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71章 邪派恶斗

作者:秋梦痕

九太公为了谨慎起见,他百先隐身出外,一见洞外无人,于是招呼三人鱼贯行出,大家登至石柱之顶,举目俯察,不禁张口结舌,只见峰脚下竟是环绕一圈都成斗场,又何止两百高手:天山神和金超看得惊心动魄,原因是他们只认识其中几个人。

九太公声叹道:“这场大斗真正空前凶猛和复杂!”

岳承天将整个形势看在眼里,心中亦觉紧张至极,指手道:“余兴和夫妇竟只能抵敌‘红罗派’的两个无名老鬼,可想敌方的势力是多么雄厚了。”

九太公道:“我们在洞内听到所谓‘兴安副座’和‘高加副座’就是与余兴和夫妇相斗的两人,那是兴安岭和高加索两个魔王,可能现在已成‘红罗派’的副令主!”

金超插口道:“那些女子就是近来轰传杀人不见血的疯狂帮人?”

岳承天点头道:“那只是一半,其中那些少年是另一半!”

天山神道:“还有那么多是什么东西!”

九太公道:“那高长怪物是马罗令主,他和另一个老怪物联手对敌的是‘北国三绝’,秦锋和白红萼你们都见过,她二人共斗那位少女是寰宇公主,余霸天、沙义、沙仁三人联手对敌的是格安二世。”

岳承天道:“红罗派这次已死人不少,那些众人竟有三:分之一死在疯狂帮人手中!”

九太公笑道:“那些众人都不简单,无一不是参修五十年以上的人物,大部分如不伴着马罗令主父子祖孙,只怕都是遭疯狂帮杀光!”

金超大异道:“地上也死了不少男女少年,他们既有‘尾闾神功’,因何也会死呢?”

岳承天郑重道:“马罗令主、格安二世、寰宇公主等二人都有‘离间大法’,那是专对‘尾闾神功’的功夫,可能是迫得太近而遭毒手。”

九太公突然道:“马罗令主要退了!”

下面突然一声震耳长啸,“红罗派”人如潮水般向西北奔逃,后面由马罗令主、格安二世,寰宇公主等三人掩护,边斗边走,去势奇速无比。

秦铮和白红萼大展威风,双双挥手激逼,指定余兴和夫妇,沙义,沙仁,余霸天等五人攻右侧,北国三绝攻左侧,疯狂帮人向两翼展开,阵势雄厚之极。

九太公惊呼一声道:“中原武林霸业,想不到都落入‘雷链’和‘神锁”二女手中,天竺魔僧投入‘白罗派’,而白罗派又将被‘红罗派’推翻,疯狂帮,霸王峰,北国三绝等都投降二女,以目前形势看来,‘红罗派’又将被逐出中原,整个中原武林算是统一啦。”

岳承天冷笑道:“只怕未必!”

九太公叹道:“你师徒将用力于罗刹派人,哪还有余力管人家,只要二女好好管理被征服之人,以老朽之见也就算了。”

岳承天道:“你老对余兴和弑师之仇不管了。”

九太公道:“那又是场麻烦,何况二女有疯狂帮在握,只怕连你师傅也不敢轻举妄动。”

九太公这活是出之真心,毫无激将之意,事实上也是真情,但在岳承天听来却大大不顺耳,然而他却不加辩驳。

天山神一看四野冷清清的,大声道:“承儿,我们怎么办?”

岳承天毫不犹豫道:“尾随‘恨世派’后面前进,不管‘红罗派’退不退出中原,我们只要抓到一个罗刹人逼问‘塞桥堡’去处,然后直扑那地方救人。”

九太公接口道:“塞桥堡的地点老朽倒是知道,只怕我们力量不够。”

岳承天道:“你老只管指示路线,如硬救不行,我们就来暗的。”

九太公长身向石柱跃下,走着道:“塞桥堡在北天山以西,属罗刹地区,天山大个子难道没有耳闻?”

天山神摇头道:“我在天山从未向西走出三百里。”

金超道:“太公知道就行了。”

岳承天忽然想到觉罗王子,抢上前问九太公道:“你老将觉罗王子藏在哪里?”

九太公看他一眼道:“早叫‘孤岛三渔’伴送回北京去啦,你忽然想到他干什么?”

岳承天道:“当然为安全故,现中原武林所剩无几,邪魔趁此空隙,岂不任意而为。”

金超道:“我看秦、白二女也有危险,所收之人,无一是心服口服的,一旦没有外患,其中必起叛离。”

岳承天冷笑道:“那叫作活该!”

