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73章 红罗妖姬

作者:秋梦痕

俄顷之间,林内纷纷纵出数十位青年男女,那正是“疯狂帮”的人,未几,北面出现两少女,她们就是白红萼与秦铮,身后紧随一批人物,有“金令王子”、“金令公主”、余霸天、沙仁、沙义、“半边天”查飞、“无水龙”杨阳、“日月客”李理,这三人显得面色苍白,可能是伤势未愈之故。

红罗王一见形势严重,似知独力难敌,大有趁机逃走之情!

谁料突从他背后如流星纵出一批人物,为首的竟是一个金发少女,她身后跟着格安二世,及五十余个奇形怪状的老少男女!

红罗王一见后援到达,精神霎时振奋,将手一招,全部排列身后,立朝格安二世沉声问道:“你父为何未到?”

格安二世上前慾答,却被金发少女接口道:“禀大王,令主不幸,已遭‘杀人王’岳承天擒去了。”

说着行出,轻声道:“姓岳的声明非用中原人质交换不可!”

红罗王似感大吃一惊,沉声道:“姓岳的小子本王刚会过,但未当面提要求,此事过后再处理,当前情势紧急,大家要提防‘疯狂帮’的‘尾闾神功’!”

金发少女道:“大王当此紧急之时,祈请牺牲一颗‘裂天雷珠’,否则绝难取胜。”

红罗王叹口气道:“雷珠全毁了。”

他见“恨世派”正在调动全体集中,于是即将与和合二仙拼斗之事当众说出。

全体闻言大震惊,金发少女道:“大王的‘透地神党’带来没有,那正是破‘尾闾神功’的无二法宝!”

红罗王叹口气道:“那是你王妃视为生命之宝,本王不忍随身携带!”

格安二世接道:“王妃已入中原,不知大王见着没有?”

红罗王大喜道:“有王妃亲来,不怕‘杀人王’无对手啦,她带来什么人,本王尚未遇着。”

格安二世恭声道:“王妃的八大武士都带在身边,不过……”

红罗王见他说话吞吞吐吐,哼声道:“武士长也来了?”

格安二世应声道:“王妃怎能离开他?”

红罗王沉哼一声,没有再说,似是难于出口。

格安二世进言道:“武士长如不及时除去,将对大王声誉不利!”

红罗王摆手道:“他是王妃带来之人,杀之必激恼王妃反叛,此事只有暗地下手!”

突然听得“恨世派”内发出大喝,只惊得这边注目望去!金发少女诧异道:“废王义子被拿下了。”

红罗王冷笑道:“沙仁,沙义叛离废王之后,可能又要叛离‘恨世派’,这种人迟早不得好死!”

沙仁,沙义确被拿下了,只见白红萼大声叱道:“本令主早有杀你之心,因证据未明,以致迟到现在!”

语音一落,突伸两指连续点出!

沙仁,沙义各哼一声,霎时倒地身亡!

这时秦铮缓缓朝红罗王走去,白红萼一挥手,立即带领北国三绝,余霸天及疯狂帮人跟上,当地仅仅留下两具尸体。

红罗王一见,立即率众迎上道:“贵我两方就此决一死斗吗?”

秦铮冷声答道:“和合二仙尸体何在?”

红罗王闻言一怔,阴笑道:“秦令主因何得知?”

白红萼冷笑道:“那是你死对头罗刹王传音通知,否则本令主岂知你在此地!”

红罗王哈哈笑道:“尸体已被‘杀人王’埋下了。你们不来,本王与他将有生死搏斗,只怕到现在尚未停手呢!”

秦、白二女闻言一呆,良久没有出声,甚至同时止步不前!

红罗王会错意思,突然哈哈笑道:“你们也怕‘杀人王’岳小子吗。他马上就要来与本王决斗。”

白红萼立即传音秦铮道:“秦丫头,他如真来,我们怎好制止疯狂帮人动手!”

秦铮答道:“捣乱鬼精灵无比,他不会现身的。”

白红萼一想不错,将手向后一招!

刹那之间,“金令王子”和“金令公主”率领手下齐声发喊,全部疯狂冲出!

红罗王一见,厉喝一声:“格安快接‘金令王子’,寰宇速迎‘金令公主’,你有‘离间大法’,无论如何不许放他们攻入武士群中!”

白红萼回头叫道:“余霸天快攻他们武士群,三绝伤势未愈,退后休息!”

