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烽火武林》

第77章 宝网伏禽

作者:秋梦痕

老龙湾是黄河边上一个大镇,四人赶到时已近深夜,岳承天叫开一家店门,硬要店家开房间不算,紧接着还要吃的!

店家看出四人来头不小,真是有苦难说,不得已叫起伙计,烫酒备菜,忙得不亦乐乎!

岳承天和天山神住一个房间,九太公和罗素芙分开住在他们的两边房间,那是为了谨慎起见!

岳承天在酒菜尚未来时,立即打开玉盒,只见里面装着一堆白晶晶的银丝之物,拿出一看道:“确是一张小小的网儿!”

再看盒底下有张纸条,打开见是几句符咒和一个秘诀,他聪明绝顶,谨记在心,随即揉成一团,硬给吞下肚里。

天山神跟在他旁边坐着,对他的举动只看得莫名其妙,诧异道:“你吞下就行了!”

岳承天笑道:“我已记下了,吞掉是防止泄密呀!”

天山神摇头道:“我看有点邪门,学武的不信什么符咒,这简直是法术嘛!”

岳承天道:“我开始也认为是法术,但现在明白了,那是运用内功之窍,根本不是什么符咒!”

外面传进罗素芙的声音道:“承天,出来吃饭。”

天山神似是饿急了,抢先推门出去道:“在哪里吃?”

罗素芙指着九太公房间说道:“你先去吧!”

岳承天仍将宝网收入玉盒,塞到怀里之后,再默记一会儿才出房。

罗素芙问道:“懂不懂!”

岳承天点点头道:“懂是懂,只看用起来灵不灵了!”

罗素芙笑道:“那一定较我的‘红罗网’小得多吧?”

岳承天笑道:“那真是小巫见大巫,根本就无法比,我真不敢相信有何妙用。”

罗素芙郑重道:“别胡说,罗天老人岂是开玩笑的!”

岳承天随她走近九太公房里落座,大家一直吃喝到五更才停止,伙计收去碗筷后,大家也不睡了,仅在九太公房里闭目打坐到天明就起身。

九太公提议过黄河,但岳承天独持已见,他要顺黄河奔“皋兰”城!

罗素芙问他道:“你不去北京?”

岳承天道:“我已知道中原武林被囚困在青海‘海心山’内,去迟了恐怕‘红罗妖姬’要下毒手!”

九太公大惊道:“你为什么不早说,这样吧,北京亦必须要有人去探望,咱们就分开来行事,你与罗妞儿去‘海心山’,老朽带大个子去北京。”

岳承天点头应是,立同罗素芙急奔青海,整整跑了一天,日落后赶到“民和城”落店!快到三更之际,岳承天悄悄叫起罗素芙道:“姑姑,快起来,屋上有了动静。”

罗素芙并未入寝,闻言走出房门道:“在哪里!”

岳承天道:“有三个人刚刚横纵过去!”

罗素芙立即拔身上屋,举目四望,在星月下确见三条人影已奔去甚远,叫道:“承天,快留下一锭银子上来,他们往西面去了,快过城墙啦!”

岳承天拔身上屋道:“我早已留下店钱了!”

罗素芙领先追出,悄声道:“看不出是哪路人物!”

岳承天道:“管他是谁,我们走的也是这条路!”

二人追了半个时辰,看看快要接近了,岳承天忽然道:“是‘北国三绝’!他们为何在此地出现?”

岳承天道:“莫非秦、白两丫头也在这条路上!”

岳承天突然一加内劲,速度增强数倍,大声道:“三位前辈暂停,晚辈岳承天有事请教!”

“北国三绝”同时闻声回头,一人抢先哈哈笑道:“小子真是神出鬼没,什么事?”

这是“无水龙”杨阳的声音,岳承天冲近笑道:“三位前辈贵体复元了?”

“半边天”查飞大笑道:“能被你‘杀人王’关怀,实是老朽三人之幸,小子,大概又可拼斗啦!”

岳承天回头一看罗素芙不见,知道她又隐身了,转面问道:“贵派劫去晚辈人质‘马罗令主’目前怎么样了?”

“日月客”李理郑重接口道:“老朽就是因了‘马罗令主’才出来追查的,他被不明人物趁老朽三人养伤之际劫去了,至今尚未查出消息!”

岳承天沉吟一会儿道:“贵令主呢?难道也出动追查去了!

“半边天”查飞见他面色不对,接道:“自‘绝月谷’和‘超尘崖’遭遇红罗武士攻入后,两地都成了焦土,所有‘疯狂帮’带来的青年男女都中敌人之计而死亡殆尽,两位令主现率领‘金令公主’暨往日‘武林禁区’部属正在整理两地,仅派老朽三人出来追查!”

