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74章 直捣魔窟

作者:秋梦痕

  岳承天飞身下树,急急盯着红罗王的背影不放,及至天明,发现他们直入蒙古边境

的“哈拉庙”,立即灵机一动,马上找到一家蒙民,买了一套蒙装,改头换面,易装跟

踪。

  谁料事出意外,在他走出蒙民之家未几,突见前途现出三个少女,一见不禁惊诧得

暗叫道:“这真是冤家路窄,她们竟也赶在我的前面了!”

  三个少女没有注意身后,她们似亦盯着红罗王而来,那就是秦铮,白红萼,带着

“金令公主”碧姬等三人。

  岳承天恨不得要冲上前去痛骂一顿,叱问她们劫持马罗令主之事,但他眼看有“金

令公主”在旁保驾,“尾闾神功”的厉害,使他只能恨在心里而不敢冒险!

  这时正当天明不久,路上仍少行人,虽在蒙蒙的晨雾中,岳承天依然不敢接近,甚

至不敢入镇内,他找到镇外一家民居买了点吃的,提早奔到前面守候。

  大概约两顿饭久的时间,红罗王率领两个手下人现身了,奔行得非常紧急,瞬间就

超过岳承天的藏身之地。

  未几,白红萼率领“金令公主”也赶上了,双方相距不过是半里之差,前后之人仍

可遥遥望到,但因雾气的关系,这时运用听力跟踪。

  岳承天不敢走大道,半晌后,他才动身走侧面,凭他的听觉,在坦途上隔远一点也

无问题,因此之故,他距双方竟差一里之远,成三角形,前后都能顾到!

  他心中暗想,罗素芙必定会得到消息赶来,更希望天山神和金超不要马上追到,否

则事情定非常恶劣!

  凡事都有预料不到的变化,正当他想着心事之际,白红萼和秦铮突然改变心意,她

们单独派“金令公主”去盯红罗王,自己双双偏左侧而行,原因是发现了岳承天后面出

现一个女人!

  好在岳承天亦同时有了警觉,他不惟听出身后数箭之地有动静,甚至也知道秦、白

二女改变了道路,使他感到诧异的是两方都朝他这面奔来!

  急急环目四扫,忽见前面有块荒草,随即伏卧其中,抬头注目,只见渐收的晨露中

适时奔到一个三十岁不到的蒙装妇人,依稀中看出,生得妖媚无比,及至走近十丈之内,

不禁使他暗叫:“啊,竟是个荡人心神的尤物!”

  恰在这时,右侧也赶到白红萼和秦铮,那美妇一见停身,妙目荡出袭人的迷光,只

见她格格笑道:“你们为何不追红老魔了。”

  白红萼首先煞住脚步,冷声喝道:“红罗妖姬,你认为我们是追红罗王吗,哼!”

  原来这尤物就是“红罗妖姬”,岳承天暗暗忖道:“两丫头只怕难敌她的‘透地神

党’呢?”

  秦铮见她媚笑不语,叱声道:“你这妖妇好大的狗胆,竟敢偷袭我‘绝月谷’总

堂!”

  岳承天豁然暗道:“原来如此啊,我说呢,两丫头因何追来这样迅速!”

  “红罗妖姬”浪声笑道:“你们追来想报仇?”

  白红萼冷笑道:“不仅报仇,而且要扫荡你们‘红潮魔窟’!”

  “红罗妖姬”忽然娥眉一挑,哼声道:“连中原白驴奇侠都非本王妃敌手,你们敢

口出狂言?”

  秦铮突然亮出长剑道:“那就试试看吧!”

  白红萼同样挺剑道:“不要和她废话!”

  “红罗妖姬”立自身后拔下两柄短剑道:“你们想死就上吧!”

  秦、白二女同声娇叱,双剑齐挥,霎时由两侧攻出!

  “红罗妖姬”一看剑势奇劲,快速无伦,便知二女并非等闲可比,立即紧张迎敌,

短剑疾舞,急抢先机!

  岳承天眼见其功力深厚绝伦,剑招奇诡至极,随即亦谨慎提功戒备,到此之际;他

仍旧顾虑二女有危,甚至连“电鳗宝匕”也顺手拔出!

  双方杀得难解难分、人影和剑芒混成一片,劲风激荡,雾气四涌,嘶嘶之声十里可

闻!