她语音一落,立同秦铮冲向红罗王。

一场大战霎时展开,只打得天河岸上沙飞石走,呐喊震天,岳承天独自看得乐不可言,几乎大笑出声!

打斗越来越激,俄顷之间,红罗派的武士群遭疯狂帮之人的“尾闾神功”吸倒了二十余个,仅仅只有“金令王子”为避格安二世的“离间大法”而被迫进林内,但“金令公主”形势非常危殆,她被那金发少女追得满场乱钻!

白红萼虽与秦铮力拼红罗王,但她们合起来足有余裕,一见那金发少女不时放出两点银光闪闪的东西,似使“金令公主”的“尾闾神功”毫无用处,不禁大惊,边打边传音秦铮道:“秦丫头,那金发少女是谁?”

秦铮正在掌指齐挥,打得激烈之极,闻言答道:“可能是什么‘寰宇公主’,她放的是什么宝物?”

白红萼突然一掌,趁隙偷袭红罗王右后胁,口中答道:“那似是两只能自动飞舞的银蝴蝶,可能不怕‘尾闾神功’,我们要设法挽救‘碧姬’,否则必遭金发少女的毒手!”

“碧姬”可能是指“金令公主”小名,秦铮闻言道:“速调三绝接应如何?”

白红萼反对道:“三绝遭马罗令主重伤未愈,他们无力动手,只有召回余霸天了!”

她说着陡然发出一声轻啸,似在下达命令,余霸天这时正面对五个红罗派武士,但他闻到啸声之际,巨拳连挥,顿将对方攻退,长身一纵,急扑白红萼这边问道:“令主有何指示呢?”

白红萼急急道:“快救援‘金令公主’!”

余霸天奉命急纵而去,刹那冲到金发少女身后,突发一声巨吼,双拳齐挥,劲力沉雄之极!

金令公主一见有了帮手,铁掌立即回扑,只可惜她的“尾闾神功”不能攻敌,仅仅能接对方掌力才有效,这时打出的只是其他武功而已!

金发少女虽不敢发出内劲攻她,但那两只能飞的蝴蝶却厉害异常,似专找敌人的双目伤害!

秦铮己看出事实,立即大声叫道:“碧姬,她有余霸天接下尚可支持,你快去找寻令兄,他被迫到左面林内去了。”

金令公主闻言大急,火速退出,如飞扑追林内而去!

余霸天本力雄厚,但论真功夫他哪是金发少女对手,五十招一过,竟被迫得节节后退,只气得怒吼如雷。

红罗王眼看自己的武士高手越来越少,他知道形势大大不利,生怕“疯狂帮”人朝自己围来,他立即采取守势,身朝天河岸逐次退去,同时发出撤退怪啸之声!

就在红罗王全体得到撤退信号之际,一声惨厉无比哀嚎出自余霸天口中,他竟遭金发少女连头带肩劈去大半!

北国三绝已顾不得伤势未愈,同时飞身扑出,意在将金发少女围住,但为时不及,眼看金发少女已翻身扑下天河!

白、秦二女自知无法收拾红罗王,在迫到河边后双双让其冲去,好在他带来的五十余个武士所剩无几,全被“疯狂帮”青年男女堵杀四十余人。

白红萼反身奔到北国三绝面前道:“三老请先回总堂养伤,我们要去找碧姬兄妹。”

“半边天”查飞接道:“此地死尸大多,属下等处理后定照令主指示!”

秦、白二女同时各率一批青年男女如飞追进林内,恰好与岳承天隐藏处相反,他一见仅留北国三绝,稍停现身大笑道:“三位前辈无恙乎?”

北国三绝正在忙着埋尸,闻声同时一惊,待看清是他时,突同声大笑道:“小子,你竟在隔岸观火呀!”

岳承天听出再无他人,接口笑道:“三位前辈又何尝伸过半手!”

“日月客”呵呵笑道:“别说废话,帮忙动手呀!”

岳承天笑道:“晚辈出来之意不是替死者安葬呀,而是通知三位前去收拾另外两具尸体的!”

“无水龙”大声道:“是谁?”

岳承天道:“晚辈耳朵强人一筹,听出西北先后发出两声惨叫,第一声是格安二世遭‘疯狂帮’两兄妹收拾所发,第二声是‘金令王子’遇一不明人物送命啦,据晚辈判断,那人可能是红罗王的王妃,否则没有人能要他的生命。”

他不让北国三绝再开口,说完拔身纵起,闪了一闪,霎时隐入林中不见!

未几,寒铁崖的古洞内又现出他的身形,天山神和金超迎上,高兴无比,同时跟进洞内,这才笑出声来!

