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72章 珠箭双毁

作者:秋梦痕

三方面各有各的想法和看法,在沉静一时之余,“无水龙”首先打破冷静,右掌一挥,发出七成内力劈向马罗令主,苍声叫道:“杨某先请马罗令主赐教。”

格安二世从他父亲背后一闪而出,提拳横挡一招,冷笑道:“最好三人同上,一招平凡之势岂需要家父出手。”

岳承天双掌一分,从中插一招“南迎北拒”,朗声道:“二位何必保留心劲,要干就得全力出手。”

他的动作潇洒自然,顿将双方隔在劲圈之外,马罗令主一见大惊,眼看儿子和“无水龙”杨阳都给震得立足不足,心中顿起一阵无名恐惧,抢出大喝一声,立从岳承天侧面攻进,内劲竟已使出八成。

岳承天何等机警,敌方劲力未到,身向右侧一闪,恰好钻至空隙,脚还未稳,耳听查飞和李理同时叱声接上。

“砰!”的一声大震,马罗令主倒退一步,竟遭查飞和李理各运全力抗了一招狠的!岳承天适时掉转身躯,只见查飞和李理又向左方攻进,刚好与杨阳连成一线,他得机不放,就近取势,一掌劈向格安二世!格安二世本有替父分敌之心,岂知脚刚移动之霎,耳听那老者大喝冲出道:“少主留心背后。”

高手拼斗之间,谁也有四方八面顾到之能,格安二世岂会要他警告,声未入耳,人已闪开数丈。

岳承天一招未尽,生怕他暗袭北国三绝,劲力不收,蹑踪紧追过去。

那老者轻功超卓不凡,同样想截住岳承天不放,天山神和金超早已提功待发,一见同声猛喝,四拳并发,如天神般抄出岳承天背后,硬生生地将老者挡住不放。

马罗令主这时与北国三绝已连抢十余招重手,因他罗刹王功力稍强有限,这时拼对北国三绝,却又欠差半筹,一见儿子遭岳承天左拦右截,心中顿起惶然之感。

格安二世被追得满场乱转,怎样也抢不到他父亲身边,一急之下,厉声骂道:“你这不要脸的猴子,原来你和北国三绝是同路人。”

岳承天掌劲始终不发,闻言朗声笑道:“北国三绝与令尊棋逢对手,此时已无力向在下发招,你如再弃在下不顾,难道叫区区静立一旁技痒难禁吗?”

格安二世闻言大惑,听来似有道理,但刚才已接过一招,自知不是这猴子似的人物对手,一气无处发泄,猛往天山神背后扑去!岳承天早已查出那老者难敌天山神和金超,自然不会让他去救援老者,朗声大笑追进,打趣道:“鬼子,你学的是什么功夫,怎么不学会单独动手呢,老想援助别人干吗,有种就和在下碰个三招二式。”

言落中,身已抢到天山神背后,一招挥出,顿时格安二世退后丈余。

马罗令主一见,心中急出怒火,陡然大喝一声,左手袖内突现两点银星如电。

“半边天”查飞触目厉叫:“快避‘魔骨针’!”

以杨阳和李理的功力,眼神之强,自是毫无疑问,谁料居然未脱险境,避得了要害,竟逃不了重伤,闪躲之际,同时发出两声痛嚎,各人肩头立遭银星穿过!岳承天耳听声音不妙,临急果断,在格安二世刚要再扑之际,以雷霆万钧之势,陡然翻身一掌,竟将那老者打得飞出斗场,他连看也不看,立叫天山神与金超接住格安二世,双脚一蹬,如电扑救北国三绝。

身在空中,眼角传进北国王绝险到极点的场面,杨阳和李理这时已痛得倒在地上不能移动,面色自如死灰,其受伤之惨,可以想像到严重非常,“半边天”查飞一人在死命拦阻不放,但他哪里是马罗令主的对手,遭巨雷般的掌劲已打得鲜血狂喷,显然已受了严重内伤,然而却一步未退。

岳承天一见不忍,由空中双掌齐发,全力罩往马罗令主头上,口中大喊道:“查前辈速护伤者退开,此人有晚辈接住。”

马罗令主无暇再攻查飞,纵身后退,躲开岳承天雷霆之势,回身还手,迎住岳承天下落的身体猛扑。

查飞得隙退到同伴面前,俯身查看之后,扬声对岳承天大喊道:“岳哥儿,老朽等承你援手,从此后再无敌意,对方‘魔骨针’能穿各种内功罡气,你要小心提防。”

岳承天这时全力出手,闻言朗声笑道:“承前辈关怀,晚辈心领。李、杨二位前辈伤势如何?”