  岳承天估计已有五百余回合,看出“红罗妖姬”的内功仍难抗二女,忖道:“她不

败犹可,一旦败退,必施‘透地神党’取胜,如此拼下去定有二人重伤……”

  想还未完,突听“红罗妖姬”浪笑一声,全身拔起,一闪之下飘出二十余丈!

  二女一见,同声娇叱,双双仗剑就追……

  岳承天一见大急,突然冲出大喝道:“你们都给我站住!”

  二女闻声同怔,白红萼停步诧异道:“秦丫头,捣蛋鬼也在这里!”

  秦铮无暇开口,眼看岳承天冲到面前,哼声道:“你要怎么样?”

  岳承天目注“红罗妖姬”,对她的话等于不闻,眼也不瞬,顿朝二女中间一立,那

姿态威武之极!

  二女本恨得他要死,在背后无时不想剥他几剑才能出气,但这时的岳承天只距两人

一尺之隔,可说举手能杀,然而,她们竟连宝剑都提不起似的!

  白红萼看看秦铮,而秦铮恰好也在看她,四目交射,各现一种既享受又尴尬之情,

已往的气忿不知消到什么地方去了,仅互相作个鬼脸了事!

  “红罗妖姬”似也被愣住了,只见她身不由主地行近五尺,手中竟多出一件奇物,

五寸长,形似马叉,通体如火,在晨光射出耀目奇芒!

  岳承天徒然冷笑道:“妖妇,在本少爷面前你想施放‘透地神党’偷袭!”

  秦、白二女闻言大惊,都在心中暗叫道:“原来他已看出敌人诡计啦!”

  “红罗妖姬”看看自己的宝物,顺势往身上一收,轻声问道:“你是什么人,既识

王妃神物,想必有点来头。”

  白红萼抢口道:“你管他是谁,有本领就放出什么‘透地神党’来!”

  “红罗妖姬”浪声笑道:“哟,怪神气嘛,瞧你们这股亲热的劲儿,莫非是……格

格。”

  她虽笑得轻松,满口打趣,但在心中却暗嘀咕,心想:“这小子能够大声喝叱二女,

其来头不简单,既能识得我的宝物而无惧意,显然是懂得破除之法,我可不能冒失出

手!”

  秦铮见她注目岳承天不放,心中陡起一股莫名的怒火,大声叱道:“要斗就斗,你

紧看什么?”

  “红罗妖姬”忽然一愕,忖道:“这两个少女竟同时属于这个小子,嘿,那岂不是

怪事吗?”

  她未言先笑,嗲声嗲气的道:“醋劲不小嘛,本王妃又不抢你的男人!”

  岳承天沉声叱道:“妖妇住嘴,在本少爷面前如再施轻浮之态,我便使你夺取红罗

王的权力全部落空!”

  “红罗妖姬”闻言大惊,变色问道:“你怎能胡说乱道?”

  岳承天纵声笑道:“红罗王目前尚蒙在鼓里,本少爷正在追寻其大谈条件,如果他

能将所擒中原武林全部释放,我即刻将这秘密和盘托出!”

  “红罗妖姬”忽然笑道:“假设他没有人质可放呢?”

  岳承天故装诧异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红罗妖姬”浪笑道:“中原武林人已全在本王妃手中!”

  岳承天大笑道:“那更好办!”

  “红罗妖姬”闻言一怔,问道:“说说看!”

  岳承天道:“你要夺取权力必须亲自回国,但红罗王已早你半日路程了,如你不放

人质的话,本少爷只要将你拦在此地,剩下的岂不是在半日之内即可追上,则消息何患

传达不到呢?”

  “红罗妖姬“立感事情严重,沉吟一会儿道:“你要人质不难,但必须随我到个地

方。”

  岳承天大笑道:“先说明去作什么?”

  “红罗妖姬”道:“去看人质!”

  岳承天冷笑道:“不管你有何诡计,如不能见着人质,就是龙潭虎穴我也要将它翻

过来!”

  白红萼冷笑道:“你信她的话吗?”

  岳承天一摆手,制止她们说话,面对“红罗妖姬”道:“领路吧!”

  “红罗妖姬”一指二女道:“她们也要去?”

  岳承天冷冷笑道:“你怕她们不守信吗?”

  “红罗妖姬”道:“当然,谁也不会相信敌人!”一顿又道:“你还没有说出姓

名!”

  岳承天道:“见了中原武林再告诉你。”

  “红罗妖姬”领先前行,方向却朝西方,秦铮传音白红萼道:“捣乱鬼对我们不太

和气嘛!”

  白红萼传音道:“那只怪碧姬劫走马罗令主,他可能还要向我们发脾气哩!”