天山神通:“希望不要马上变动,否则不堪设想。”

九太公叹口气道:“后事无法预料,只要她们能小心控制疯狂帮才不致发生内叛。”

岳承天越想越觉心烦,眼前幻出二女和沙氏兄弟的影子,心中如遭针刺。

日当西落之时,前途仍旧毫无动静,惟沿途不断留下无数尸体。

四人昼夜不停,第五日已追到昆仑山脉西端,九太公指出快进新疆边境。

大家于一日清晨正当继续前进之际。

岳承天忽然发觉一件线索,指着道:“红罗派确实败退回国了,大家请看,那一推大柴灰还没完全熄火呢!”

天山神走去一看,道:“这是烧野味留下的,地上还有不少吃剩的兽肉!”

九太公道:“二女似已下了决心,显然要将罗刹人完全驱逐出中原不可。”

金超突然大叫道:“这儿有个活的。”

大家闻声走近,岳承天一看道:“这是疯狂帮的少年,竟遭斩去双腿,只怕活不到半个时辰。”

低头一察,叹道:“他胸口也中了一剑!”

那人气还未断,似还有些知觉,闻声睁开眼睛。

九太公和声问道:“你还能说话吗?”

那人挣扎一阵后,痛苦地张口道:“你们是中原武林?”

岳承天突然噫声道:“你不是‘乾九王’吗?”

那人移动一下脑袋,望了岳承天一眼,显出一丝安慰道:“是的!”

岳承天叹声道:“红罗派退去多久了?”

疯狂帮的少年已站在死亡边缘挣扎,一手按住脑袋后岩石,一手压住胸口剑创,面部肌肉只痛得一阵阵抽搐,拼命挤出最后几句话道:“红罗派……到…此仅……只剩下……三…十余人……大概……过……去三个……时……”

九太公见他言尚未尽即告死亡,叹声道:“他断气了。”

岳承天摇头道:“这是他人生的终点,我们的旅程不知尚有多远,继续前进吧!”

金超招手天山神道:“大哥,我们要卖点力了。”

天山神会意道:“没有我俩拖着,太公和承儿早就追上岳承天向着九太公道:“你老还是请领先,既可识路,又能察敌。”

九太公闻言纵起,直奔正西,天山神和金超同时亦提劲奋追,去势如风!岳承天恐怕二人遇险,紧紧跟在后面,一连又是两天一夜,前途仍有少数尸体可见,看出前途依然接触未断,沿途打斗未停。

天山神不时回头看看岳承天,朗声道:“承儿,天山山脉就在前面啦。”

岳承天道:“昆仑山脉走完了。”

天山神道:“昨天就走完了,前面是天山山脉起点,奇怪,九太公怎的还没停下来?”

岳承天道:“我们不要管他,大伯弄些吃的再走。”

天山神将金超唤住道:“我们就在这崖上停下吧。”

岳承天道:“大伯和超叔在此找吃的,我要往附近去搜查一下,可不要让敌人暗盯了我们。”

天山神见岳承天去后,立即向金超道:“超弟,你在这儿找个岩隙生火,我去打两只野鹿来。”

天山神生长在天山,地理非常熟悉,他语落身起,直朝崖下扑去,迳向谷底探进。大约走出五六军,野鹿没有发现,恰好有五六只山羊!兽类遇上武林高手,简直毫无逃走之望,真如反掌折枝之易,扑出就给他捞住两只,举止看.他见左侧有条山泉,立即奔近,就泉水剥皮剖腹,霎时完成烤前工作。

谁料他身还未立,忽觉林中发出人语之声,入耳不禁大异,闪身藏起,未几,林内走出两人,他一见大奇,忖道:“沙义和沙仁怎会在此末去。”

他看到的一点不错,前面走的是沙义,只见他出林一停,环视俄顷开口道:“老二,这里有个空隙,我们等到明天再进。”

沙仁的面上现出阴沉沉之色,目光闪闪不停,冷冷地接口道:“老大,两丫头对你我已无好感,何必替她卖命!”