岳承天拱手道:“多蒙指教,咱们再会!”

“北国三绝”默默目送其去远,查飞道:“此子倏忽面带怒容,不知是否因‘马罗令主’被劫之故?”

李理道:“不完全因此,其中恐怕还有他事夹杂在内!”

罗素芙隐身未去,闻言暗笑道:“你懂得什么?”

她见“北国三绝”顺大道而行,立即追上岳承天,唤道:“承儿慢点走,我问你,‘马罗令主’是谁劫走的?”

岳承天道:“所有敌人都在耶拿河方面,仅仅只有‘罗刹王’现身之后即行离去,我判断,就是他干的!”

罗素芙道:“那就怪了,他们是死敌呀!”

岳承天道:“我自有办法问‘罗刹王’要人!”

罗素芙沉吟道:“我看又有什么变化啦!”

岳承天道:“姑姑是说‘罗刹王’?”

罗素芙道:“我怕‘罗刹王’会向‘红罗妖姬’投降,甚至连‘马罗令主’在内,如果料中,他们的势力依然庞大无比。”

岳承天道:“将来的事情将来再说,目前只有救人第一!”

罗素芙道:“海心山还有多远!”

岳承天道:“不到百里了!”

正行中,忽见前途出现两条人影,罗素芙一见惊愕道:“那是武当‘浮云子’和少林‘木令僧’,他们在被擒之内呀!”

岳承天飞快冲上前去大叫道:“二位前辈安全出险啦!”

木令僧定睛注目,认清后念佛号道:“阿弥陀佛,小施主是来海心山吧?”

罗素芙急接口道:“大师和道长快说是怎么一回事?”

“浮云子”合十道:“一言难尽,择要告诉二位施主吧,贫道等都是伍施主于五日前救出的,全体都回北京去了,仅留下四人观察动静!”

岳承天急急问道:“晚辈恩师呢?”

木令僧道:“伍施主亲自护送进京了,留言如遇上小施主时,务在青海等其回来,现请小施主随贫僧等去趟日月山如何,那里还有‘铁头陀’和天籁子!”

岳承天吁口气道:“全体都没有损失吧,真是谢天谢地。”

浮云子领先带路,接口道:“好在‘罗刹王’当初用的是邪香*葯,如经打斗,那就难保没有死亡了!”

罗素芙道:“道长,你老等被迁移多少地方?”

浮云子苦笑道:“每次迁移,大家都是晕晕沉沉,无一不是白痴一样,除了能知吃喝,谁也不知迁到哪里,自经伍大侠运用真火逐一炼过救起后,才知是到了海心山内!”

岳承天点头道:“听说‘罗刹王’那种毒香非常奥妙,只不明家师因何找到海心山的,晚辈还是破魔窟时才查出的!”

木令僧道:“那是白帝乡师徒查得的,因他们无力拯救,这才设法找寻伍大侠!”

岳承天惊讶道:“难怪啊,他们好久都未现身了。”

浮云子道:“目前正协助伍大侠护送人去了,小施主一切行动他们夫妇都知道,中原武林都得知小施主已破魔窟的消息了!”

岳承天忽然摇头道:“不对,他们没有这大的神通,时间上根本有冲突!”

罗素芙沉吟一会儿点头道:“白帝乡夫妇师徒无法得知承儿破魔窟之事,其中定有原因!”

木令僧道:“这就怪了,那是伍大侠亲口说的呀!”

岳承天道:“我知道了,唉!一定是罗刹幽灵在暗中相助,连海心山也是她探出的,她不愿使人知道,只好暗暗通知白帝乡夫妇出面。”

罗素芙伤感地道:“经你这一点后,那是不会错的,余姐姐真是个好人!”

浮云子和木令僧同时点点头,莫不感慨至极!

四人到达日月山脚下之际,忽见山上奔下两人,木令僧道:“天籁施主和铁大师下来了!”

双方遇上之际,只见“天籁子”大声道:“承天和罗侄女来得正好,恨世派刚才派人送封信来,说明转交伍大侠,可能有重要事情。”

岳承天道:“家师迟至明日必来,他老人家的御气之术不需半日即可回程。”

铁头陀道:“我们所住之地,刚才还发现有不明人物,好像有人监视似的!”

罗素芙道:“看出相貌没有?”

天籁子道:“三个老年人的背影,不知是什么来路?”