查飞接道:“幸无生命大危,仅伤筋骨而已,老朽等要告退了。”

岳承天大声道:“前辈请便,咱们再会。”

马罗令主阴阴冷笑道:“原来你就是岳承天。”

岳承天哈哈大笑道:“老鬼子,再放‘魔骨针’试试看!”

马罗令主似对岳承天的一切查得很清楚,阴笑道:“本令主早知你练有‘磁精元气’可挡。”

岳承天大喝一声,猛劲前攻,沉声叱道:“你既不敢,那就在内功上分胜负吧!”

马罗令主目睹其子被天山神和金超困住,竟不能稍占上风,心中一急,立即挥出护身兵器抢攻。

岳承天亦适时挥出“电鳗宝匕”,嗨嗨笑道:“老鬼子,你那‘阴弧魔符’休在少爷面前逞能。”

马罗令主领觉满眼银光飞舞,身遭剑气罩住,“阴弧魔符”竟处处受制,而毫无发挥之机,只吓得心惊肉跳。

岳承天施的正是克制“阴弧魔符”之“大罗天剑法”

这套剑法加上“混沌仙翁”遗传内功,真正如虎添翼,招式之雄,无与伦比。

马罗令主接下三百招后,不似失去抢招功力,甚至连防守都感困难,自知大势难回,张口发出一声厉啸,用意似在警告其于逃走,又似在招呼救援。

格安二世闻声大喝,猛攻天山神十余招后,得隙冲出重围。

岳承天一见金超要追,大声阻止道:“超叔和大伯过来,我们不可分开!”

马罗令主一见儿子逃脱,立即施出最后三大绝招,内劲已运到十二成!岳承天自知功力胜他太多,冷声笑道:“我如不想将你活捉,哪能让你拖到这时。你那套‘阴弧魔符交替十七式’,‘阴弧连进九式’,‘魔符八面十三击’都使出来罢,在罗刹王面前可以逞威风,哼,在少爷的手下就没有便宜占啦!”

马罗令主耳听对方竟能识出自己的看家本领,心中大惊,简直无法形容,第一绝招尚未施完,双手的章法早乱!岳承天一见良机到来,“电鳗宝巴”脱手飞出,他竟施放飞剑之技!马罗令主独目魂飞,五内皆震,六神大乱,机械式地也将两件兵器抛起抵抗。

岳承天一见大喜,他根本就未曾有用飞剑杀他之心,立将剑气一催,顿时卷起对方兵器,传音天山神和金超道:“全力向他背后发掌!”

天山神和金超刚刚赶到,闻言照办,四掌如电攻出!马罗令主己将整个内劲灌在兵器之上,这时除了周身护体罡气外,根本就只有挨打的份儿。

岳承天的真气已与他吸在一起,使他毫无弃械逃亡之机,相持一个时辰之后,眼看他已支持不住,沉声喝道:“你如要命就赶快投降,否则我要下手无情了。”

马罗令主已无说话之能,正在咬牙苦撑,两目现出恐怖之态,仅只点头示意。

岳承天一见,立叫天山神和金超住手,缓缓走向对方身前道:“阁下休存妄念,否则必遭身首异处之灾。”

说完伸左掌按住马罗令主天庭穴,大喝道:“现在护你收回真气!”

马罗令主遭其制住死穴,只好依令行事!岳承天右手一收“电鳗宝匕”同时缴去对方兵器,左掌发动“磁精元气”,收手郑重道:“阁下全身死穴已遭在下‘磁精元气’控制,除家师外,武林无人能解。”

回头对天山神道:“请大伯将他背起,我们走吧。”

马罗令主暗暗运聚真气一试,顿觉心跳难禁,眼睛一花,几乎晕死过去,大惊之余,暗自叹道:“此人‘磁精元气’竞有如此神奥,我红罗派在中原必败无疑!”

天山神背起马罗令主,心中喜得哈哈笑道:“你红罗派前曾俘我,现在也叫你尝尝被俘的味道吧。”

一顿向岳承天道:“承天,朝什么地方去?”。

岳承天一指前面重山道:“照直走!”

金超向前开路,传音岳承天道:“承儿,不问此人口供?”