沙义阴声回答道:“回国已无安身之所,暂时寄托何妨,况愚兄另有计谋。”

天山神见二人坐了下来,于是沉着窥伺,耳听沙仁又道:“红罗派完全控制大局,义父和两亲王及公主不知潜伏到什么地方去了,你纵有奇谋也徒唤奈何。”

沙义阴阴笑道:“罗刹并非你我兄弟故土。”

沙仁冷笑道:“中原也无你我安身之处。”

沙义哼声道:“老二失去一目之后,精神逐渐消沉,出口毫无勇气,这岂是大丈夫应有现象,天下是人闯出来的,越无前途越要奋斗,一朝扬眉吐气,珠宝,美女,地位岂不唾手可得,似你这样消沉,生命随时可灭。”

沙仁叹门气道“老大,你到了这种地步还是美梦末醒,依靠二女无疑伴虎而眠,当初你我劫她们之事幸未遭其知道,一旦风声透露,杀身之祸就会马上到临。”

沙义阴笑道:“那事除余霸天外就只有辽东苍龙知道,余霸天本身也有劫持之嫌,他不敢说出一字,而辽东苍龙现已逃回北京,那老残废尚且自顾不暇,哪还有闲情来揭发你我之秘。”

沙仁道:“你打算长期替二女卖命了!”

沙义哈哈轻笑道:“尾闾神功秘诀得手后,杀死二女,制住金令王子和金令仙子为已用,拿他兄妹控制余兴和与北国三绝,取二女而代之,何须俄顷之间即可称霸武林,此计愚兄策划已久,只等时机一到就动手,你还消沉什么?”

沙仁闻言大喜,跳起叫道:“老大何来超人之思,小弟真是拜服之至!”

沙义道:“此事要绝对守密,你我兄弟为霸为奴就看这着棋了。”

天山神听得震惊不已,只希望岳承天快点闯来,忖道:“我和超弟斗胜有余,置其死地却不足,这两个家伙要抓活的送给秦、白二女,否则她们是不会相信的。”

正当沉吟之际,猛听一声冷冰冰的阴笑升起,不禁骇然注目,只见沙氏兄弟背后立定一个毫无表情的青年,不知是何时出现的,暗暗惊叫道:“疯狂帮的乾帮主,啊,他又名‘金令王子’!这下有戏看了。”

沙义兄弟这时惊骇的程度更甚天山神,只见他们竟吓得全身都在发抖,同时退去。

金令王子一到,只见他冷笑后开口道:“红罗派现在北天山集结,第三场凶斗随时都可开始,二位竟在此不进,使令主们到处找人,二位不知惭愧吗?”

听他口气,似是刚刚到来,沙义兄弟之言,显然尚未被其听去。

沙义似感稍安,拱手道:“有劳阁下通知,愚兄弟马上随行。”

金令王子伸手道:“沙义兄曾经接在下—块金令,现请交还是幸。”

沙义歉然道:“阁下金令现已不在鄙人手中,当时即交与家义父手中去了,将来一定取来还阁下。”

沙仁见他不表可否,接道:“阁下那枚金令想必非常重要?”

金令王子沉声道:“金令符是传示江湖的威信,现敝帮已不存在,免致遭人笑柄。”

沙义道:“阁下已放弃复帮打算?”

金令王子道:“恨世派两令主待人以德,愚兄妹岂无知遇之感,沙兄出言试探,看出在下有何不忠之迹吗?”

沙义闻言一震,立即摇头道:“阁下不必怀疑,在下是信口问问而已。”

金令王子抬头看看天时,立即道:“时间到了,令主等着集结人手,二位快随我来。”

天山神耳听三人脚步声去远,长身叹口气自言道:“好险!”

当下不再停留,翻身朝来路纵回,金超一见问道:“大哥,九太公刚刚回来又走了。”

天山补道:“说什么没有?”

金超接下山羊,顺手放置火堆架上,边烤边答道:“他已发现不少‘恨世派’人,看出情形非常紧急,相信‘红罗派’定在天山有场抗拒。”

天山神道:“全部情形我已知道,等承儿回来时再说吧!”

金超闻言惊道:“你遇上什么人?”

天山神郑重道:“沙义兄弟和金令王子,还有重要秘密。”

金超大异道:“金令王子?是疯狂帮的乾帮主?”

天山神点头道:“疯狂帮最怕的寿命不长,秦、白二女曾言替该帮人员设法解决痛苦,目前金令王子兄妹己死心塌地地服从二女。”

二人说着烤着,看看快到能吃之际,忽见岳承天如飞而回。

天山神迎上问道:“你看到什么没有?”

岳承天点头道:“多的是,秦、白二女现在一个湖谷中集结全派人马。”

天山神道:“你刚才没发现金令王子利沙义兄弟等?”

岳承天道:“在三十里外看到。”

天山神立将自己发现说出道:“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1章 邪派恶斗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