木令僧道:“暂时不管,现有岳小施主和罗女侠到达,就算有什么事情发生也无妨啦!”

六个人谈话中,进入一处山谷,天色不早,铁头陀领到一个洞内坐下道:“大家吃点果实充饥吧!”

浮云子道:“贫退出去查视一圈再回,不要中了敌人的诡计!”

“岳承天道:“前辈请坐,由晚辈去绕一圈吧!”

四老急于要了解他近来一切,于是都坐下来向罗素芙询问道:“岳承天出洞之后,立朝正面森林奔去,似感到远处有点异样!”

深林不大,约半里地即为谷西高崖,他发现那崖上确是有人,立即从侧面绕道而进,及至崖下,投身而上,循崖缘悄悄俯身缓行!

突然自崖下冲起一条人影,使他失措地退后两步,明藏已不及,只得注目不动!

“嘿嘿!”那人落足阴声而笑!

岳承天见是一个老者,似有所悟,朗声笑道:“阁下可是‘神隼老祖’手下之人!”

老者又是一声阴笑道:“你能逃得了吗?”

岳承天闻言知意人哈哈笑道:“你们认为在下是逃走吗?”

老者闻言怒声道:“否则你小子为何不等家师喝完酒继续拼斗!”

岳承天大笑道:“连阁下师傅在内,原来都是一批不讲理的老儿,令师喝酒并未请我,难道叫我饿着肚子等他不成?”

老者冷笑道:“家师不说改日再斗,谁也不许自行离开,否则就是逃走!”

岳承天明知对方都是—批老糊涂,故意逗他道:“阁下在此勿动,在下去找令师来此再斗!”

老者闻言一怔,大声道:“你去哪里找?”

岳承天笑道:“阁下还不知道令师落足之地?”

老者哼声道:“谁说老夫不知?”

岳承天暗暗好笑,故装怒容道:“那你何必问?”

老者想不通,大有认错之意道:“原来你已知道!那就不必去了,家师马上到!”

岳承天暗笑道:“那真是天知道!”装着沉吟道:“令师如到,请他在此勿动,在下酒瘾发作了。”

老者大大一呆,惊异道:“你小子有这个规矩?”

岳承天正待转身,忽见崖下接连又冲上两条人影,忖道:“又是两个老糊涂!”

二人刚落足,原先老者道:“小子快去喝,家师要来啦!”

岳承天举步转身,大声道:“在下喝酒没有一定时间,或三杯,或数斗,甚至也有喝上一两天的,令师如到,在我未来之前,千万不可逃走!”

三个老糊涂认为有理,最后冲上的接口道:“那正是与家师一样,希望你这次只喝三杯就止!”

岳承天几乎笑出声来,急急离开,飞奔而回,一见四老和罗素芙仍在谈话,立将刚才之事一说,只引得四老和罗素芙捧腹大笑。

岳承天道:“趁此空隙,我们赶快离开!”

浮云子道:“令师伍大侠尚未赶到怎办?”

岳承天道:“家师要找我们太容易,先避开那批糊涂虫再说,否则缠上了没有了期!”

就在四老两少刚刚出洞之际!陡听遥远传来一声长啸,四老愕然立定,都不明是何原因!

罗素芙道:“发音和而不激,中无煞气之象,承儿想想是吗?”

岳承天道:“姑姑的武功越练越精纯啦,竟能查出对方之意境,不错,这是‘神隼老祖”在召集他的十位弟子。”

一停对四老道:“我们别走了,这老糊涂不会到此谷来了,这倒有意思,将来我要问他个失约之罪,反给他个无理有理。”

四老退回洞内,同声大笑,天籁子道:“那只有你说得出口!”

岳承天道:“这批老糊涂虽说不邪不正,但捣乱是非常讨厌的,无形中替‘红罗妖姬’作了挡箭牌,将来还不知如何结果啦,我就生怕师傅遇上他们!”

罗素芙道:“这倒是真的,他不会像你和对方胡来的,遇上只有拼到底。”

岳承天道:“四老和姑姑休息,我去看看是否真走了!”

他这次走的是正面,知道对方感觉甚灵,干脆不与隐藏,如真未走,那就存心拼他一场。

原先那座崖壁又现眼前,只觉得毫无动静,忖道:“真的走嘛!”

他察察刚才发声的方向,立即提功追去,似在暗探

..(本章未完,请进入下一节继续阅读)..

>> 阅读第77章 宝网伏禽第[2]节

还没有读完?>>点这里设置下次自动从这里继续阅读《烽火武林》 或者>>点这里把本页面地址加入到您的本地收藏夹中