第一招。”

九太公称许地道:“小子,你的智慧确达绝顶了,他第二绝招是‘阴弧’单施,魔符佯攻五招,使敌人全神抗御后,阴弧孤军突发直入,一招开始,九式连贯杀进,大有使敌人窒息之效!”

岳承天骇然道:“你老从何得知,这招除闪电式的防守外,根本就无法回手。”

九太公道:“此人在三日前曾秘传授他的儿子‘格安三世’,他作梦也想不到还有人凭‘神遁’窥伺,这招是第二招,最恶毒的是‘魔符八面十三击’,如没有‘大罗天剑法’抗拒,其他剑法没有能敌过这一招。”

岳承天叹口气道:“此人已够厉害,听说还有‘红罗王’自己和‘格安二世’的女儿,似叫什么‘寰宇公主’的,其功力剑术必定也不弱。”

“噢!太公。”他忽然想到一事问道:“格安二世还很年轻,他哪里就有大女儿呢?”

九太公摇头道:“你看年轻吗,其实他有四十多岁了,武林人物是不能看外表的,他女儿确叫‘寰宇公主,其武功在‘红罗派’内坐第二把交椅,仅次于‘红罗派’一等而已!”

岳承天越听越觉不安,怔怔地道:“太公,将来我恐要挨打了!”

九太公见他苦着脸,不禁好笑道:“你已虚啦!”

岳承天摇头道:“打不过就逃,虚什么?”

九太公闻言笑道:“你师傅任何都好,就是这一点教你不高明,武林人物动不动先说‘逃’字!”

岳承天正待辩驳,突见罗刹王厉吼一声道:“叛逆,你也尝尝这招‘北极寒光’的厉害吧!”

九太公骇然叫道:“小子注意,他的‘天地无鞘剑’飞出啦!”

岳承天猛觉满眼都是剑气弥漫,犹如天河倒泻一般,叹口气道:“这老魔气急了,竟运起飞剑拼命呢?”

九太公道:“小子,听说你也是此中佼佼者!”

岳承天笑道:“咱师傅才是天下无双!”

九太公见他不作正面答复,微笑道:“这种至精剑术,老朽虽不会,但却能识货,罗王的剑气强盛无比,已到达化境,你看如何?”

岳承天笑道:“他内功丹气虽强,可惜练的是旁门剑术,口决不正,剑走极端,往往难于持久,遇邪称霸,遇正必低头。”

九太公暗忖道:“这小子已得剑术神髓,难怪他瞧不起人家!”

岳承天没有看他,俏声道:“马罗令主最后两招使出来了!”

九太公道:“他可能尚未练成飞剑?”

岳承天摇头道:“凭他‘阴弧’上的内劲看来,似亦能够脱手操纵,可能是他不愿拼命之故。”

九太公大异道:“那他只有败阵啦!”

岳承天点头道:“罗王凭飞剑以逸待劳,他仗轻身功法岂能支持,自是只有撤退了!”

一顿又道:“太公请看,他的‘魔符’加劲,显然是后退的先兆啦!”

九太公俏声道:“此人阴险无比,明明不弱于对方,此标却要装着不敌之姿,显而易见的,他似藏着什么阴谋。”

“他开始退啦!”岳承天一拉九太公道:“我们去山下等着,罗王面带疑问神情,看势他不会追的。”

马罗令主真的退了,只听他阴阴冷笑着,边守边退,大有诱敌之情。

罗王似亦看出他的阴谋,陡然一收“天地无鞘剑’气,葫芦似的身体猛向前滚,口中厉啸一声:“着!”

马罗令主突然惨叫一声,不知道何严重打击,如风驰电掣,一股劲地狂奔下山。

岳承天未曾脱离视线,拉着九太公拼命追赶,惊讶道:“罗王放出一线金光,不知是什么东西!”

九太公叹声道:“那是用作保命的‘巫神针’,不到生死关头绝不轻用的。”

岳承天两眼注定马罗令主的背影,竟连瞬也不瞬,口中问道:“他还未到生死关头呀,那玩意怎如此厉害?”

九太公觉出他的轻功真到达至境,闻言笑道:“那是恨透了马罗令主的表示,‘巫神针’不发则已,一发连他自己也要休养三天才能强将精神复元,那是与本命相连的东西,和飞剑有异曲同工之妙,物存人存,物损人亡,较飞剑强在有偷袭之功。”

岳承天道:“他刚才能收到什么效果?”

九太公道:“对方与他功力相等,要命是不可能,负伤仍旧难免,罗王如不顾虑马罗令主有阴谋,一旦全力比手,马罗令主必定难逃要害之伤。”

退出快一个时辰,前面的马罗令主仍然狂奔未停,岳承天忽然道:“太公,晚辈趁此时机向他下手如何?”

九太公摇头道:“罗刹人阴险歹毒成性,越是老一辈的越甚,他们没有一个不练古怪的东西在身上,迫到毫无退步时,他就在生死边缘反噬你一口,搞不好那口就要了对方性命,我们不到必要时千万别冒险。”

岳承天突然讶叫道:“前面有人和马罗今主遇头了,啊,是‘格安二世’,他竟能逃脱啦!”

九太公急急道:“你听听,似还有人追赶!”

岳承天急急拉他藏起,悄声道:“一点不错,是秦铮和白红萼,噫,她们带着五个人,可能是那个女首领也跟来了。”

九太公道:“他们仍尊重我那叛徒,背后依然施御气。”

岳承天道:“马罗令主掉转方向了,我们快追!”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0章 罗刹分裂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