岳承天传音他二人道:“此地马上定有大批红罗派高手到来缓助,我们要趁时脱离此地越远越好,否慢必遭重重围困。”

金超道:“此去恐怕会遇上‘恨世派’人物。”

岳承天道:“除避开疯狂帮外,其他一律不管。”

金超奔驰了十几个山头之际,忽见对峰上有两条人影一闪,正传立住查看.耳听岳承天道:“那是红罗派人,让他发现不要紧,我正要找个人来传话。”

金超加上两成内劲,长身朗那山峰纵去,瞬息之间,身已接近那峰下不远。

天山神紧紧跟着,马罗令主在他背上毫不碍事,回头道:“对方不见了。”

岳承天微微一笑,面向一处山崖朗声道:“二位不必隐藏,贵派令主遭我岳承天所擒,生命毫无损伤,赶紧通知红罗王去吧,叫他将所劫中原武林来换,少一名或伤一人都休想将马罗令主要回去,注意,在未交换之前,贵派休起抢夺之心,否则难免贵令主有死亡之危!”

两个藏在暗处之人闻言大惊,其一深知隐藏不住,阴声问道:“你就是‘杀人王’岳承天?”

岳承天朗声笑道:“剑上血常染,掌下尸纵横,你们知道就得小心。”

他的名声太大,只吓得两个红罗派人浑身发抖,良久才听到另一口音道:“阁下之言我必带到,请问在何地换人?”

岳承天灵机一动,沉声答道:“三日后午夜在天山会面,贵派必须将中原武林全部带到才行。”

那两人不知他所说三日之期乃是一计,目的在试探红罗派将中原武林是否真的运往耶拿河去了,其中一人立即大声拒绝道:“阁下定期太近,时间赶不及会面,”

岳承天估计从西伯利亚运人到天山,就是高手背运也非一月之久不可,于是试探问道:“依贵方之见,需要多少时间。”

另一人答道:“如大王答应换人、为时必须七日。”

岳承天闻言一怔,暗道:“罗刹王消息有错,红罗派并末将所劫之人运往耶拿河呀!”

立即答道:“就以阁下之言为定,七日后午夜在天山会面。”

金超不闻对方再说话,立即走近天山神,面对马罗令主道:“阁下因何不向贵属下打招呼,他们所说七日之期是否办得到。”

马罗令主冷笑道:“你们已将真正距离探清,本令主慾阻也来不及了,还有何话可言?”

岳承天听出那两人去远,朗声笑道:“你们所劫中原武林并非藏在耶拿河吧?”

马罗令主阴声道:“赫鲁冰那昏晕头,全将消息透露了。”

岳承天知他指的是罗刹王,不禁大笑道:“他说的可是真话?”

马罗令主嘿嘿冷笑道:“本令主不否认那晕头之言,但他不知人质在三日前已更换地点了。”

岳承天朗然道:“这样说来,罗刹王确实守信不诈了,阁下想想七日之期可够?”

马罗令主点头道:“七日之内你能保障本令主生命无险?”

岳承天一面招呼金超前进,一面朗声道:“阁下担心疯狂帮人拦截吗?”

马罗令主被天山神背着猛纵狂弛,声气不继地答道:“你小子无能抵抗那些疯男女!”

岳承天朗声笑道:“诚如阁下所言,然区区另有趋吉避凶之道。”

三人带着人质,一直奔至天黑,金超在前叫道:“前面距北塔山不远了。”。

岳承天传音天山神问道:“大伯生长天山,能否找一隐秘易守之洞!”

天山神传音道:“我们不怕红罗派找来偷袭?”

岳承天传音道:“不到约期,红罗派绝不相信我们在天山,但来的人一定不少,那只是预先埋伏而己,初次会面,我不相信他们有诚意,隐藏天山之目的,全在暗察对方诡计,甚至还要故意引来‘恨世派’大拼,一举两得,全在这一策之下奏功。”

天山神得知他的计策后,立即传音金超道:“兄弟向右前方走,由北塔山脚下绕正西。”

岳承天截得他的传音后,疑问道:“现已天黑,还要走多久?”

天出神知道马罗令主已失去避穴之能,即反手一指点出,立将他的睡穴点住,这才宏声道:“再走两个时辰就是‘天河’,我们干脆就隐藏天山绝顶之上吧,那儿有一最妙之处可藏,易守难攻,可望及十里。”

岳承天闻言大喜.问道:“有悬崖古洞?”

天山神大笑道:“我的老家!”

岳承天从不知道他住在什么地方,闻言迫近道:“叫什么名称?”

天山神道:“人人只知天山绝顶有天河,但却不知天河旁边有绝险无比的‘寒铁崖’这名字,那就是我的老家;北面为沉沙崖,无人能去,南面是天河,对岸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2章 珠箭双毁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