岳承天道:“大伯和超叔要小心了,附近来了一个女人,她的功力较红罗王要厉害,我马上就要前去暗查,此洞由大伯和超叔紧守勿出!”

天山神惊道:“是什么人?”

岳承天答道:“我在红罗王口中听出,显然是她妃子,金令王子,已遭其杀害了!”

金超送他到洞口道:“你什么时候回来?”

岳承天道:“不一定!”

他仍从秘道悄悄行出,这时正当中午之际,及至出了秘道,他怕被人看出,立即运功飞奔,绕过几座山峰后才缓慢下来,举目一看,四野沉静异常,于是迳朝北面搜查而进。

他查了十余处深林幽谷之后,又改方向,由北转东,顿饭之后,他忽然停止,耳听水声湍急,忖道:“这是天河的上游啦!”

随着水声行去,经过两处沉谷时确见一条急流呈现崖下,突然,他听到一个苍老的声音起自河岸石旁,不禁诧然道:“这是红罗王的声音!”

未几,猛见一条激冲而上的人影拔升上崖,恰好落在他藏身之处,不问是谁,突伸两指点出,立将那人制住,顺势一捞,拖到石后,注目一看,知是红罗王身边的武士,沉声道:“不要大声,否则要你的狗命,解你穴道后只要答出两个问题即放你逃生。”

那人口不能言,但看到他的相貌时立现恐怖之色,只点点头。

岳承天解了他的穴道后问道:“下面除红罗王外,其他还有何人?”

那人抖着声音道:“还有二级武士一人!”

岳承天道:“你奉命去干什么?”

那人沉吟不语,似有碍难之处、岳承天冷笑道:“你不要命了!”

那人颤声道:“我王妃与武士长叛逆行动,目前已到附近山区,大王派我暗暗探听消息的。”

岳承天问清后将那武士拖到一边道:“我为防走漏消息,不得不将你睡穴制住,三个时辰,你可自行醒转离去。”

两指一伸,如言点了他的睡穴,沉吟一会儿,耳听河岸有了动静,忖道:“红罗王离开了,我在附近不能与你动手,倒看你走往什么地方?”

他循声暗盯,察觉他是沿天河而行。

将近四十里后,突觉红罗王身边有人大喝道:“什么人?”

岳承天暗笑道:“又来一个武士了!”

耳闻远处有人答道:“王卫!”

这显然是他们暗号,红罗王的声音问道:“查出没有?”

那人脚步声紧奔而到,只听他急急道:“禀大王,王妃现已朝北而行,武士长率八大武士已声明效忠王纪,臣暗跟五十余里,甚至听到一件坏消息!”

红罗王声音惊诧问道:“什么消息?”

那人的声音有点带颤,只听他大声道:“格安二世不幸遭疯狂帮两兄妹杀死了,但王妃却替格安二世报了仇,金令王子被王妃的透地神党给穿了心而亡,可惜逃脱了金令公主!”

红罗王似在伤心不已,另一武士接口道:“大王已派寰宇公主往青海去了,准备将中原被擒武林带来交换令主,你们仍旧盯王妃去吧!”

岳承天耳听那人应声离去,不禁停步暗道:“红罗王暂且让他在此,我得尾随此人去注视王妃要紧!”

决定之余,翻身绕出,立即追上那个武士,看其背影,见似一个中年人物,身材适中,轻功卓绝,居然是个一流高手。

于天黑之际,那武士落于一处小镇之内,岳承天相信他不会住店的,随即买了点充饥之物,首先赶到前途道旁坐等,他边吃边想:“红罗王该不会找到寒铁洞?”

他想到天山神和金超已练到五脏不坏之境,忖道:“纵使失去马罗令主,生命是没有危险的,打不过,逃走是绝对办得到的。”

东西刚吃完,那武士恰好也出了镇,他看看尚有两箭之地,随即注目一看,暗道:“此人是蒙古人啊!”

谁料那武士奔到中途突然大叫一声,踉踉跄跄地冲出大道“噗’声倒地不起!

岳承天一见大惊,忖道:“这是谁在暗中突袭!”

现场一片开阔,十丈内连树都没有一株,证实毫无藏身之处,惊疑道:“这不是暗器,那人明明是遭遇拳掌所击……”

忽然,他想到什么似的,张口朗声笑道:“罗姑姑,别装神弄鬼了。”

突听一声格格娇笑传出道:“承儿在等谁?”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3章 红罗妖姬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