  岳承天已到截听传音之能,闻言忖道:“马罗令主被劫,原来不是她二人的主意!”

  忽听“红罗妖姬”在前道:“路程还有一天半,咱们须找个地方吃午饭!”

  岳承天看看天色,答道:“随你的意思吧!”

  “红罗妖姬”道:“前面是‘德伦河’,只有这个镇市。除此即是阿尔泰山山脉,

其他无落店之处!”

  岳承天一面答应,一面忖道:“人质可能藏在阿尔泰山山脉中最秘密之地!”立即

传音二女道:“我要专心防她捣鬼,你们注意一切动静,藏人质之地一定非常危险,如

觉情况不对,你们只管脱身退走。”

  这种关怀之心,二女听来激动之至,虽然出声冷傲,但更显出无丝毫之做作!

  “红罗妖姬”领着进入一家食店,同找一张桌子共坐,旁人焉知他们之间还是死敌!

岳承天吩咐店家所要的酒菜后。环视厅内一看,发现坐了不下二十桌,其中多为种族混

杂之食客。

  “红罗妖姬”连连催着伙计,她表面虽显得泰然,但心中却紧张至极,因当前的二

女一男,可说是她惶恐不安的最厉害人物!

  四个人都没有说话,酒莱一到,“红罗妖姬”即以主人自居,勉强客气一番,敬完

了三杯,算是敷衍过了。

  岳承天和秦、白二女毫不在意,用过饭后,“红罗妖姬”即起身道:“各位要不要

带干粮!”

  岳承天道:“想必不要了,数百里地也不需半天急赶!”

  “红罗妖姬”闻言一怔,诧异道:“你怎知只有数百里呢?”

  岳承天沉声道:“这是阿尔泰山山脉中段,不管向哪一端也不超出六百里!”

  “红罗妖姬”暗暗吃惊,忖道:“这小子厉害非常,他已判断出人质的藏处啦!”

接口道:“算你聪明,但并非阳关大道。”

  她语落之际,四人已到店外,白红萼接口冷笑道:“我们既不坐车,又不骑马,难

道不知超林越涧吗?”

  “红罗妖姬”格格笑道:“你们不怕我溜走吗?”

  岳承天沉声道:“那问你敢不敢!”

  “红罗妖姬”长身拔起,竟从屋上飞奔,浪声笑道:“那你们就拼命追吧!”

  秦、白二女叱声追出道:“你想班门弄斧?”

  岳承天紧紧跟在二女后面,忽然忖道:“这妖妇的‘透地神党’虽然厉害,但二女

的‘雷链’和‘神锁’却能克制飞剑,难道就不能对付这妖妇吗?”

  他正想将疑问告诉二女时,突又打消主意道:“暂时不必提出,否则二女一旦逞能,

岂不是害了中原武林无从找寻。”

  “红罗妖姬”立意想在轻功上占点优势来讥笑敌人,但她拼命奔出三个时辰之后,

回头一看,不禁大吃一惊,眼看三人奔得如影随形,甚至还轻松至极!

  岳承天何等精灵,一见哈哈笑道:“你放心,咱们保险不落伍!”

  “红罗妖姬”闷声不响,猛提全劲飞越,其势仅次于御气凌风,暗道:“我看你们

能不落后吧!”

  秦、白二女岂能输这口气.同样死跟不放。

  岳承天深知这是个别比赛的真场合,并非联手可能,单独的功力,二女绝非对方之

敌手,他为不使二女气馁,立从后面发出无上内劲,双掌一伸,一手推一个,助其紧紧

追上!

  二女何尝不知自己功力深浅,明知不能比过“红罗妖姬”,但在此际如何下台,是

以咬牙苦撑,这时各觉背后有异,都知是岳承天暗中相助,口虽不言,心中立觉陡升一

股甜密之感。

  四个人由中午至天黑,又自天黑到深夜,即在这一好胜之下,全程竟超五百余里,

前面的“红罗妖姬”于不断回顾中,似已知无胜望,突然煞住前冲之势,喘声叫道:

“你们看到前面高峰吗?”

  岳承天早已收手冲近她身前五尺之地,沉声道:“你干脆说明到了就行了,人质何

在?”

  “红罗妖姬”显出诡诈的笑容道:“本王妃首先声明,人质虽能使你们见着,但却

不是在会宾室内!”

  岳承天冷笑一声道:“你摆下刀山油锅也难不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4章 直捣魔窟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